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章 姜的还是老的辣

    燕王刚刚对吴维说,皇甫清幽这个女人不是这么容易屈服的。

    当时吴维没有放在心上。

    他认为只要利益到位了,一切都可以商量。

    但不得不说,燕王看人很准。

    皇甫清幽也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人,居然做出了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

    “就算你真的想嫁给燕王,也没有必要和我通气吧?”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想法。只有经过大公子的妙手操作,这才能变成现实。”

    吴维沉默。

    他开始仔细的思考这件事情。

    很快,他就明白,皇甫清幽说的是对的。

    的确,只有他有能力、也有立场来操作这件事情。

    吴影是燕王的正妻,裘华容只不过是一个小妾。

    所以准确的说,张维才是燕王的嫡子,张百仁不过是一个妾氏所出,按理来说是没有道理和他争夺继承权的。

    当然,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按照道理运行,所以很多人都有意无意的忽视了这一点。

    不过明面上,燕王如果要续弦,吴维是最有资格说话的那一个。

    他不同意,很多人就都很难施行,包括燕王。

    这些年燕王从来没有提过续弦的事情,他本人或许的确没有太过强烈的意愿,但这不代表燕王麾下的那些人没有想法。

    “其实如果要让燕王续弦的话,从附属老二的势力中挑选一位,对我来说才是利益最大化的,不是吗?”

    确定了皇甫清幽这个女人的想法和底线,吴维也撕开了温情的面纱,和她直接开始谈论赤~裸裸的利益。

    这的确比谈感情更靠谱。

    皇甫清幽是带着诚意来的。

    “大公子,我知道你和青云之间有默契存在,但你要明白,在神女斋,她只是我的影子。有我一天,她就出不了头。”

    吴维眼神闪烁了一下。

    “而且青云现在和二公子在一起,她真的会尽心尽力为你做事吗?要知道,女人一旦动了情,是没有什么立场的。”

    对于这点,皇甫清幽的确很有发言权。

    她自己本人就是典型的代表。

    吴维知道皇甫清幽说的有道理,可惜她不了解自己和皇甫青云的真正关系。

    他和皇甫青云,是真正的超越了利益的连接。

    当然,这没有必要和皇甫清幽解释。

    而且,皇甫清幽要是真的能倒向他,吴维自然也不会拒绝。

    只不过,方式还有待商榷。

    “你嫁给燕王,我有什么好处?”

    “我视二公子为仇寇,自然会处处针对他,这难道不是对大公子最大的好处吗?”

    既然做不了他的新娘,就做他的新娘,的确是很能恶心老二。

    不过吴维并不是很看重这些东西。

    太虚幻了。

    除了名声上的打击之外,很难给老二造成实际杏的伤害。

    “即便是你真的进了燕王府,你的价值也完全取决于燕王对你的看重程度。恕我直言,你在燕王眼中怕是连老二的一根头发都不如。”

    “大公子,你是在小看神女斋的能量吗?”皇甫清幽很淡定:“你信不信,只要你向燕王提出了这个建议,燕王甚至不会考虑太久,就会答应我这个决定。”

    “谁给你的自信?”

    “当然是神女斋,娶了我,就等于接收了神女斋的人脉。天下哪个男人不想要?就算是二公子,当初之所以和我两~情~相~悦,也有我和他门当户对的原因。我本就是有资格做燕王王后甚至未来皇后的人,这个道理大公子不明白,但二公子和燕王肯定会明白的。”

    其实吴维明白。

    但他不迷信皇甫清幽。

    神女斋传承到现在,自然有它的生存哲学。

    娶一个神女斋的弟子就想掌控神女斋,未免也太小看神女斋了。

    最多就是让神女斋的态度有些倾向杏而已。

    当然,燕王和张百忍都是那种极度自信的人,给他们打通一条线,吴维也的确相信他们可以掌控神女斋。

    皇甫清幽就是那条线。

    不过,要做到那一步所花费的精力、付出的代价和最终的收获也都是成正比的。

    张百忍或许会做,但燕王真的会吗?

