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章 主角永远都会做出这种选择

    吴维对冥王越来越有兴趣了。

    绝大多数人说逆天,只是一种笑话而已。

    冥王是真的把逆天当成一种事业来做,而且很有成功的可能杏。

    如果吴维不从中作梗的话,如果池安然没有被冥冥中的那一位存在关注的话。

    那冥王就已经赢了。

    可惜,池安然已经被选中了。

    所以,失败也就不可避免。

    但这并不影响冥王自己的挣扎。

    也不影响吴维对他的欣赏。

    甚至,吴维还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如果他对池安然采取一些手段的话,他有些担心会引起池安然背后那一位的注意,哪怕这种几率只有万分之一。

    但如果是冥王伤害到了池安然,那就不一样了。

    冥王真的是一个好靶子。

    吴维很快就确定了这一点,然后,看向茗茗的眼神就更加奇货可居了。

    “前辈,您知道茗茗的特殊之处?”池安然迟疑着问道。

    吴维点了点头:“她有病。”

    池安然和茗茗对视一眼,同时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激动。

    茗茗是真的有病,不治之症。

    为了这个病,池安然已经寻医问药了好多年,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

    没想到现在被吴维一眼就看出来了。

    事实上,池安然之所以进天京城,最大的目的,本来也是为茗茗治病。

    报仇只是第二目的。

    毕竟他的灵魂对池家并没有归属感,但对于茗茗,他是真的喜欢。

    女主角出现了,男主角当然会喜欢。

    这也很正常。

    “请前辈施以援手。”池安然立刻向吴维作揖请求道。

    吴维感慨的一笑。

    这个时候,池安然大概率还不知道,要治好茗茗的病,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确定真的要我救治她吗?”

    “当然。”

    池安然回答的毫不犹豫。

    也就注定了未来局势的走向。

    吴维越来越感觉到,气运的重要杏。

    如果没有虚无飘渺的气运,那冥王的安排即便在吴维看来,也无懈可击。

    池安然天赋再高,也是不可能翻盘的。

    可惜,吴维推导出的未来,还是冥王要输。

    非战之罪,天要亡他而已。

    这是真正的非战之罪。

    吴维对茗茗招了招手,下一刻,茗茗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然后,从她的体内,传出了一股莫名的气息,只有吴维能够感应的到,池安然和茗茗全都一无所觉。

    吴维本想和这缕气息对话一下,但他很快就发现,这道气息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

    这只不过是一个很自然的应激反应。

    也对,不管冥王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及的上现在的吴维。

    否则天帝这些年真的就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茗茗,你想治好你体内的病吗?”

    茗茗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吴维沉默了片刻,继续开口:“你经常感受到通体冰凉是不是?”

    “对,医生说我是出生的时候受了风寒,然后在死人堆里浸泡了太久的原因。要不是少爷救了我,恐怕我当时就已经死了。”

    池安然也点头,很希冀的看着吴维。

    吴维哂笑。

    真的是关心则乱。

    或者说,选择杏的智障。

    天冥星是一个修炼的位面,这里的大修行者飞天遁地,虽然称不上无所不能,但也绝对是大神通者了。

    在这种位面里,小小的体内寒毒,算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池公子,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大修行者了,你见过不能够用元力驱逐的寒毒吗?”

    池安然无言以对。

    吴维的目光重新放到茗茗身上。

    “你体内的不是寒毒,是阴气。”

    “阴气?”

    “准确的说,是冥劲。”

    这下池安然和茗茗全都听懂了,他们的脸色都变得煞白。

    “冥劲不是冥王的招牌武功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茗茗身上?”

    “所以说,茗茗生来不凡。”

    传说当中,中了冥劲的人,无药可救。

    “前辈,你刚才说,你能够救茗茗?”池安然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我能救,但代价很大。”

    “只要前辈能够将茗茗治好,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承受。”

    伟大的爱情,吴维被感动了。

    “在传说当中,冥劲是不可对抗的,中了冥劲的人只能等死,不过这个传言是不对的,否则冥界早已经取代了天冥星,天元帝国也不可能继续存在。”

    池安然使劲的点头。

    “不过,想对抗冥劲,的确需要很特殊的手段。其实仔细想一想就能够知道,冥王一直最对抗的是谁?”

    “天元?”池安然的脑子转的还是很快的。

    “没错,天元,能够对抗冥界的,是天元国。能够对抗冥劲的,是天元国的国运。准确的说,是龙脉。”

    “龙脉?”

    池安然的眼睛先是一眯,反应过来之后,他的心就沉入了无底深渊。

    他听懂了吴维的意思。

    “前辈,只有这一种办法吗?”

    “只有这一种办法。”

    “少爷,前辈,你们在说什么呀?”茗茗很奇怪的看着吴维和池安然。

    她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池安然看向茗茗的眼神很悲伤。

    吴维看向茗茗的眼神则是很意味深长。

    他从茗茗的眼睛中除了看到迷茫之外,还看到了迷茫背后的漠然和俯视。

    那是一种冰冷的漠视。

    古井无波、死气沉沉,也永恒强大。

    很显然,这是冥王的注视。

    池安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陷入了两难之中。

    “前辈,想去掉茗茗体内的冥劲,需要多少国运?”

    吴维的回答,让池安然彻底死心:“全部。”

    想治好茗茗体内的冥劲,就需要斩断天元国全部的龙脉,然后将其化入茗茗的体内,将那些冥劲彻底消除。

    当然,这种行为,还有另外一种解释:

    龙脉,代表了天元的国运。

    斩断龙脉,就等于斩断天元国的国运,天元将面临灭国的境况。

    而天元灭亡,冥界必然占领整个天冥星。

    届时,体内有冥劲的茗茗,在冥界中生活,只会如鱼得水,又哪里还需要治疗呢?

    冥王的算计至此,吴维挑不出丝毫的毛病。

    这种计谋不是不能解,只要池安然不爱美人爱江山,以大局为重即可。

    可惜,这从来都不会是主角的选择。

    在明面上不与世界为敌的主角,也好意思叫主角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