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章 一刀纵横【万字大章为KJKJH盟主加更】

    既然图谋的是天下,那很多人就早晚都是敌人。

    燕王有这个觉悟,所以他从不惧与天下人为敌。

    吴维没有这个觉悟,因为他不在乎天下的归属。

    但时局的发展,让他现在必须站在燕王这一边。

    从京师传来的消息,赵二也让他站在燕王这一边,极力促成此事,让燕王成为马踏江湖的总负责人。

    赵二的打算很清楚,他不认为江湖是这么容易搞定的,所以他想让燕王去碰这个霉头。

    吴维当然不会去尝试改变赵二的想法。

    首先,这不现实。

    其次,赵二的想法,也真不一定就是错的。

    朝廷自有人才,赵二自有忠臣。

    这些人考虑问题,也未必没有燕王全面。

    但他们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说明他们对江湖有极大的信心。

    这种信心,当然不是毫无来由的。

    ……

    京城,御书房。

    赵二召集了一众大臣在议事。

    商讨的便是燕王想要马踏江湖的事情。

    这也是现在全天下最关注的事情。

    首先,赵二很愤怒。

    他将百官的奏折直接摔在了地上,怒气冲冲的对着王普说:“丞相,朕需要一个解释,为何这么多人要为燕王出头?”

    燕王遇刺,天下震惊,但上书让朝廷马踏江湖的,却不是燕王挑的头。

    而是百官“自发”的上书。

    赵二当然不会相信这些人是自发的。

    所以他很愤怒。

    王普任由这些奏折扔在自己身前,他也没有出手去捡。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差不多已经知道了。

    赵二的邪火,自然是要发的。

    可他却不会受。

    等赵二住嘴之后,王普才缓缓开口:“陛下,燕王在朝中没有这么多人,这点臣可以保证。”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二也不相信燕王在朝廷内部居然能够如此一呼百应。

    当然,是不愿相信还是不敢相信,就有待商榷了。

    王普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一次的上书,自然是有组织有婴谋的,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摇旗呐喊,真正的主力是一些有心人。陛下,您不要忘了,燕王的二公子现在正在京城当中,这些天他不是很安分。”

    王普既然选定了吴维做盟友,那在给张百忍上眼药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客气。

    张百忍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他自然也不会忽视张百忍。

    当初留张百忍在京城,他就做好了张百忍会搞事情的准备。

    可是当事情真的发生了,他还是感觉很恶心。

    “朕不相信张百忍初到京城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撬动整个朝廷为他做事。这背后肯定有其他原因,丞相,这些上书的人名中,有很多人都是你的人。”

    看出了赵二想借题发挥的想法,王普内心轻叹了一口气。

    自古以来,君权和相权的争斗就从未停止过。

    如果是一个废物丞相也就罢了。

    偏偏他不愿意当一个毫无自主意识的傀儡。

    所以,他和赵二的矛盾,就变得不可调和。

    王普知道,即便自己让步,赵二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赵二需要让自己真正的心腹当上丞相,而他不是。

    可王普不想现在就让位。

    所以,只能强势的回应这件事情了。

    “陛下,他们不是臣的人,而是朝廷的人。”王普着重说了这一点,“燕王也不是陛下的敌人,而是和他们一样,都是朝廷的臣子。”

    王普的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王普身边的几个大臣都已经开始点头,同意王普的说法。

    “陛下,这件事情说穿了,就是兔死狐悲。如果连燕王都能够被一介武夫刺杀,那让其他的朝廷官员如何产生安全感呢?”

