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章 蒂花之秀

    商帝和苏妃的事情,让吴维得到了一些经验教训。

    他有意避开了修炼位面,虽然难度越大,得到的经验值也就越多,可是吴维发现修士之间的感情还真的是比普通人更经得起考验。

    强大的人,往往各方面都很强大,自然也包括意志,不会轻易的发生改变。

    其实说起来,让吴维真的发狠拆散商帝和苏妃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要催眠了苏妃,让苏妃去偷人,再被商帝看到,妥妥的也是一拍两散的结局。

    只不过吴维懒得那样去做。

    毕竟现在吴维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做不出那么自降逼格的事。

    吴维还是更愿意在本身就存在的矛盾上做文章,而不是用强大的能力凭空制造矛盾。

    前者那是智慧和手段,后者纯粹是开挂,没什么技术含量。

    不过想要拥有开挂的力量,本身也是一种技术。

    吴维只是不想沉迷于这种捷径,长远来看,这对他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所以他很快让拆cp系统锁定了一个小世界,很普通的都市位面。

    让吴维感觉有些惊喜的是,这个小世界已经被帝国纳入了版图,成为了帝国的一份子。

    只是帝国并没有于这个世界投入太多的资源,主要原因就是有些落后,而且这里的人发自内心的拒绝改变,再加上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多帝国需要的稀缺资源,综合考量,帝国也就没有投入发展。

    吴维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cp的情况。

    吴维:“……”

    他的脑海中立刻开始构思小电影。

    “几男几女?”

    吴维眼前一亮。

    这的确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凌兰也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仙女,这只是几个普通人。

    “给我介绍一下他们的具体情况。”

    吴维:“……明白,你可以直接给我说名字的,不用ABCDE的介绍。”

    随着修为的提升,吴维的大脑也在不断的开发,这些信息对于吴维来说,自然是小儿科。

    虽然这个关系的确是够乱的。

    “不出意外的话,最后就是A男和D女在一起,B男和E女在一起了?男一和女一,男二和女二。”

    吴维不能相信。

    “舔狗还有春天?”

    “不能这样。”

    吴维拍了拍手,做出了决定。

    “这是一个不好的示范,容易让广大舔狗产生错觉,以为只要舔的尽心尽力,就真的能和女神走到一起。”

    “一百个人里面出一个接盘侠,当然是有可能的,但此例不可开,还不如一棍子打死呢,我要为舔狗代言。”

    吴维充满了正义感。

    吴维无言以对。

    “好吧,我承认,舔狗和拜金女的感情线最好拆,毕竟他们也不是主角。”

    “有个屁的坚持,一见钟情的单相思,我还真不相信这是爱情,商帝和苏妃这种极品怎么可能量产。”

    吴维坚持自己的看法。

    不过仅仅一天之后,吴维就有改变想法的趋势。

    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很难体会有些人的感情。

    ……

    一处酒吧外面,白夏搀扶着已经半醉的利元正,正努力的向外走。

    不过利元正一直在把她向外撵。

    “走开,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利总,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我没醉,白夏,我告诉你,我没醉,也不用你送我回家,你以后也不用再去我家了。不管你拍我妈的马屁拍的有多舒服,我现在都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没戏,我永远都不可能娶你的。”

    利元正现在的确不是很清醒,正常情况下他是不会说出这么直白的话的。

    但是酒后吐真言,正因为他半醉半醒,所以说的话才更加伤人。

    即便白夏心里早就清楚利元正根本不喜欢自己,但是被利元正亲口揭破这个现实,完全无视她为他做的这么多事情,白夏还是感觉十分心碎。

    她的眼中立刻充盈了泪水。

    “元正,你喝多了,不是这样的。”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喜欢的是方玄静,我从来都只喜欢她一个人。”

    “可是她已经结婚了啊。”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她,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

    “混蛋。”

    这句“混蛋”不是白夏骂的,她是不可能骂利元正的,毕竟她也算一个女舔狗,还是一个拜金女。

    这句“混蛋”是岳鹏骂的,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记上勾拳。

    利元正猝不及防,当即被打了一拳,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

    岳鹏一招得手,就想继续抢攻,不过被白夏拦住了。

    “岳鹏,你在做什么?”白夏大怒。

    岳鹏指着利元正,气愤的说:“他羞辱你。”

    岳鹏自然就是那个C男,在A男和D女的婚礼上对白夏一见钟情,从此就念念不忘,随叫随到了。

    不过,一个百依百顺的舔狗,终究是不及一个钻石王老五的。

    毕竟岳鹏没钱,利元正有钱。

    “这是我和元正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白夏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话有多伤岳鹏的心。

    她心里也清楚,岳鹏最多就难受一天,第二天就会又跑来找他的。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不过在当前,岳鹏还是被白夏的话伤到了。

    “白夏,你怎么能这样?利元正就是一个混蛋,他不值得你这样。”

