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章 真香

    遇到自己的母亲和一个太监亲热,天和豫理所当然的只有愤怒,不会去深究内情。

    他要是还能保持理智的去寻根究底,那才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所以在这一刻,天和豫就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样。

    很显然,他母后的话很容易理解。

    在这件事情上,卢劳才是一个受害者。

    天和豫不傻,他甚至已经脑补出来了一堆剧情:

    卢劳和自己母后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可是自己的父皇横刀夺爱,将母后纳入宫中。

    如果仅止于此也就算了,最过分的是在他察觉到卢劳和她母后的过往之后,为了自己那变态的欲望,居然把卢劳阉了带进宫来。

    这种情况,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而真实的情况,确实和天和豫所想的差不多。

    随后,他母后和天和豫的聊天,也证实了这一点。

    “和你没有关系,都是他在背后搞小动作。”

    卢劳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声音依旧平静。

    但吴维却听出了平静背后的波涛汹涌。

    一个能够控制自己恨意的人,才是干大事的人。

    “好在他已经快要死了,莹莹,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了。”

    “就是便宜了他,死后去冥界还能作威作福。”皇太后显然对自己的丈夫嫌隙甚深。

    卢劳笑了一下,轻声道:“哪有这么简单?他还想去冥界作威作福?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

    皇太后愣了一下,然后很惊愕的问道:“卢哥,你在背后做了手脚?”

    “当然,这个老东西这么对你,我如果不报复他,怎么对得起你?”卢劳淡淡的说:“陛下那边,是我派人通知他的。阻止那些自焚的人,也都是我安排的。我要他到了冥界后,从十八层地狱最底层爬起。过去这些年他在你身上所做的恶事,我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他。”

    说到最后,卢劳终于有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感觉。

    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还是放下了自己的伪装,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太后心神颤动,身体发软,从自己的情郎身上察觉到了浓厚的男子汉气息。

    天和豫的心情则更加复杂。

    吴维问道。

    天和豫当然改观了。

    小皇帝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而且太上皇临死之前的举动,也彻底惹怒了他。

    这让天和豫有些偏向自己的母后。

    不过,接受一个便宜父亲,这个难度还是很高的。

    “我需要静静,我们先走吧。”

    天和豫本来没想考虑的。

    但吴维赤裸裸的利诱,还是让他心动了。

    掌控内廷,这代表着权力。

    突破《天圣决》的第二层,这代表着修为和寿命。

    他爹就是因为《天圣决》始终没有突破第三层,所以才活了三百年就要死了。

    天和豫可不想步他爹的后路,他是真的想万岁的。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太后和卢劳又开始聊(助)天(攻)了:“卢哥,你对我真好,可惜小豫他一直对你有偏见,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

    “没关系,他还是小孩子脾气,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我不会把他的态度当真的。”卢劳安慰道。

    “可是他处处与你为难,还故意在人前落你的面子,你却还要因为我帮他。卢哥,你内心一定很不好受吧。”

    太后的话,击中了卢劳的软肋。

    像卢劳这种人,毫无疑问内心是很强大的。

    但再强大的人,也需要认同感。

    尤其是需要自己看重的人的认同感。

    “我不好受,总好过你左右为难。莹莹,我没事的,毕竟我现在都已经是九千岁了,哈哈。”

    “那是你应得的,那个老东西也不会想到,你在修炼上居然会这么有天赋。”

    卢劳苦笑了一声。

    确实是很有天赋。

    但谁又知道,为了兑现这种天赋,他又付出了什么代价呢?

    《阴阳宝典》,逆转阴阳,想修炼这门功法,必须要先自斩一刀。

    而且还不保证修炼的成功率。

    如果可以,他绝对不想冒这种险。

    只是,当初那个男人没有给他选择。

    而他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也发挥出了惊人的能量,兑现了自己的天赋。

    当一个天才开始知道拼命的情况下,给他一个舞台,他就能惊艳整个天下。

    所以,天元国出现了一个九千岁。

    太上皇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黯然退位。

    “小豫他不知道你到底为他做了什么,如果没有你,那个老东西又怎么可能那么早就把皇位传给小豫?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彻底不行了?还有,这些年小豫被权臣欺压,如果不是你暗中护着他,小豫怕是根本都撑不到现在。可惜,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

    “没有必要让他知道,他是皇帝,皇帝生来就是要接受世人效忠的。我为他做事,是理所应当,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卢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你对我的情意,我永远不会忘的。”

    “莹莹。”

    “卢哥。”

    ……

    后面的事情,就少儿不宜了。

    天和豫各种纠结。

    “他们居然就开始了?他一个太监,哪来的这么大欲望?”

    吴维还没有科普完,就被天和豫打断了。

    “够了,这些朕知道,不用告诉朕。”

    不管如何,他是一个儿子。

    听自己母亲的春宫戏,总是不好的。

    他直接向前方走了过去。

    天和豫做出了决定。

    再撞破一次他们的私情,和卢劳冰释前嫌,总比在外面听他和自己母后的春宫戏强。

    吴维再一次验证了,没有什么人可以逃脱“真香定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