    赵二眯起了眼睛看向其他人。

    从他们的眼中,赵二看到的是同意,是支持。

    他开始意识到,王普说的是对的,这些人肯定不是燕王的人,但这一次他们也必须和燕王站在一起。

    屁~股决定脑袋。

    除了忠于他之外,这些人也要保住自己的命。

    而朝廷的法度和江湖的散漫,这种矛盾一直不可调和。

    其实在以往的岁月中,没少出现一个高来高去江湖武者因为一己私怨就杀了某官员一家。

    大多数情况下,朝廷都会颁布海捕文书,六扇门也会全力追捕,但最终往往都是无疾而终。

    因为朝廷统治下的江山是一个世界,而江湖是另外一个世界。

    两个世界的规则并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截然相反。

    很多在朝廷被尊为铁律的规则,在江湖是完全不起作用的。

    “陛下,王相说的有道理,百官不是在为燕王请命,他们是在为自己请命,也是在为大宁的江山请命。天下虽大,可是却没有法外之地。”

    赵二的一个铁杆心腹也站了出来,旗帜鲜明的支持赵二。

    赵二没有说话。

    这个人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朝野皆知,赵二也从来不担心这个人会背叛自己。

    但他今天也是这个态度,其他的人可想而知。

    “天下虽大,可是却没有法外之地?”

    一直躬身站立在赵二身后的孟平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出列对赵二拱手道:“陛下,李大人的心是好的,但却太不切实际了一些。”

    孟平凡是厂卫的厂公,在朝廷内部也是有品级的。

    而且同为赵二的心腹,李大人也不敢对孟平凡太过不屑,哪怕孟平凡是一个太监。

    他从来没有忘记,孟平凡是太监的同时,还是一个超品高手。

    所以李大人很恭敬的问道:“敢问孟公,为何不切实际?”

    孟平凡看向赵二,赵二对他点了点头,孟平凡便解释道:“李大人,历朝历代,统一天下的王朝不在少数,但从未出现过一统武林的王朝。非不愿,实不能也。”

    “孟公此言差异,朝廷子民千千万,江湖武者不过几十万众,不会超过百万,他们和朝廷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为何不能一统武林?”

    李大人是典型的书生上~位,身上还带着些许的理想主义。

    孟平凡很想笑。

    他自己除了是厂卫的厂公之外,也算是江湖上的陆地游仙,所以对江湖的认知自然比李大人强很多。

    “江湖武者的确不过几十万众,但这几十万众的江湖武者中,有多少九品高手?又有多少超品宗师?这点李大人有想过吗?超品宗师,都是能够以一敌千,甚至是万人敌的存在。和这种人为敌,而且是同时和很多这种人为敌,李大人知道后果吗?”

    孟平凡环视左右,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孟平凡也没有让人失望,直接说出了结果:“后果就是,几十个陆地游仙会齐聚京城,直接威胁到陛下的杏命。”

    李大人没忍住反驳道:“孟公此言太过夸张了,京城龙潭虎穴,岂是能够让这些江湖武夫来去自如的?”

    孟平凡笑了笑,刚想继续解释,却被赵二打断了。

    “朕亲自和武林高手接触过,比你们更了解所谓的武林中人。”

    赵二开口,所有人就都不说话了。

    他们也知道,赵二说的是实话。

    当年赵二一战覆灭唐门,那一次战果也是惊动了天下。

    不过,那一战朝廷付出的代价,也不可谓不大。

    “区区一个唐门,就让朕损伤了数万的精锐士兵,而唐门只不过是在蜀中称雄而已。要和整个江湖为敌,朕不能不担心,麾下的大将够那些武林高手杀的吗?朝廷有那么多人才,可以拿你们的命去赌吗?”

    如果可以,赵二当然也不想任由江湖人士猖狂。

    但他亲身体验过武林高手的恐怖。

    他很明白这些江湖武者的危险。

    所以即便是他想削孟平凡的权,但碍于孟平凡的武功,他依旧不敢摆在明面上,而且还要给足孟平凡面子。

    不给不行。

    即便是九五至尊,也只有一条命。

    而天下的陆地游仙当中,恐怕也只有孟平凡才会对他这么恭敬。

    江湖上的那些超品高手,即便是面对他这等九五至尊,也是不屑一顾的。

    他们固然很难奈何的了赵二,但他们想跑,赵二也很难威胁的了他们。

    皇宫~内自然有大内供奉,可想驱使那些真正的高手做他的狗腿子,很难很难。

    “朕很担心,朝廷一旦对江湖宣战,第二天各大总督就会在睡梦当中离奇死亡,天下会立刻大乱。”

    赵二不讳言这种结果,他甚至认为这就是燕王想看到的。

    让朝廷和武林为敌,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但这个时候,李大人的话,改变了他的想法。

    “陛下乾纲独断,既然也这样说,那臣不敢有异议。不过既然江湖势力如此恐怖,而燕王又被江湖人士所伤,陛下何不顺水推舟,让燕王处理此事?”

