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章 就是这么简单【4K】

    系统说的并非第一个任务,阻止凌兰和张忆之产生肌肤之亲,而是说的主线任务:把凌兰和张忆之完全拆散。

    这种进度,让系统都难以理解。

    吴维却觉得很正常。

    世界上当然有相濡以沫至死不渝的爱情,但这种情况更多的发生于他们结婚之前。

    婚后的生活,很少有人深究。

    婚前那不叫爱情,也不叫婚姻,那叫恋爱。

    恋爱是美好的,这是一句废话,即便是两个普通人在一起,恋爱过程大部分也都是很美好的。

    可再深一步,就要面临很多现实问题了。

    有些事情,普通女人都很难克服,莫说从来都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

    吴维一直都挺好奇的,这些仙女是真的修炼把脑子修傻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当仙女,真以为当女人这么轻松呢。

    这就是典型的从皇帝到乞丐的过程。

    能够接受这种落差的,吴维相信是真爱。

    但他不觉得凌兰和张忆之之间的感情深度到了这种程度。

    事实上,也的确没有。

    凌兰现在就已经心生悔意了。

    对于人间的生活,她很难适应。

    艰难的从厕所中走了出来,凌兰一脸的生无可恋。

    一想到自己日后要经常面对这种情况,凌兰就很想死。

    可是她下不了这个决心就此放弃。

    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那说出去多丢人?

    就算没人知道,她也很难过去自己心里那关。

    吴维把凌兰的心思看的很清楚,他知道,现在该给凌兰一些外力作用了。

    “现在只需要轻轻的一推,凌兰就会放弃张忆之,重新做回自己的小仙女了。”

    虽然理论上数据可以代表一切,但人的内心是很难衡量的,系统现在也才刚刚诞生,还没有到那个衡量人心的级别。

    系统现在需要吴维的帮助。

    吴维自然也不会吝啬。

    “经济学中,有一个专业术语叫‘沉没成本’,指的是以往发生的,但与当前决策无关的费用。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仅仅会看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也会看过去是不是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有过投入。那些已经发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都会促使人们继续做下去,哪怕他们明知道继续坚持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可是他们也不甘心放弃,因为已经付出太多了。”

    “这是典型的赌徒心理和侥幸心理,一般在这种情况下的人,心里都清楚自己是翻不了盘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只要让他们认清现实的严峻,打消掉他们最后一丝侥幸,他们就会彻底崩溃。”

    “仙女还不如女人呢。”吴维嗤笑:“人的忍耐力会更大,因为有些事情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但仙女不一样,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环境,更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她们受不了的。”

    这种东西,和强弱无关,反而和地位有关。

    那种落差感,特别容易让人后悔。

    尤其是在凌兰还有出路的情况下。

    吴维本来想在张母身上使劲,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想一击必杀的话,还是从张忆之身上下手最为稳妥。

    只要凌兰对张忆之彻底失望了,也就距离她回去不远了。

    所以吴维给张忆之创造了一个变心的机会。

    “没关系,我可以制造一个乌龙。”

    吴维没想过让张忆之真的中举。

    这个世界的风气不好,一旦有人科举后榜上有名,就会瞬间野鸡变凤凰,那些达官贵人必然会蜂拥而至,将这些穷书生捉回家里当女婿。

    最吃香的,自然就是那些未婚的。

    张母一直做这个美梦,不是没有依据的。

    不过吴维看不上张忆之,这货就是典型的心里没有逼数,他最大的作用在吴维看来也就是提供一下精子,然后生个儿子。

    吴维可不想害了一个无辜女孩子的一生。

    但吴维确定,如果要让张忆之和凌兰在一起,受牵连的就不止是一个无辜女孩子了。

    所以吴维制造了一个乌龙,让张忆之榜上有名。

    事后再让人重新审核一下他的试卷,把他去掉即可。

    对于现在的吴维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很快,就到了张忆之抉择的时候了。

    “儿子,你中了,你中了啊,而且还是一甲进士。”

    张母在得知喜讯后,喜极而泣。

    张忆之也是欣喜若狂。

    让他们更惊喜的还在后面。

    吏部尚书提亲了。

    张忆之并不是成绩最好的考生,但在所有的考生中,他是最适龄结婚的那一个,关键是他还未婚。

    这很重要。

    所以天上掉馅饼了。

    张忆之举棋不定。

    张母却是毫不犹豫。

    “忆之,我告诉你,你必须要娶吏部尚书的女儿。吏部尚书啊,这可是天官,决定你命运的人。他看中了你,如果成为他的女婿,代表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张忆之的确很清楚,可他依旧纠结。

    “娘,我和凌兰两情相悦。”

    “别给我提凌兰。”张母本来想直接让张忆之死心,但看张忆之那迟疑的样子,张母最后也改口了:“儿子,你如果真的喜欢凌兰,那就纳她为妾好了。”

    “纳妾?”张忆之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对啊,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张母循循善诱:“儿子,你现在的身份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如果那个凌兰真的对你有感情的话,她自己也应该清楚,不能坏了你的仕途。”

    “娘,凌兰对我当然有感情了。”张忆之有些不满。

    张母只是微笑。

    女人更加了解女人,她和凌兰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看的还是比张忆之清楚的。

    在张母眼中,凌兰一身的娇贵,虽然没有什么出身,但一看就不像是能做贤妻良母的样子。

    这种女人在张母眼中最难伺候了,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如果是个官家小姐,她觉得这很正常。

    可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也来这一套,张母就接受不了了。

    凭借她的阅人经验,张母认为凌兰肯定不会做小的。

    所以她很放心的让张忆之去和凌兰谈。

    不得不说,对女人恶意最大的总是女人。

    “儿子,既然你对凌兰有信心,那你就去和她说一下。我们不是要抛弃她,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做你的妾氏,我们张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好,娘,我这就去找凌兰。”

    “等一下,如果那个凌兰不同意怎么办?”

