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章 岳鹏的罪

    “老板,我完成任务了,还要不要继续吊着他?”春燕问道。

    “你自己看着办就行,后面的事情我已经不感兴趣了,你的钱我会打到你卡上去的。”

    “那我就继续吊着他了,说实话,追我的人很多,像岳鹏这么有意思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吴维心说别说你了,我都是第一次遇到。

    把自己每天走路的步数控制的和喜欢的人一样多,为的就是在手机提示每天运动数量的时候能够让女神看到。

    这种操作,真的是让吴维开眼了。

    甚至都让吴维动了心思,开始研究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居然能支撑他这样做?

    要是把这种坚持的力量用在学习或者工作上,不说变成真正的高富帅,至少收入上再迈进一个台阶,应该问题不大。

    如果能够用在修炼上,应该也大有可为。

    可惜,岳鹏偏偏用在了舔上。

    浪费天赋。

    “对了老板,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把我介绍进你们那个圈子。”

    春燕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

    “放心,我说过的就会做到的,等电话吧。”

    “多谢老板,老板,我不和你说了,岳鹏的电话打过来了。”

    “他的电话,你着什么急?”

    “不是急,是我现在也无聊啊。老板既然看不上我,我就只能拿他来打发时间了。”

    春燕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上次和吴维见面,吴维没有其他的表示,就代表吴维对她没有心思。

    吴维喜欢这种聪明人。

    “那你就去应付岳鹏吧,别弄出人命就行。”

    “放心吧老板,我有分寸的,就是玩玩而已。”

    舔狗对于女神来说,就是无聊的时候和用得到对方的时候,才会想到对方。

    平时但凡有点事,都不会在乎他们的。

    拿白夏来说,自从那天夜里到现在,也过去几天了,白夏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和岳鹏说过。

    就算是岳鹏死了,她也不会知道,更不会在乎的。

    结束了和春燕的通话,吴维摇头笑了笑,然后给春夏打了一百万过去。

    “好了,解决一对了,现在来解决另外一对。这一对也是真的牛逼,穷的叮当响也敢结婚,真心不接地气啊。”

    楚志伟和方玄静结婚了,而且是闪婚。

    作为大龄剩男和剩女,两人都拥有丰富的相亲经验,而相亲市场上,年纪越大,遇到奇葩的几率也就越大。

    毕竟剩男剩女分两种,一种是主动剩下的,另外一种是被动剩下的。

    前者往往自身的条件都不错,他们也不急着结婚甚至于不想结婚,所以自然也就不会相亲了。

    去相亲的,大部分都是被动剩下的歪瓜裂枣,而这其中相对而言较好的在年轻时候就已经被人挑走了,条件比较差的会留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被剩下来的,基本是各有各的问题。

    当然,正常人也是会有的,不过按比例来算,想结婚又找不着合适对象的,条件基本都不怎么样,这点是没有错的。

    楚志伟和方玄静的条件也都十分一般,他们的相亲对象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他们很苦恼。

    在相到对方之后,他们忽然惊喜的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正常人。

    再加上白夏从中牵线搭桥,白夏是楚志伟的朋友,也是方玄静最好的闺蜜。有了她的助攻,不到一个月,楚志伟和方玄静就领证了。

    瞒着双方的家长。

    他们也是知道这种闪婚的行为是不靠谱的,只是不想再相亲了。

    不过,这一闪婚,就闪出问题来了。

    没办婚礼。

    没通知双方父母。

    没给彩礼。

    没有嫁妆。

    最重要的是,没有新房。

    楚志伟家还好,方玄静的颜值还是很耐打的,楚志伟本身就是一个三流作者,靠写小说赚点稿费,一年也就赚个四五万块钱,在这种一线的大城市可以说毫无竞争力,能够娶到方玄静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可是方玄静的母亲就炸了。

    当年她之所以反对利元正和方玄静在一起,就是因为嫌弃利元正家太穷,利元正本人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

    现在的楚志伟和楚家这熊样,还不如当初的利元正呢。

    她自然接受不了。

    所以,她就打上楚家门去了。

    这就是这一对cp要面临的第一个难关。

    吴维本来想推波助澜一把,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好像根本不用他出手。

    方玄静的母亲郑兰的战斗力,真的是爆表。

    “亲家,两个孩子既然已经结婚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我们两家是不是得商量一下彩礼嫁妆?”