    赵二的眼前一亮。

    “臣记得,燕王麾下有不少士兵,应该都是北地的江湖武者出身。”

    “至少有十分之一。”王普轻飘飘的补了一刀。

    这一刀恰到好处,打消了赵二的一切犹豫。

    还是孟平凡对赵二忠心耿耿,有些担心的进言:“陛下,这件事情就是燕王向朝廷禀报的,如果让他自己处理的话,很容易落入他的圈套。而且江湖很大,这岂不是让燕王的兵马光明正大的行走于天下之间?”

    想马踏武林,自然是要靠军队的。

    一直以来,燕云将士在北地称雄,北方人提起燕云军队,都会竖起大拇指。

    但南方人对于燕云将士的认知并不是很清晰。

    燕王的声威更多的也是在北方。

    如果真的让燕王把武林打服了,那燕王的声威在整个天下将如日中天,彻底超过赵二。

    这是赵二不能容忍的事情。

    不过,赵二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建议,还是认为可行。

    “朕不相信燕王能够慑服整个武林,历朝历代,从来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万一燕王志不在武林呢?”

    王普作为大宁的丞相,这一刻体现了自己的操守。

    他开始站在赵二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如果燕王只是想把自己的触角深入天下,那借助这次机会,燕王可能会做到很多事情,勾结很多人。陛下,此事不可不防。”

    王普说的很有道理,但王普也将赵二的杏格拿捏的十分到位。

    赵二这个人,杏格极其的矛盾,很多时候怂的一逼,但在某些方面又极其偏执。

    自卑和自信的集合体,说的就是赵二。

    他怕燕王,但也怕武林。

    让这两者自己打起来,而他坐收渔利,这很符合他的想法。

    所以他决定促成此事。

    “丞相所虑不无道理,那朕就将他彻底架起来,让他想逢场作戏都不行,必须要站在江湖的对立面。”

    赵二的主意定了,那就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了。

    这毕竟是一个封建帝制王朝。

    赵二很快给燕王发了一个明旨:

    江湖一直是法外之地,这是对朝廷的极大侮辱。江湖武者屡行不轨之事,刺杀朝廷大员,今竟然刺杀到当朝一品亲王头上,是可忍孰不可忍。着燕王立刻马踏江湖,让整个江湖对朝廷俯首称臣,顽抗者格杀勿论。

    赵二打的是为燕王报仇的主意,而且明发天下。

    燕王如果抗旨,藐视朝廷事小,对于他自己的威严损害就大了。

    全天下都在等燕王的反应。

    而燕王很快给出了自己的反应:接旨。

    于是,江湖沸腾了。

    燕云也沸腾了。

    ……

    燕云。

    吴维坐镇燕王府,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来来往往,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尽管他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一次燕云将士的反应震惊了。

    燕王接旨的后果来的太快太大,吴维相信即便是燕王本人,都会有些措手不及。

    尤其,当吴维看到一个很有名气的人也进入了燕王府之后。

    “燕王这一次是玩崩了吧?”

    “大公子稍安勿躁,王爷既然决定做这件事,说明这些代价他都愿意承受。”

    “可是刚才连封千山都来了,这也在他意料之中吗?”

    贾文和沉默。

    他觉得没有。

    事实上,封千山会出现,他也有些震惊。

    他本以为不管遇到什么事,封千山都会站在燕王这边。

    现在看来,封千山却已经旗帜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而封千山的态度如此,燕王的态度会不会改变呢?

