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章 对比产生差距

    赚钱这种事情,对于有些来说很容易,对于有些来说很难。

    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有一道门槛的,跨过去了,就会很容易。跨不过去,就步履维艰。

    所以有钱人赚钱看上去会很轻描淡写,没钱的人为了些许蝇头小利都要拼尽全力。

    楚志伟现在就属于还在门外,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赚钱。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没钱的日子,寸步难行。

    “喏。”

    关键时候,岳鹏还是扶了楚志伟一把。

    这个朋友还是够义气的。

    楚志伟接过岳鹏的信封,他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钱。

    不过,楚志伟有点不敢相信岳鹏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你不是没钱了吗?”

    “这两天借了点外快,兄弟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你先拿着用。”

    楚志伟大喜:“兄弟,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我现在是真的急需用钱。”

    “你跟我客气什么。”

    岳鹏摆摆手,示意楚志伟赶紧回家。

    他也知道,楚志伟组建家庭之后,到处都要用钱,比不了他现在一个人无牵无挂。

    等楚志伟回去之后,岳鹏一个人上了天台,找了一个角落,然后蹲在那里痛哭失声。

    吴维站在上帝视角,自然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摇了摇头。

    “拆东墙补西墙,何苦来哉?不开源,他们的钱永远也不会够用的。”

    “不出事才是奇怪,去卖血赚钱,真亏他想得出来,都什么年代了。”

    不过,别管什么年代,这个方法确实还是能赚点钱的。

    只是不能多用。

    吴维还是给春燕打了个电话。

    “春燕,最近别让岳鹏给你买东西了。”

    “老板,我从来没有让他给我买过东西啊,都是他主动给我买的。我可不是白夏那种段位的绿茶,主动开口要东西。”

    吴维:“……”

    也没毛病。

    高段位的女神确实不用开口,舔狗就上赶着送东西了。

    吴维再爱心泛滥,也管不着这种。

    他只能轻叹了一口气,结束了通话。

    “我不想让他出事,但他要自己作死,我也拦不住啊。”

    穷是原罪。

    但更大的原罪是他明明知道自己穷,却不想着努力工作赚钱,反而只想着怎么去讨女神的欢心。

    得有多蠢的女人,才会喜欢这种男人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有些男人就是不懂呢?

    吴维理解不了岳鹏的想法,也不需要了解了,反正他的cp线已经被斩断了。

    吴维还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楚志伟和方玄静那边。

    而这一对的苦难生活,才刚刚开始。

    ……

    “志伟,你以前是写小说的,文字功底肯定不错吧?”

    “还行吧,主编您有什么吩咐?”

    “针对目前女杏拜金的现象,你写一篇稿子给我,言辞激烈一点,否则很难产生爆点。”

    楚志伟虽然工作经验不多,但是他也不傻。

    这稿子一出来,他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主编,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只不过是将已经存在的现象拉到明面上来而已。有些人敢做,难道我们连说的勇气都没有吗?”

    “可是……”

    “没有可是,志伟,别忘了,我们杂志的销量越高,你的奖金也就越多。”

    听到“奖金”两个字,楚志伟最终还是屈服了。

    没办法,他现在需要钱。

    只能尽可能的把文字写的委婉一点了。

    接下了这个任务,楚志伟闷闷不乐的开始写稿。

    与此同时,方玄静的工作也遇到了问题。

    广告公司的设计,说穿了也都是有销售任务的。

    别人用你的广告,你的设计才有价值。

    不用你的广告,你的设计就一文不值。

    方玄静的工作,也包含了一部分销售。

    是销售就要陪酒,就要面对男客户,就要随时准备警惕来自男客户的潜规则。

    尤其是对于美女来说。

    方玄静的长相就属于美女,理所当然的,吸引了很多男客户的目光。

    矛盾就此出现。

    方玄静当着一大桌子人的面,泼了客人一杯酒。

    她的上司要求她道歉,方玄静直接开除了她们公司。

    走的潇潇洒洒。

    方玄静没有及时通知楚志伟,最近这段时间她过的太压抑了,她需要释放轻松一下,所以她选择自己放松两天,而不是再纠结在这件事情上。

    这个时候,方玄静没有想到,楚志伟的工作也遇到了难题。

    “志伟,你疯了?怎么能写那么过火的文章?”

