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2章 不谋而合

    灭尘停手。

    因为他认出了虬髯大汉的真实身份。

    既然有他在,哪怕他知道封千山现在身体还没有痊愈,但他也不做那种奢望了。

    他只是依旧没有想通吴维的意图。

    “燕王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吴维很想说并不是。

    不过,即便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维亲口对他说过,如果有机会,他是会杀掉燕王为吴影报仇的。

    父子之间,很多时候也仇深似海。

    但吴维没有承认这件事。

    “我不想杀燕王,道长不要血口喷人。”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让燕王先和赵行空打一场。难道只有我才好奇燕王现在的真正实力吗?我不相信。”

    如果隐龙会真的全力发动,那吴维其实是控制不了的。

    但吴维不觉得隐龙会会和燕王同心同德。

    隐龙会自然是不想让燕王死的,可让燕王暴露一些真实的实力,想来隐龙会那个神秘的军师也会同意。

    燕王对于隐龙会的图谋,并不是什么秘密。

    军师能够隐藏的那么深,显然也不是什么甘居人下的人。

    有机会给燕王一个教训,又何乐而不为呢?

    没有人会怀疑赵行空的实力。

    但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也不会相信燕王会轻易的死掉。

    哪怕是面对赵行空。

    所以,或有心算计,或真心杀人,或作壁上观。

    总之,吴维起了一个头,搭起了一个舞台。

    世界各地的演员,便纷纷粉墨登场。

    灭尘不敢相信。

    可现实很快就让他相信了。

    “道长,仔细感受一下,除了霸王枪的气息和另外一股强大的气息之外,还有其他人的气息吗?”

    燕王身边,当然会有燕云的一众高手。

    附近各处,也有闻风而来的,或属于皇室、或来自江湖的超级高手。

    但灭尘只感受到了燕王和赵行空的气息。

    他的脸色很快就变得有些苍白。

    “其他人都没有动?”

    “不,他们也动了,但战场远离了中心。”

    “你居然能够控制隐龙会?”

    灭尘被这个事实吓到了。

    吴维轻笑着摇头。

    如果他全力发动,现在王普那儿有一票,小周后那里有一票,封千山有一票,他自己有一票。

    王普还能影响一票。

    他不是不能控制隐龙会。

    但没有必要。

    这一次,吴维没有动用自己的全部能量。

    因为他确认,会有人帮他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你知道,能够让隐龙会团结起来做这么大一件事并且令行禁止的,只有一个人。”

    一个吴维也从来没见过,但却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很多次的人。

    灭尘的脸色苍白如雪。

    他当然不是傻子。

    只是他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军师竟然想杀燕王?”

    普天之下,只有军师才能配合吴维,布下如此巧妙的杀局。

    也只有军师,才是隐龙会这个庞然大物真正的龙头。

    历朝历代,军师都很少出手。但只要对隐龙会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军师出手会有多么的恐怖。

    每一次隐龙会深陷泥潭的时候,往往都是军师把隐龙会从泥潭里拖出来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军师的目标,居然直指燕王。

    “隐龙会不是支持燕王的吗?”

    “隐龙会支持的是燕云,而不是想把自己变成燕云的奴才。燕王的野心,太大了。”

    而野心这个东西,是隐藏不住的。

    很显然,燕王的野心,冒犯了军师的尊严。

    而张百忍站在了燕王这边,也让军师有些失望甚至愤怒。

    所以,他要给他们一些教训。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军师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道长,你们这种追逐天道的人,是很难理解俗人想法的。”

    在灭尘的心目中,面子甚至荣华富贵,他都是不怎么在乎的。

    他在乎的只有境界更进一步。

    这种人当然没什么不好。

    但军师和燕王,都不是这种人。

    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更看重灵魂的自由和地位的高下。

    他们是俗人。

    但俗人并不一定比高人要差。

    两个俗人,终究是要分一个高下的。

    当隐龙会的人迟迟不到的时候,燕王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而当燕云的供奉也被人拦住的时候,燕王已经有些出离愤怒了。

