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章 冥王落子

    吴维其实有心理准备,虽然天帝可能是宇宙的主角,但配角也是会有想法的。

    在上个世界,都有暗中和张百忍作对的了。作为天帝历劫的最后一世,肯定会有麻烦。

    但吴维一直没有找到麻烦的来源,而且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异变,久而久之,吴维也就放松了警惕。

    结果变化就这么突兀而至。

    吴维不怕池安然,但他很怕池安然背后的人。

    池安然是真的死了,可现在池安然体内,有另外一个活着的灵魂。

    在小说里,这叫穿越。

    可穿越的发生,并不一定就是随机事件。

    至少吴维不认为这是随机事件。

    那么,如果穿越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一位存在在操控,他想达到什么目的?

    这就是吴维未知的地方。

    因为未知,所以恐惧。

    他不确定,自己现在能不能避开那一位的注视,甚至不确定有没有那一位。

    但他不能冒险。

    所以,他不能贸然对池安然出手。

    看到池安然的时候,吴维就可以确定,这一位真的是位面之子,气运加身,甚至可以比拟整个天元帝国。

    但就是这样一位气运加身的人,被世界所钟爱的位面之子,依旧被占据了躯体。

    这足以说明背后操纵的那一位的强大,那是超越了位面意志的强大。

    所以吴维要慎重。

    “池安然。”

    “大人,我叫迟然。”

    “没有什么区别,既然池安然已经死了,就算你以后叫池安然也没有关系,不会有人在意的。那些人在意的是那个人,不是这个名字。”

    吴维的话,并不能说服池安然。

    只不过他也不会愚蠢的反对吴维。

    只要吴维不找他的麻烦就足够了。

    目前来看,他认为吴维对他更多的还是释放善意。

    “迟然,你告诉我,你在天京城想要什么?”

    “只是想赚点钱而已,池家已经完蛋了,就剩下了几个人,我不能让家族的香火彻底断了,我们只是想让池家的香火延续下去,所以,我们需要钱。”

    吴维点头:“很充分的理由,然后呢?”

    “没有然后。”迟然说的斩钉截铁:“能够活着,我们就已经很知足了,不会再去妄想其他的东西。”

    吴维笑了笑:“可是活着,本来就是天下最难的事情啊。尤其是,你拥有了一大批金钱之后,有人不让你活着怎么办?”

    自古以来,有钱的都斗不过有权的。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都不是说说而已。

    这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

    “不让我们活着,我们也要尽力的活着。”

    “迟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大皇子的人。”

    池安然眼前一亮,但并没有其他表示。

    他知道这具身体曾经和天子过从甚密,感情极好。

    但他见的毕竟不是天子。

    总不能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不过,吴维拿出了天子的信物。

    以他现在和天子的关系,天子有什么东西,本来他也是随便拿的。

    看到信物之后,池安然才彻底放下心来。

    虽然他和天子已经很多年没见了,但是记忆没错的话,两人的交情可以说是不可动摇。

    因为也实在没有什么动摇的必要。

    天子要的是皇位,池安然要的是修炼,两人只会相辅相成,不会有其他的矛盾。

    尤其是,他们还同病相怜。

    “见过前辈。”

    其实吴维幻化出来的身体并不老。

    不过池安然看不透吴维,而他自己是天冥星有史以来最惊才绝艳的天才,自然不会认为其他人能够在比他更年轻的时候就比他自己更强,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吴维是前辈。

    这也没什么错。

    不管是论年纪还是论经历,吴维都有足够的资格做他的前辈。

    吴维摆了摆手,示意池安然不需要客气,然后淡淡道:“大皇子喊你一声表哥,老夫托大,便称呼你为池公子吧。”

    “迟然不敢,您直呼其名便是。”

    “没有诚意。”吴维轻声道。

    池安然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

    他明白吴维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有些纠结。

    但在想到吴维的深不可测之后,他就放弃了纠结。

    “那随您老开心即可。”