    “怎么了?”被岳鹏质问的楚志伟一脸懵逼。

    岳鹏大急:“你现在在网上已经被人人肉了知道吗?让你写女杏拜金的文章,没让你辱骂当代女杏啊。为了出位,你用词也太泼辣了。”

    楚志伟越听越不对劲。

    就是因为怕被人误会,他用词都很慎重,可以说是字斟句酌。

    怎么回事?

    楚志伟想到了一个可能,赶紧打开电脑,找到自己的那篇文章。

    一分钟之后,楚志伟就拍案而起。

    “施楠,我日你姥姥。”

    岳鹏看到楚志伟的反应,也猜到了什么,赶紧拉住了楚志伟。

    “你的稿子被主编改了?”

    “对,被改了,署名是我,但是完全没通知我。”楚志伟的脸色铁青:“施楠她太过分了,她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岳鹏刚才还义愤填膺,现在又开始安慰楚志伟了。

    “兄弟消消气,其实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我们杂志的公众号现在阅读人数已经100000+了,这一波你的奖金肯定少不了。”

    “我要的不是奖金,是尊重,她摆明了是在侮辱我,让我背黑锅。不行,我要去找她说清楚。”

    楚志伟最终还是受不了这种气。

    “施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志伟把杂志扔在施楠的办公桌上,而这个时候,施楠正在和人打电话。

    “是是是,领导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批评他的。”

    “道歉,必须要道歉,我也没想到他会写的这么出格,是我监管不力。”

    “明白,我们杂志社一定会有处理措施的。”

    放下电话之后,施楠丝毫没有被训的觉悟,反而面露喜色。

    “志伟,你立下大功了你知道吗?这一次的新闻,至少给我们杂志社带来了几十万的利益和曝光度,都是你的功劳啊。”

    楚志伟冷笑:“不敢,还是主编大人你妙笔定乾坤。”

    “毕竟署名是你,我不会居功的。”施楠摆摆手,很是谦虚。

    楚志伟差点气炸。

    “施楠,你还是一个女人,怎么会写出那么恶毒的话来骂女人?而且还要署我的名字,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

    施楠奇怪的看了楚志伟一眼,皱眉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还不是为了我们杂志社好吗?你以为杂志社最近效益很好?时代变了楚志伟,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你不打造互联网爆款,早晚会被别人取代的。所以只能主动制造爆点新闻,我是主编,我要为整个杂志社操心。”

    “那你也不能利用我。”

    “什么叫利用你?你不是杂志社的员工吗?不应该为杂志社做出贡献吗?”施楠理直气壮,她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这样,我知道你心中有气,正好上面的领导也打电话过来让我们道歉。你就书面道个歉,然后回家玩三个月,放心,我照常付你工资。等风头过了,你再继续回来上班,奖金我翻倍给你。”

    凭心而论,施楠给出的条件其实可以。

    这是因为施楠觉得楚志伟是个人才,在文字上功底还是很强的,只要转变下思想,就会是她手下一员干将。

    但施楠没有考虑到楚志伟的自尊心和幼稚。

    楚志伟断然拒绝,并且直接选择了辞职。

    “施楠,我确实是缺钱,但我楚志伟绝对不会为了钱就出卖自己的人格。有些话我永远不会说,有些事情我永远不会做,你小看我了,也找错人了。”

    “再见。”

    把自己的胸牌扯下来扔到施楠的桌子上,楚志伟摔门而去。

    留下施楠在原地先是懵逼,然后就是怒极反笑。

    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幼稚的年轻人了。

    吴维倒是见过不少,其实他也不认为楚志伟做错了。

    可惜,太不成熟。

    “现在的你,哪里有辞职的资本啊?”

    每个月的房贷对于楚志伟来说,就是一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而他是写实体小说的,稿费都是一次一清,半年没有收入都是寻常的事情。

    他怎么生活?