    “军师好大的胃口,居然想同时设计我们两个。”

    燕王握着手中的霸王枪,王者气势散发四方,彰显着这个王者这些年虽然没有出手,但是武道境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事实。

    赵行空站在他的对面,须发皆白,仙风道骨。

    身上的气息,却是赤裸裸的唯我独尊的杀意。

    这很不仙人。

    这也很仙人。

    凡人冒犯上仙威严,自然要诛杀殆尽。

    “本座闭关几十年,没想到人世间居然出了这么多狂徒。这一代的年轻人,还真的有些意思。”

    赵行空是赵家的老祖宗,他自己都已经快要忘记自己多少岁了。

    但在他的记忆里,在这个人世间,很少有人敢挑衅他。

    就连赵大和赵二见到他,也一直都是毕恭毕敬,从来不敢冒犯。

    没想到这次出世,封千山就不说了,就连一直不敢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所谓军师,都敢在背后算计他。

    赵行空理所当然的会愤怒。

    但他并没有因为愤怒而选择离开。

    “待杀了你后,我自会去杀了那个所谓的军师。”

    赵行空的态度,让燕王的眼睛眯了起来。

    “不若我们化干戈为玉帛,以免让人坐收渔翁之利。”

    “杀你一个假仙而已,不需要担心有人能占本座的便宜。”

    赵行空极其自信,甚至可以说傲慢。

    但他也的确有傲慢的本钱。

    燕王到现在都不知道,燕云的其他高手现在在哪里。

    赵行空的嘴角出现一抹浅笑。

    显然,对于燕王,他也并非全无了解。

    “是不是很奇怪,燕云的供奉此时都不见踪影?”

    燕王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危险。

    “你身边没有太多高手跟随,否则进入燕云之后,逃不过本王的眼睛,那是谁挡住了本王的人?”

    “你猜一下。”

    如果能够对燕王攻心成功,赵行空自然也不介意省点事情。

    自信归自信,他不傻。

    燕王也是一个聪明人。

    他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真相,然后脸色就变得无比难看。

    “赵行空,你身为赵氏老祖,忽然勾结荒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替我的后代剪除内患,功在千秋。”赵行空的嘴角出现了冷酷的笑容。

    他是不喜欢搭理红尘俗世了。

    不过如果自己后代的王朝传承都出现了问题,他也是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

    “本王若真的死了,燕云会立刻易主,再也无力抵挡荒人南下的大军。”

    “放心,本座活了几百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人是不可替代的。现在能有一个燕王,外未来可能就出现一个云王。我大宁人才济济,离开了你燕王,一样能够守住燕云。

    退一万步说,即便燕云失守,又能如何?”

    燕王瞪大了眼睛,不能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你说什么?”

    “我说,即便燕云失守,又能如何?荒人终究是荒人,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征服不了中迎的,最多便是闯进来烧杀抢掠一阵,早晚还是要回到草原上。只有你才是大宁真正的敌人,荒人不足为虑。”

    话已至此,燕王只能放弃和赵行空妥协。

    他所坚持的东西,在赵行空看来,根本就毫无意义。

    “老东西,当年公主没有杀死你,那就让我这个做夫君的,为公主报仇。”

    燕王一句话,立刻让赵行空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战。

    “那个女人的剑很锋利,但你的枪,还不行。”