    张忆之摇头:“不会的,凌兰是个识大体的好姑娘。”

    以前确实是的。

    但最近这段时间,凌兰已经快要忍到极限了。

    如果不是对张忆之的感情促使她做不出甩手离开的决定,她早就跑路了。

    这凡间的气味,入目处的脏乱差,都让她的精神开始陷入崩溃。

    凌兰并不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吴维调高了她的敏锐程度。

    如果凌兰不封印自己修为的话,自然是能够隔绝外界一切气味和细菌这种小东西的。

    但她封印了自己的修为,而吴维又提高了她的灵觉。

    所以凌兰很痛苦,相比起普通人来说,她的痛苦加重了很多倍。

    举个例子,寻常人上厕所,闻到的臭味可能只是一级。

    凌兰会在这个基础上乘以100。

    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凌兰过的是什么日子。

    说起来,凌兰对于张忆之的这种感情也的确已经很了不起了。

    换成吴维,估计早就跑路了,凌兰居然还在坚持,哪怕自己已经面无人色了。

    当张忆之看到凌兰的时候,也被凌兰的面色吓了一跳。

    这段时间他主要精力都在科举考试上,基本没来看过凌兰,也是第一次知道凌兰的身体状态居然这么差。

    这一刻,张忆之还是很心疼的。

    “兰兰,你怎么了?身体还没好吗?”

    上一次凌兰说自己身体不好,张忆之以为那是借口。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张忆之感觉很愧疚。

    见张忆之出现,凌兰也很高兴。

    她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张郎,你来了。”

    “我来了,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忆之伸手就想去扶凌兰,但他来之前刚去了一趟厕所上了一个大号,这一靠近,顿时让凌兰的胃又开始翻江倒海了。

    “呕……”

    凌兰没忍住,直接吐在了张忆之手上。

    张忆之:“……”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狐疑起来。

    “呕吐,干吐……兰兰,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为数不多的知识告诉张忆之,这种动作极像孕后的反应。

    凌兰在这方面也一知半解:“难道牵手真的会怀孕吗?”

    她是和张忆之牵过手的。

    张忆之感觉自己的智商收到了侮辱,他的思绪也开始运转起来。

    他开始想凌兰的来历。

    这样一个美丽漂亮的女人,却没有任何来历,没有父亲母亲,没有家人,和自己没有接触多久就要对自己以身相许。

    当时张忆之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凌兰的来历分明有问题。

    自己不会是喜当爹了吧?

    自然,张忆之还不知道这个词,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很快,对凌兰的信任又重新占据了上风。

    他们两个人之间,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兰兰,你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凌兰摇头:“没有。”

    她是知道自己身体为什么会这么虚弱的,看医生也没有用,除非她放开自己的封印,恢复自己的修为,离开这个世界。

    但那样肯定就会被娘娘发现,不到万不得已,凌兰不想那样做。

    凌兰也不想谈这方面的事情,所以主动转移了话题:“张郎,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张忆之点头,面露喜色:“兰兰,我中了。”

    “真的?”凌兰也大喜:“张郎,我就知道你能行的。现在你也中举了,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张忆之曾经对她说过,等他高中了进士,就娶她。

    张忆之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有些尴尬。

    “兰兰,除了这一点,我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你说。”

    “吏部尚书要我当他的女婿。”

    张忆之一边说一边看凌兰的反应,他的声音也逐渐小了下去:“兰兰,我母亲的意思是让我答应。”

    凌兰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你母亲的意思是让你答应,那你自己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不管如何,我都一定会娶你的。”

    凌兰面色一松。

    “我已经说服了母亲,纳你做小妾。你放心,我和那个吏部尚书的女儿根本都不认识,你才是我真正的妻子。”

    凌兰面沉如水。

    她虽然蠢,对于世间的规矩了解不多,但她想嫁给张忆之,这方面的事情自然也是有了解的。

    正妻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小妾就是毫无地位的奴隶,即便是正妻打死了小妾,官府都不会追究的。

    张忆之居然让她当小妾?

    凌兰接受不了。

    她很失望的看着张忆之,目光中全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张郎,你让我当你的小妾?你忘了曾经说过的话吗?”

    张忆之避开了她的眼神,低声道:“兰兰,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我保证,一定会对你最好。为了我的仕途,为了我们的未来,我希望你能大度一些。”

    “大度?”凌兰的声音高了起来:“我还不够大度吗?你根本都不知道我为你牺牲了什么。”

    张忆之受不了了:“兰兰,有事说事,你付出什么牺牲了?这房子都是我帮你找的,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为我做出一点牺牲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凌兰忽然泪如雨下。

    “好,好,算我瞎了眼看错了人。娘娘,我对不起你,凌兰是一个蠢货。”

    吴维摊了摊手。

    其实,想拆散一对cp,就是这么容易。

    爱情,本来就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

    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cp挖不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