    楚志伟走出杂志社,冷静下来之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约了自己的出版社编辑,正好这段时间,他也写了一本新书。

    明轩茶社。

    楚志伟和编辑相对而坐,聊着他的新书。

    编辑翻了半个小时左右,眉头越皱越紧。

    “志伟,你的写作风格越来越偏小众了啊。”

    楚志伟摇头:“其实我没有刻意的去追求小众,只是我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想写现在流行的那些东西。”

    说白了,为了逼格。

    编辑看向楚志伟的眼神有些复杂,这让楚志伟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编辑,怎么了?质量不行吗?”

    “质量没有问题,但是太小众了,没有什么钱途。志伟,现在实体书的销量情况你也清楚,你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风格,迎合一下大众呢?”

    “那样我会失去自己写作的灵魂的,编辑,你也知道,迎合大众会消耗一个作者的才情,让他变得泯然众人。我有自己的坚持,我不想随波逐流。”

    对待写作,楚志伟的确是认真的,甚至可以说虔诚。

    但这种虔诚,对于职业来说是好事,对于他本人和身边的亲朋好友来说,却是灾难。

    “志伟,我明白你的想法,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很多伟大的艺术家,包括作家和音乐家,都是在死后才被世人承认地位的。”

    楚志伟沉默。

    的确,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你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吗?”

    “编辑,我没有那么好高骛远,我只是不想放弃自己当初写作的初心。”

    “是,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让一个作者去迎合大众,很容易泯灭一个作者的才情。但是相信我,比起迎合大众来说,贫穷更容易抹杀一个作者的才情。”

    楚志伟无言以对。

    “作家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养家。志伟,你要先接地气,赚到足够的钱了,再去玩你的阳春白雪,不也是一样吗?”

    楚志伟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抱歉,编辑,我有我的艺术追求。”

    有些事情可以妥协,有些事情不能妥协。

    写作对于楚志伟来说,就是一件不能妥协的事情。

    吴维其实挺欣赏楚志伟的执着。

    如果没有家庭的牵绊,也许楚志伟会成为一个很好的作家。

    但这种人,是不适合成家的。

    那会害人害己。

    孤独的艺术家和英雄这两类人,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如果真的下定决心要当这种人,最好做好孤单一生的准备。

    楚志伟太贪心。

    这是不好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什么都要,那不现实。

    沉默的回到家中,楚志伟没想到方玄静也已经在家了。

    “静静,你今天怎么下班下这么晚?”

    “我辞职了。”方玄静笑着说。

    楚志伟大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对了,志伟,你怎么也下班下这么早?”

    “我也辞职了。”

    两人面面相觑。

    这一刻,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简单的吃了一顿晚饭,两人互相交流了各自的情况,然后都支持了对方辞职的决定。

    但支持归支持,现实归现实。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面对的。

    方玄静做出了决定。

    “志伟,你继续写你的小说吧,我明天就出门找工作,以后由我来养家。”

    “傻女人,怎么可能让你养家呢?明天我也出门找工作。”

    “可是你还要写小说啊。”

    “阿姨说的对,写小说赚不到钱,我应该接地气了。”

    两人相拥而眠,谈的很是投机。

    但这一夜,两人却都失眠了。

    婚后的生活,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美好。

    没有了父母和家庭为他们遮风挡雨,直面现实的他们,终于认识到了社会的残酷。

    成年人的生活,从来都没有容易二字。

    他们的步伐,越来越凝重了。

    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中,有太多的精彩,也有太多的辛酸。

    方玄静忽然想到了利元正。

    五年前,利元正几乎是被郑兰羞辱出她们家门的。

    利元正用了五年的时间,打拼出了自己的产业,身家破亿,拥有了她想都不敢想的财富。

    自己和丈夫如今身无分文,为了活着已经竭尽全力。

    那利元正走到今天,又付出了多少呢?

    结婚之后,本以为已经一心一意的方玄静,这一刻忽然开始心疼利元正、佩服利元正起来。

    这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端。

    当一个女人的欲望开始被城市点燃,而枕边的人又难以满足她日益高涨的欲望之时。

    结局,也就已经注定了。

    单纯是一种美好的品质,可是没有金钱做后盾,单纯也就会逐渐的小时。

    贫穷,是罪。

    ……

    今天两更字数0+,状态逐渐恢复中,求下订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