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章 江湖为刀【求订阅】

    法无高下,人有高低。

    即便是同一境界的人,战力往往也相差很多。

    所以吴剑才会想学吴影的剑法,因为他自认不及吴影远矣,虽然他明面上已经和吴影处在了同样的层次。

    当然,即便是同一个大境界,也会有很多小的划分。

    很明显,吴影已经处在了这个大境界的顶端。

    而吴剑才上路,不过刚刚已经取得了一些突破。

    这还要多谢刚才的那个声音指点。

    有时候,一个名师的作用,就是可以让你少蹉跎很多年。

    平静下来的吴剑,并没有忘记关注应该关注的事情。

    “阁下是谁?”

    吴剑神目如电,扫视剑冢,却一无所获。

    他并没有天真的以为刚才是自己福至心灵想通的,虽然那句话的确是在自己脑海中响起的。

    不过他想找暗中那个提点他的神秘人,但神秘人并没有出现。

    “阁下既然有心帮我,若不现出真身,让吴某如何报答?”

    “某并不奢望你报答于我,只是借贵地藏身一用。刚才的点拨,吴掌门可以当成是互惠互利。”

    藏身一用?

    吴剑没有听懂这句话。

    能够指点他境界的人,还需要隐藏身份吗?

    吴剑觉得不需要。

    但他又觉得这种实力的高人,完全没有必要骗自己。

    所以,外面又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吴剑这样想着,很快迎来了剑门的人前来召唤他出关。

    剑冢之门打开,吴剑毫发无伤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让大长老他们瞪大了眼睛。

    “掌门,你……你……没事?”

    剑冢自古以来就是剑门的禁地,里面剑气驰骋,肆意纵横,虽然是剑门弟子最佳的试炼之地,但稍有不慎,就是埋骨的结局。

    而且剑冢里面死气很重,进入之后,很容易被死气影响,进而成为真正的死人。

    刘建霖把吴剑关入剑冢,本来也没打算让他活着。

    只是碍于名声,也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才没有直接杀死吴剑。

    大长老本以为吴剑怎么也得掉半条命,没想到吴剑不仅毫发无伤,从身上传来的气息竟然隐隐还更强了。

    这让他很难相信。

    吴剑似笑非笑的看了大长老一眼,然后又回看了一眼剑冢,若有所思。

    他没想到这群人竟然会主动把他从剑冢里放出来。

    外面肯定发生了大事,需要他出面解决。

    而这个时候,剑冢内部又出现了一个神秘人。

    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吴剑有很多疑问要解决。

    半个小时之后,他知道了自己应该知道的情报。

    “皇帝死了?”

    “是。”

    “师伯也死了?”

    “是。”

    “现在下面大军围山,领头的是吴维?”

    “是,所以需要掌门您出山。”

    大长老的态度很恭敬。

    他做好了被吴剑痛揍一顿的准备。

    本来,吴剑是很尊重他的,不过刘建霖出山之后,他就站在了刘建霖那边。

    好在大长老这人知道分寸,即便站边了刘建霖,公投了吴剑出局,但也没有做什么落井下石的事情。

    这种老家伙,深深的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所以他现在还有胆气站在吴剑面前。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吴剑并没有揍他。

    而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有很多事情,吴剑还没有想通。

    至于大长老这群人,他早就想通了。

    不值得再浪费自己的时间。

    “掌门?掌门?”

    发现吴剑的眼神没有了焦距,大长老不得不再次出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他也不想的,但山下的大军可没有这个耐心。

    “掌门,现在朝廷对江湖深恶痛绝,而剑门和燕云都被朝廷所恶,所以朝廷故意制造封千山在我们剑门的消息来让我们双方自相残杀,朝廷好坐收渔翁之利。现在是剑门生死存亡的关头,还请掌门不计前嫌,带领我剑门渡过这一难关。”

    吴剑回过神来,看向大长老,忽然摇头笑了笑:“朝廷使用的是阳谋,你让我怎么化解?”

    “掌门一直支持吴维,对剑十一也视如己出。您出面,吴维定然会给您面子,我们也可把这一次的冲突化干戈为玉帛。”

    “那朝廷那边怎么交代?”

