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 调教

    娄孤云最近的心情很不好。

    紫霞派当年本来也是领袖正道的超级大派,可是千年前那一次正邪大战,魔教惨胜,当时领袖正道的紫霞派几乎全军覆没,从此也便开始了一蹶不振。

    甚至就连紫霞派的镇教神功,都被魔教抢走了一份拓印版本。

    这也注定了紫霞派和魔教的不死不休。

    身为紫霞派的掌教,万仙盟的副盟主,娄孤云一直都是奋战在抗魔最前线的。也正因为此,他才被很多人所尊敬。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的一次万仙盟和魔教的小型遭遇战中,身为他亲传大弟子的乌初阳居然放走了魔教的妖女。

    还是当着万仙盟内其他门派精英的面力排众议放走的。

    此事一出,万仙盟内立刻哗然,娄孤云接到了无数质疑。

    很多人都让乌初阳做出一个解释。

    但乌初阳宁愿自囚紫霞禁地,也不愿出面认错。

    此事闹的沸沸扬扬,让紫霞派的名声也开始一落千丈,很多人都开始怀疑,这件事情到底是乌初阳做的,还是他娄孤云想和魔教教主暗通款曲?

    万仙盟的盟主和他不对付,此事天下皆知。

    乌初阳做出这种举动,不免不让人多想。

    可是娄孤云自己知道,他从来没有叮嘱过乌初阳什么,甚至就连那一次小型的遭遇战,他都是在事后才了解的。

    这让他有苦说不出。

    “这个逆徒,不给外人解释倒也罢了,居然也不给我一个解释。他这是要做什么?要造反吗?”

    娄孤云一拍桌子,养气功夫甚好的他依旧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

    妻子桓灵秀上前一步,握住了娄孤云的手,安慰道:“孤云,你先别激动,初阳是什么杏子我们都清楚,他肯定不敢忤逆你的。”

    桓灵秀是娄孤云的结发妻子,两人的结合,在万仙盟乃至全天下都是一段佳话。

    在娄孤云还未发迹前,桓灵秀就已经和他相恋,一路走来,不管遇到多少艰辛困苦,两人都互相扶持,最终让一个没落千年的门派重新焕发了生机。

    而现如今,尽管娄孤云已经位高权重,可是他也依旧对桓灵秀一心一意,从无任何绯闻传出,可谓是羡煞了旁人。

    别人的面子娄孤云可以不给,桓灵秀的面子,娄孤云是必须要给的。

    听到桓灵秀为乌初阳说话,娄孤云的怒气消解了一些,但是他依旧难掩愤怒。

    “灵秀,你也知道目前万仙盟内是什么情况。这个逆徒非要在这种时候给我闹出这种事情,你说他不是造反,我看他是想要我的命啊。”

    桓灵秀知道自己丈夫现在的处境,也无法再劝,只能轻叹一声:“初阳这孩子,杏子还是跳脱,不懂得顾全大局。”

    目前万仙盟内暗流汹涌,盟主正在筹划进行新的正邪大战,那谁为先锋,谁为主力,就是一个躲不过去的问题。

    紫霞派休养生息了千年,在娄孤云上位之后,才勉强可以说是恢复了一点元气,但和魔教相比,依旧相差甚远。

    盟主一直对娄孤云十分不满,他培养的接班人在和娄孤云的对比之中落于全面的下风,盟主自然不想让娄孤云接掌万仙盟,所以这些年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打压他。

    这一次正邪大战,盟主未尝不是要借此机会,将紫霞派这么多年积攒的实力付之一炬。

    可是没有一个好的借口,盟主也很难做到这件事,娄孤云这么多年经营的名声实在是太好了,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让盟主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

    直到乌初阳来了这么一出,终于让盟主抓住了把柄。

    “正邪大战在即,双方的形势本就敏感。在这种情况下,乌初阳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走了魔教教主的女儿。莫说那些原本就看我们不顺眼的人,就算与我交好的人,也都不会理解这种事情。

    更重要的是,人家不会认为这是乌初阳的个人行为,只会以为这是我授意的,为的就是在这一次正邪大战中保存实力,在战后统领整个万仙盟。

    灵秀,我们什么都没做,就被逼到了如此险要的境地。你说,我怎能不生这个逆徒的气?”

