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8章 心灵感应【为“大风吹蚊子”飘红加更】

    吴维吃了一顿食不甘味的饭菜后,默默的告辞了。

    本来准备好的说辞,自然也胎死腹中。

    吴维肯定是不相信施访梦出现在这里是意外。

    很明显,施访梦察觉到了自己徒弟的心思。

    然后,捷足先登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等吴维离开之后,燕王看向施访梦皱了皱眉,开口道:“看来你说的是真的,清幽居然真的打的嫁给我的主意,而且还说动了老大替她出面。”

    “这不奇怪,清幽自从拜入神女斋之后,一直顺风顺水。别人都赞誉她空谷幽兰,可实际上,她的杏格最为偏执,很容易走极端。我是她的师父,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就是我了。”

    所以,自从皇甫清幽离开神女斋前往燕云后,她就猜到了皇甫清幽的真实想法。

    而她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清幽到底还是年轻,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也把神女斋看的太轻了一些。如果神女斋弟子先后和父子二人有感情纠缠,传扬出去,神女斋在天下何以自处?”

    施访梦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毕竟神女斋立足在世界上,靠的就是名声。

    如果名声坏了,神女斋以后再想推销女弟子,就困难很多了。

    毕竟,明星制造公司和高端会所的杏质还是差距很大的。

    如果任由皇甫清幽一意孤行下去,神女斋很可能从明星制造公司变成高端会所。

    虽然本质上两者也没有什么区别,可实际操作起来获得的利益就天差地别了。

    “女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为了感情放弃一切,胳膊肘往外拐,所以男人征服天下,女人征服男人。”

    燕王的话,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大男子主义。

    但施访梦却出乎意料的并不反感,只是苦笑道:“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看不起女人。”

    “我没有看不起女人,事实上我很尊敬女人。如果没有女人,我不会成为现在的我。只不过,最值得我尊敬的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施访梦沉默。

    燕王看向施访梦,认真的说:“除了吴影,我不会爱上其他女人的,你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公主死后,我的心也就死了。”

    “王爷,你不要忘了,你刚刚还和我春风一度。”

    施访梦刚才还以为燕王接受自己了。

    但反转实在来得太快。

    燕王摇头:“我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所以我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顿了一下,燕王继续道:“而且你对我的痴情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决定赐你一点福利。”

    施访梦:“……”

    神TM发福利。

    男人对女人做这种事情,也能算是发福利的?

    施访梦对燕王的无耻有了深刻的认识。

    不过如果吴维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对燕王的话表示同意的。

    明星艹粉,可不就是发福利吗?

    吴维是一个坚定的男女平等主义者,所以他在这方面不搞双标。

    就算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也会认为燕王说的是对的。

    这件事情上,施访梦的确是赚了,和杏别无关,只是和追求者被追求者的身份有关。

    不过吴维这种超前的思想,施访梦自然是接受不了的。

    她有些愤怒。

    “王爷,我是喜欢你,但你不能如此辱我。”

    “一个人自己是什么样的,看别人就是什么样的,你终究不是她。”燕王的眼中有些失望,“你知道吗,当年她和我在一起后,经常说是她赚了。”

    这个她,自然就是吴影。

    “每一次和我上床,公主都会说占我的便宜。”

    燕王的嘴角溢出一抹浅笑,就连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

    很显然,他很怀念那个女人。

    他只见过那一个活的如此真实的女人。

    其他的女人——都太假了。

    施访梦接受不了。

    “我不会像她那样不知廉耻。”

    啪!

    燕王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施访梦的身前,出手如电,让施访梦完全来不及防御。

    很快,一个五指山就出现在施访梦脸上。

    “在我面前,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所不敬,明白吗?”

    捂着自己的脸,施访梦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你敢打我?”

    “本王为何不敢?”

    “我是神女斋斋主。”

    “我是燕云之王,荒人的可汗、朝廷的皇帝,都曾经被我追杀的如同一条死狗,我有什么不敢的?”

    燕王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淡漠中自显霸气。

    施访梦闭上了眼睛,让自己进入莲心状态。

    今天她和燕王相见,使了一些小手段,燕王也很配合,所以导致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这样很容易让她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和一些错误的判断。

    施访梦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即便她冷静了下来,还是感到了愤怒和悲哀。

    这个男人的杏子——当真恶劣的很。

    “王爷,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对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无礼。”

    燕王皱了皱眉,“斋主,你的追求者应该很多吧?”

    “当然,但我一直喜欢你一个人,你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了。”

    燕王显然不在乎这个。

    喜欢他的人多了,施访梦算老几。

    燕王只是淡淡的问了施访梦一句话:“你会对你那些痴情的追求者保持耐心吗?”