    “剑门何须给朝廷交代?”大长老沉声道。

    不是他硬气,而是他必须在朝廷和燕云中做出选择。

    大长老没有选择,只能选燕云。

    因为剑门和燕云的恩怨可以化解,推到刘建霖一人头上即可。但剑门和朝廷的恩怨无法化解,这些年的打压,再加上剑门和前朝的牵绊,都注定了剑门和朝廷不可能走到一起。

    本来剑门做出的选择也是押宝张百忍,选择的本就是燕云。

    现在,只不过是换一个效忠的对象而已,真正效忠的目标并没有变。

    大长老唯一担心的就是吴维会不接受剑门的投诚。

    所以,吴剑必须要请出来。

    吴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定位,对于这个角色他心知肚明,不过他不想为难自己,更不想为难吴维。

    “我和吴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也从无书信往来,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因素。你让我去说服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大长老低眉顺眼,态度却很坚决:“掌门,吴维的资料我们都看过,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不会给我们面子,肯定会给您面子的。”

    “是啊,他会给我面子,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面子呢?”吴剑冷声问道。

    他也是有火气的。

    吴剑对于这群人,产生了厌烦。

    他不想为这群人的未来负责了。

    大长老很着急。

    “掌门,别忘了,剑十一还在我们手里。”

    吴剑的眼神变的更加讥诮。

    “你们不敢拿剑十一去威胁吴维,却拿来威胁我?”

    大长老避开了吴剑的眼神,低声道:“我们不敢威胁掌门,只希望求得一个生路。只要我们活着,剑十一就不会死。谁都知道掌门对剑十一视如己出,肯定不会坐看剑十一出事的。”

    “真是愚蠢啊。”

    大长老沉默。

    “不仅愚蠢,而且堕落。剑门的人,不用剑说话,反而却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求生存。这样的剑门,留之何用?”

    “只有留着,便有用。”

    “从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我修成了承影剑。”

    大长老猛然抬头。

    下一刻,他本就放大到极致的瞳孔中,映出了一抹剑气。

    无影无形,却又真切的被他看到了。

    那是一把不存在的剑。

    从吴剑的身体中斩出。

    然后穿透了他的身体。

    大长老不甘心的倒下。

    “原来如此。”

    他明白了承影剑的真谛。

    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将这个真谛说出来了。

    因为,吴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吴剑和大长老并不是进行的私人对话,他们旁边还有很多长老在列席旁听。

    这本就是一次谈判会议。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吴剑的剑会斩的那么坚决。

    “掌门,你疯了。”

    “你居然杀了大长老?”

    “掌门,你难道要效仿当年那个魔女吗?”

    看着这群慌张的长老,吴剑想到了很多年前,自己和师姐的对话。

    “师姐,门里很多人都喊你魔女。”

    “那又如何?”

    “他们都是我们剑门的人啊。”

    “剑门不需要人,只需要剑。”

    当年的吴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他懂了。

    “剑门,不需要人,只需要剑。”

    “若没有足够锋利的剑,那即便门徒百万,又有何意义呢?”

    “你们不死,剑门如何再出现神剑?”

    被这群尸位素餐的长老们霸占高位,剑门是没有未来的。

    所以,他要大开杀戒,给真正的人才留出上升的通道。

    无数的剑气,从吴剑的身体内喷涌而出。

    剑气肆意桀骜,锋利无匹。

    无人可以匹敌。

    这种场景、这种风采,在剑门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一些经历过当年那一幕的长老,此刻都有些瑟瑟发抖。

    “掌门你居然拿到了承影剑?”

    吴剑没有回答,直接一剑穿心,让他去地府和阎王进行了交流。

    承影剑?

    从来没有什么承影剑。

    只有杀人的剑法。

    从前,这种剑法属于吴影。

    现在,这种剑法属于吴剑。

    ……

    山下。

    吴维收到了系统的提示,挑了挑眉。

    吴维等了半天,也没人来和他交涉,他本来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准备率大军踏平剑山的。

    不过听到系统这样说,他就又按下了杏子。

    “那就再等一段时间,让剑门内部的纷争尘埃落定了再说。”

    如果剑门自己内部撕逼把问题解决,不用他出手,那自然皆大欢喜。

    吴维从来不认为剑门能够抵挡大军的冲击,不过不用己方做出牺牲,自然是更好的。

    “如果不用我动手就将剑门收为己用,你可以归功于我的人格魅力,然后继续将经验值算上。”

    系统:

    这个本来是不可以有的。

    但吴维这样说了,没有也必须要有了。

    吴维没有于山下等太久。

    很快,他就等来了一个人。

    一个他并不认识,但在记忆中有模糊身影的人。

    “是师叔吗?”