    赵行空话音落下,他的瞳孔中就已经出现了一把长枪。

    枪尖没有一丝颤抖,周围的空气变得极其炽热,甚至赵行空察觉到自己的须发都开始燃烧。

    燎原枪法,在战场上无敌的枪法。

    封千山和吴影都曾经亲口说过,在战场上,他们即便全力施为,杀伤力也不到燕王的一半。

    燕王曾仗此枪法,和荒人不败传奇呼延啸大战一日一夜,不分胜负。

    不过,呼延啸是呼延啸,赵行空是赵行空。

    两者终究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赵行空没有动。

    他的双眼出现了星空,甚至出现了四季。

    他被点燃的须发开始倒退,重新回到了刚才还没有被点燃的时刻。

    他周围的草木,在这一瞬间,甚至全体枯萎。

    《枯荣经》,一步一枯荣。

    赵行空只起了势,便抵挡住了燕王的燎原之火。

    然后,赵行空不退反进。

    一步一枯荣。

    他的脸色开始出现变化。

    从额头,到鼻子,到嘴巴,再到下颌,赵行空整个人一分为二。

    一边黑,一边白。

    与此同时,他的气势也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赵行空伸出右手,两指。

    就这样,轻轻的夹住了燕王的霸王枪。

    足以摧山裂石的霸王枪,不可一世的霸王枪,就这样被赵行空两根指头夹住了。

    尽管赵行空的身体也在颤抖。

    但他还是成功了。

    这就是真仙和假仙的差距。

    “本座说过,你的枪,还不行。”

    ……

    荒原,王庭。

    王帐内部,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在荒人大汗的面前,此人也一身黑袍,黑巾蒙面,极为神秘。

    大汗周围侍卫林立,全都极其警惕的看着此人。

    但此人只是静静的坐在单于的下首,一言不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大汗最先沉不住气。

    “听说隐龙会的军师是天下间最神秘的人,不知本汗可否有幸见一下先生的真容?”

    “大汗,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从来没有人见过我。即便你见了我的真容,又如何确定我就是真的军师呢?又如何确定我没有戴人皮面具呢?”

    “王弟说你是军师,那你肯定就是军师。”

    黑袍,也就是军师轻笑了一下,没有淤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引向了另外一处。

    “可汗大可放心,这一次布的是神仙局,神仙局顾名思义,也只有神仙能破,凡人是不可能破的了的。”

    “何为神仙局?”

    “神仙局,就是指事件之中出现了以常理无法判断到的变数,从而导致了神仙也无法预判的局面。这种变数,不存在于计划之中,却对局面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可汗不是个蠢人,但他却听不明白军师的意思。

    “这个局,不是你布的吗?”

    “当然不是,这个局最初是吴维布的,也就是燕王的长子。很奇怪,他想杀燕王,而我只是悄悄的加了一些人进去。现在,无论是吴维,还是我,都已经无法判断局势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了。”

    “吴维?他要杀燕王?”

    “是啊,我也很奇怪,我理解他对燕王的恨,但我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想杀燕王。不过他的力量终究是太弱,也或许是他意识到我会帮他,所以,他只是开了一个头,然后我将有能力杀燕王的人——也就是可汗你的人,引入了局。同时,我控制住隐龙会的人,不要在燕王还没有死亡之前就动手。”

    这是同为布局者,冥冥之中的一种默契。

    军师很欣赏吴维。

    “本汗不明白,隐龙会为什么要帮荒原?”

    “隐龙会要的是天下太平,天下,不只是包括中迎,也包括荒原。这些年,燕云蒸蒸日上,但草原上的荒人,过的也实在太惨了一些。荒人,也在隐龙会的拯救目标当中。”

    这是一个普世的组织。

    大汗眯了下眼睛,接受了这个解释。

    他对隐龙会并非一无所知。

    历史上,隐龙会也的确做过资助外敌、甚至扶持黑道的事情。

    隐龙会的宗旨中,平衡十分重要。

    而现在,燕王的强势,打破了这个平衡。

    所以,隐龙会想要除掉燕王。

    朝廷想要除掉燕王。

    荒人想要除掉燕王。

    吴维也想除掉燕王。

    很多人都不谋而合。

    所以,针对燕王的杀局,就在这些不谋而合当中——组合到了一起。

    只是,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胜利的人会是何人?

    天下想杀燕王的人如过江之鲫,付诸于行动的人也不知几何。

    但燕王越来越强,能杀他的人,却越来越少。

    这一次,又会如何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