    “对啊,我就是一混蛋,不值得你这样。”利元正接口道。

    他也想把白夏往外推。

    但这是不可能的。

    白夏指着岳鹏的鼻子说:“你给我滚,不要再掺和我和元正之间的事情了。”

    岳鹏的双拳悄然握紧。

    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他想打人。

    但看着白夏的这张脸,他又忍住了。

    不能伤害白夏,这是他的人生准则。

    “白夏,我是为你好。”

    “我不需要。”

    “跟在他身边,你永远都不会得到他的心,永远都会像现在这样被他弃之如履的。”

    “那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元正比你强一万倍,我喜欢的只有营正。”

    说不清白夏是真的这样认为的,还是说给利元正听的。

    总而言之,她说了,岳鹏也听进去了。

    他的眼睛立刻变得血红。

    不过最终,他还是以极大的毅力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愤怒,转而大声对利元正说:“利元正,你听到她的话了吗?你要还是个男人,以后就好好对白夏。”

    “我就不,我不喜欢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好好对她的。”

    该配合岳鹏表演的利元正完全没有配合。

    这下岳鹏再也控制不住了。

    “王八蛋,我打死你。”

    啪!

    掌声响亮。

    并不是岳鹏打的利元正,因为此时的白夏已经挡在了利元正的身前。

    更不是岳鹏打的白夏,他这辈子都不敢对白夏动手的。

    打人的是白夏。

    被打的是岳鹏。

    岳鹏呆呆的看着白夏,眼神中全是死寂之色。

    白夏注意到了,但也仅此而已。

    她的手指指向远方,说出来的话也毫不留情:“你可以滚了,岳鹏,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再见面了。”

    即便就在昨天,岳鹏还帮助她交了房租、还了车贷。

    身为拜金女,生活自然是要追求精致的,但是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大城市里,精致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享受的。

    美丽的背后,都是要花钱的。

    而白夏的钱不够。

    所以岳鹏要随时支援她。

    岳鹏的钱其实也不够,但为了能够支援白夏,岳鹏打了三份工。

    就这样,还能被白夏随叫随到,了解情况的吴维都要说一声佩服。

    换成是他,他是做不到的。

    白夏对这一切都心知肚明,但她还是决绝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岳鹏的心被彻底伤透了。

    他咬着嘴唇,上下的点着头。

    “好,好,好,白夏,你不要后悔。”

    “滚,我不会后悔的,我现在看到你就恶心,你怎么能伤害元正呢。”

    岳鹏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不过他没有淤继续逗留。

    尊严这种东西,虽然舔狗不在意,但说到底,也是有一个限度的。

    至少在今夜,在当前这个局面下,岳鹏的尊严已经用光了。

    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沿着大街,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了一个小时,岳鹏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掏出手机,打开和白夏的聊天软件,开始输入文字:

    吴维双手给岳鹏鼓掌。

    这货终于醒悟了啊。

    行走的ATM机,还好醒悟的不算晚,才搭进去几万块钱。

    对于一个舔狗来说,吴维认为仅仅到了这个程度,还是可喜可贺的。

    太霸气了。

    虽然稍微显得没有素质,但吴维还是很欣慰。

    这一波,他都没有出手,就已经完成任务了。

    还有比这更舒服的事情吗?

    这个时候,系统跳出来主动提醒了吴维一下。

    “怎么了?你不会认为都这样了,岳鹏和白夏还有于一起的可能杏吧?”

    话说到这份上,就已经是覆水难收了。

    吴维自忖自己要是白夏,看到有人这么骂自己,哪怕骂的是实话,也不可能再和对方继续交往的。

    不过,吴维是用正常的思维去衡量的。

    很显然,岳鹏的思维并不正常。

    吴维定睛一看,果然,岳鹏打开了删好友的界面,但是半天都没有动作。

    他脸上的神情始终在挣扎。

    吴维无语了。

    需要这么纠结吗?屁大点事。

    走的洒脱一点,给自己留一份尊严多好。

    吴维都想帮他删掉白夏的好友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吴维做不出来那种事情。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岳鹏最终关上了手机。

    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对于这一切,吴维无话可说。

    只能说,舔狗的智商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优越感。

    图什么呢?

    岳鹏回到自己的地下室,彻夜未眠。

    是的,他睡的地下室。

    因为他没钱给自己租房子了,死党结婚了,需要他接济。白夏每个月都不够花的,也需要他接济。

    岳鹏完全就是一散财童子,赚的钱自己都没怎么用,全花别人身上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岳鹏这种男人也的确不适合嫁。

    嫁给他,真的就要做好吃糠咽菜的生活了。

    白夏的选择,也不能说全错。

    只是她拿了岳鹏的钱,却不让岳鹏占一点便宜,就太绿茶了。

    吴维都替岳鹏越想越气。

    但吴维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六点,一夜未眠的岳鹏又打开了和白夏的聊天界面,然后输入了一个字:

    吴维:“……”

    你是真的秀,蒂花之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