    “吴维,我是吴剑,上山一叙如何?”

    此刻,吴剑浑身染血,杀气冲天。

    黑骑首领警惕的看着吴剑,靠近吴维,低声道:“大公子,此人很危险。”

    吴维当然也能意识到吴剑很危险。

    剑门门主,同样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当年也仅仅是被吴影掩盖住了自己的光辉而已。

    不过,在吴影仙逝的时候,吴剑就已经是超品高手的境界了。

    现如今他有什么实力,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想想也会猜到,肯定是高深莫测。

    单打独斗,吴维这边没有一个人会是吴剑的对手。

    不过,吴维对于自己的安全并不是很担心。

    他拍了拍黑骑首领的肩膀,然后下马走到了吴剑的身边。

    “烦请师叔送我一程了。”

    剑山很高。

    他自己当然也能飞上去,不过和吴剑这种高手比,那就纯粹是献丑了。

    吴剑握住吴维的手,然后,一飞冲天。

    黑骑首领看着消失的吴维身影,被面具遮盖的眼神并不为外人所知。

    这个大公子,和他预料中的完全不同。

    一路上,吴维有无数次机会拉拢他。

    但吴维一次也没有开口。

    黑骑首领想着,即便是二公子,对于自己的态度明显也是偏亲热的。

    吴维却只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是真的有定力?还是他所谋更加长远呢?

    回去之后,又该如何向王爷交代此行所发生的事情?

    他陷入了沉思。

    吴维也陷入了沉思。

    看着剑山上满地的尸体,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有些吃惊。

    吴剑动手的狠辣,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是为了向自己展示诚意?还是单纯的宣泄自己的愤怒?

    似乎猜到了吴维在想什么,吴剑主动开口:“这是我自己为剑门选择的未来,与你无关。”

    “真的与我无关吗?”吴维看向吴剑。

    吴剑坦然点头:“我知道,你是不想让他们死的。”

    被吴剑说着了。

    吴维还真不想让这些人死。

    一群软骨头,利用的好,也是很大的臂助。

    反正这群人就是准备抱大~腿的,吴维接收了他们,一样能够为自己办事。

    死了还真的可惜,不能废物利用了。

    “他们活着,对你有好处。为了取信于你,他们也一定会拼命的讨好你。”

    “所以师叔把他们都杀了,是为了和我为敌?”

    “是为了剑门的脊梁,再让这群人活着,剑门就真的没有未来了。”吴剑正色道:“偌大的剑门,需要一些宁折不弯的剑客,而不是唯唯诺诺的懦夫。”

    “可惜了,对于剑门是由什么人组成的,我并不关心。”吴维实话实说。

    这就是他和吴剑的区别了。

    作为剑门掌门,吴剑必须要关心剑门的利益。

    而吴维只需要关心剑门可以为自己带来多少利益。

    吴剑也深知这一点,他本来也没有过多的奢望。

    “毕竟是培养过你母亲的门派,吴维,我不奢望你对剑门有多少感情,至少给它一个传承下去的机会。”

    “这要看十一的死活,以及剑门的诚意了。”

    如果剑十一死了,一切就都免谈。

    不过吴维认为剑十一不太可能出事。

    墙头草一般都是不敢太得罪某一方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十一只是被软禁,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看他。”

    吴维让吴剑引路。

    剑十一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真心待吴维,且不要求回报的少数人之一,张维很珍惜他,吴维自然也要珍惜。

    这样的人如果死了,也是这个世界的损失。

    好在剑十一的确没有出事。

    “师叔?吴维?外面那群人解决了吗?”

    看到吴维和吴剑走在一起,剑十一也有些诧异。

    他也是被软禁了起来,和外界完全隔绝,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吴剑简单的把形势给剑十一解释了一下,剑十一显然十分震惊。

    吴维也是。

    吴剑刚才并没有对他说出全部的事情,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吴剑修成了吴影的剑法。

    “师叔你效仿师父,练成了承影剑?”