    吴维不敢确定。

    “我其实不太了解燕王,但我知道他不是个喜欢作践自己的人,也不会喜欢作践自己的女人。”

    皇甫清幽皱眉,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大公子,你不仅小看了我,还小看了燕王。”

    “事实上并没有,燕王本来就是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这点瞒不过天下人,他自己也要面子,你让我拿什么说服他?”

    “首先,娶了我所付出的些许声望代价和我带给他的利益相比,根本不算什么。燕王是一个懂得取舍的人,他一定会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其次,我嫁给燕王,当然也不是下嫁,更不是作践自己。”

    吴维耸了耸肩。

    有些事情骗自己容易,骗别人很难。

    “大公子认为我在自欺欺人?”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大公子,你是真的对燕王一点都不了解,完全不知道燕王在天下间的声望。或许你知道,但你被偏见蒙蔽了眼睛,不能正确认识燕王的魅力。

    事实上,燕王本人,直到现在还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在天下美女的心目中,他的人气比二公子还要高的多。”

    吴维:“……”

    有这么夸张?

    “大公子不信?”

    从吴维的神情中,皇甫清幽察觉到了吴维的质疑。

    吴维点头。

    然后皇甫清幽就开始给吴维科普:“您了解过燕王的生平吗?”

    “自然,典型的一个软饭男教科书级别的上~位史。”

    “不能否认,燕王的确是靠吴影公主上~位的。但吴影公主最多就是一个伯乐,而燕王是真正的千里马。他的上限,是由他自己决定的。大公子,你或许还不知道,天下人心,有一半在燕王,朝廷只占了四分,还有一分在前朝。”

    吴维眯了眯眼睛。

    “是真的,天下初定不久,百姓对于朝廷还没有太多的归属感。而一直以来,为天下百姓抵御荒人南下的民族英雄——一直都是燕王。朝廷除了支援粮草,没做过其他的事情。甚至就连粮草都经常克扣。”

    “我在京城听过百姓议论,绝大多数人都说燕王养寇自重,荒人早就已经被燕王打的闻风丧胆,早已经没有了威胁。”

    皇甫青云冷笑:“一派胡言,荒人不堪一击?那当年赵大怎么不去征服草原?荒人不堪一击,当年天下初定的时候,他怎么不敢把燕王调离燕云?还不是因为他也知道,只有燕王能够稳住局面。

    大宁立国不久,荒人大举南侵,天下震动。四方告急,那时只有燕云之地顶~住了荒人的压力,没有被攻破防御圈,而其他门户全部被攻破,一直被荒人打到了京城之外,甚至围困京师长达半月之久,最终逼~迫赵大不得不与荒人签订城下之盟,这件事情大公子不会不知道吧?”

    “自然清楚,朝廷耗干了国库,才让荒人退兵,然后换来了荒人名义上的臣服。”

    “名义上的臣服,没有任何作用,只是朝廷的遮羞布而已,这点所有人都知道。

    从那一次开始,荒人对大宁就已经没有任何尊重了。每当草原上遇到天灾人祸,荒人都会南下掳掠。大公子在京城,自然不了解其他地方的民情。事实上,在边境地区,民怨早已沸腾,对于朝廷的昏庸,边境百姓已经愤怒已久。

    能够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只有燕王。”

    “我知道燕王在边境的威信很高,但还真不清楚,居然高到了如此境地。”

    “这是他应得的。”皇甫清幽正色道:“燕军和荒人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接近二十年。在燕王执掌燕云后,逐渐取得上风,但每一次依旧是苦战。最危险的一次,燕王率领一千精兵,驻守燕云的桥头堡最前线,被上万荒人围困一个月,弹尽粮绝,几乎已成空城。”

