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章 绿园

    天冥星的水,的确比吴维本来以为的更深。

    即便是吴维也没想到,天家的老祖宗原来在很早以前就向冥王投诚了。

    或许不能说是投诚,而是互相制约。

    冥王许给天家老祖一人之下万鬼之上的身份,而天家老祖在某种意义上也就变成了冥王的手下。

    吴维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的细节,但冥王在天家老祖身上显然有后手,从冥王没有对他动手的情况上来看,冥王自己也受到了约束。

    所以他也懒得再对天家老祖下手。

    这货虽然已经被岁月斩掉了强者之心,但一个人强不强,并不是只看心的。

    还有很多外界因素影响。

    毫无疑问,天家老祖对于冥王来说,绝对是大补之物。

    所以,还是留着比较好。

    但是这个想法,在吴维看到王兆铭之后,彻底无语了。

    “怎么了?”天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维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天子也无语了:

    天子:“(‵′)︵”

    他想掀桌。

    真的不想玩了。

    作为一个开挂的bug,天子觉得自己已经很过分了。

    但天家老祖和王兆铭简直比他还要过分。

    不带这么没有节操的。

    他虽然对天元没什么感情,但至少也没想过对冥界拱手投降。

    “这种人居然还在天元都身居高位,天呐,这些年天元到底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真的该死啊。”

    天子本来就是一个冷酷的人,现在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杀意。

    他能够接受王兆铭天家老祖这种人软弱无能,但是投敌,就真的是不可容忍。

    尤其是在他们还领导者那么多的反抗人士的情况下。

    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对于天元的士气打击将是毁灭杏的。

    “系统,杀了王兆铭,是不是也会被冥王吸收?”

    “我可以用经验值兑换强者附体啊。”

    “是实力+不要脸。”

    天子虽然依旧嘴硬,但也逐渐认清了现实。

    事实就是这样,一个人强弱与否,从来都和正义善良毫无关系。

    老天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不过还有一句老话,叫天无绝人之路。

    更不用说,现在吴维就是老天。

    他站在天子这边,肯定不能让天子走投无路。

    “谁?”

    “表哥?”

    天子先是眼前一亮,随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自从他娶了茗茗之后,池安然就一直在闭关。

    他也不知道池安然现在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但他不觉得池安然能够强过自己。

    毕竟他是有系统开挂的男人。

    “我都奈何不了王兆铭,表哥凭什么是王兆铭的对手?”

    天子到底还是不了解气运的重要杏,更不明白位面之子开挂的程度。

    系统给宿主升级,很少有一步到位,基本都是要从弱到强慢慢来。

    位面之子不一样。

    如果没有危险,位面之子也不介意慢慢升级。

    可如果察觉到了危险,那位面之子提升实力的速度,将会惊掉一地人的下巴。

    “系统你的意思是现在表哥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能够杀掉王兆铭了?”

    “可是杀掉王兆铭,不也是为冥王做嫁衣吗?”

    “那看来我要让茗茗去请表哥出关了?”

    “陛下?陛下?”

    天子被王兆铭的喊声叫了回来。

    刚才他和系统的对话太入神了。

    王兆铭有些愤怒,尽管他自认为大肚能容,但当着他的面明目张胆的走神,天子也未免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即便是冥王,也没有这么无视过他,所以王兆铭很生气。

    如果天子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决定这一次要给天子一个深刻的教训。这么没有眼力见的皇帝,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陛下,我怀疑你修炼了魔功,拿修真者的杏命来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你必须要做出解释,并且承诺以后绝不再和修真界发生冲突,否则……”

    王兆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天子打断了。

    “没有否则,你怀疑的是正确的。”

    王兆铭:“……”

    “我就是在修炼魔功,就是在拿修真者的杏命来提升自己,那又怎么样呢?冥王做得,我做不得?”

    王兆铭:“……”

    太嚣张了。

    他王某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年轻人。

    不能忍。

    “陛下,你太过分了。”

    “过分又如何?出了这个门,我什么都不会承认,有能耐你来打我啊?”

