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章 倾尽全力的活着【万字大章祝大家元旦快乐】

    燕王当然不知道远在燕云的变故。

    但从吴维的话里,他能猜到。

    他有些不敢相信。

    “处理这件事情的是李锦,你弟弟的绝对心腹,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难道李锦是你的人?”

    吴维笑了笑。

    张百忍这些年的确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才,大势已成。

    李锦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是张百忍一手挖掘的人才,寒门学子,怀才不遇,而且还曾经被人欺压。

    是张百忍给了他证明自己的机会,帮助他青云直上,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

    无论从哪方面看,李锦都没有理由背叛张百忍。

    但如果说出了问题,那也只能是李锦出了问题。

    因为只有他有问题,才能让神女斋的人相信。

    所有人都知道,李锦和张百忍的连带关系。

    所以,所有人也都明白,李锦一旦背叛了张百忍之后,意味着什么。

    对此,吴维的反应只是洒然一笑。

    “你们两个孩子,每一个都成长的出乎我预料,尤其是你。李锦这种人才,居然也能够被你驱使,我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燕王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想法了?

    “王爷,是人就有弱点,有弱点就可以被利用。李锦也是人,被利用了自己的弱点,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李锦有什么弱点?他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两袖清风,甚至不喜欢金钱。他的追求是名留青史,老二也完全可以帮他做到。所以我不明白,你拿什么说服的他?”

    “您慢慢猜吧,有些问题得自己解密才会有乐趣。”

    吴维实在懒得和燕王装逼。

    主要这个世界也没有电话,吴维也不知道自己的安排到底成没成功,如果最后失败了,那就尴尬了。

    和燕王吃完一顿毫无感觉的家庭聚餐后,吴维就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不过离开的时候,被燕王叫住了。

    “不要急着回去,我给你请了一个老师,你先去和他谈谈。”

    吴维扭头看向燕王,皱眉问道:“老师?什么老师?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是贾先生,你不会认为他没有资格做你的老师吧?”

    吴维眯了眯眼睛。

    论资格的话,贾文和自然是够格的。

    他伴随着燕王南征北战,名气也和燕王的地位紧紧的捆绑在了一起。

    在燕王身边不是没有其他的谋士存在,甚至有一些人在天下间的名声和在燕云的权势比贾文和更大。

    但知情的人都知道,燕王最信任的永远是贾文和。

    因为他不偏不立,因为他出身寒门,因为他没有任何背景,永远不可能背叛燕王。

    因为他——很怕死。

    “王爷,我倒是无所谓,凭白多了一个强援,不过你想逼死贾先生吗?他对你可是忠心耿耿,你这样做,不怕寒了他的心?寒了天下人的心?”

    燕王笑了笑,然后对吴维说:“所以,你要为贾先生的命负责啊。而且你要做的事情太难,没有贾先生帮你,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要做什么事情?”

    “自然是入主隐龙会,赵二给你的任务不就是这个吗?”

    燕王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一个秘密,但吴维并没有害怕。

    这本来就不难猜。

    他和赵二有默契,这点聪明人也都能意识到。

    所以很多人才会好奇燕王为何要这么给吴维面子。

    吴维也好奇。

    “既然你知道我和赵二有默契,还要这么帮我?”

    “你是我的儿子,我不管赵二有什么自信能控制你,但他改变不了这最重要的一点——你是我的儿子。既然如此,我怕什么?”

    看着燕王喷涌而出的自信,吴维嘴角勾了勾。

    他自然是不信燕王话的。

    不过,既然燕王愿意玩,他奉陪便是。

    反正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才是占便宜的那一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便去找贾先生,只希望他不会将我拒之门外。”

    以毒士的聪明,这种事情正常来说,是能避免则避免的。

    想说服他真心帮助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燕王对此倒是不担心。

    “如果你连说服贾先生都做不到,那还是趁早放弃和老二斗,安心当一个富家翁吧。另外,以后不要喊我王爷,叫我父王。”

    “我说过,我叫吴维。”

    “那我也是你爹,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吴维,这个世界上没有只想得到不想付出这种好事情,你不是一个天真的人,该让步的时候要知道让步。”

    吴维沉默。

    片刻后,吴维问燕王:“当年你娶我母亲的时候,是不是就是一种让步?”

    “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母亲。”

    “但后来也是真的抛弃了我母亲。”

    “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都是男人,你应该理解我。”

    吴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离开了房间。

    自始自终,也没有称燕王为父王。

    等吴维走后,一个文士从后面走了出来。

    “温先生,坐。”

    温先生落座,一身儒生长袍,气色悠然,并无局促。

    很显然,他和燕王是老熟人,而且在燕王面前很自在。

    事实上,温先生的确也是一个人物,虽然现在认识他的人还不多。

    “你怎么看?”

    “大公子胸有丘壑,不逊二公子太多。”

    “那就是在你心中,还是不如老二了?”

    “在下对大公子的了解还是太少,二公子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现在就将两人比较,温某自然会偏向二公子,这种评价对于大公子来说,也并不公平,更不会准确。”

    燕王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做事一向是靠谱的,依你看,老大在潜龙榜上,可以名列第几?”

