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章 天冥合流

    池安然绝对不傻。

    但主角有一个问题,他们得到了太多的便宜,所以也注定会失去很多东西。

    比如时高时低的智商。

    有些时候,世界不想让他们知道,哪怕比他们蠢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但他们还是会不知道。

    这就是有所得必有所失。

    像吴维说的这些事情,都应该是在局势发展的很后期的情况下,池安然才会意识到的。

    只是吴维直接把这个结局提前了。

    就好像生物的催熟技术,拔苗助长。

    然后,池安然就接近崩溃了。

    这不是他真实的素质。

    只是,吴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所以他得到了一些反噬。

    所谓位面之子,按照既定的过程走,那就是位面之子。不按照既定的过程走,就要承受位面的反噬。

    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半自由的傀儡罢了。

    只是他们自己不自知。

    还好,池安然不会这么容易被放弃。

    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止是位面之子这么简单了。

    他在痛苦过后,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吴维想让他意识到的问题。

    “茗茗的体内为什么会有冥劲?为什么需要天元国的全部国运?为什么需要斩断天元国的龙脉才能治好她?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我身边?”

    吴维的声音很平静:“有些答案你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你一直不想知道罢了。”

    “我不相信。”

    “自欺欺人而已,倒是也不奇怪。”

    “与其让我相信这个天方夜谭的说法,我更愿意相信是前辈你心怀不轨,想从我身上图谋些什么。”

    池安然警惕的看着吴维,让吴维有些无语。

    池安然的这个反应和逻辑,倒是没有什么毛病。

    毕竟他们两人是没有什么交情的,先前也从来都不认识。

    吴维忽然向他透露了这么大的消息,还这么惊悚,非亲非故的,换成吴维是池安然,吴维也会产生这种想法。

    但吴维知道,池安然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当真相摆在明面上的时候,你的直觉自然会帮助你做出判断。

    只看你愿不愿意接受罢了。

    很明显,池安然就是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说,你现在不想让我给茗茗治病了?”

    “现在我的心情很乱,只想请前辈离开。”

    池安然的眼中出现了明显的敌意。

    吴维看得出来,他甚至已经准备动手了。

    他和冥界是死敌,天元是他唯一的退路,尤其是在天子很有可能接掌天元的情况下。

    所以他是很难对天元的国运下手的。

    可他也不能让茗茗去死。

    所以池安然很头疼。

    他不想让任何人意识到他的分裂和为难,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把所有的知情人都杀死。

    那样,就没有人知道他心中那大逆不道的想法了。

    吴维看出了他的真实想法,然后给了他一个选择:“其实你可以试试对我动手,拳怕少壮,我现在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吴维虽然有些担心他背后的那一位,但理智判断可以得出结论:那一位不可能在池安然身上投放太多目光,甚至大概率不会投放目光。

    就算会投放,那一位找的也是天帝。

    吴维现在扮演的,只是一个高人,并非天帝。

    事实上,如果天帝要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话,池安然就是最好的人选。

    池安然的身体还在,灵魂换了,在吴维看来,这本来就是一次精心准备的袭击。

    很有可能那一位认为自己的随手落子已经成功了,所以后续应该也就不会关注。

    说穿了,吴维怕的只是那个万一,他真正根据逻辑推算得出的结论是:池安然对他并不具备太强的危险杏。

    可以试探着动手,甚至除去。

    一了百了。

    可惜,池安然到底还是没有愚蠢到那个地步。

    “茗茗,送客。”

    茗茗有些害怕的看了吴维一眼,小声的说:“前辈,我家少爷请您离开。”

    吴维笑着摸了摸茗茗的头发,然后说了一句两人都有些愤怒的话:“其实你们两个分开的话,对彼此都会更好一些。”

    “茗茗,送客。”

    池安然已经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杀气了。

    龙有逆鳞。

    茗茗就是他的逆鳞。

    也是他的死穴。

    吴维没有淤挑拨池安然。

    他有了另外的打算。

    ……

    七天后,新君继位。

    天子如愿登上了皇位。

    虽然这七天内,天京城血雨腥风,但当一切尘埃落地的时候,在明面上,依旧还是安静祥和的。

    天子也已经重新和池安然搭上了线,许久未见的两人迅速恢复了当年的感情,甚至犹有过之。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吴维给天子发送了系统任务。

    天子接到这两个任务后,整个人是懵逼的。

    “系统,为什么突然要我对表哥下手?还有,茗茗只不过是表哥的侍女,怎么杀死她比杀死表哥的奖励还要更高?”

    “为什么?”

    天子整个人直接懵逼。

    良久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而他的第一反应,让吴维对这个宿主的印象更加深刻了一些,也第一次动了以后将他招揽到麾下的想法。

    “如果茗茗是冥王的话,那杀死她的难度只比杀死我表哥的难度大了一倍,说明我表哥也很难杀?”

    “那有没有折中的办法?比如让他们自相残杀?”

    这本来是吴维想引导出的任务,没想到天子会这么上道。

    吴维开始考虑,以后组建自己班底的时候,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天子。

    这么心思灵巧的宿主,至少比他前面遇到的那两个强太多了。

    天元国是很难救的,而且天子本人也没有这个想法。

    那吴维自然也不会太有羽任感。

    与其等着让池安然斩了龙脉,不如让天子自斩一刀,让系统把大头便宜占了。

    相比起和冥王打生打死,吴维自然不会介意与冥王合作。

    当然,池安然会很介意这一点。

    这就不是吴维要关心的问题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