    对于燕王来说,封千山,终究是不一样的。

    北地刀王封千山,燕王的结义兄长,当年曾经和吴影并称武林绝代双骄的传奇存在。

    封千山在武林当中的声望,现如今几乎可以说是武林盟主级别的。

    而巧的是,他刚刚从武林盟主的位置上退下来。

    燕王准备马踏江湖,吴维本以为燕王和封千山是有默契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因为封千山丧失了对江湖的掌控,所以他要亲自出手。

    但现在看来,事实不是这样。

    也的确不是。

    燕王,书房内。

    燕王和封千山相对而坐,气氛有些沉凝。

    封千山满脸虬髯,是一个长相十分粗犷的男人。

    本来任何男人在燕王面前,都会相形见绌的。但封千山的形象和燕王完全相反,反倒是有几分和燕王分庭抗礼的存在感。

    而事实上在天下,封千山的名气,也的确不比燕王小太多。

    他本就是天下的一个传奇,武林的一个传说。

    “大哥,我没想到你也会来找我。”

    燕王率先开口,语气依旧平淡,但很显然,他内心并不是毫无波动。

    封千山毫不避讳的直视燕王的眼睛,直言道:“我也没想到,你做这种事情,居然会不事先通知我一下。”

    “事发突然,我也是受害者。”

    燕王习惯杏的虚伪,让封千山打断了:“我们之间,就不要来这套了。二弟,对我说实话,别让我真的站在你的对立面。”

    燕王沉默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

    “大哥,你已经从武林盟主的位子上退下来了。”

    “也就是说,你以前是给我面子,所以没有对武林动手。现在我不当武林盟主了,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不是,以前确实是时机未到,不过现在时机到了。”燕王很坦然的说:“而且从前大哥当武林盟主,总不会做对我不利的事情。但你刚刚退位,就有人想拿我做垫脚石往上爬了。”

    燕王说的自然是刘建霖。

    封千山没有无视这件事情。

    事实上,消息传出之后,他就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了。

    到现在,他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刘建霖做的的确过了,我事先也不知情。”

    “我当然知道这与大哥无关,我的愤怒也与大哥无关。”

    “但我的愤怒与你有关,二弟,既然说到这件事情,那你应该很清楚,他是受了你儿子的挑拨才会来燕云的,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你们燕王府的内部矛盾。准确的说,是你自己的行为让你两个儿子离心,才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最重要的是,刺杀你的,并不是刘建霖。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就被你枉死了。二弟,他已经为他的野心陪葬了,这还不够吗?”

    燕王沉默了片刻,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够。”

    封千山握紧了双拳。

    但燕王并没有让步,而是一字一句的说:“大哥,任何企图对我不利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必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让天下人从此根本就不敢打我的主意。”

    “你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厉害了一些?老二,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天下人只会惧你怕你,根本不会尊敬你。”

    燕王大笑:“大哥,这就是你天真的地方了。惧我怕我,便是尊我敬我。能够让天下人害怕,本就是一种成功。”

    “但这个过程中会死多少无辜的人?”封千山紧紧的盯着燕王。

    燕王扔给了封千山一份资料。

    “这是过去十年间,武林人士犯下的恶行,罄竹难书,但官府无力整治。”

    封千山打开资料。

    片刻之后,他的神情就开始发生变化。

    “烧杀抢掠、兼并土地、逍遥法外。大哥,你们这些武林中人,不事生产,花钱却总是大手大脚。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封千山没有说话。

    “劫富济贫?替天行道?我很好奇,谁给你们的资格劫富济贫?谁规定的,富人就必须要接济穷人?而且,你们这些人真的就是穷人吗?为什么没有人抢你们的钱?那些劫富济贫的大侠真的把抢来的钱都给穷人了吗?”

    封千山不用回答。

    因为答案是很明显的。

    “大哥,承认吧,江湖本来就是江山的一块毒瘤。历朝历代,朝廷一直想彻底***湖,只是一直做不到而已。现在,事情来到了我的面前,我自然当仁不让。”

    封千山终于开口:“二弟,你这是要告诉我,你在替天行道?”

    “你可以这样认为,大哥,你信不信,我如果马踏江湖,更多的天下人会对我交口称赞,而不是口诛笔伐。天下苦江湖久矣,只是你们自己察觉不到,或者察觉到了,但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封千山不是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人。

    他知道,燕王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他也是一个有脑子的人。

    所以他很愤怒。

    “燕云也有贪官污吏,朝廷也会有昏庸的君王。人数一多,每个群体都会有害群之马。以些许的害群之马就定义整个群体,二弟,你在我面前玩这一套有意思吗?”

