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章 真的勇士

    “表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吴维都对天子竖起了大拇指,更别说池安然了。

    天子的神情倒是很淡定。

    他很认真的对池安然说:“表哥,你应该知道牧马人的境界吧?他是被明确记载的传奇境界的强者,无敌一个时代,如果说找一个最接近冥王的人,我想就只有他了。得到他的传承,对于你追逐冥王来说,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但他的传承根本无法继承,这么多年来,除了牧马人,谁练成了?”

    “超级强者之所以是超级强者,自然就在于他们的无法复制。如果牧马人是这么好成的,那也就不是牧马人了。不过其他人做不到,但我相信表哥你可以。因为你的天赋本来就是最顶尖的那一档,再加上你现在的境遇,和当年的牧马人十分相像。”

    池安然:“……表弟,你不要让我对你动手,我和他哪里像了?你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茗茗?”

    “表哥,稍安勿躁,虽然你和牧马人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大道万千,总是殊途同归的。我娶了茗茗,应该有助于你修炼这门功法,练成草原异象。”

    这是实话。

    但池安然不想练。

    “我有自己的修炼功法,不需要修炼这个,让表弟费心了。”

    “表哥,我知道你觉得丢脸,但你想一下,真的到了牧马人那个境界,还会有人认为他丢脸吗?只会觉得他牛逼。我相信你绝对能够成为第二个牧马人,甚至超过他。表哥,不要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要知道如果典籍记载的没错的话,那牧马人从开始修炼到神功大成,时间跨度应该不超过十年,这意味着什么,你我都很清楚。”

    十年,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就是弹指一挥间。

    的确是很有吸引力。

    池安然也很心动。

    但他就是很别扭。

    作为一个男人,他是很难理解牧马人那种变态的。

    “表弟,我是一个正常人。”

    “当你有牧马人的境界之后,无论你怎么做,都是正常的,而且可以定义正常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吴维给天子加了一点魅惑特效。

    因为他发现,池安然居然真的有被说服的可能杏。

    这个故事的走向,有些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的趋势了。

    吴维感觉很有意思。

    最终,天子还是将牧马人的传承交给了池安然,用天子的话说,不管表哥你怎么做,反正心意我是尽到了。

    ……

    天子很满意,池安然很纠结。

    冥王很懵逼。

    作为天冥星最强的存在,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剧情完全没有按照他设计好的在发展。

    这不科学。

    尤其是当冥王发现,自己有失去贞洁的危险的时候。

    新婚之夜。

    新皇大婚,虽然没有人明白为什么皇帝陛下要娶一个看上去要什么没什么的侍女为皇后,但该有的仪式一样不缺。

    茗茗在懵逼当中,嫁入了皇宫,成为了天元的皇后。

    整个过程中,她都是浑浑噩噩的。

    直到她发现天子想近她的身体。

    同时天子还在脱衣服。

    茗茗开始尖叫了。

    “你不要过来。”

    天子:“……”

    “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叫了。”

    天子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系统,你确定这位真的是冥王吗?”

    “既然是冥王,为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不觉得这是小事。”

    天子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又靠近了茗茗一些。

    他双手下压,做出缓和的手势,然后对茗茗说:“茗茗,淡定一些,我和池表哥的关系极好,我不会伤害到你的。”

    听到天子说起“池安然”的名字,茗茗才逐渐放送了一些警惕。

    但依然戒心十足。

    “陛下,你为什么要娶我?”

    “因为你只有这一个途径,否则就死定了。”

    “我宁愿死,都不愿意你娶我。”

    天子:“……”扎心了。

    你以为我愿意娶你啊?

    要不是系统要求,我有多远肯定就滚多远了。

    不过,娶了茗茗之后的好处,也是让天子的野心膨胀起来。

    系统出手,是真的大方。

    他现在已经将《天圣决》修炼到第四层了,实力也已经跻身中天位,虽然依旧比不上池安然,可也绝对算得上天才之属。

    从系统身上,池安然看到了自己突破到《天圣决》九层的可能杏。

    所以他要彻底征服茗茗。

    直觉告诉他,茗茗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提款机。

    只要征服了茗茗,自己就会有哟源不断的经验值。

    事实也的确如此。

    只是也有些危险。

    “系统,我如果真的睡了茗茗,冥王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我?”

    “那我就放心了。”

    天子搓了搓手,对茗茗说:“茗茗,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帮池表哥更加强大?”

    “当然愿意啊,我的命都是少爷救的,肯定希望少爷越强越好。”

    “现在我有一个办法能够让表哥变得更强,只不过需要你我都做出一些牺牲。”

    “什么办法?”

    “我把牧马人的传承给表哥了,但表哥想继承牧马人的衣钵,需要一个契机。他为了你,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牧马人的传承。”

    茗茗跟着池安然多年,见识不少。

    她知道牧马人是谁,眼前很快一亮。

    “陛下,谢谢你。”

    “不用谢我,现在的问题是,牧马人的衣钵想要继承,是需要一定条件的。我必须娶你,我们必须有夫妻之实,表哥才能修炼成功。只有于痛苦中完成蜕变,表哥才能飞跃沧海,化茧成蝶。茗茗,你愿意为了表哥牺牲自己吗?我愿意。”

    “你牺牲什么了?”