    这是应有的要求,楚家自然不会有意见。

    楚父点头:“亲家母你说,该有的礼仪自然还是要有的。”

    “好,那我也不为难你们,就按照标准,二十万彩礼是要有的吧。”

    郑兰此话一出,房间内所有人的脸色就都变了。

    楚家曾经风光过,楚父也曾经当过厂长。

    后来国企改革,那个厂倒闭了,楚父也就失业了。

    从此一蹶不振。

    到现在,楚父已经不工作十年了,每天就是喝酒睡觉,混吃等死。

    而楚志伟有一个作家梦,可惜,现在出版行业早就死的差不多了,他一年稿费也就三四万。

    楚父让他出门找个正常的工作,楚志伟坚决不同意,要追寻自己的梦想。

    说实话,这种条件,相亲遇到极品,还真不能怪别人。

    就现在楚家的条件,拿二十万也不是拿不出来,可是拿出来之后,就真的不剩什么东西了。

    但是媳妇也不能不娶。

    楚父看了看楚志伟,又看了看方玄静,最终咬了咬牙点头:“没问题,二十万可以。”

    在这个城市,二十万的彩礼的确不算多,郑兰没有狮子大开口,楚父也就没有发飙的理由。

    但郑兰的要求还不止于此。

    “我还有两个条件,你们必须要答应,否则我宁愿让静静离婚,也不会让她继续呆在你们楚家受罪。”

    “妈,您这是说的哪儿话。”楚志伟连忙示弱。

    郑兰一点面子都不给楚志伟:“别喊我妈,你和静静还不一定能成呢。”

    “妈,我们已经领证了。”方玄静也有些不满自己的母亲郑兰。

    但郑兰打定了主意,就绝对不会轻易更改。

    方父早年出轨,抛弃了她们母女,方玄静是郑兰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

    她也没想卖了方玄静换钱,可是方玄静居然嫁了这么穷的一户人家,也真是把她气的不轻。

    “静静,你给我闭嘴,这儿没你说话的事。你的账我还没和你算呢,有你这样结婚不通知你妈的吗?”

    方玄静被一击KO。

    见方玄静服软,郑兰调转枪头:“亲家,我这第二个要求,就是楚志伟必须要出门找一个正常的工作,别没事就憋家里写那些破小说。”

    “妈,写小说是我的工作,是我的梦想。”

    “别给我扯这些,楚志伟,我就问你,梦想能养家吗?这些年你赚了多少钱,心里没数吗?你已经是个结了婚的人,你要养一个家,每个月三四千块钱够做什么的?”

    楚志伟无言以对,出乎意料的,楚父却对这个决定双手赞成。

    “好,我同意,这点没有问题。”

    他也早就看不惯自己儿子每天窝在家里对着电脑打字了,在他这种古板的人眼中,自由职业都不是什么正经职业。

    当然,还是楚志伟没赚到钱。

    他要是一个月赚三四万,保证不是现在这个待遇。

    楚父和郑兰达成了共识,也就代表楚志伟没有反对的资格了。

    他只能接受这个结局。

    “第三,你们家要买一个新房,房本上必须要有我女儿的名字。”

    唰!

    刚才还有说有笑有商有量的房间,瞬间就变得十分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郑兰身上。

    郑兰毫不在意,继续道:“而且必须要在市区中心的位置。”

    楚父受不了了,打断了郑兰的话:“市区中心买房?郑兰,你疯了?你知道那要多少钱吗?你把我卖了都交不起房子的首付。”

    “四五十岁的人了,把你卖了都没有一个首付钱,你都不知道丢人,还在这儿吆五喝六的,你羞不羞啊你。”

    郑兰这口才,真的是完爆当年当过厂长的楚父。

    楚父硬是被怼的哑口无言。

    “房子是必须要的,这点不能商量。”

