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章 帝国的生命力

    送走了皇后,吴维和兰梦的神情都变得极其凝重。

    “吴维,有些不对劲,不,是很不对劲。”

    吴维缓缓的点头。

    “你能判断刚才皇后说的是真是假吗?”

    “她说的是真话,但不能判断她知道的是不是真的。”

    一般的小世界,吴维可以瞬间检索信息。

    但现如今的帝国,如果吴维放开手脚,不知道会引出什么怪物来。

    吴维不敢太放肆,只能够通过情报来抽丝剥茧的分析。

    即便如此,吴维也隐约已经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吴维,我们当皇后说的是真的,但她得出的结论一定是错的。”

    兰梦看着吴维,脸色凝重的开口:“皇后说叶阳是被皇帝逼反的,依我看,恐怕这是一场戏,骗的就是五脉。”

    “不,不止是五脉,是整个帝国都被算计了,他们的目标是整个帝国。”

    吴维此刻也已经理顺了整个逻辑线,他的思路和兰梦是一致的。

    皇后的格局太小,所以目光只放在了桃色新闻上。

    他不会犯这种错误。

    “本以为叶阳和小皇帝是死对头,现在看来,他们才是真正的伙伴。有意思,真的有意思,这两个人居然是一个立场的。”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兰梦并不是在问吴维,而是在自说自话,说话的时候,她自己就已经得出了结论:“叶阳通过这场戏,掌握了军权。小皇帝通过这场戏,走上了前台。叶阳掌兵,皇帝控朝,一文一武,整个帝国便瞬间换了主人。”

    说到最后,兰梦的眼神眯了起来,整个人也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几千年来,有无数的野心家企图颠覆帝国,但这两个人绝对是最接近成功的。”

    即便她发现了两人的野心,说出去都不一定会有人相信。

    “就在刚才,叶阳居然还在对着我演戏。好可怕的演技,好深的城府。吴维,我要反击,我要让他们知道,兰家不是可以任由他们拿捏的。”

    “不急这一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梦梦,先前你对他们两人的调查,显然太过停留于表面了,我们需要知道他们更详细的情报。还有,查清楚是谁让皇后来找你的。”

    兰梦也反应了过来:“皇后背后也有人?”

    “小皇帝和叶阳的确隐藏的很深,但我相信帝国不会缺少聪明人,朝堂诸公,能够爬上来的,有几个是蠢货?有些事情,你看不明白,但不一定所有人都看不明白,只是能看明白的人,不一定有对抗小皇帝和叶阳的能力,也许他们正等待着你上门去讨教。”

    自古以来,就有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说法。

    那些顶尖的谋国之士,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胸中自有韬略,只要遇到一个明主,就能龙飞九天。

    当然,在现如今的帝国,应该不会是这样一个谋士在等待着力挽狂澜。

    毕竟也要因地制宜。

    吴维判断,如果要有人提前看出了小皇帝和叶阳的不对劲,那应该是朝堂中的某一位或者某几位。

    他们有满腔的智慧,但手中无兵,家中无财,甚至也不能证实自己的猜测,所以只能引导皇后来见兰梦,借助五脉的实力,戳穿整个阴谋。

    兰梦听懂了吴维的意思,立刻吩咐了下去调查皇后最近三天都见了什么人。

    很快,兰梦就收到了回复,兰家一旦全力发动起来,很少有人能够在兰家面前隐藏的住。

    兰梦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选。

    “是国舅。”

    “国舅?”

    吴维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自从帝国君主立宪之后,皇帝都成为摆设了,国舅爷自不必说。

    但帝国有严令,一旦成为皇亲国戚,那所属亲人的官职最高不能超过七品。

    也就是说,最多也只能执掌一县之地。

    这样做,为的就是预防外戚崛起,避免给皇帝重新掌握权柄的机会。

    “国舅爷初文栋,今年六十七岁,在朝中清水衙门做一个闲散官,每天也就是喝喝茶看看新闻,基本就等同于国家拿钱养着他。但四十年前,帝国科举统考,初文栋是主星的状元,高居榜首,帝国最被看好的政坛新星。”

    吴维嘴角勾了勾。

    这就对上了。

    “他是怎么被闲置的?”