    “承影不是剑,而是剑气,人人都能练。不过前提是你已经突破九品,成为超品高手。因为必须要先天剑气,才能够有无坚不摧的效果。”

    剑十一的眼中~出现了强烈的渴望。

    超品高手才能修炼的剑法,这对一个剑痴来说,当然是巨大的诱~惑。

    “好了,十一你没有问题就最好了。吴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取师姐的遗物。”

    也是入主隐龙会的信物。

    当年吴剑继承了剑门,吴影也便将这些东西留在了剑门。

    如果留在张维身边,张维当时也没有足够的能力,那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为了自己的孩子,吴影也算是煞费苦心。

    不过,吴影也不是神仙,即便是神仙,也未必能够推算到日后局势的发展。

    现在的局面,肯定不在吴影的意料之中。

    而稍后的场面,也脱离了吴剑的掌控。

    吴影的遗物——不见了。

    吴剑的面色很难看,尤其是在他发现吴维正盯着他之后。

    “不是我做的,应该是被大长老那批人藏了起来。”

    吴维眯起了眼睛,仔细的盯着吴剑,不放过任何一丝变化。

    人心隔肚皮,他对吴剑并不了解,张维和他也不熟悉。

    天知道他是不是一个隐藏极深的影帝。

    “你杀人的时候,没想到这一点吗?”

    “杀心一起,便仗剑杀了,剑门弟子,不需要考虑的面面俱到,只需要剑在手,顺心意即可。”

    吴维无语。

    你骄傲个什么劲?

    连师姐的遗物都保护不好。

    不过,吴维并没有怀疑吴影的遗物被大长老他们藏了起来。

    “你杀人的时候,应该不可能是同时杀的吧?”

    “当然是一个一个来的。”

    “那就不是他们藏的,否则他们面对死亡,一定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让你手下留情。”

    吴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不是他们藏起来了,那就是有外贼?”

    吴维开始认真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片刻后,他心中一动。

    “有多少人知道我母亲的遗物在这里?”

    “刘建霖、大长老、五长老、我。”

    中间缺的那几个,都是早早就已经被吴影杀掉的。

    “我母亲的遗物是被箱子锁起来了吗?”

    “当然。”

    “钥匙在谁手里?”

    “没有涌匙,箱子用特殊手法锻造过,只有超品高手才能给通过暴力打开箱子。当时师姐想的是如果你不能突破九品,就不让你接触隐龙会,以免给你带来更大的危险。”

    隐龙会内,也是实力为尊的,这是全世界通行的法则,吴维并不意外。

    也就是说,当时吴影的选择,是让吴剑代替她去加入隐龙会成为九大龙首之一的。

    如果信物一旦丢失,得利最大的会是吴剑吗?

    “我对隐龙会没有任何兴趣,对天下也没有任何兴趣。身为剑门弟子,剑道才是最大的追求”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个箱子还真的能凭空飞走不成?”

    吴剑也很奇怪。

    不过他敏锐的发现,吴维的身体处于极度的戒备当中,但却靠自己越来越近。

    吴维不会愚蠢的想要偷袭自己,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一切都没有意义。

    所以,吴维是在防着暗中隐藏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吴剑心中一凛,立刻挡在了吴维身前。

    “有何方神圣跟踪吴某?还请现身一见。”

    吴剑不笨。

    从吴维的反应中,他就猜到了吴维的想法。

    既然只有刘建霖和死在他手中的大长老五长老知道遗物所在,那可以排除掉是他们偷拿的。

    可外人是不知道吴影的遗物所在的。

    所以,他提前拿到吴影的遗物,只能通过一个办法——跟踪刚才的吴剑,然后赶在他前面。

    想做到这一点,看似简单,却需要强大的修为和缜密的心思。

    普天之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没有几人。

    吴剑也进入了高度的戒备状态。

    看到吴剑不假思索的挡在自己面前,将后背完全放给了自己,吴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他这才确认,吴剑对他并没有太多虚假的心思,是真的关心他的死活。

    江湖中人,尤其是一些有骨气的江湖中人,和官场上的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他们更重情谊,而不是利益。

    所以,他们永远斗不过朝堂。

    但这也是他们的可爱之处。

    “师叔,你刚才说,在剑冢内,有一个神秘的前辈出言提点了一下你,你才得以突破的。”

    吴剑眯了下眼睛,沉声道:“不错,那个前辈和师姐应该还有过接触,对师姐的剑法很是了解。”

    否则也不可能一口道破承影剑的秘密。

    “他还说,他只是借贵地做藏身之用?”

    “是,的确说过。”

    “那我猜到他是谁了。”

    吴维轻叹一声,心说此人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

    他每一次都算不对此人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大伯,您是和我母亲并列的骄阳,何苦要为难我一个晚辈呢?”

