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章 先皇的嗜好

    其实吴维没将刘一水当回事。

    很明显,刘一水的段位距离卢老狗来说差远了。

    人前人后两个样的人,是很难有什么出息的。

    只有人前人后一个样,把真实的想法藏在内心的人,才会有前途。

    刘一水是前者。

    卢老狗是后者。

    卢老狗全名卢劳,很多人都称呼他为卢老,当然,天和豫喜欢称他为卢老狗。

    吴维对卢劳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尤其是在了解了卢劳的经历之后。

    “你在说什么?你让我和卢劳和解?”

    天和豫这一瞬间,有解剖了系统的冲动。

    可惜,他没有那个能力。

    “但他不尊重我。”

    天和豫握紧了双拳,极为愤怒。

    幸亏他和吴维交流通过意念就可以,否则现在天和豫肯定已经咆哮出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指责朕吗?”

    吴维不说话了。

    刚才天和豫和他交流的时候,还一直说“我”的,现在改成“朕”了,可见他的态度。

    不过,吴维倒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原因。

    对于一个当儿子的人来说,在看到那一幕之后,的确很难对卢劳产生好感。

    不过,这不关吴维的事,吴维自然不能感同身受。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又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响亮的一巴掌。

    很显然,是卢劳一巴掌拍在了刘一水脸上。

    “混账东西,你想害死我吗?”

    卢劳的声音低沉而压抑,有隐藏不住的怒气。

    刘一水委屈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干爹,你为什么要打我?”

    “打你?我还想杀了你。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背后诋毁陛下?”

    “干爹,不是你让我监视小皇帝的吗?”

    “我是让你去服侍小皇帝,服侍,懂吗?不是让你对小皇帝不敬的。他是君,我们是臣,注意上下尊卑,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这就是老成持重和初出茅庐之间的差距。

    吴维很欣赏卢劳。

    但天和豫只是冷哼一声:“假仁假义。”

    “能有什么误会?朕亲眼所见,要不是母后拦着朕,朕早就将他碎尸万段了。”

    天和豫:“……”

    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们在这边交流,卢劳和刘一水也没有停止对话。

    “干爹,您能不能认真的告诉一下我,您真的不打算换皇帝?”

    卢劳似乎是被气笑了:“我为什么要换皇帝?”

    “小皇帝视您为杀父仇人,一直对您不敬,难道您就没有庸恨?”刘一水不相信。

    事实上,所有人都不相信。

    大家都知道小皇帝对卢劳的态度很差,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卢劳对小皇帝忠心耿耿。

    这也是刘一水被派到小皇帝身边,明明卢劳什么都没有交代,但他还是自觉的把小皇帝当成了敌人的原因。

    卢劳长叹了一口气:“君是君,臣是臣。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我又怎么可能真的恨皇帝呢?”

    刘一水无言以对。

    他依旧固执的认为卢劳在做戏。

    但卢劳都做戏做到这种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只能配合。

    然后开始反省自己,怪不得卢劳能做总管,自己只是一个小侍从。

    自己真的是太老实了。

    刘一水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但他并不知道,其实卢劳还真的是这样想的。

    等刘一水走了之后,天和豫也准备撤,不过被吴维叫住了。

    “还有人?什么意思?卢老狗的房间内还有人?”

    明明都已经病入膏肓了,但作为大内总管的卢劳还稳坐钓鱼台。

    天和豫没说什么。

    一个太上皇,确实不配让九千岁上心。

    也正因为此,他才对卢劳各种看不顺眼。

    不过,很快,他这种偏见又再度加深了。

    他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女音。

    “卢哥哥,苦了你了。”

    “不苦,只要能每天看着你,再苦我也愿意。”

    房间内,你侬我侬。

    房间内,冰寒彻骨。

    天和豫的脸色直接绿了。

    “这个老狗,他居然还没有和我母后断掉联系。”

    在很早之前,卢劳和他母后偷情,就被他撞破过一次。

    也是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给过卢劳好脸色。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天和豫在这种事情上是体会不到任何快感的,感受到的只有屈辱。

    所以他要弄死卢劳。

    只不过当时他母后坚决不允许,他又必须给他母后留面子。

    当初两人都对他承诺,日后绝对不会再私会了。

    没想到,现在父皇尸骨未寒,两人就又勾搭到了一起。

    天和豫怎能不气?

    “我要杀掉他,系统,帮我杀掉他。”

    “放肆,你居然让朕认贼作父?”

    吴维心说废话,反正又不是强迫我自己认贼作父,有什么不行的。

    宿主,只不过是傀儡罢了。

    吴维自然要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

    当然,明面上,吴维还是给天和豫留了面子。

    仿佛是为了呼应吴维的说法,天和豫的母后又开口了:“卢哥,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变态,抢了我不说,还非要让你入宫。”

    吴维:“……”

    天和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