    “二十多年前,初文栋已经是二品大员,距离进入内阁只差一步,不过当时有一个和他竞争的同僚,是宰相的侄子。在竞争最关键的时刻,初文栋的女儿和皇帝陛下据说一见钟情,后面的事情,你就可想而知了。”

    吴维点了点头。

    这就是被人设计了。

    “走吧,去见见初文栋,看看他有什么话想对你说。”

    吴维陪着兰梦一起去私下见了初文栋。

    不过初文栋只能看到兰梦,根本看不到吴维。

    看见兰梦突然从自家冒了出来,初文栋并没有什么疑惑,反而对兰梦拱了拱手。

    “见过兰家主。”

    兰梦看了一眼不显老态的初文栋,又看了一眼初文栋身后那仿古的茶桌,有些了然。

    “你在等我?”

    “是,兰家主比我预期当中的要来的早了一些。”

    “一直都知道国舅爷的大名,但国舅爷也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出色一些。”

    初文栋苦笑:“以兰家主的阅历,初某这种中人之姿在兰家主所见过的人里,也只不过是寻常而已,不值得夸赞。”

    “此前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不过国舅爷能够让皇后给我传那些话,就足以证明国舅爷不止是中人之姿了。好了,不说客气话了,国舅爷,我们说正题吧。”

    “请兰家主落座,初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兰梦坐在初文栋对话,直奔主题:“你是怎么发现叶阳和皇帝之间关系的?”

    “听其言,观其行,再从最终的结果推导出受益人,一些事情自然不难判定。”

    “你从哪里听其言观其行?”

    “我每天都有看新闻联播。”

    兰梦有些无语,更有些佩服。

    兰天曾经就有这个习惯。

    年轻的时候,兰梦认为这纯粹是浪费时间,她自己根本沉不下心去看新闻联播这种她眼中的虚假新闻。

    后来她和吴维讨论过这个问题,吴维说过一句话,改变了她的一生。

    “看《新闻联播》的意义在于,你必须要知道国家想让你知道什么。”

    真正优秀的政治家、顶尖的商人,甚至还有那些满腹经纶的学者,他们都是一定会关注《新闻联播》的。

    想走在时代的最前沿,始终成为弄潮儿,这是必须要关注的事情。

    不过,能够从《新闻联播》的信息中提炼出多少有用的信息,这就是另外一个境界了。

    兰梦自诩在初文栋这个年纪,恐怕还提炼不出这种能够影响帝国政局的信息。

    所以她真心实意的赞了一句:“厉害。”

    “兰家主缪赞了,我之所以能够得出结论,是因为我知道的比其他人更多。小女回家的时候,提过一些事情,我也就偶然得知了。正因为种种事情太过可疑,我才会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最终得出了一个让我也不敢相信的结论。”

    兰梦点了点头。

    初文栋说的是实话,她能听的出来,也认为很有道理。

    的确,像皇后还是处子这种消息,以及皇帝和皇后之间当年看似一见钟情,事后却对皇后不闻不问这种事情,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自然也就无从揣测。

    只有初文栋拥有这种便利的条件。

    即便如此,这也依旧证明了初文栋的能力。

    “小女认为皇帝是一个同杏恋,娶她是为了掩人耳目,皇帝真正喜欢的人是叶阳,而叶阳是一个直男,不堪忍受皇帝的骚扰才想造反。”

    “国舅怎么看?”

    “一半真,一半假。至少,叶阳想造反,绝对不会是因为不堪忍受皇帝的骚扰。另外,皇帝恐怕也不是一个同杏恋。”

    “那皇后还是处子的事情作何解释?”