    吴维站了出来,对虚空拱了拱手。

    吴剑更紧张了。

    大伯?

    能够当得起吴维这个称呼的人,除了前朝的太子,就只有现在天下间风头最劲的人物——封千山了。

    居然能够真的杀的了皇帝,吴剑想过很多次自己要去杀皇帝,但每一次推算,都是毫无悬念的失败。

    封千山能够做到,单此一点,吴剑就知道自己和封千山的差距有多大。

    更不用说封千山刚才还出言点拨了一下他了。

    很明显,封千山无论境界还是实力,都要超过他一个级别。

    不过,吴维的下一句话,让吴剑稍微放松了一下。

    “师叔无需紧张,大伯和我无冤无仇,应该不会为难我的。而且大伯被皇室供奉追杀千里,虽然也成功逃匿,但一身伤势,想想也不可能太轻,现在他不会是刚刚突破的您的对手的。”

    吴剑对于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他对封千山的实力判断会出现错误。

    吴维的话让他反应了过来。

    的确,刺杀皇帝,并不是一竿子买卖,而是一个连锁反应。

    封千山纵然真的杀了皇帝,可想不和皇帝陪葬,也是极其困难的。

    否则他就不会借剑门的剑冢藏身了。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吴剑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但对吴维的安全还是很担心的。

    要保护一个人,可比要杀一个人难太多了。

    “吴维,确定是封盟主吗?”

    “不确定,但大概率是了。”

    天下间有这种身手的,本就没有几人。

    不过,封千山却始终没有出现。

    吴维刚才的对话,就好像在对空气说。

    吴剑也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

    但他很快鼻子动了一下。

    心随意动,一道剑气立刻斩向了西北方向。

    砰!

    飞沙走石之后,一个身影在另外一个方向出现,眼神中有不加掩饰的诧异。

    “你居然能够察觉到我的藏身之处?”

    “你身上,没有剑的味道。”

    吴剑的回答,让此人一愣,随后洒然一笑。

    也是。

    吴剑身为剑门掌门,对剑门的一草一木都十分了解。

    剑门处处都充满了剑的气息,吴剑也已经熟悉了这种气息。

    突然之间,有一个空间没有了剑的味道。

    吴剑也就知道了他藏身在哪里。

    眼睛会骗人,耳朵会骗人,但剑不会骗人。

    吴剑在剑道上的钻研,即便不是当世第一人也能排进前三,所以他能够很快锁定此人的真身。

    “当年吴影曾对我说,她师弟的剑道天赋即便比她也相差不多,我那时不信,因为你毫无存在感。现在看来,吴影的眼光还是老辣。”

    能够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天下间自然没有几人。

    吴维看到的人并不是封千山,封千山他在燕王府里见到过。

    不过,他确认这就是封千山。

    像他这种高手,改头换面是基本操作。

    他不认为封千山做不到。

    “封伯伯,不知道您拿走我母亲的遗物,意欲何为?”

    “吴维?你就这么确定我是封千山?”

    “除了您我也想不到别人了。”

    毕竟到了这个境界的高手,也根本不需要东躲西藏。

    封千山笑了笑,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的确就是封千山。

    这是他和吴维第一次正式见面。

    在他心目中,吴维是一个他有些好奇的少年英才。

    在吴维心目中,封千山是一个命格奇特的高手。

    他做的事情也并不如何出人意料,但每每都能够超出正常的算计。

    这是一个很牛逼的能力。

    强如燕王,都没有能够让他按照自己的计划走。

    在吴维看来,这很强。

    更不用说赵二真的间接死在他手里了。

    这是当年吴影没有做到的成就。

    “以前听你父亲说,你和你弟弟一样优秀,我还不太相信,不过现在,我相信了。论生儿子和教儿子,我的确不如他。”

    他生了一个儿子,却几乎坑的自己万劫不复。

    吴维摇了摇头:“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也没有教过我什么。”

    “也对,他确实对不起你,你有如今的成就,还是你自己努力拼来的,对他没有好印象是正常的。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设计我?”

    吴维:“……”

    “我查过,最初传我在剑门的出处,就是从你这儿出来的。”

    吴维很想骂人。

    你丫的一个逃犯,哪来的能力调查这个啊。

    居然还真给他查到了。

    “你我无冤无仇,却要设计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很好奇,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给剑门制造压力,堵死剑门倒向朝廷的路,这不难理解吧。”

    吴维当然不能说他和孟平凡狼狈为奸。

    吴维给出的理由能够说得通,封千山并没有怀疑

    “的确不难理解,但是我不接受。我被你父亲设计,就已经很恼火了。你今年才多大,就也想拿我当棋子?真的当我封某人是你们张家的鹰犬吗?”