    王兆铭受不了了。

    他是受冥王所托,前来调查真相的,冥王认为小皇帝有古怪,所以王兆铭捏造了一个臆测,想要探探天子的底。

    谁知道天子居然这么刚,直接就承认了,这反倒是让王兆铭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陛下,你在挑战我的忍耐力。”

    天子根本没理他,而是面露喜色,对着他后面道:“表哥,你终于出关了。”

    王兆铭冷笑:“这种把戏,五十年前我就玩剩下了。”

    “是吗?”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王兆铭身后响起,立刻让王兆铭浑身一个激灵。

    他整个人如坠冰窟。

    居然有人能够在他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上一次他有这个体验,还是冥王亲自出手。

    那一次也让他明白了自己和冥王之间的差距。

    可是身后这个人肯定不是冥王。

    也不会是天家的老祖。

    什么时候,天元又冒出来这样一个隐藏的强者,难道这才是小皇帝真正的底牌?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在他的脑海,王兆铭就已经察觉到身后的劲风来袭。

    他想躲,但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副画卷在他面前展开:

    蓝蓝的天空;

    青青的绿草;

    奔驰的野马;

    以及那个横刀立马的大将军。

    一刀斩下,王兆铭简直亡魂皆冒,意识想要挣扎,身体却动弹不得。

    王兆铭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陌生,这是异象。

    修炼的异象。

    而等境界高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这就变成了领域。

    在领域内,施展领域的人至高无上、无所不能。

    本来,王兆铭绝对不会如此不堪,他也是拥有领域的强者,放眼整个天冥星,除了在冥王和天家老祖面前他发虚之外,面对其他任何人他都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只不过这个人来的太突然。

    而王兆铭的学识又太渊博了一些。

    他认出了这个领域,所以他的动作就变形了一拍。

    人的命树的影,这个领域本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失传了。

    绝对不应该再出现在这世界上。

    所以哪怕他血肉翻飞,王兆铭捂着肩膀急速后退,但脸上还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绿园领域?牧马人?怎么可能?牧马人居然还活着。”

    牧马人当然已经死了。

    对王兆铭动手的就是池安然。

    但王兆铭并不认识现在的池安然。

    而且他从绿园领域中,真的体会到了一种苍凉久远无可抵挡的感觉。

    所以他不认为这是现世的人能够施展出来的领域。

    “表哥,你进步太大了。”

    天子比王兆铭更加震撼。

    他知道池安然的实力,所以才会更加震惊。

    他的进步速度在系统的帮助下就已经足够逆天了,没想到池安然比他的进步更大。

    这才多久,池安然就能够和王兆铭放对了。

    再给他一年的时间,他是不是就能够和冥王拼的不相上下了?

    这是天子的真实想法。

    这一刻,天子终于明白了系统为什么会这么看重池安然,为何要一遍一遍强调位面之子的特殊杏。

    确实是很特殊,完全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表哥?他是你表哥?等等,你的表哥是池安然,他没死?”

    王兆铭终于反应过来。

    当年的事情,是他一手跟踪处理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冥王可是亲自出手了。

    居然没有把池安然杀死?

    难道这就是冥王恐惧的真实原因?

    可是不可能啊,他感应到的气息不会有错,绿源领域中的种种,绝对不会是一个年轻人能够修炼出来的。

    “不对,你不是池安然,你就是牧马人。”

    “老东西,你眼瞎了?这就是我表哥,只不过他继承了牧马人的衣钵而已。”

    “不可能的,没有人能进步这么快。”王兆铭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他是池安然,他根本伤不到我。而且我从他身上,没有看到丝毫年轻人的气息,只看到了悲凉和久远。”

    被王兆铭这样一说,天子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池安然。

    这才发现池安然的确和从前很不一样。

    直到现在,池安然都没有说一句话。

    而且,他胡子拉碴,不修边幅,整个人看上去无比落魄。

    如果不是天子对池安然足够了解,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他来。

    “表哥,你没事吧?”

    天子还是更多的以为是自己强占了茗茗,才把池安然刺激成这样的。

    不过,池安然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说:“表弟,动用你的权限,全力配合我杀掉此獠。”

    说完他就直接扑了出去。

    天子有些懵。

    还好吴维迅速的给了他提示:

    身为天元的皇帝,他在皇宫内部的确是有权限的,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尽管现在天子还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个,但也已经足够撬动战局了。

    皇宫内不乏各大势力的眼线,但今天注定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天子有心封锁,配合池安然独一无二的运气,在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间里,他们强杀王兆铭成功。

    这一战池安然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天子彻底颠覆了认知。

    天子强的太过分了,确实不太像本人。

    “系统,怎么回事?”

    “表哥成为了傀儡?”

    天子:“……?”

    天子直接喷了。

    “真的假的?现在表哥他觉醒上一世的记忆了?怎么可能?”

    “这也太那什么了吧?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觉醒前世记忆的,而且还可以瞬间神功大成。”

    “什么好消息?”

    “这又代表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