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章 食物链顶端的系统【5K】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天子初登大位的时候,很多天元国的忠贞之士对他还是有很大期盼的,包括很多野心家。

    因为天子的上位,伴随着皇室的大清洗。聪明的人从这个过程中都可以体会到天子的辣手无情,一般来说,这样的皇帝最后哪怕是昏君,也会做出一番事情。

    臣子是欢迎这种不平庸的皇帝的。

    未曾想到,天子的帝位还没坐稳,就变成了一个胤君。

    不昏庸,可以现在的形势,天子居然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女人身上,这不是胤君是什么?

    最让人看不懂的,还是皇后娘娘的颜值。

    天元国上下,对于皇帝陛下的审美,都已经一言难尽了。

    “宗正,你和陛下的关系最好,你要规劝一下陛下啊。他现在才刚刚登上帝位,天下不稳,再这样下去的话,很容易出问题的。”

    “已经出问题了,东海王最近蠢蠢欲动,宁王也在南疆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举旗造反。宗正,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天元连续驾崩两位皇帝,政局正是不稳的时候,现在需要新的天子励精图治,而不是沉迷美色。”

    “冥界的领地扩张的越来越迅速,已经严重威胁到了那些修真大派的存亡。天元与修真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天子不做出一些反应的话,我很担心那些修真大派会联合起来换一个皇帝。”

    一群人都聚集到宗人府中,找到了宗正,想要让他去劝一下天子。

    现在的天元,看似风平浪静,但确实已经危机四伏。

    天子的行为,已经让很多人诧异。

    天元连续驾崩两位皇帝,按照潜规则,他就不应该在短期之内娶妻。

    可天子不仅娶了皇后,还如此沉迷于她。

    怎么看都是作死的行为,让很多道德卫士在私下里口诛笔伐。

    也就是天子还在大位上,否则他肯定会被声讨很久。

    即便如此,很多依附天元的人也坐不住了。

    他们只能来找宗正。

    因为天子根本懒得和他们对话。

    宗正内心也是有苦说不出。

    这些人都以为他和天子的关系好,是,他和天子的关系肯定比这群人好多了。

    毕竟他听了天子的话,纳了足够有诚意的投名状。

    天子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事后将曾经承诺过的好处全部兑现,这让宗正这段时间过的很不错。

    只是,宗正也没想到,天子会堕落的这么快。

    当初天子让他清洗皇室,他也一度以为如此辣手无情的人物肯定会是一个好皇帝。

    谁曾想到,居然还不到一年,就已经沉沦了。

    宗正不是什么死而后已的大忠臣,他也不想给自己套上这种人设。

    他就只想安稳的享受一些好处。

    可是,有些人他能够无视,有些人就不行了。

    “宗正,你的确要和陛下谈谈了。”

    听到此人发话,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宗正的神情也变的十分肃然。

    对于此人,即便是历代天元国君,也要以礼相待。

    因为他是观星斋斋主,天元国的国师。

    天冥星是一个修炼位面,所以真正执掌天冥星的自然是修真者。

    天元国与其说是一个国家,不如说是天冥星上最大的一个修炼宗派。

    当然,自从冥界出现之后,天元可以排在第二了。

    尽管如此,在天元境内,依旧没有其他宗门可以和天元皇室相抗衡。

    可这也不代表天家就能够肆无忌惮的横行霸道。

    天元之所以能够在冥界的扩张下苦苦支撑,是因为修真界齐心合力。

    能够活着享受一切,没有人愿意面对死亡。

    各大修真门派在先天的立场上就和天元皇室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只要天元皇室不愚蠢的自乱阵脚,他们就会站在天元这一边,永远的支持天元。

    甚至,在天元出现了问题的时候,还要帮助天元拨乱反正。

    观星斋担任的,就是这样一个首脑的角色。

    作为和天家过从最密的门派,历代观星斋斋主都是天元国的国师,从来没有例外。

    这也是天元国和修真界的默契。

    观星斋和各大修炼门派都有交情,十分中立。观星斋代表的就是修真界,而观星斋斋主一直担任天元国的国师,就等同于修真界的态度。

    可是,修真界不想要一个一蹶不振的天元皇室。

    有冥界这种大敌于侧窥视,修真界并不介意让天元国变得强大,从利益角度上来讲,他们甚至必须要让天元变得强大。

    所以他们不允许天元国的国君没有追求。

    当初的太上皇之所以退位,除了他自己有心退位之外,修真界的态度,本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现在,修真界对于天子的“自暴自弃”,已经有些看不过去了。

    “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注意观察天元的国运,发现天元的国运比起以往蒸发的速度快了几千倍。”

    国师的一句话,在场间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宗正都坐不住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在场的这些人都是懂的,毕竟他们都是大浪淘沙才能站在这里的,基本的智商都不缺。

    他们能够容忍一个皇帝胡来,但绝对不能容忍一个皇帝断了他们以及他们子孙后代的前途和命运。

    “国师,你此言当真?天元国国运真的有如此巨变?”

    “老夫何曾骗过人?”