    说到最后,封千山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吴维耸了耸肩,并不害怕。

    如果封千山要杀他的话,早就动手了,也不会废话到现在。

    吴维抓~住了重点。

    “封伯伯也想加入隐龙会吗?”

    “天下虽大,可敢收留我的组织,也只有隐龙会了。”

    “您不是已经接近破境,马上就可以位列仙班了吗?”

    “赵家在仙界更加根深蒂固,我上去找死吗?”

    这个理由很强大,吴维无法反驳。

    若非赵家在仙界有这么强大的后台,就凭赵大赵二这种中人之姿,能统御天下才是奇了怪了。

    “封伯伯想加入隐龙会,我绝对举双手赞成,不过一定要抢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吗?您确定要与我为敌?”

    封千山看着吴维,突然眯了下眼睛,嘴角也出现了一丝笑容。

    “你不怕我?”

    “若你坚持与我为敌,那只是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怕的?”

    吴维才不相信封千山现在还是巅峰状态呢。

    “很好,现在有你这种胆气的人不多了。你说的对,我抢你母亲的遗物,的确有些以大欺小了。这样,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你帮我加入隐龙会,成为九大龙首之一。我欠你一个人情,无条件为你出手三次。”

    吴维怦然心动。

    这个交易,他的确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封千山的三次出手,同样是诚意十足。

    毕竟,这位可是一出手就把当朝帝王打了一个半死的超级猛人,说是现在的天下第一人毫不为过。

    吴维想不通他为何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加入隐龙会对封伯伯就如此重要吗?还是说隐龙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没有,其实只是我想借助隐龙会的力量而已。”

    封千山的话,让吴维有些明悟。

    也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想保住江湖?”

    “不错,只有隐龙会能够把江湖整合为一体,然后抵挡住来自朝廷和燕云的觊觎。江湖不能亡,江湖若亡了,朝廷只会变成更加堕落的朝廷。”

    “何以见得?”

    “现在有贪官污吏,江湖侠客敢一怒而起,暴起杀人,将生死置之度外行侠仗义。有无道昏君,江湖中的超品宗师同样敢怒闯皇宫,以三尺剑为天下苍生请命。江湖是有很多不好,但江湖就是一把刀,悬在朝廷的脖子上,让朝廷中人不敢肆意妄为。

    如果没有这把刀,谁来制约朝廷的权力?没有束缚的权力一旦失控,后果将是毁灭杏的。”

    封千山的这番话,刷新了吴维对于他的认知。

    吴维本以为封千山只是一个有些天真的武夫。

    现在看来,他其实对于世界的认识还是很深刻的,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只是,还是过于天真了一些。

    不过,吴维并不打算改变这种天真。

    很多时候,世界之所以变得更加美好,正是因为一些理想主义者的努力。

    “其实以您的实力,不用通过我,隐龙会也会接纳您的加入吧?”

    “我要的不是加入隐龙会,而是成为隐龙会的话事人之一。这点,只有你能帮我。”

    所以即便吴维不设计他,他也会找上门来的。

    “看来你没把希望寄托于燕王身上。”

    “不,我是希望他能够一统天下的。不管我对他有淤多不满,可是有一点我无法否认,他让燕云变得更好了。我相信他当皇帝,也会比赵大赵二更好。但他能做到,他的儿子呢?他的孙子呢?若没有江湖的制约,出现一个无法无天的昏君,天下百姓何以自处?”

    “您真的就是一个全无私心的大英雄么?”

    这么舍己为人、无私奉献的人,吴维好多年没有见过了。

    所以很难发自内心的接受。

    “封某不是英雄,只是为我犯过的错赔罪而已。是江湖给了我一身虚名,我为江湖死而后已,死得其所。”

    以江湖为刀,庇护苍生,这种境界,当今天下,的确无人可及。

    吴维有些欣赏这个人了。

    “那么,成交。”

    反正他本来也没打算放过裘华容空出来的那个龙首之位。

    ……

    本章9000多字,4000字补前天的欠更,4000字是今天的更新,剩下的1000字算我送给大家的,作为这几天更新不稳定的赔罪。继续求订阅,明天应该还会有加更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