    郑兰大手一挥,示意不容拒绝。

    方玄静看了一眼楚家人的脸色,对于楚家的经济状况显然已经十分了解。

    她是一个好女孩,并不想让楚家人为难,所以她晃了晃郑兰的胳膊,小声说:“妈,买什么房子啊,这不是有房子住吗。”

    郑兰恨铁不成钢的指着方玄静的额头骂道:“你还真是一个笨蛋,这是房子,但这房子你能住吗?”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房子怎么就不能住了?”楚父大怒。

    郑兰毫不示弱:“你也不数数,这房子里现在已经有几个人了?你和你老婆,楚志伟的妹妹,楚志伟的奶奶,还有楚志伟和静静。六个人,住三个房间,还得让楚志伟的奶奶和妹妹住一间房,这是过日子吗?每天早晨上个卫生间都得排队。”

    所有人都无言以对。

    因为他们都知道,郑兰说的是实情。

    这个房子是老房子,过去楚父单位分的福利房。三室一厅一卫,住六个人,已经很挤了。

    这两天郑兰过来,导致楚志伟每天只能睡客厅。

    说出去确实不是个事。

    “最重要的是,谁家孩子结婚不住新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有年轻人愿意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更何况你们家还是三代同堂。我说的露骨一点,就这种空间,楚志伟和静静想要个孩子都没机会。”

    房间内继续寂静。

    郑兰的话话糙理不糙,所有人都知道她说的没毛病。

    但是买新房?

    楚家真的是买不起。

    就连首付都交不起。

    最后,还是楚奶奶拍板做了决定。

    “买。”

    楚父抬头,皱眉,“妈,这房子不能买。”

    “这房子必须买,亲家母这句话没说错,年轻人需要有自己的空间。首付钱我们出了,让他们小两口以后自己还月供。”

    “妈,我们就连首付都拿不出来啊。”楚父苦笑。

    楚奶奶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去找你弟和你妹借钱,不管怎么说,要让志伟有新房。”

    楚父脸色涨红。

    却无法反对。

    如果有办法,谁都不想向亲戚朋友借钱。

    但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又能怎么办呢?

    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好,买,买房,郑兰,你满意了吧?”楚父对郑兰怒吼道。

    郑兰对吼:“我说姓楚的,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们家没钱娶什么媳妇?一把年纪的人了,连给孩子的婚房都买不起,我要是你我就去找根面条上吊。”

    “你……”

    楚父想打人。

    “我怎么了?”

    “好了,不要再吵了。”楚奶奶一锤定音:“亲家母,你的三个条件我们都答应你了,那这两个孩子的婚事,你应该也不反对了吧?”

    郑兰皱眉。

    其实她内心里还是不满意的。

    “房子一定要在市中心买。”

    “妈,你够了。”方玄静受不了了。

    她和郑兰心里都清楚,楚家也没什么有钱的亲戚,最多也就能借个几十万。

    这点钱在这种一线城市里,拿头去买市中心的房子?

    “差不多就行了,志伟一家已经很有诚意了。”

    郑兰看着倔强的方玄静,很是无奈。

    “傻丫头,你心疼他们做什么?你要知道,大把的男人在婚恋市场拿着房子排队啊,妈提的要求不高,你还对妈发脾气。”

    方玄静无言以对。

    她知道,郑兰说的是实话。

    现在结婚,早就不是两个人有爱情就可以的了。

    本来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只是,她固执的不想那么认为。

    夹于母亲和楚家中间,她也委屈。

    郑兰也委屈。

    楚家更委屈。

    吴维一直站在上帝视角看着这场“谈判。”

    看完之后,他只有一个感慨:“岳鹏对不起楚志伟啊。”

    “批价上天的今天,没有一个舔狗是无辜的。要是岳鹏这种人少了,结婚就不用像现在这样难了。”

    所以,吴维真的不同情岳鹏。

    他的舔,不仅害了自己。

    还和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引起了很多连锁反应。

    ……

    4000字大章送到,今天已经更新0字了,皇马欧冠被淘汰了,加更庆祝一波,弗洛伦蒂诺真的是脑子有问题。另外我没去相亲啊,奇了怪了,谁传的我去相亲了?相亲是不可能相亲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相亲,我恐孩子,丁克族,傻了才去相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