    桓领袖对于娄孤云的处境是了解的,所以她明白丈夫的怒气是有道理的。

    可是愤怒解决不了问题。

    “孤云,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你应该平复一下心情,好好想一想如何破局。”

    “想破局只有一个办法,让紫霞派再一次重复千年之前的惨事,如此才可洗脱我们的嫌疑。”

    娄孤云此话一出,桓灵秀的脸色也略微沉了沉。

    “再不然就是我亲手杀掉莫顶天,但我若有这个实力,早就当上万仙盟的盟主了,又何必被人指指点点呢?”

    所以,这是一个死局。

    乌初阳一个怜香惜玉的举动,就坏了他几十年的大计。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让初阳亲手杀掉那个妖女。”桓灵秀突然开口。

    娄孤云摇了摇头:“那个妖女不能杀,莫顶天就这么一个女儿,真的杀了她,莫顶天会发疯的,我们紫霞派一样免不了灭顶之灾。”

    娄孤云是一个很清醒的人,虽然他一直都很立场坚定的杀魔教妖人,但娄孤云很清楚什么人能杀什么人不能杀。

    如果乌初阳是在只有一个人或者只有紫霞派的人的情况下放掉了莫陌,娄孤云根本不会说什么。

    可是乌初阳非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件事,这就犯了大忌。

    “最重要的是,灵秀,我很担心,初阳他是不是真的对那个妖女动了情?”

    桓灵秀听到娄孤云这样说,神情立刻变得极其惊讶,甚至有些愤怒:“不会吧,初阳不是喜欢文君吗?”

    乌初阳是他们夫妇收养的孤儿,当初桓灵秀怀娄文君的时候被人偷袭,伤了身体,从此不能再生育。

    所以他们夫妇是把乌初阳当自己亲儿子养的。

    乌初阳从小和娄文君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感情极好,他们夫妻也早就透露过,要把娄文君嫁给乌初阳,两人对此都没有异议。

    如果乌初阳说他喜欢上了莫陌,那桓灵秀就真的受不了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桓灵秀摇头。

    “灵秀,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愤怒了吧?我担心紫霞派的未来,更担心自己女儿的幸福。”

    桓灵秀的神情变幻,最终咬了咬牙,说:“我去找初阳问问,一定要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我们一起去。”

    乌初阳是他们夫妻一起养大的,不过娄孤云扮演的是严父的角色,桓灵秀是慈母。

    有些事情,乌初阳面对娄孤云不会说,但面对桓灵秀的时候,可能就说出来了。

    这个时候,吴维出言提醒了一下娄孤云:

    吴维自然是已经将拆cp系统绑定了娄孤云,虽然娄孤云很震惊,但他到底也算一个修炼有成的真人,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尤其是在系统内见到了足以让自己更进一步的神功秘籍丹药的时候,娄孤云对系统的任何建议都不敢忽视了。

    听了吴维的话,娄孤云立刻从善如流。

    然后,他就火冒三丈。

    “师娘,我对不起你。”

    “弟子先前练功走火入魔,被莫陌救了,弟子欠她一条命,自然要还她一命。”

    “弟子知错,但重来一次,弟子还是会这样做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弟子不后悔。”

    娄孤云那叫一个火冒三丈。

    尽管吴维提醒他要让他保持静默,但娄孤云还是没忍住,铁青着脸站了出来。

    “你修炼的是我紫霞派的神功,你说那个妖女救了你,用的肯定也是魔教从我紫霞派抢走的镇教神功了?”

    娄孤云对于乌初阳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看到娄孤云出现,乌初阳的身体就是一抖。

    在听到了娄孤云问话之后,乌初阳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一句:“是。”

    娄孤云和桓灵秀都想杀人。

    “所以说,你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是。”

    《紫霞神功》一旦走火入魔,需要阴阳交融,方能化解。

    娄孤云和桓灵秀都修炼过,自然知道其中的奥秘。

    他们现在有一种养了二十年的大白菜,忽然被别人吃了的难受感觉。

    明明是留给自己女儿的。

    看着乌初阳,娄孤云最终还是问出了那句话:“你对那个妖女产生感情了?”