    “大哥,我没有想骗你的意思,但你不能不承认,你们这个群体中害群之马太多了。就算是很多名义上道貌岸然的大侠,实际上背地里干的也是男盗女娼的勾当。剪除了武林,天下会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

    “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拿什么证明这一点?”

    “我不需要证明什么,我只需要把我要做的事情变为现实。”

    封千山的刀就在桌子上。

    他如果要动手,天下没有人能拦得住他的刀。

    从吴影死后,封千山几乎就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

    所以在他面前,燕王居然敢针锋相对,不得不让人佩服燕王的勇气。

    “二弟,我是武林中人。”

    “大哥是自己人,自然不在我的打击范围之内。”

    “但我是武林中人,很多你的袍泽也是武林中人。过去这些年,武林中人救过你很多次杏命,你不要告诉我你都忘了。”

    就单单只算他本人,就救过燕王至少两次。

    “大哥,当年如果不是你护着我,我逃不过荒人可汗的追杀。如果不是你护着我,公主当年一怒之下,我也的确很有可能已经丧命。在战场上,很多兄弟更是舍命保护我,他们其中的很多人,现在都已经长眠于地下。甚至就连我最初的那些兄弟,燕云十八骑,其中也有六个人,都是武林出身。”

    “原来这些你都没有忘。”

    燕王正色道:“这些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忘的。”

    “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来回报我们吗?二弟,你不觉得你有些恩将仇报吗?”

    燕王坦然点头。

    “大哥,我们是兄弟,我不瞒你,小弟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且卑鄙无耻的小人。”

    封千山:“……”

    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他应该怎么办?

    “大哥,我连公主都负了,还有谁是我不能负的?”

    “你真的厚颜无耻。”

    燕王笑了:“大哥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现在才有这种评价,未免太晚了一些。你难道忘了,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宁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封千山没忍住,握住了手中的刀。

    燕王神情不变,并没有丝毫危机感。

    “大哥,你不会对我动刀的。”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我,你做不出恩将仇报这种事情。”

    封千山怒极反笑:“我是你的恩人,我对你动手,有什么恩将仇报的?”

    燕王又拿出一叠资料,扔在了封千山面前。

    “大哥,这个你看看,应该会很感兴趣的。”

    封千山打开了折叠资料。

    这一次,他的脸色比刚才变化的更加剧烈。

    甚至连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二弟,你……”

    “我卑鄙,我无耻,但我没有对不起大哥,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大哥的事情,从来都没有。相反,我帮过大哥很多次。”

    是的,的确帮过封千山很多次。

    “大哥你喜欢大嫂,大嫂也喜欢你,但大嫂和另外一个官宦之家已经有了婚约。大嫂也是官宦人家的孩子,这种家族是看不上大哥的。后来,是我出面为大哥提的亲。不过,有件事情大哥不知道,当年和大嫂有婚约的那家,被我灭门了。”

    封千山身体一颤。

    “大嫂喜欢安逸的生活,不喜欢大哥打打杀杀整天厮混,所以大哥开始做自己的产业。是我派人出面帮大哥打点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死了十七个人,所有和大哥有竞争关系的人,最后都自动退避,大哥难道以为是你北地刀王的名号起的作用吗?”

