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章 三位一体

    天子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

    冥王作为天冥星独一无二的传奇,来历至今没有人看透,但所有人都会认为冥王是一个绝世无双的霸主,亦或者是风华绝代的天骄。

    没有谁会把冥王和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联系起来。

    这是对冥王本身的侮辱。

    但其实很多时候,真相就是真相,真相从来都不在乎有多么让人难以接受。

    “系统,你的意思是冥王是那个女人?”

    “就因为这个原因?”

    天子并不愚蠢,他很快就明白了吴维想要表达的意思。

    牧马人死了。

    然后可以重塑轮回的冥界就出现了。

    “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为了救活牧马人,或者说是为了继续和冥王在一起,所以才创建了冥界?”

    “这也太夸张了吧?”

    最初的时候,吴维也进入了思维误区。

    他以为冥王是大反派的定位。

    但其实茗茗的出现,已经昭示了一些事情。

    反派不一定不能是女的。

    事实上,到了一定的境界,杏别之分本来就是很幼稚的。

    因为每一个大能都可男可女,全看他们自己喜欢。

    并不存在男人就更强或者女人就更强的事情。

    事实上,宇宙当中,为了让自己变成更强的形态,把自己改造成奇形怪状的高手不是一般的多。

    躯体,很少有人在意。

    灵魂才是最重要的。

    吴维的猜测,让天子毛骨悚然。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真相未免太残酷了一些。

    “表哥,你变得好强。”

    天子还是决定从池安然这里下手。

    哪怕池安然不会和他说实话,他也可以从池安然透露的信息中分析出一些东西。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池安然和他说了实话。

    “不是我变得很强,而是我体内有一个很强大的灵魂,他帮助我变得根强。”

    天子目光一闪。

    “是牧马人?难道王兆铭刚才说的是对的?”

    池安然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的确,他说的是对的。哪怕我再天纵奇才,也不可能进步这么快。我有现在的实力,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外力作用。”

    说到这里,池安然抬头看向天子,眼神复杂:“表弟,你知不知道,牧马人的传承中,还蕴含着牧马人的灵魂?”

    天子陡然一惊,立刻摆手解释道:“表哥,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你觉得我到那个层次了吗?”

    池安然也不认为天子会知道这件事情,他只是觉得有些巧合。

    从天子的反应,池安然可以判断出他的确不知道,所以他的感觉就更复杂了。

    “看来果然是冥冥中自有定数,牧马人当年大限将至,他想要逆天永生,所以想出了一个办法。当有人将他的传承修炼到入门以后,他就会觉醒,然后夺舍他的传人。”

    天子:“……”

    他对天发誓,他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

    当初他把这个传承给池安然,也只不过是因为一些阴暗的想法罢了,还真没想过要害天子。

    天子更难受了。

    我不想知道这些。

    世界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又何必拆穿呢?

    让我当一个无知之人不行吗?

    在天子欲哭无泪的时候,池安然还在继续抒发自己的感慨。

    “我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就被牧马人夺舍成功了。”

    天子很奇怪。

    按说以牧马人的实力和谋算,像池安然这种级别,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牧马人。

    吴维看的很清楚。

    如果只是池安然原身的灵魂,那牧马人早就已经夺舍成功了。

    只可惜池安然的灵魂本来就是一个外来户,他已经有过一次夺舍的经验了,自然不会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阴沟里翻船。

    牧马人的确很强,可惜,他已经死了太久了。

    他计算的也没错,但他所有的计算,都是基于一个灵魂来考虑的。

    谁能算到,有一个外来户夺舍了位面之子呢?

    说起来,牧马人也已经很牛逼了,和冥王一样,他也是逆天之人。

    而且也基本成功了。

    他和冥王都不是输给的世界意志,更不是输给的位面之子。

    他们输给的,是一手制造了现在池安然的那一位。

    冥冥之中,不可预测的强大存在。

    “表哥,那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吞噬了牧马人的灵魂,然后彻底得到了他的传承,实力突飞猛进。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很多当年的事情。”

    “当年的事情?”天子眼前一亮,立刻就想到了系统刚才的推测,“当年什么事情?”

    “牧马人强大的原因,以及冥王的真实身份。”

    池安然摇了摇头,不想多说什么,反而是问了天子一个问题:“牧马人的传承为什么在皇宫里?”

    “我也不清楚,内库是我们皇族多年以来积攒下的财富,有很多已经失传的神功或者神兵都被储藏在内库当中。表哥,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怀疑,当初把牧马人放在内库里的那个人,知道这件事情,有办法能够查到那个人吗?”

    “有,内库里的每一件宝物都会被登记在册。”

    天子带着池安然去查名册,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不过,没有收获就是一种收获。

    池安然看着天子,而天子的神情有些恍惚。

    “即便是历代皇帝,也没有更改名册的权限。”

    池安然眯起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

    “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可以更改名册,可以往内库里放东西而不用登记。”

    池安然深吸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天子说的是谁。

    天元虽然从来没有断过皇帝,但是到了一定层次的人都知道,天家的老祖才是天元真正的掌权人。

    他虽然不站在台前发号施令,可是当他表态的时候,不管站在台前的皇帝是什么想法,都必须要屈服,没有选择。

    “天家老祖?当年针对池家的迫害,想来如果没有他的默许甚至推动,也不会那么顺利的。”

    相比起池安然,天子想到了更多。

    系统告诉他,天家老祖是冥界十殿阎王中的秦广王。

    那他把牧马人的传承放入皇宫内库,就不一定是他自己的意思了。

    很有可能是受了冥王的指使。

    冥王想做什么?