    乌初阳沉默了很长时间。

    但最终,他还是鼓起勇气,沉声说了一句:“是。”

    娄孤云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山摇地动。

    桓灵秀也气的浑身发抖。

    “文君呢?初阳,难道你要告诉师娘,你不喜欢文君了?”

    乌初阳也想了很久,最后同样摇了摇头:“师娘,我也喜欢文君。”

    “荒唐,一个男人岂能喜欢两个女人?”桓灵秀厉声道。

    其实是可以的,这个世界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也很常见。

    但桓领袖和娄孤云琴瑟和谐,自然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乌初阳自己其实也接受不了,所以他才选择自囚禁地。

    他要想清楚这个答案。

    目前,他只能说一句话:

    “师娘,我对不起你。”

    桓灵秀很想一剑捅死他。

    可惜,这到底也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

    她最终也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娄孤云没有立刻就走,他死死的盯着乌初阳,一直看的乌初阳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初阳。”

    “弟子在。”

    “这些年我待你如何?”

    “视如己出,在初阳心中,您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乌初阳说的是实话。

    他比谁都明白,娄孤云在他身上投注了多少心血。

    娄文君杏格娇憨,又是女子之身,并不适合交付重任。

    娄孤云爱煞了桓灵秀,自是不忍心让桓灵秀再冒着生命危险生育,所以娄孤云和桓灵秀夫妇可谓是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

    为的就是在自己两人去后,乌初阳能够担负起紫霞派的未来。

    娄孤云对他极为严厉,可乌初阳知道,娄孤云对他极其看重。

    以他现在的年纪,本没有资格修炼紫霞派的镇教神功《紫霞神功》,娄文君身为掌教的女儿,都还没有得到传授。

    桓灵秀也反对现在就将这门神功教给乌初阳。

    可是娄孤云力排众议,为了让他在万仙盟中年轻一代尽早的扬名立万,破例将《紫霞神功》教给了他,还亲自为他疏通体内的经脉,为此娄孤云自己牺牲了两年的修为。

    桩桩件件,乌初阳都铭记于心,不敢稍忘。

    他是真的把娄孤云当父亲看,也当父亲待。

    若需要豁出杏命去救娄孤云,乌初阳也绝对不会犹豫的。

    但他还是做了对不起娄孤云的事情。

    乌初阳知道,自己做错了。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重来一遍,自己还会那么做。

    娄孤云也听出了乌初阳话里的隐藏意思,他的内心也很难受。

    养一头猪养二十年,也会有感情的。

    更何况娄孤云是真的把乌初阳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传人。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难道就不及一个妖女的救命之恩吗?”娄孤云痛心的问道。

    乌初阳叩头,砰砰作响。

    “师父,养育之恩恩同再造,救命之恩也要以命相还,弟子欠您的,也欠莫陌的。”

    娄孤云深吸了一口气。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吴维已经告诉过他,乌初阳的气运很盛,绝不能与他为敌。

    娄孤云自己内心也不想和自己精心培养的传人反目,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培养一个新的传人了。

    所以他选择了退一步。

    “莫陌救你一命,你力排众议饶她一命,为此还将师门陷入危局。这救命之恩,你算是还了吧?”

    乌初阳愣住。

    他没想到,娄孤云会这样说。

    但他不得不承认,娄孤云说的有道理。

    莫陌的救命之恩,他确实是还了。

    “师父说的是,弟子已经不欠莫陌了。”

    “那日后再遇到魔教妖人,你可能下杀手?”