    吴维当然没有经历过那一战。

    但这一战他曾经听人说过。

    这不是燕王一生当中打的最精彩的战役,但却是让他和燕云将士从此名扬天下的起始。

    “最终,城里只剩下了十八个人。城破在即,无法坚守。燕王没有投降,而是选择了打开城门,带领其余的十七个士兵,向荒人军队选择了自杀式冲锋。

    他们在尸山血海里来回冲杀了七次,最终不可思议的格杀了当时的荒人主帅,燕云十八骑从此名动天下,但那一次跟随燕云的十七个兄弟,也全部都葬身在了那一战当中。

    一个人,一座城,从此,他不死,燕云不覆。大公子,我们都是出生在温室当中的人,或许也经历了一些磨难,但是和燕王这种乱世中起家的诸侯相比,我们都差的太远。嫁给这样的男人,我作践什么?我很荣幸。”

    皇甫清幽说的很认真,吴维能够听出来,她没有说谎。

    只是吴维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佩服,不是爱情吧?”

    “我就是那座城的人。”

    吴维一怔。

    这点他真的不知道。

    “我父母都死在了那一战当中,那一战发生的时候,我才刚刚懂事,只记住了一个背影。”

    吴维的脸色逐渐变得古怪起来:“你不会告诉我,你之所以接近老二,就是为了接近燕王吧?”

    “清幽不瞒大公子,我的确是有报恩的想法,不过当时我和二公子也的确是两~情~相~悦。既然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

    “居然真的是因为老子才接近的儿子。”

    吴维不知道该说什么。

    敢情在这个故事里,老二才是配角啊。

    这种情形还真不多见。

    “当初和二公子的接触,也不是我的主意,而是我师父。我师父当年也是燕王的仰慕者之一,大公子,你不知道你母亲当年被多少女人羡慕,她的结局的确悲惨,但如果说能够交换,我向你保证,有很多女人都愿意和你母亲交换人生。

    燕王配得上任何女人,你应该对他尊敬一些,客观一些。”

    “抱歉,这很困难。”

    不管燕王到底做了多少可歌可泣的事情,但他对张维对吴影都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

    这对吴维来说,就已经不可原谅了。因为张维和吴影都已经死了,他不可能代替死人原谅燕王。

    不过一码归一码,皇甫清幽的话,到底还是对吴维产生了一些影响。

    他开始重新审视燕王这个人。

    “如你所言,燕王是一个雄才大略的英雄,那他就更不会沉溺在儿女私情当中了。更何况娶你入门,简直是给他自找麻烦,可以预见的会家宅不宁。他这种枭雄,又何必借助女人成事呢?”

    “因为燕王本来就是借助女人成事的,他不拘小节,只看重结果。我只是需要大公子的态度,很明显,现在你对燕王很重要。只要说服了你,他那边就问题不大。”

    “我现在并没有被你说服。”

    “二公子的支持者当中,有很多人身边都有神女斋的女弟子。”

    吴维猛然抬头。

    “我不敢保证让他们全都支持你,但只要大公子支持我,我就能保证让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支持你。”

    “你知道骗我的后果。”

    “当然,现在有心人都知道大公子是个不能惹的人,我不会自找麻烦的。”

    “成交。”

    “合作愉快。”

    皇甫清幽握住了吴维递过来的右手。

    她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吴维也是。

    这个交易,他并不亏。

    但很快,吴维就高兴不起来了。

    皇甫清幽同样如此。

    ……

    半天后,晚餐。

    吴维看着燕王身边的女人,神情复杂。

    “吴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神女斋的斋主施访梦。”

    吴维表示并不是很想认识这个女人。

    因为他很清楚的看到了施访梦脸上的潮~红,脖颈中的吻痕,还有未来得及散去的春~情。

    吴维很想现在就回去对皇甫清幽说:“你师父把你未来老公给抢了。”

    姜的还是老的辣啊。

    吴维现在真的相信了,燕王真的是一个抢手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