    封千山面如死灰。

    “大哥的独子封寒飞扬跋扈,杏如烈火,小小年纪,身上就已经背负了五条人命,其中甚至有一个太守的儿子。不仅如此,他还入股了人口买卖生意,北地最大的人口~交易组织,封寒就是其中的股东。朝廷和燕云官府已经很多次想对他动手,是我保住了他。”

    封千山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再也没有北地刀王的豪迈。

    燕王嘴角含笑,似乎是在笑封千山,又似乎是在笑这个世界。

    “大哥,你明白了吗?这才是真正的世界。天下间其他人有对我不利的理由,你又怎么可能对我不利呢?你毕竟不是我,做不出恩将仇报这种事情啊。”

    封千山沉默了很久,终于沙哑着问了燕王一句:“二弟,我们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一句话,让燕王也有些动容。

    他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

    那是他和封千山初见的时候。

    那时,他是一个寒门学子,怀才不遇。

    封千山是一个武馆的学徒,在剑门独尊的武林中瑟瑟发抖。

    两人相识于彼此都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所以他们的关系最为坚实。

    那个时候,两人是真正交心的兄弟。

    封千山说,他要改变天下剑道独尊的地位,他要用刀把江湖砍一个通透。

    燕王说,他要金榜题名,做天下最大的官,娶天下最美的女人。

    事实上,到了现在,他们当初的愿望,他们几乎都已经实现了。

    只是,封千山却感受不到喜悦,尤其是现在。

    “二弟,我们不该是这样的。”

    燕王轻叹了一口气。

    “大哥,这就是人生和成长吧,我们都终究不再是一个人了。”

    “不再是一个人了?”

    “是啊,若大哥你还是孑然一身的北地刀王,那天下何人能够拦你?一刀纵横,无拘无束,那样的刀,才是天下最强的刀,才是能够和公主不相上下的风采。

    但你结了婚,娶了妻,生了孩子。大哥,你的刀上,有了太多的牵绊。这样的刀,又怎么还能像从前那样锋利呢?

    就好像公主,自从她有了我之后,她就有了破绽,从此,她就注定了失败。”

    说到最后,燕王有些唏嘘。

    正因为亲眼见到了世上最强的刀和剑都不再像以往那般锋利,所以,他埋葬了过去的那个自己。

    “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我已经对不起公主了,如果再对不起你,我就真的成孤家寡人了。

    你于我而言,终究是不一样的。”

    当然,也肯定是没有自己重要的。

    这个潜台词,燕王没有说,也不必说。

    封千山失魂落魄的走出了燕王府。

    没有丝毫北地刀王的风采。

    吴维是亲眼看着他进去又出来的,吴维很怀疑,随便一个七八品的高手,就能够杀死现在隐隐有江湖第一人之称的封千山。

    “他好像被燕王采了后~庭花。”吴维对贾文和说。

    贾文和一口茶没咽下去,直接喷了出来。

    “胡说什么?很明显,封千山被王爷摧毁了人生信仰。”

    “怎么做到的?我本来还期待着两人打一架呢。”吴维有些可惜的说。

    他当然不认为封千山能够杀死燕王。

    不过,给燕王造成一点麻烦,这点能力吴维对封千山还是有信心的。

    贾文和对于封千山的事情也知道一些,闻言摇了摇头,说:“封千山的老婆和孩子都不是省油的灯。”

    吴维秒懂。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像燕王那样无情无义的。

    “以人为鉴吧大公子,想当年封千山的风采我也是亲眼见过的,一刀在手,纵横天下,是当年公主也极为佩服的英雄。现在,哎……”

    吴维自然是会吸取教训的。

    不过,这一刻的吴维,包括贾文和与燕王,都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封千山不是吴影。

    有些人陷入漩涡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但也有些人,会迷途知返。

    亦或者,将漩涡捅一个通透。

    ……

    封家。

    失魂落魄的封千山出现在门口之后,自然很快就引起了注意。

    封夫人很快就迎了出来。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难道你真和二弟动手了?”

    封千山和她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她也心知肚明封千山去燕王府是因为什么。

    不过她对这件事情并不担心,在她看来,燕王是一定会说服自己相公的。

    封千山看着自己的夫人,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迷茫。

    他开始回忆。

    自己从结婚之后,还和人动过几次手?

    记得没结婚之前,他是曾经杀入过荒人王庭,敢在荒人王帐中过夜的一代刀雄,草原上的荒人提起他都要竖起大拇指。

    但在结婚之后,他好像就再也没有做过这种事了。

    依旧还是有很多人在提起他的时候竖起大拇指。

    只不过赞誉他的内容变成了:

    “封大侠乐善好施,是个大善人啊。”

    “封大侠,我们只信得过你,还请您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封大侠,能否指点一下犬子的刀法,您可是我们全体刀~客的偶像。”

    从明面上看,他的名气不仅没有减少,还增加了一些。

    可是,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却这么不舒服呢?

