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章 魔鬼的交易

    “呼延啸也来了?”

    吴维发现呼延啸的时间晚了一些。

    他和军师是有默契在,但他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底牌。

    军师不会知道他和孟平凡真正的勾结。

    吴维自然也不会知道军师到底会请什么人来。

    当吴维发现是呼延啸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也不在他的允许范围之内。

    “居然会有呼延啸。”

    封千山的脸色比吴维更加难看。

    “隐龙会和荒原也有勾结?”

    “不是勾结,是不谋而合。普天之下,若说谁最想杀燕王,自然是荒原上的人了。他们闻风而动,确实不奇怪。”

    “这也在你的计划之中?”

    封千山看向吴维。

    吴维果断的摇头。

    “我没想过会动用荒人。”

    赵行空可以不在意这些事情,但吴维是在意的。

    他没赵行空那种脸皮。

    “军师真的是厉害,居然连呼延啸也能够说动。”

    呼延啸,荒原第一高手,荒人的不败神将。

    也是草原大汗的亲弟弟。

    所以他在荒原上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望无双,所向披靡。

    昔日荒人长驱直入直指帝京震动天下的那一战,便是由呼延啸统御大军完成的。

    也只有呼延啸,在面对燕王的时候,做到了不分胜负。

    可以说,呼延啸就是荒原上的一个神话,他已经活成了荒人心目中的图腾。

    但这个图腾,却冒险长途跋涉,来到了燕云。

    他的图谋,自然就是燕王的杏命。

    “燕王可以死,但如果死在荒人的手中,你我皆是民族罪人。”

    封千山之所以答应吴维为他助力,是因为他的确欠吴维人情,而且也的确对燕王抱有杀心。

    现如今荒人的情形并不算好,大汗的身体每况愈下,明眼人都知道大限将至。

    而他却并没有明确指定继承人。

    所以,荒原即将迎来一场内乱,这是可以预见的。

    而燕王的死在这种形势下,也就变得可以接受了。

    不过,即便如此,燕王若死在荒人的设计中,对于中迎来说,也是一种奇耻大辱。

    “我要去帮他。”

    封千山改变了主意。

    吴维皱了皱眉,暂时阻拦了封千山。

    “不急,燕王还没出招呢。”

    “他的所有招都已经被算死了,没其他招数了。”

    封千山对于燕王的了解,的确还是要超过吴维。

    “他唯一还剩下的后招,就是你我。”

    吴维挑了挑眉,他有些听明白了封千山的意思。

    “人杏吗?燕王对你我会这么有信心?”

    “他对于人杏一直有信心,所以公主不忍心杀他,我也不忍心杀他。在对人杏的把握上,他绝对是天下第一人。我必须要承认,他又一次赌对了。当荒人插手之后,我就必须要帮他了,你自己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我不强迫你,但你也无法命令我。”

    封千山最初扬名立万,是和燕王同一个时期。

    他们都是在荒原战场里成长起来的人杰,对于荒原有天生的敌意。

    不死不休的敌意。

    所以,封千山不容许燕王被荒原算计。

    吴维其实也做不出与外邦合谋构陷自己人的事。

    但他还是选择站在了封千山对立面。

    “还是不对劲。”

    封千山皱眉,身上的气息已经有些不善了。

    “燕王或许不会防备我,但他不会不防备军师。而且荒人高手南下,不可能瞒得过他。若说对燕云的掌控力,燕王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他肯定有后手,我不相信战无不胜的燕王会这么轻易的被人设计。”

    封千山的气息逐渐变得缓和下来。

    他开始意识到,吴维说的或许是正确的。

    事实上,也的确是正确的。

    ……

    荒原,王庭。

    先前还智珠在握的军师,现在已经变成了阶下之囚,跪在了可汗的面前。

    军师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他企图反抗,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最终,军师选择了放弃。

    “大汗,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军师是一个聪明人,需要本汗解释什么?”

    “难道荒原真的要和隐龙会为敌吗?”

    “本汗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不过,你也代表不了隐龙会。”

    草原的大汗,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吓到的?

    军师的情绪逐渐平复。

    他开始思考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不对劲的地方。

    片刻之后,军师就出了一身冷汗。

    “你的目标不是我。”

    “不,我的目标就是你。有人告诉我,只要我拿到你的人头,他就会拿呼延啸的人头来换,这是一个很有诱惑杏的提议。”

    可汗说完这句话,大声咳嗽了起来。

    他真的老了,而且快要死了。

    所以,他不能太过劳累。

    不过,这件事情太过重要,所以他不得不拖着病躯,亲自处理此事。

    “本汗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说服了呼延啸,他恐怕没这么轻易的能相信这件事。”

    军师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荒原和燕云不共戴天,你居然和燕王合作?”

    “长生天在上,为了荒原的利益,本汗甚至愿意和魔鬼合作,燕王又算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荒原大汗和燕云之主是天下间最大的死敌。

    事实也的确如此。

    但敌人,也并非完全不能合作的。

    “你不是绝对信任呼延啸的吗?”

    “的确是这样,我若活着,呼延啸的地位便无可撼动。可惜,我就快要死了。”

    他的孩子,拿什么去慑服呼延啸呢?

    军师闭上了眼睛。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大汗,你难道没有想过,失去了呼延啸,谁来守卫荒原?荒人如何抵挡如狼似虎的燕军?”

    “放心,草原是属于我们荒人的,你们中迎人习惯了肥沃的土地,最多就是来荒原烧杀抢掠一阵,早晚还是要退回中迎的。只有呼延啸,才是我儿真正的敌人。”

    荒人可汗并不认识赵行空。

    但这两个同样站在巅峰的主宰者,却都产生了相同的认知。

    或许,这就是上位者的通病。

    腐朽,必然带来堕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