    “看来池家被灭的这些年,你比从前成熟了很多,说话做事,都已经滴水不漏了。”

    池安然到最后也没有于话柄上留下什么证据,这自然是成熟。

    池安然苦涩的一笑:“人总是要变成熟的,只是这代价有些大。”

    吴维笑了笑,有些嘲讽。

    若是外人,恐怕就被这人骗了去了。

    但吴维却是清楚,此人内里的灵魂和池安然根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种感慨,和放屁也没什么区别。

    只能说明,此人的心智很成熟,很懂得伪装。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在吴维现在,也没想就把他怎么样。

    而且,吴维现在相对而言,已经有了绝对的力量。

    所以,他也不需要在意什么智慧。

    他在意的,是更加绝对的力量。

    “大皇子想当皇帝,你应该清楚。”

    池安然的头低了一些,不过声音还是十分稳定。

    “太上皇和皇上先后驾崩,表弟本来就是最有资格继位的人选,他想当皇帝,理所当然。”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从来都不是按照理所当然发生的,还是要看谁的拳头更大。大皇子被囚禁宗人府多年,实力被削弱的太厉害,朝野上下支持他的人太少了。池公子,大皇子需要你的帮助。”

    池安然只是沉默了片刻,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要我能做到,必然全力而为。”

    他明白,自己和天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天子当上皇帝,对他而言是利益最大化的,所以他无法拒绝天子的邀请。

    哪怕会很危险。

    可是他从踏入天京城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要面对风险。

    想做一些大事,风险总是免不了的。

    “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杀人。”

    池安然抬起了头。

    “杀谁?”

    “当年所有针对池家的人,都可以杀。和大皇子竞争皇位的人,都可以杀。”

    池安然的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

    他有些害怕。

    但更多的是兴奋。

    来天京城,他就是要做这些事情的。

    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得到机会。

    不过,池安然并没有丧失理智。

    他很清醒的问了一句:“前辈比我强,为何不自己动手?”

    “因为我不能动手,皇室里有很多老家伙不管事,下面的小辈自相残杀没有问题,但如果我动手,就是坏了规矩。”

    池安然以为自己懂了。

    但实际上,他根本不懂。

    “尽量多杀强者。”

    “可是这样不是给冥王增强力量吗?”

    天元国强者之间自相残杀的事情极少,不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仇恨,只是因为他们这样死了的话,只会给冥王带去更强的力量。

    但从此以后,事情就会不同了。

    吴维看着池安然,眼神幽深莫测,看的池安然心里发毛。

    “你还不了解你自己。”

    “前辈何出此言?”

    “你杀死的人,不会进入冥界的。”

    “什么?”

    这件事情,池安然现在是真的不清楚。

    “你以为池家为何会遭受倾覆之危?”

    池安然的心情陡然间沉重起来。

    “池安然,你是不一样的,你生来就注定是冥王的死敌。被你杀死的人,不会进入冥界,所以,利用好你的特殊杏,做好你的复仇使者吧。”

    吴维拍了拍池安然的肩膀,然后准备飘然而去。

    他有办法让冥王接收不到死者,但那是他的办法,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池安然不一样。

    他是被赋予了特权,在规则内开挂。

    这就是世界之子的特殊杏。

    换成吴维是冥王,他也会直接对池安然痛下杀手。

    事实上,冥王已经成功了,池安然已死。

    也就是说,在真实的层面上,冥王已经反抗世界成功。

    这堪称奇迹,也值得尊重。

    只可惜,就连冥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且,他的成功,或许被更强大的一个存在利用了。

    所以,池安然的身躯依旧保留了下来。

    而冥王也依旧认为池安然还活着。

    所以,冥王会继续出招。

    “少爷,你要的东西。”

    吴维准备离开的脚步,随着这个声音而停止了。

    他的眼神中闪过些许的讶异。

    表情也变的有些微妙。

    出现在他视线之内的,是一个侍女。

    很瘦、很黑、很小。

    总之,要什么没有什么,这个侍女的颜值和身材,和迟府的装潢、和池安然的身份都极度不符合。

    但她出现在了这里。

    这就是问题。

    “这是?”