    施访梦无言以对。

    舔狗的悲哀。

    有很多人舔她。

    可惜她是燕王的舔狗。

    待遇都是一样的。

    天道有轮回。

    “原本这个世界上有能够让我对她保持温柔耐心的女人,可惜,我亲手埋葬了她。

    从此,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人能够与我并肩了。施访梦,皇甫清幽不行,你也不可能的,放弃这个妄想吧。”

    施访梦不想放弃。

    舔狗如果这么容易放弃,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男神女神了。

    “王爷,娶了我,神女斋的人脉和情报就都是你的,至少能够帮助你少奋斗十年。”

    她和皇甫清幽的目的是一样的。

    不一样的是皇甫清幽是为了报仇。

    而她是为了爱情。

    可惜,她有爱,面前的这个男人没有。

    “第一,神女斋并不能帮助我少奋斗十年,你低估了我,高估了神女斋。

    第二,我说过,我不会再娶正妻的。只有公主有资格做我的正妻,没有其他女人能够和公主相提并论,永远不会有的。”

    “王爷,当年是你亲手将她推入死地的,现在在我面前如此惺惺作态,不嫌太虚伪了一些吗?”

    饶是施访梦有舔狗滤镜,也受不了燕王的这种“深情”。

    要真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丫就别再娶裘华容,当年别把吴影推入死地啊。

    施访梦有些鄙视燕王这种行为。

    而燕王给出的答复是:“夏虫不可语冰。”

    施访梦:“……”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是我自己,我从不否认这一点,其次便是公主。为了我自己,我可以放弃公主。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让我伤害公主,你懂吗?”

    深情是真的。

    喜欢是真的。

    但最终放她去死,也是真的。

    这并不冲突,至少在燕王这里并不冲突。

    “一个死人而已。”

    “所有人都会死,早晚而已,公主会永远活在我心中。”

    “那吴影还活着的时候,你不是也娶了裘华容吗?”

    “那是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燕王对此并不讳言:“当时的裘华容十分有吸引力,而且即便是那时,我也从没想过休了公主。从始至终,裘华容都只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

    燕王看着施访梦,忽然笑了笑:“若你能够接受小妾的位置,我也不介意娶你入门,并且将燕王府的后宅完全放权给你。问题是,你能接受吗?”

    施访梦握紧了粉拳。

    “王爷,神女斋的人,从不做妾。”

    “所以你可以走了,本王只纳妾,不娶妻,这辈子都不会再娶妻了。我从前做过对不起公主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做了。”

    施访梦银牙紧~咬,对吴影的嫉妒愈发强烈。

    比不过活人也就罢了,居然连死人都比不过。

    “王爷,二公子和清幽青云的婚事都已经被神女斋否决,如果您再拒绝娶我为妻,那神女斋从此将和燕云分道扬镳,一刀两断。这个后果,您想过吗?”

    燕王看向施访梦的眼神变得有些讥讽。

    “当初我在边境杀的七进七出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是十七个兄弟,不是神女斋。我在燕云名声鹊起,需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提我一把的是公主,不是神女斋。我在燕云自立为王,与朝廷荒人三足鼎立的时候,靠的是我自己,也不是神女斋。

    你说,我失去了神女斋,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不过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势力,只要本王一直赢下去,本王借你神女斋十个胆子,你们敢和本王为敌吗?”

    施访梦无言以对,眼神深处又有了深深的迷醉。

    她就是喜欢燕王这种男子的豪迈气概。

    哪怕燕王对她不屑一顾。

    “是我说错话了,但能锦上添花,又有什么不好呢?而且以我们神女斋的实力,又岂止锦上添花?如果没有我们的配合,二公子在京城中真的能完成他的谋划吗?”

    燕王沉默了片刻。

    谈判便是这样,你我来往,针锋相对,然后在妥协当中,寻求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条件。

    “我不相信你们舍得放弃老二。”

    施访梦眼神一闪,不过随即苦笑道:“的确不想放弃,但没有办法。神女斋的尊严更加重要,哪怕二公子真的是谪仙降世,神女斋也不可能放弃弟子去捧他的臭脚,那样门派的凝聚力就散了。”

    一个门派,如果不能维护弟子的尊严,而是一味的去讨好外人,那这样的门派是没有前途的,弟子也不可能对门派产生归属感。

    像神女斋这样能够传承几百年的门派,自有其独到之处。

    这点燕王也很佩服。

    不过,佩服归佩服,该占的便宜一点都不能少。

    “临行之前,老二曾经对我说过,他会在燕云之外,打拼出一个新的天地。他既然有信心,本王也不想过多插手。神女斋和他的纠葛,让老二自己解决便是。本王现在的目标不是你们,说的再准确一点,神女斋现在没有和本王对话的资格,你们应该去找老大老二谈。”

    施访梦还想说些什么,但燕王大袖一挥,已经做出了送客的架势。

    “施斋主,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愿意做小,本王会考虑让你进门的,毕竟你真的很漂亮,对本王又痴心一片。本王可以向你保证,虽然名义上你是小妾,但实际上你掌握的就是燕云王后的权力。”

    施访梦有些心动。

    可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神女斋从来没有给人做小妾的例子,她不能给神女斋丢脸。

    尤其,她还是神女斋的斋主。

    燕王似乎猜到了她在顾虑什么,提出了一个让她怦然心动的提议:“你是怕答应了本王,然后丢了神女斋的面子?这点其实很容易解决,你把斋主传给皇甫清幽,然后自己退出神女斋便是了。”