    “师父,魔教中人也未必都是十恶不赦,万仙盟内同样也有无恶不作的败类。弟子认为还是要……”

    “够了。”娄孤云含怒打断了乌初阳的话。

    他没想到,乌初阳居然这么愚蠢。

    吴维的话,娄孤云听进去了。

    他也没想到,乌初阳真的会被教傻。

    当年娄孤云也是受的这种教育,自然而然的也懂得了韬略手段和隐忍。

    他以为乌初阳也会很自然的学会韬略和手段。

    他没有意识到,他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在很多方面上都是如此,可乌初阳却没有他的天赋。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初阳,是我的错,没想到把你培养的如此不识大体。”

    “师父?”乌初阳不解娄孤云是什么意思。

    吴维给娄孤云用了一个静心符,让娄孤云尽快变得心平气和。

    乌初阳这种模板主角,是不能训斥的,尽量顺着他来。

    当然,还要适当的引导。

    只要不站在他的对立面,这货就会把你当成自己人。

    吴维很清楚,如果他不给娄孤云绑定系统的话,娄孤云肯定会黑化。

    他也的确有足够黑化的理由,而且娄孤云的气运也仅次于乌初阳和莫陌。

    但即便如此,娄孤云最后也会沦为乌初阳和莫陌的陪衬。

    那样的结局太惨烈了。

    吴维要让娄孤云用感情织一张大网,把乌初阳困在这座大网里,有力使不出来。

    “初阳,我错了,好在还不晚。为师要从头教你,这一次为师不教你忠孝仁义,为师教你纵横之道,教你屠龙之术。”

    乌初阳:“……”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历史从这一刻,走上了岔道。

    乌初阳对娄孤云还是有感情的,只要娄孤云不把他逼到绝路,他就不可能对娄孤云动手。

    所以利用这个契机,直接把乌初阳洗脑了。

    “你刚才说的对,魔教也有忠肝义胆之士,万仙盟内也有无恶不作之人。”

    乌初阳点头,很高兴的看着娄孤云。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眼中魔教的忠肝义胆之士,其实也可能是无恶不作的败类?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他们在你面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可能在别人面前便是杀伤抢掠无恶不作呢?”

    “应该不会吧?”乌初阳自己也不确定。

    “应该不会?初阳,没有应该,只有事实。你要学会抛弃天真,发现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

    吴维适时的发布了任务。

    他相信这个任务不会太难。

    他和娄孤云都是见识过世界残酷的人,他们很清楚,乌初阳说的是对的,魔教内也有好人,万仙盟内也有坏人。

    但这里面有一个比例的问题。

    以魔字为名的群体,固然不能一竿子打死,但其中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是什么伟光正的大侠,否则也就不会被称为魔教了。

    万仙盟内固然是藏污纳垢,可是万仙盟要脸,有些事情就只能在规则下面玩,不管做什么恶心的事情,都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能曝光在明面上。

    魔教就不一样了。

    当一个组织开始不需要脸面的时候,他们也就没有了敬畏。

    天下百姓闻魔教之名便张嘴唾弃,可不是万仙盟逼的。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无非就是你愿不愿意看到而已。

    乌初阳从前没有看到,没关系。

    让他看到就好了。

    娄孤云很快就有了定计。

    “听说你和魔教三公子的折花公子有交集?”

    自从乌初阳放走了莫陌之后,乌初阳的事情在万仙盟内就开始流传。

    当初乌初阳和折花公子拼酒的事情,也就成为了台面上的事情。

    这也一度让娄孤云十分生气。

    乌初阳没有否认。

    “师父,弟子是为了救万仙盟的师妹才和折花公子拼酒的。他的实力比我强,我不是他的对手,只能用这种取巧的办法。不过折花公子的酒品很好,愿赌服输,拼酒输给了弟子后,直接就放过了那个师妹。”

    “我听你这意思,你还挺佩服折花公子的?”娄孤云眯起了眼睛。

    乌初阳点头:“弟子的确有些佩服他,比起万仙盟内的一些侠义之士两面三刀,折花公子称得上是爽快人,值得一交。而且至今为止,折花公子并没有杀过一个女人,可谓是难能可贵。”

    娄孤云开始感慨,自己真的是一个蠢货,居然教出了这么一个愚蠢的徒弟。

    还好吴维又给他丢了几个精心符。

    “走吧,和我下山一趟,去见识一下你的好朋友折花公子的丰功伟绩。”

    “师父,您什么意思?”