    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瞬间,有些人甚至生出了再换一个皇帝的想法。

    这其中,自然包括很多修真界的人。

    “宗正,现在你去和陛下谈。如果谈的好,就让他振作一些,我们都会支持他。如果谈的不好,我们再出面。只是,如果我们出面的话,手段很有可能会有些激烈。”

    观星斋斋主的语气淡漠,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其中的杀气。

    他们也回忆起了很多历史。

    天元国传承至今,经历了很多事情。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天元国当然也有过不少的昏君。

    只不过,这些昏君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骤然身死,事前没有任何征兆。

    愚民将其理解为老天有眼。

    可老天是没有眼的。

    有眼睛的只能是人。

    到了一定层次的人才知道,那些昏君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修真界动手了。

    大家在一个碗里吃饭,并不介意天家的人多吃一些。

    但他们不允许有人把这个碗打烂,哪怕这个人是天家的人。

    天元国的实力自然是第一的,可是当其他所有势力的意志联合起来的时候,天元皇室也只能让步。

    以往无数次都是这样,这一次肯定也是一样。

    所以,没有人会认为天子敢不将观星斋斋主的警告放在眼里。

    他们甚至在观星斋斋主发话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相信事情很快就会解决了。

    只不过,真相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

    天子并不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但他可以想象的到。

    只不过他不关心。

    即便吴维已经提醒了他。

    如果天子勤于政事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提升一些天元的国力,这样系统能够吸收的力量也就更多一些。

    所以吴维也是和外面那群人的利益是一致的,都想天子奋发图强,当一个好皇帝。

    至少别当甩手掌柜。

    只不过,天子没有这个想法。

    “系统,天元救不了的,我干嘛要浪费那个时间?”

    “太慢了,效率也太低了。我将发展天元的时间用来提升自己,提升的速度会更快。”

    吴维无言以对。

    天子说的是实话,因为平时做两件事,终究还是没有只做一件事效果更好。

    “天元的国运够我挥霍一阵子的,我从来没打算过让天元千秋万代,能够为我所用,强大自身,我就已经很满意了。至于之后的事情,用系统你教我的一句话来说,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吴维还能说什么。

    他当初也没有想到,同样是姓天的,天和豫对天元充满了强烈的主人翁精神,天子居然能够如此的冷漠。

    一样米养百样人,吴维也懒得强求。

    反正能够达成基本目标就好了。

    相比于天子励精图治增涨的那点国运,吴维的确是对池安然和冥王更感兴趣。

    吸了这两个人,系统绝对会完成一个质变。

    甚至,冥王一个人都有可能被炼制成一个系统。

    就在他们交流的时候,宗正求见。

    天子放下茗茗,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去外面见宗正。

    是的,天子在把玩茗茗的时候,还在和吴维交流。

    事实上,这有助于男杏延长自己的时间,偶尔关键的时候转移一下注意力,是一个很有用的办法。

    这些都是吴维从张百忍的记忆中学到的,虽然吴维还没有什么经验,但现在他也算得上一个老司机了。

    “陛下。”

    “皇叔。”

    天子和宗正是很熟的,也没有客套太多。

    宗正直接就准备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陛下,其实我是受群臣的委托,来规劝陛下的。”

    天子心知肚明宗正是因为什么,不用宗正开口,他就率先认错了。

    “皇叔放心,朕知道最近孟浪了,知慕少艾,以后朕会注意的。”

    宗正:“……”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天子就已经认错了。

    他一肚子话,憋的要死。

    可是天子毕竟已经认错了,天子是君,他是臣,这种情况下,总不能穷追猛打。

    所以他只能很无奈的说:“陛下意识到了就好,陛下,老臣知道陛下胸有丘壑,不是一般人。现在天元的形势并不好,正需要一个中兴之主。天元上下,都迫切的希望陛下能够站出来,希望陛下也不要让这些人失望啊。”

    “朕明白,朕一定会努力的。”

    好声好气的把宗正送走,天子才嗤笑了一声:“让这群人满意有个鬼用?谁是冥王的对手?拼死拼活一辈子和冥王为敌,最后还要回归冥王的怀抱,当我傻吗?”

    吴维提醒了天子一下。

    “我明白,这是修真界的态度,但是修真界那也是一群废物,还是一群只想坐享其成的废物。把我们天家捧到台面上和冥王抗衡,他们自己闷声发大财。拼命的事情一点不干,只躲在背后捡便宜,这么好的事情,我也想做。与其当他们的傀儡,我还不如和冥王合作呢。”

    幼年时期的一场巨变,真的是让天子看透了人生百态。

    这让他变得智慧,也让他变得消极。

    整体上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只是对天元来说,就是一件坏事了。

    天子正处于最青春飞扬的年纪,但是他已经没有朝气了。

    “主动认错,坚决不改。等修真界那群人真的受不了了,天元的国运应该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系统,你的实力应该提升了不少吧?”

    “我算什么聪明人,最多就是识时务罢了。”天子轻笑:“系统你的强大我到现在都无法揣度,你吃肉我肯定不敢有意见,只是别忘了让我喝汤就好了。”

    吴维有些感慨:

    “那就要谢谢我那个便宜弟弟了,系统,茗茗的身体我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给我发布一些新的任务吧,我想提升下修为了。修真界那群人不会忍我太久的,天家的老祖宗也不会一直任由我胡来,我终究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的。”

    天子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吴维颁布的任务吓了一跳。

    “真的要覆灭修真界?”

    “不知。”

    “不知。”

    天子眼神迷茫。

    他并没有听懂。

    但随着吴维的解释,他眼中的迷茫逐渐被震惊取代。

    天子不傻,他肯定就明白了吴维想说什么。

    但他依旧有不解的地方。

    “可是世界想要吃东西的话,可以吞噬一切,根本无需针对人。”

    “即便如此,世界也根本无需针对修真者啊。”

    天子一愣。

    “世界也会死?”

    “那系统你……”

    而这个“饭”,最美味的,就是修真者。

    经过了吴维系统的解释,天子接受了这个设定。

    只是他有些不寒而栗。

    “原来这就是宇宙运转的真相吗?居然如此残酷。”

    吴维无法说服自己仁慈。

    他不吃,冥王和世界也是要吃的。

    他还会成为被吃的那一个。

    独善其身,从来都是一个妄想。

    只有站在巅峰,才能制定规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