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章 日久生情【大家元宵节快乐呀】

    冥王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知道自己创建冥界,逆转轮回,是犯了大忌,与天争命。

    但他必须要这样做。

    在强大自己和屈服世界之中,他只能选择强大自己,为此不惜与世界为敌。

    他很坚定的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也很平静的承受着世界的反噬。

    从很早的时候,他就知道池安然的不同了。

    他也想杀死他,并且付诸了行动。

    但是没有什么用。

    机关算尽,天子还是逃了出去。

    通过这件事情,冥王确认自己不能再强力出手了。

    天元并不是明面上看上去那样弱小,他也不可能冒着奇险真身降临天元。

    如果他真的强大到无所顾忌的话,那冥界早就占领天冥星了。

    在这种情况下,冥王只能够设局,从池安然身上做文章。

    现在的天冥星,除了吴维,也就是冥王能够确认池安然身上到底潜藏着多大的能量。

    被世界看重,就代表了无限的未来。

    不过冥王并没有因此就丧失了信心。

    因为池安然还是一个人。

    是人,就会有弱点。

    他利用的,就是池安然的弱点。

    只不过,现在天子突然杀了出来,让冥王有些始料不及。

    也让冥王看到了另外一种解决他现状的可能杏。

    在此之前,他从未察觉到天元皇室还有如此气运浑厚的人。

    这是他的失误,也是他的机会。

    “天子,希望你真的能对得起这个名字。”冥王喃喃自语。

    随后,他的眉头一皱,一种久违的感觉席卷了他的身体。

    而此刻,在天元,迟府,池安然的身体也猛然一震,气息瞬间强大了很多。

    “居然练成了。”

    池安然睁开双眼,眼神中有极深的痛苦和迷茫。

    在他的头顶,绽开了一片青青草原。

    其中有绿草生长,欣欣向荣。

    有野马奔跑,肆意驰骋。

    自牧马人之后就消失于世的神功,终于再一次的出现了。

    池安然,变得更加强大。

    但他并没有什么成就感。

    反而十分痛苦。

    “表弟为了我,居然连道誓都敢违背。”

    “我值得他付出这么多吗?”

    违背道誓,就会被断绝道途,而且早晚都会身死道消。

    所以池安然并没有怀疑过天子对他的感情。

    他只是认为,为了帮助自己变得更强,天子已经不惜牺牲自己了。

    令人感动的牺牲和付出。

    所以,他不能对天子产生埋怨之心。

    更不会因此埋怨茗茗。

    他只能怪罪自己。

    “如果,我能足够强大,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我要变得更强。”

    ……

    吴维将一切情况冷眼旁观,他意识到,剧情走向到这里已经完全变了。

    如果他不及时制止的话,这个故事会变得比较苦情,甚至有些限制级。

    这不是吴维最初的目的,但他认为这样发展也许是一个不错的趋势。

    对帝国没有坏处,对他自己也没有坏处。

    只是,要辛苦天子了。

    天子怦然心动。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比之前要强很多了,但是对于系统的能力,他依旧是高山仰止。

    只是他有些疑惑。

    “系统,你不是最强皇帝系统吗?怎么现在让我泡妞?我感觉这个画风好像跑偏了啊。”

    “说起冥王,还有一点非常奇怪,我现在算是冥王的女婿吗?为什么我的身体没有一点不适?”

    他现在已经睡了茗茗了,不过并没有什么感觉。

    不仅仅是冥王的气息,还有帝王之气,甚至整个世界的本源,系统都可以进行吸收进而提升自己。

    系统要的,本来也是这些东西。

    “系统,我能够和冥王直接对话吗?”

    吴维已经察觉到龙脉的波动了。

    冥王对于龙脉的侵蚀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在天子娶了茗茗之后,天元的国运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进行蒸发。

    毫无疑问,天子就是在资敌。

    但现在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大头,被最强皇帝系统拿走了。

    甚至,吴维已经锁定了冥王的气息。

    如果有必要,他随时可以现出真身,用系统抽干冥王,炼成一个系统。

    冥王也不知道这一点,他只以为天子娶了茗茗之后,自己应该能迅速强大起来。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他产生了很多的联想,不过最终,他还是将这一切归咎在了天子身上。

    “小皇帝有些古怪,居然能够对抗我的腐蚀。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变数?”

    冥王对于小皇帝产生了强大的好奇心。

    所以,他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天子身上。

    这个措施,差点把他气死。

    ……

    天元,皇宫。

    “皇后,朕带你去一趟迟府,去见见表哥。”

    “滚开,你这个恶魔,我们现在哪里有颜面去见他?”

    茗茗很愤怒。

    她一心想把自己交给池安然,万万没想到被天子捷足先登了。

    但她的内心并非没有波动。

    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总是特殊的。

    现在的茗茗也不例外。

    毕竟,她并没有完全觉醒冥王的印记。

    天子对于茗茗的愤怒不以为意,只是笑着说:“皇后放心,表哥已经闭关了,朕带你去见他,也只是为了让你放心而已。朕没有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表哥好。”

    “你骗鬼呢,我才不信。”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在不行的话,让表哥亲手和你说,你总相信了。”

    茗茗看到天子说的如此真诚,内心也开始波动。

    难不成自己真的误会天子了?

    一个小时之后,茗茗的脑子已经彻底乱了。

    她接收到了池安然的信息:

    池安然突破了。

    毫无疑问,是因为她。

    “茗茗,表弟一心为我,付出良多。我欠他的,这辈子都难以还清了。我希望你能对他多一些宽容,因为,他时日无多了。”

    “陛下,你时日无多了?”茗茗有些动摇。

    天子知道池安然应该是因为道誓的原因误会自己了,倒是也不奇怪,反而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我对表哥发过道誓,不会碰你的,但我违背了誓言,所以肯定会被天道反噬。”

    “那你还……”

    “我说过,一切为了表哥。你是表哥的侍女,应当知道表哥为了复仇、为了变强,这些年有多辛苦。只要能够帮到他,不管我做什么都可以。杀死冥王,是天元国上下一致的目标,不惜任何代价。”

    茗茗点头,内心有些感动,但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眼神深处的全是讥诮和嘲讽。

    “皇后,你现在相信朕的良苦用心了吧?”

    “少爷相信你,我也相信你。”

    “那么为了你的少爷,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做出一些牺牲?”

    天子的眼神忽然变得危险了很多。

    茗茗迅速察觉到了危险。

    “你想做什么?”

    “里面就是表哥闭关的密室,以表哥现在的境界,他应该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为了帮助表哥尽快的修炼,我决定要冒犯你了。”

    “陛下,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啊……”

    密室内,池安然的神情挣扎,气息却再度暴涨。

    茗茗迅速的察觉到这一点,挣扎的动作瞬间变得极其迟缓。

    天子:“……”他只是将自己的一些见不得人的念头实践了一下,哪里有悟杏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意思?”

    “哪两个办法?”

    天子:“……”都怪我太纯洁。

    ……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啊,晚上我和爸妈一起去看灯会,今天就先这些了,大家也多出门玩玩,今天晚上玩的地方应该还挺多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