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天家血脉

    天冥星,是一个吴维此前从未见过的新类型世界。

    当然,在张百忍的记忆中肯定有类似的世界,不过吴维还没有完全消化张百忍的记忆,所以他看到天冥星的信息之后,感觉有些惊奇。

    不过,相比起惊奇,吴维更想吐槽。

    林深说的实在是太客气了,天冥星的皇权岂止是旁落,简直就是个摆设。

    虽然说帝国的皇室也变成了一个摆设,但皇室传承千年,底蕴自然不可小觑,积累下来的财富也极为可观。

    尽管帝国的皇室远离了权力,但他们过的依旧是很多人朝思暮想的生活。

    天冥星上的皇室不一样。

    这是一个典型的矫枉过正的新世界。

    这个世界,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和吴维先前所见的世界完全不同——这个世界分为两界:

    人间界和冥界。

    本来这个世界是只有人间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和其他的世界都差不多。

    只是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冥王出现了。

    他创建了冥界,接引那些在人间界生命消逝的人,久而久之,冥界的地盘就越来越大,吸纳的人也越来越多。

    最重要的是,冥界中人的数量是一直不断增加的,没有衰减。

    而人间界的朝廷虽然大力号召世人多生,可人口增长的速度始终赶不上冥界扩张的速度。

    在这种情况下,人间界的皇室和冥王当然就成为了死敌。

    可是,问题在于,所有人都是会死的。

    所以朝廷的人,没有多少人敢真的狠下心对付冥王。

    在这种情况下,朝廷的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败,皇权的威信也降到了最低。

    这根本就是一场有败无胜的战争。

    吴维明白帝国作为天冥星的盟约国家,却并不愿意出兵的原因了。

    换成是他,他也会慎重考虑的。

    盟约归盟约,天元国明显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这种时候还是还信守盟约,那才是真的白痴。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可吴维还是对天冥星产生了兴趣。

    如果能够在天冥星上帮助天元的皇帝恢复对天冥星的掌控力度,那相信系统开发度应该能直线提升,对于天帝系统来说,应该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很明显,天冥星上的任务,比母星上的难多了。

    而系统,不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吗?

    ……

    天冥星,天元国。

    皇帝天和豫在太上皇的宫殿外来回踱步,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的气息,让周围的侍卫很自觉的离的远远的。

    很明显,天和豫现在的心情很差。

    所有人也都知道天和豫的心情为什么很差。

    太上皇要死了,而太上皇在临死之前,做出了一件让天和豫十分不高兴的事情。

    只不过,太上皇敢惹天和豫不高兴,他们却不敢。

    虽然死亡并非终结,但所有人也都知道死亡的恐怖。

    死亡前后的那些感受,以及这些年从冥界传来的那些信息,足以让那些主动求死的人望而却步。

    冥界,也并不是天堂。

    冥界也是一个国家,是国家就有上下尊卑。

    对待有能力的人,亦或者给冥界带来足够大利益的人,冥王就会给予他足够的特权。

    太上皇就是想要这种特权。

    所以,他为冥王提供了很多祭品。

    而他做这些事情,完全没有通知天和豫。

    事情发生之后,天和豫怒不可遏。

    他发誓,如果不是里面躺着的人是他老子,他一定杀他全家。

    在外面踱步了很久,天和豫最终还是踏进了他老子的寝宫。

    不管如何,太上皇毕竟还是他爹,最后一面还是要见的。

    只是,两人相见,已经很难给对方好脸色了。

    太上皇也很不高兴。

    “为什么要阻止那些人自焚?”

    “父皇,那些人不是自焚,而是被你逼的自焚。”天和豫的脸色依旧十分难看,哪怕他知道他爹已经快死了,可他依然不想扮演一个孝子的角色:“本来冥界对于天元的入侵就已经十分严重,父皇你作为天元国的上一任皇帝,不仅不为天元国考虑,反而要资敌。”

    “你以为,只有我这样做的吗?”

    太上皇一句话,就好像一盆冷水浇在了天和豫的头上。

    “每一个皇帝临死前,都有这种安排。我们活着是天下至尊,总不能死了之后去冥界给别人做牛做马吧?总要有一些投名状的。”

    天和豫倒退两步,一脸三观尽碎的表情。

    他是真的没想到。

    从小,皇室就教育他要对抗冥界,强大天元,作为天家血脉,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

    天和豫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可是现在,那个教导他这些道理的父亲,却向他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父皇,你从前不是这样说的,你不是这样教我的。”

    “傻孩子,那时候我是天元的皇帝,怎么可能告诉你真相。就好像你濒临死亡的时候,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也不会在之前就告诉你的后代。”

    “不,我永远不会向冥王举手投降,他是天家血脉,我永远不会向一个死人屈服的。”

    天和豫的声音掷地有声。

    太上皇却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不和你争,但我是你爹。但凡你还要一丝孝心,就去给我准备一些祭品,你总不能让你爹去冥界当牛做马吧?”

    天和豫握紧了双拳。

    他始终没有动作。

    太上皇瞪大了眼睛。

    “大胆,不孝子孙。”

    “父皇,你真的老了,已经没有从前的霸气了,我很不喜欢现在的你。”

    留下这句话,天和豫走出了太上皇的宫殿。

    然后一拳砸在柱子上。

    他恨。

    恨自己的父亲,也恨冥王。

    这些年,冥界实在是把天元国逼的太狠了。

    他的父皇为了逃避这种压力,竟然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把皇位传给了他,然后每天醉生梦死的活着。

    一个十岁的小皇帝,能够懂什么事?掌什么权?

    以至于他今年十八岁了,手下却没有什么可用之人。

    名义上是皇帝,实际上,他的权柄,还没有一个三品官员大。

    这种皇帝,他受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和豫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