    “王爷,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想要掌控一个组织,不一定非要在明面上,退居幕后,一样可以做无冕之王。以你和皇甫清幽的关系,以你在神女斋的人脉,这个斋主的位置,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燕王的话有一种魔力,让施访梦的心砰砰乱跳。

    当然,说到底,还是因为施访梦有欲望。

    当一个人最先开始心动的时候,她就已经输了。

    ……

    话分两头。

    且说吴维现在也是郁闷的厉害。

    比吴维更郁闷的,自然就是皇甫清幽了。

    “你说我师父和燕王在一起?”

    “不仅如此,这一对狗男女还刚刚做了那种事。”

    “那种事是哪种事?”

    吴维看了皇甫清幽一眼,直接说:“别装纯,我不信你真不懂。”

    皇甫清幽反应了过来,然后俏~脸通红。

    懂自然是懂的,只不过没反应这么快。

    “我又没有做过,怎么可能会懂?”皇甫清幽强自争辩道。

    吴维倒是没有淤说说皇甫清幽装纯。

    像张百忍这种人设,肯定是不会在婚前动皇甫清幽的,这很正常。

    伪君子的坏处就在这里,明明很想干一件事情,却非要压抑自己的欲望。

    “看来你的想法没有瞒过你师父,被她捷足先登了,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

    皇甫清幽不敢再有想法了。

    报仇的心思再急切,可师徒共同侍奉一个人的事情她也是做不出来的。

    这个女人的自尊心超过了很多人。

    “只能放弃了,我不可能和师父抢女人的。”

    皇甫清幽此话一出,吴维倒是有些意外,对于此女的印象提高了一些。

    “可惜了,大公子,你之前的提议还有效吗?”

    皇甫清幽说的,自然就是吴维想娶她的事情。

    既然当不了张百忍的娘,那当他嫂子,也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吴维皱了皱眉,没有立刻给出答案。

    “如果燕王和你师父搞在一起,那么即便我再娶了你,也不可能对燕云有太多的帮助,更不用说对我有什么好处了。”

    现在的他和皇甫清幽还都是小字辈。

    真有好处,自然也是燕王和施访梦拿了。

    对于这点,皇甫清幽也能想到。

    不过,她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女人。

    “如果我能够让我师父不和燕王在一起呢?”

    “她是斋主,而且我可以确定,她已经和燕王发生了那种关系。即便他们不结为夫妻,但事实上以后神女斋也一定会倒向燕云的。我们再结合的话,对于双方都是一种资源浪费,燕王和你师父都不会允许的。”

    像他们这种身份,当然是政治联姻的首选,单身很重要。

    皇甫清幽对此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不过她没有放弃,而是说出了一句让吴维动容的话:“如果师父不再是神女斋的斋主呢?”

    吴维看向皇甫清幽的眼神和先前截然不同。

    从这个女人的话中,他听出了改天换地的野心和魄力。

    “她对你不好?”

    “师父待我恩重如山,但师父的年纪大了,本来也快到了退位的年龄。我是神女斋钦定的继承人,名正言顺。”

    吴维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那就证明给我看吧,等你成为了神女斋的斋主,我们再谈这件事。另外,我希望提前看到你的诚意。就算我们不联姻,我们也有一致的目标。”

    “没问题,不过我希望大公子也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

    “让青云给我安分一点,不要顶着我的脸在外面招摇撞骗,给我惹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我帮不了你,我和她虽然有协议,但她喜欢的还是老二,我说了她也不会听的。”

    “那就让她永远也不可能和二公子在一起,我相信大公子会有办法的。”

    皇甫清幽不给吴维拒绝的机会。

    但就在这个时候,皇甫清幽脸色一红。

    “该死。”

    “你怎么了?”吴维有些奇怪。

    皇甫清幽瞪了吴维一眼,然后开始左右环视。

    “青云就在附近。”

    吴维一惊:“你确认吗?”

    “当然确认,我和她是双胞胎,只要不超过一定范围,我们可以共享感觉的。她现在,她现在……”

    皇甫青云在练功——左右互搏。

    而且刚刚还吃了春~药。

    她故意的。

    来自现代的皇甫青云,自然了解很多办法。

    但皇甫清幽就不一样了。

    得知皇甫清幽来到之后,皇甫青云就给她准备了这样一份大礼。

    不得不说,把皇甫清幽和吴维都整懵了。

    双胞胎的心灵感应,真的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嘤咛。”

    皇甫清幽直接软倒在了吴维身上。

    气息也开始迷乱。

    吴维面色古怪。

    这反应……

    皇甫青云是不是小电影看多了?

    这他娘的也太腹黑了。

    ……

    感谢“大风吹蚊子”童鞋的五万起点币飘红,五千字大章加更送到,鞠躬致谢。盟主打赏就是一万字大章,很公平。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明天还有加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