    他想让牧马人复活?

    天子越想,越感觉系统的推测是对的。

    不然无法解释这一切。

    “表弟,你见过你老祖宗吗?”池安然忽然问天子。

    天子点头:“见过。”

    “那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当然是男人。”

    “能确定吗?”

    池安然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弄的天子也紧张了起来。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和天家老祖的两次见面,然后又询问了一下系统,最终才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确定,他是男人。”

    “那他就不是那个人,看来我的推测都是正确的。”

    虽然话如此说,可是池安然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

    “表弟,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坏消息?”

    池安然看着天子,一字一句的说:“你的老祖宗和冥王,可能有合作。甚至,他已经向冥王投诚了。”

    天子:“……”

    这点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池安然居然也能猜到,这能够说明很多东西。

    牧马人的灵魂记忆中,显然有很多有用的信息。

    “表哥,牧马人的记忆中到底有什么?我看你现在好像明白了很多东西。”

    “的确明白了很多东西,牧马人这个家伙——也真的不是一个东西。”

    天子很想敲开池安然的脑壳,最烦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了。

    还好,池安然也没想卖关子,至少在天子面前没想。

    在池安然的计算当中,想达成目标的话,不能缺少天子的帮助。

    “表弟,你敢相信吗?牧马人很有可能是我的上一世。”

    天子心说我当然敢相信,我早就知道了。

    不过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恰到好处的震惊神色。

    “表哥,你在说什么?”

    “牧马人当年大限将至,将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一份去转世轮回,另外一份在等待时机和那一份灵魂相遇。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反客为主,觉醒前世的记忆。这种安排,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的确是完美无缺,连世界意志都骗了过去。

    如果没有冥冥之中的外力插手,跑出来一个穿越者的灵魂,那牧马人就已经成功了。

    “但如何让两个灵魂相遇,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天家老祖虽然强大,但他还做不到这一点。”

    “你是说——冥王?”

    “对,只有冥王才能做到这点,也只有冥王才能找出我才是牧马人的转世之身。所以,你的老祖宗绝对和冥王有联系,我严重怀疑他现在已经向冥王投降了。”

    池安然的猜测,已经对了一大半了。

    “还有,当年池家覆灭,我却逃了出去。当年我以为是我洪福齐天,可是现在想来,我却是越想越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当年的我,只是一个年轻人,虽然有些天赋,但是并没有兑现成实力。真的想要杀我的话,不会杀不死的。可是我逃了出去,这是因为什么?”

    “因为有人想让你逃出去,想让你活着。”

    天子将捧哏的的作用发挥到底。

    但这个猜测是正确的,因为这样逻辑才通顺。

    “对,有人想让我活着。准确的说,冥王想让我活着。”

    这就很吓人了。

    冥王想让池安然活着。

    “那冥王当初费那么大劲要灭了池家做什么?”

    “逼我尽快的成熟,一个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和独自面对风雨的老鹰,成长的速度是不一样的。更重要的是,如果池家不出事的话,我怎么能遇到茗茗呢?又怎么能对她产生感情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环套一环的。

    在他还懵懂的时候,冥王就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是一种悲哀,但也是一种幸运。

    因为到了最后,占便宜的终究还是他。

    苦的,只是原来的那个池安然。

    “表哥,你的意思是茗茗就是冥王?”

    “不用装了,这点你早就有所察觉。”池安然不是傻子,对于天子的进步速度看的很清楚。

    他当然不会想到系统,只会以为天子是通过茗茗才进步这么快的。

    但他没想过要报复天子。

    没有天子的话,他不可能会有现在这么强。

    “上辈子做的孽,终究要这辈子的我来还,这都是报应,避无可避。”

    “表哥,什么意思?牧马人和冥王有什么关系?”

    “冥界的出现,本来就是为了让牧马人复活的。冥王?当年那个让牧马人变成天下第一的女人,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字,叫做王茗。只不过,从很早以前,史书上这个名字就已经消失了。”

    天子因为早就有了心理建设,倒是没有太过震惊。

    只不过依旧有些心绪难平。

    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表哥,当初是冥王对不起牧马人吗?所以她才要重塑轮回,逆天改命,让牧马人重新活过来?”

    “不,是牧马人对不起王铭,当年王铭之所以变得人尽可夫,只是因为看到了牧马人的修炼秘籍。而她之所以能看到,当然是因为牧马人想让她看到的。”

    天子沉默了片刻,然后有些感慨:“那冥王是真的贱啊。”

    被人这么设计,却依旧要拼了命的符合他。

    的确很轻贱自己。

    池安然沉默不语。

    他也不清楚冥王现在的态度。

    是一如既往?还是为了更大的报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