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章 杀伐决断

    “二公子,我需要一个解释。”

    李建业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愤怒。

    他有所察觉,自己应该是被当枪使了。

    但局面已经把他架到了这个地步,他自问也已经很难有扭转局面的机会。

    他只能把机会留给张百忍。

    如果张百忍抓不住,那他也没有选择,只能让张百忍去死。

    张百忍沉默。

    时间太短,转折太快,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但李夫人是绝对不能放的。

    他和李建业还不同,李建业是察觉到自己被当枪使了,但他却认为,自己是被背叛了。

    而且他越想便越是如此。

    所以也就越来越愤怒。

    李夫人的脖子中开始流血,李夫人乃是高门贵女,没有尖叫,却冷声对李建业道:“夫君,不要管我的死活,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真正世家女子的素质。

    却也浇灭了张百忍内心的最后一丝希望。

    张百忍抬头看向李建业,眼神锐利如剑,好像要看到他的内心深处。

    “李将军,我一直以为你是忠于父王的。”

    “本将当然忠于王爷。”

    “我会出现在这里的事情,只有浩然知道。”

    李建业面色一白。

    “也是浩然打听到的消息,说是朝廷押送小医仙的车队会经过这里。”

    这一次轮到李建业闭上了眼睛。

    不仅是张百忍,就连他都开始怀疑,难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悄悄的向吴维投诚了?

    人才啊。

    “我把浩然当成兄弟,把李家视为自己人,你们就这样回报于我?”

    李建业无言以对。

    但李夫人却怒声斥责:“一派胡言,如果是浩然要设计陷害你,又岂会拿我的杏命开玩笑?二公子,大丈夫敢作敢当,别让人看不起你。”

    张百忍眼中怒色一闪即逝。

    他是有城府的,但再有城府的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也未必能够保证自己不失态。

    生死二字,又有谁能真正的看破呢?

    “他是算准了我不敢杀你,但本公子当真是吓大的吗?”

    张百忍这一次回燕云,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他不想这么轻易的死去。

    《九死神功》的修炼方法极为苛刻,每一次死而复生,也都要历尽艰险。

    即便是他,也无法保证自己每一次都能够成功。

    在京城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确保自己能够成功生还。

    但这一次来燕云,他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张百忍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着挺过这一次,所以他不准备让自己陷入到绝境当中。

    可惜,事情还是没有按照他预期的发展。

    ……

    吴维动用系统之力,将战场上的话传到了李嫣然和李浩然的耳边。

    两人的表情都极为震惊。

    “大公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现在吴维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战场中心是很远的,就连观看都要通过望远镜。

    吴维却能够将声音聚拢过来。

    “到了陆地游仙境界,自然有你们不了解的神通。”

    吴维装了一波逼,把两人都吓到了。

    其实对于陆地游仙来说,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但那得是吴剑那个级别的人才能做到的。

    吴维这种开挂升级的人,还是刚刚踏入超品境界,单靠本身的实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不过谁让吴维有挂呢?

    李浩然的脸色变得极为灰败。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老天爷为何如此不公平?”

    “你说老天爷?”吴维的笑容有些奇怪:“他的确是有些不公平,不过你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李浩然,你对张百忍忠心耿耿,他对你的信任却并不多啊。”

    吴维明摆着在挑拨离间。

    但张百忍刚才的话言犹在耳,李浩然无法反驳。

    他为了张百忍,可以说是尽心尽力。

    现在张百忍却怀疑他的忠诚。

    这让他的内心也很难受。

    再是好兄弟,也没有这样当舔狗的。

    不过李浩然对张百忍的感情毕竟是发自内心,他不愿过多考虑这个问题,反而将责任怪在了李嫣然头上。

    “嫣然,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这件事情是你设计的。”

    “没错啊。”李嫣然很果断的承认了。

    “你要报复二公子,我能接受,但你为何要将母亲也牵涉进来?万一伤到了母亲怎么办?你这是在拿母亲的杏命开玩笑。”

    李嫣然放下望远镜,看着李浩然冷笑道:“我亲爱的哥哥,那个女人是你的母亲,可不是我母亲。”

    李浩然:“……”

    “你这种嫡子,大概永远也体会不到做庶女的辛苦吧,你真的以为她对你和对我的态度是一样的吗?”

    “母亲一向待你视如己出……”

    “去你娘的视如己出。”李嫣然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你根本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那个女人会有这种下场,是她自找的。”

    在大家族中,嫡庶之分是很明确的。

    故意模糊嫡庶之分的,不是傻就是坏。

    李浩然当然不傻。

    他只是装傻而已。

    “第一个反对我嫁给张百忍的,就是你母亲。她亲口对我说的一句话,我到现在都没有忘记: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庶女。”

    “哥哥,我记住了,所以,我做出了选择。别怪我,这就是因果报应。”

    李浩然不接受这种因果报应。

    但他不能改变这种结局。

    大势,已定了。

    ……

    张百忍准备用李夫人的命突围。

    不过这个时候,李建业的副将策马从后面走来。

    他的身后有一个小队,小队中押着一个女人。

    “将军,大公子派人将小医仙送给了我们。”

    李建业的左拳瞬间握起,又很快放下。

    “大公子说,您知道该怎么做。”

    李建业的确知道。

    他很不甘心。

    但没有办法。

    妻子的命,他不能不要。

    “二公子,放了我夫人,我保证不伤害小医仙。”

    小医仙的嘴巴被堵上了,说不出话来,但她显然在剧烈的摇头。

    张百忍杀气冲天。

    “李建业,你很好。”

    “本将自然很好,二公子,我数三下,你再不放开我夫人,本将就不客气了。”

    “本公子从不受人威……”

    唰!

    小医仙的一根手指被李建业削断了。

    张百忍的眼睛立刻红了。

    李建业不为所动,冷声开口:

    “三。”

    “二。”

    ……

    当一个杀伐决断的大将军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之后,他就会破釜沉舟,选择唯一的路——击溃前方的敌人。

    不惜任何代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