    初文栋欲言又止。

    “国舅有话直说便是,既然你选择了让皇后对我和盘托出,就应该对我全无保留的信任。”

    初文栋最终下定了决心,透露出的消息,的确让兰梦十分惊讶:

    “我仔细观察了很多年,皇帝——恐怕是女扮男装。”

    兰梦:“……”

    吴维也挑了挑眉。

    女扮男装能够瞒过天下人这么久,当然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他现在见多识广,倒是知道一些秘法和秘宝,能够瞒过外人的眼睛。

    嬴家万年传承,皇帝还可能有自己的奇遇,有类似的秘法秘宝,也不是不能解释。

    “我也不敢相信这个结论,所以我用了几年的时间观察,最终只能做出这样的推测,也是最为合理的推测。当世之中,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我,恐怕也只有叶阳了。”

    所以,皇帝和叶阳有同盟的基础。

    并非只有皇后考虑的那种情况。

    兰梦看了吴维一眼,吴维想了想,现出了真身。

    有些事情,他想亲自和初文栋交流,大不了事后再抹去初文栋的记忆便是了。

    兰梦的出现没有出乎初文栋的预料,但吴维的出现把初文栋吓到了。

    还好,兰梦主动向他介绍:“吴先生,我的挚友,可以绝对信任。”

    初文栋这才平静了下来。

    “见过吴先生。”

    吴维点了点头,问:“国舅爷,我想问一下,皇帝和叶阳之间的感情能确认吗?”

    “应该可以,感情是最有利的把两人绑在一起的武器,如果单凭利益的话,两人的利益在很多方面其实并不一致。”

    比如嬴家掌权,也未必能够容忍叶家的膨胀。

    但只要有真爱,这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那国舅爷又所求为何?不要告诉我国舅爷是为了帝国效忠?”

    “难道不行吗?”

    初文栋的反馈,让吴维有些认真的看了他两眼。

    他居然没有发现初文栋是在说谎。

    “居然真的是为了帝国?没想到,国舅爷已经过了热血青年的年纪,居然还能做出这种热血之事。”

    “爱国不止是青年人的事,而且现如今帝国百姓的寿命已经大幅度延长,我这个年纪,应该还称得上热血青年。”初文栋笑了笑,继续道:“最重要的是,帝国未曾有负于我,我又怎能辜负帝国呢?”

    吴维想到了兰梦告诉他的有关于初文栋的资料。

    初文栋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帝国远征军人,战死异星。

    他们家从小到大的花费,都是帝国抚恤金负责的。

    这对于帝国来说,只是应该做的。

    没想到,收获的居然如此丰厚。

    “是我和家主小人之心了,我们本以为国舅爷会借此机会,让兰家主把首相大人拉下台。”

    现在的丞相,正是当初和初文栋竞争入阁位置的竞争对手。

    如果当年初文栋没有被他设计,抢先一步入了阁,那么今日站在帝国中枢执掌帝国国运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这种大仇,当然是不共戴天。

    换成吴维是初文栋,也是要报复的。

    但初文栋是一个怪人。

    或者说,是一个高人。

    “老实说,我有过这个想法。”

    “那为什么放弃了?”

    “因为,我输得起。技不如人,当然要愿赌服输。否则,我成了什么人了?”

    吴维看了兰梦一眼,这和兰梦给他的资料可有些不一样。

    兰梦也有些奇怪。

    “国舅爷,据我所知,当年无论是才干还是功绩,你都要比丞相领先半个身位吧?”

    “从表面上看,的确如此。”

    “实际上呢?”

    “当然是我不如他,否则今日站在内阁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他。说一千道一万,输了就是输了。阴谋算计,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空有抱负,却没有施展抱负的手腕和能力,便如当初的韩非子,誉满天下又如何?真正为帝国开疆拓土的,还是李斯丞相。”

    吴维笑了笑。

    “是我多虑了。”

    帝国的生命力,源自于方方面面。

    从来不是因为他一个人。

    帝国英豪,何其多也。

    当年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观初文栋如此风华,便可想象首相大人的手段。

    帝国,翻不了天。

    ……

    4000字大章,稍后还有更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