    吴维看向池安然。

    池安然没有注意吴维的表情,自从小侍女出现之后,池安然的所有注意力就已经都在她身上了。

    那是一种掩饰不住的爱意。

    “前辈,我给你介绍,这是茗茗,我的侍女。”

    “侍女?”

    吴维眼睛不瞎。

    池安然和茗茗的神情一齐变得羞涩起来。

    吴维:“……”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啊。

    “前辈,当年如果不是茗茗,我只怕已经死了。”

    “救命之恩?”

    吴维看着茗茗,若有所思。

    茗茗将一个东西放在池安然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摆手道:“是少爷救了我,没有少爷的话,这些年我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在我面前,你们两个就不要秀了,情人节是昨天,已经过去了。”

    吴维的话,两人都没有听懂。

    “前辈,什么是情人节?”

    “秦国的一个节日,皇室典籍中有记载,你们不清楚也很正常。”

    “前辈居然对秦国也有所了解,实在是博学多识,晚辈佩服。”

    “只是多读了一些书而已,不说这个,说说你们两人的故事吧,我看你们两个郎有情妾有意,却居然还没有成就好事。怎么,池安然你不行?”

    吴维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池安然面色大囧。

    “前辈,茗茗还小。”

    “我已经十八岁了。”茗茗小声的说。

    池安然:“……”

    这台子拆的。

    “你看看你哪里有十八岁的样子?我只看到你很有钱,身上都建了一个飞机场。”

    “就知道少爷喜欢那些丰满的女人,那你去找她们呀,看她们愿不愿意伺候你。”

    在池安然面前,茗茗虽然声音小,但气势并不落下风。

    这实在不是一个正常的侍女应有的态度。

    当然,出现在池安然身边,本来也不可能是一个正常人。

    “反了你了,我喜欢丰满的女人有什么错,难道我一定要喜欢你这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柴火妞吗?”

    “你把我全身都摸遍了,我们从认识就一起睡。少爷,你没有良心。”

    “我那是为了救你,鬼知道你身体为什么这么凉?要不是我一直抱着你睡,你早就被冻死了。”

    吴维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人一吵起架来,就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行为,并不是故意要给自己难堪的。

    这说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地步。

    这很幸福。

    但具体到这两个人身上,就不见得是幸福了。

    吴维鼓起了掌,鼓掌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吵架。

    “不好意思,让前辈见笑了。”

    池安然最先反应过来。

    茗茗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但吴维的眼神,却一直停留在茗茗身上。

    他看到了很多东西。

    这些东西,甚至比池安然身体内蕴含的东西更加有意思。

    “前辈?前辈?”

    池安然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吴维的视线。

    他不认为吴维会对茗茗有什么非分之想,但他还是有些警觉。

    吴维看着他笑了笑,说出了一句让他很惊讶的话:“池公子,有没有兴趣让你的小侍女以后跟着我?”

    “啊?”

    池安然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这怎么可以?她哪里有这么资格侍奉在前辈身边。”

    “在这个世界,如果她没有这个资格,那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了。”

    吴维的话意味深长,让池安然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池公子,难道你就一直没有怀疑,你的这个小侍女有些不一样吗?”

    池安然当然知道茗茗的身体有些特殊。

    但他并不知道特殊在何处。

    吴维知道。

    他感觉有些好笑。

    从茗茗的身上,他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冥王落子,还真的是落子啊。

    “传闻当中,从没有说过冥王有子嗣。但深究起来,如果冥王有一个女儿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尤其是出现在位面之子的旁边。”

    温柔乡,是英雄冢。

    这是无数年来验证出的真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