    “跟我走就是了,在禁地里呆着,只是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

    将军府。

    将军喝醉了酒,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卧室。

    一个三十来岁的柔弱妇人迎了上来,面色有些发白,自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乌初阳不知道娄孤云为何带自己来这里。

    娄孤云只是淡淡的说:“慢慢往下看。”

    乌初阳很快就目眦欲裂。

    “贱人,你这个贱人,你别碰我。”

    “夫君,你喝醉了。”

    “我没喝醉,我只是不想看见你这个贱人。全城的人都知道你给我戴了绿帽子,贱人,就怎么不去死?”

    将军拿起鞭子,直接抽在了美妇人身上。

    不几下,就见血了。

    “该死的贱人,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要活着给我丢人?”

    乌初阳受不了了:“混蛋,我去杀了他。”

    娄孤云直接制住了乌初阳。

    “你要杀谁?”

    “当然是这个混蛋将军。”

    “那你知道这个将军为什么要打这个女人吗?”

    “为什么?”

    “因为这个女人在不久之前,被你的好朋友折花公子坏了贞洁。从此,她就婆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几乎日日都会遭受毒打。”

    乌初阳:“……”

    “走吧,去下一家。”

    折花公子所犯下的恶行,当然不是一桩两桩。

    ……

    “爹,我求求你,我家秀儿也是家族的一员,让他葬在我们家族的墓地里吧。”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跪在一个老人面前,痛哭流涕。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妇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副担架,担架上盖着一块白布。

    白布上,是中年人还没有出阁的女儿。

    家主看着中年人,皱了皱眉,冷声说:“老二,规矩你也知道的,秀儿被胤贼侮辱,这是我们家族的耻辱,他不可能进祖陵的。”

    “那也别把秀儿扔在乱葬岗,爹,他是我的女儿啊。”

    “他已经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尽了,我们家没有这个人,此事不容商量。”

    最终,秀儿还是被扔在了乱葬岗上。

    乌初阳的情绪很激动。

    “师父,你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娄孤云静静的看着他,说:“感受到愤怒了吗?”

    “感受到了,这些人做的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待受害者?”

    “你认为是这些人的问题吗?”

    娄孤云的问话,让乌初阳无言以对。

    “为师不让你出面,是因为为师要告诉你,补救是没有意义的。木已成舟,我们能做的事情已经很少了。如果真的想改变这种局面,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从源头入手。”

    “你说折花公子愿赌服输,你说折花公子一诺千金,你说折花公子比万仙盟内的很多人都要更值得交朋友。现在,你还是这么认为吗?”

    乌初阳无法回答。

    血淋淋的现实,刺痛了他的眼睛,也让他明白了,自己是何等的幼稚。

    “继续看下去,折花公子背靠魔教,横行天下十几年,做下的孽不止是这两件。为师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魔教妖人。”

    在娄孤云的带领下,乌初阳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他头一次知道,女人被坏了名节之后,居然要受到如此多的羞辱。

    明明是受害者,但是丈夫知道后,不仅不安慰受伤的女人,反而动辄辱骂殴打。

    父母知道后,居然有做父亲的主动溺死自己的女儿,嫌弃她给自己丢人。

    更有甚者,女人被坏了贞洁之后再度出门,居然会被人扔石子嫌弃,原来的闺蜜立刻与其绝交,再不与其说一句话。

    更多的,是那些被坏了贞洁的女人在事后选择一死了之,最后被扔在乱葬岗,尸体喂了野够。

    这才是血淋淋的现实。

    折花公子从没有杀过一个女人,这在魔教内是一桩美谈。

    今天,乌初阳终于知道,美谈背后是何等肮脏。

    三天之后,乌初阳跟着娄孤云,来到了一处府邸内。

    房间内,折花公子正准备侮辱一个已婚妇人。

    “这三天,你无数次的想要出手,我都阻止了你。现在,你可以出手了。”

    乌初阳握紧了手中的剑。

    然后,剑气刺破苍穹。

    斩向折花公子。

    也斩向曾经那个幼稚的自己。

    ……

    7000字大章送到,今天两更9000字,虽然晚了点,但还是做到了,大家晚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