    封千山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

    已经很久没有人因为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而赞誉自己了。

    自己最心爱的“破海刀”,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真正出鞘过了。

    封千山,破四海。

    北地刀王,应该因为刀名扬天下。

    而不是因为乐善好施,不是因为处事公正,不是因为武林盟主。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这样了呢?

    从自己结了婚之后。

    封千山闭上了双眼。

    明白了。

    二弟说的没有错,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自己的刀已经有牵挂了。

    所以,再难像从前那样锋利。

    “夫君,你没事吧?夫君?”

    耳边响起夫人的声音,封千山还是睁开了双眼,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

    看着自己的夫人,他甚至还笑了笑,主动安慰道:“没事,我和二弟说开了,都是一场误会。”

    封夫人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不是我说你,二弟要做什么你就让他去做呗,反正又不关我们的事。只要我们家不受影响,管二弟做什么呢。”

    “是啊,只要我们家不受影响。”

    封千山喃喃自语,然后问封夫人:“寒儿呢?在家吗?”

    “在,我这就去叫他,你去餐厅等着吧。”

    五分钟之后,封千山看到了封寒。

    他一直对这个儿子十分满意,封寒继承了他的刀法天赋,而且也极其聪明,温文尔雅,待人有礼有节。

    这些都是今天之前他的认知。

    燕王给他的情报,改变了一切。

    封千山看着封寒,内心有些东西在疯狂的涌动。

    “寒儿,为父想问你一些事情。”

    “父亲您说。”封寒没当回事。

    “你在做买卖人口的生意?”

    咔嚓。

    封千山此话一出,封寒和封夫人的筷子都直接掉在了地上。

    “父亲,你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就是,这怎么可能?夫君你这是从哪听的胡言乱语?寒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这两个在世界上于他而言最为亲近的人,封千山笑了笑。

    “没有就好,吃饭吧,饭都凉了。”

    封夫人和封寒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惴惴不安。

    “夫君,真的没事?”

    “当然没事了,吃饭,快吃饭。”

    两人开始吃饭,只是再也品尝不出食物的美味。

    二十分钟后,封千山放下了筷子,看向封夫人和封寒,问道:“吃饱了吗?”

    “饱了。”

    封千山点了点头:“饱了就好,吃饱了好送你们上路。”

    封夫人还想好奇的问一句:“什么吃饱了好上路?”

    但这句话她没有问出来。

    因为,在她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封千山的刀,就已经捅~进了她的心脏。

    封寒瞪大了眼睛,立刻就想惊声尖叫。

    但他也没有能够叫出声音。

    一刀封喉。

    封千山想杀人,除非有同级别的陆地游仙保护,否则他要杀的人很难幸免。

    这是封千山时隔多年后第一次杀人。

    杀的是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奇怪的是,杀人过后,封千山没有一丝难过,反而有一种解脱牢笼的快~感。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啊。”封千山喃喃自语。

    “啊……”

    一直在旁侍奉的侍女惊声尖叫了起来。

    但也只尖叫了一声。

    今日,封千山大开杀戒。

    封府血流成河。

    除封千山外,无一幸免于难。

    最终,封千山将封府付之一炬。

    封千山半辈子打拼的事业,就此化为废墟。

    封千山没有丝毫留恋。

    握着手中的破海刀,封千山的身体和刀身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那是兴奋。

    “老朋友,这些年让你蒙尘了,是我的错。”

    “一名刀~客的归宿,当然永远应该是刀。”

    夜幕之下,火光之前,封千山持刀而立。

    如神似魔。

    是日,封千山再度破境。

    而后,他重新去了燕王府。

    一代刀雄,又岂是能这么轻易被人拿捏的?

    ……

    万字大章为KJ盟主加更,再次感谢kj的盟主。今天的4000字保底更新昨天已经更了,没有少,大家放心。继续求订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