    “和你产生夫妻之实,对于我来说本来就是一种牺牲啊。”天子直言道。

    砰!

    天子仰面倒在地上,成为了一个“大”字型。

    “我哪里有羞辱冥王?难道我说的不是实情吗?真的要找女人,朕的眼光怎么可能会这么低?”

    天子振振有词。

    吴维扫描了一眼茗茗,然后保持了沉默。

    他无法昧着良心说茗茗是一个美女。

    也不知道冥王怎么想的,居然把自己的化身弄的这么不堪。

    为了彰显池安然的与众不同吗?

    吴维内心吐槽,不过还是给天子加了一个防护罩。

    茗茗现在的状态是她不知道自己和冥王有关系,她以为自己很弱。

    但实际上,她能够轻易的秒杀掉已经进入中天位境界的天子,只要她想,她不死、不灭、无敌、永生。

    哪怕她不想,其实这些也是客观存在的。

    池安然是世界意志的傀儡,是背后那一位制造他穿越大能的傀儡,而茗茗就是冥王的傀儡。

    或者说,茗茗就是冥王本身。

    就看冥王想不想从茗茗身上醒来了。

    刚刚,吴维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茗茗体内苏醒。

    不过,很快这股气息又消失不见。

    恢复正常的茗茗看着天子,有些手足无措。

    “你为什么要表演的这么夸张?我怎么可能把你打那么远?”

    天子很想哭。

    傻子才表演自虐呢。

    老子是真的打不过你啊。

    “系统,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故意羞辱我?”

    “也就是说,冥王到现在还是不想露面和朕谈判。”

    “有这种想法,但也有些恐惧。冥王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我不确认他是否认为我有和他对话的资格。相比之下,还是茗茗能够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吴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如果让天元和冥界直接合并的话,那池安然的存在就会变得十分鸡肋。

    让冥王成道,即便是世界意志,也未必能奈何的了冥王。

    和池安然合作的话,就需要给池安然好处。

    但直接和冥王对话,就省去了中间一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系统能够获取的利益更多。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要让天子睡了冥王。

    让局面彻底脱离冥王的掌控。

    吴维相信,冥王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化身被天子这种凡人染指的。

    果不其然,吴维很快就发现,在天子又企图对茗茗下手之后,茗茗体内的那一股气息瞬间就又冒了出来。

    但这一次,吴维也出手了。

    天子没有问有什么用,而是很果断的消费了一万经验值。

    这份决断,就活该他当皇帝。

    随着他将这一万经验值消费掉,天子感觉自己的身体和感知都开始发生变化。

    他体验到了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甚至没有想象过的强大。

    那是真正的无可匹敌,即便面对已经开始苏醒的冥王茗茗。

    他都毫无畏惧,甚至感觉有些可笑。

    当茗茗再度一拳打来的时候,天子直接抬手拿住了茗茗的粉拳。

    然后,轻轻用力,就将茗茗震晕了过去。

    “系统,好强大的感觉,好爽。”

    “可是我答应过表哥,不对茗茗下手的。”

    “系统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天子本身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和吴维对话这么多,也只不过是要强化自己的信心而已。

    虽然他看不上茗茗,但是能够把冥王压在身下,这样的机会谁能拒绝?

    就像绝大多数人都知道明星的皮肤其实还不一定有普通人好,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明星。但如果有机会春风一度的话,又有谁会拒绝呢?

    要的就是那个身份,那份征服的感觉。

    只不过,天子舒服了,冥王就很不舒服了。

    ……

    冥界,十八层地狱在这一天突然齐齐颤抖。

    每一处,都能够被感受到冥王愤怒的气息。

    万鬼哀鸣,冥界震动。

    这一天,冥界发生了可怕的大地震,只是因为冥王一怒。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所有人都在猜测,冥王到底因何而愤怒。

    整个冥界,只有冥王自己知道,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

    “黄毛小儿,黄毛小儿……”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居然是小皇帝,为什么?为什么?”

    “来人,给我把天元国刚死的那个太上皇找出来,押入十八层地狱,我要他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冥王的怒吼,让很多人都心惊胆颤。

    刚死不久的天元国太上皇成为了牺牲品。

    不过没有人在乎。

    他们只在乎冥王的怒气何时可以平息?

    很快。

    冥王到底是冥王,在发现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事情有些不对,池安然在做什么?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蹊跷?”

    冥王右手抹过自己的眉心,第三只眼在他的眉心若隐若现。

    这是冥王之眼,洞穿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秘密。

    包括池安然是位面之子的秘密。

    也包括现在,天子身上的帝王之气突然变得极其强大的秘密。

    “奇怪,天元的国运没有遇长,为何这个小皇帝身上有如此强大的帝王之气?”

    “这气运,如果和本座的加起来,简直快要超过池安然了。”

    冥王心有所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