    “时日尚短,还需观察。若只按目前大公子的言行来看,坐十望五,应该问题不大,不过我想,这也不是王爷想要的名次吧?”

    燕王看着温先生,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老大覆雨翻云,手段连我都有些看不透,在天机阁眼中,居然才只能坐十望五,本王怎么不知道天下居然出了这么多年轻俊杰?”

    “王爷,大公子的所作所为固然惊艳,但恕温某直言,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被取证调查的。比如谋朝篡位,天机阁的消息再灵通,也无法探知大公子到底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所以也就无法具体估算大公子的手段。”

    温先生,正是天机阁的人,而且是天机阁派到张百忍身边的执笔人。

    也是天机阁下一任阁主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之一。

    天机阁,天下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上到皇宫大内,下到江湖九流,很多人想买消息,都需要通过天机阁。

    而天下最权威的榜单,比如绝色榜、潜龙榜,甚至人仙榜,都是由天机阁制作的。

    每次榜单更新,都会轰传天下。

    绝对的权威和专业,让天机阁拥有了制定标准的能力,然后逐渐把这种能力变为垄断。

    久而久之,天机阁也就成为了一个巨无霸的势力。

    对于一些极有前途的新星,天机阁一般都会派一名执笔人近身观察,交好他们是一方面,同时也替天机阁搜集情报。

    而一个人如果想出名,没有比通过天机阁更快的途径了,所以很多人对此也并不反感。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温先生本来会一直跟着张百忍,直到他龙飞九天,不再需要名气加成。

    那时他也应该回天机阁接掌阁主了。

    本身执笔人和被纪录者的关系,就列入天机阁阁主的候选条件当中,而且是十分重要的条件。

    人脉就相当于钱脉,而这两种东西是在天机阁立足最重要的两个砝码。

    不过,意外还是出现了。

    张百忍去了京城。

    他要蛰伏一段时间。

    而温先生留在了燕云。

    准确的说,他被留在了燕云。

    有些事情可以记录,有些事情不适合记录。

    “既然温先生对老大不够了解,那从今以后,就呆在老大身边,多多了解一下吧。本王很想看看,老大没有本王的抚养,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

    温先生的脸上出现一抹苦笑。

    凭心而论,他是不想接这个任务的,他更想跟着张百忍。

    但他没有选择。

    “王爷,大公子未必想让我记载啊。”

    “天机阁自然有天机阁的手段,本王对天机阁的人有信心。”

    温先生继续苦笑。

    但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燕王的行事风格的确就是如此,他放权的魄力很大,但也是出了名的不养废物。

    他很喜欢让手下放手去干,充分相信属下的能力。

    如果你达不到他的期许,那以后就要为自己的前途担心了。

    当然,温先生不是燕王的属下,他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前途。

    可他要担心自己的命运。

    在他没有当上天机阁阁主之前,是没有能力反对燕王安排的。

    事实上,即便他当上了天机阁阁主,也未必能够反抗燕王。

    温先生只能期待,吴维能够好说话一些,不要太难伺候。

    否则,他会疯的。

    ……

    温先生如果知道吴维现在在做什么,那他肯定会很后悔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吴维。

    但他留在了燕王那里。

    因而错失了有可能发现张维秘密的机会。

    如果这个秘密传出去,甚至有可能引起天下的震动。

    不过,这未尝也不是一种福气。

    因为如果他真的撞破了吴维现在在做什么,那他会第一时间被吴维灭口。

    或许,还轮不到吴维动手。

    贾府。

    吴维站在贾文和面前,很恭敬的叫了一声:“老师。”

    这是张维真正的老师。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

    这三样,贾文和都为张维做了。

    如果没有他,张维不会成为那个优秀的张维。

    当年制定计划猎杀赵大,从开始到结束,张维全程跟进,毫无疑问居功至伟。

    但没有人知道,贾文和虽然远在燕云,却也是全程跟进的,而且一直在为张维查漏补缺。

    张维是一个天才,是一个千里马。

    但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贾文和,就是张维的伯乐,一手将张维缔造成了吴维认识的那个张维。

    这一切,张维都已经对吴维和盘托出,所以吴维很尊敬贾文和。

    不过,有关于吴维的事情,张维却没有对贾文和说,所以贾文和是不知道吴维身份的。

    并非是张维不信任贾文和,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贾文和是张维最信任的人了。

    但有关于身家杏命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风险。

    有些秘密,永远的烂在肚子里,才是最安全。

    吴维也不怕被贾文和发现。

    他自己有足够的伪装能力,最重要的是,贾文和和张维的见面次数不多,一直都是通过书信交流的。

    而他们的书信,也都不是自己写的,而是经过了中间人,确保即便书信被人截胡,也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的秘密。

    所以张维和贾文和既熟悉又陌生。

    吴维是很佩服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的,在这个相对落后的古代,这两人硬生生的缔造出了敌后特工的水平和素质。

    贾文和的面色很淡然,但吴维敏锐的发现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明面上,贾文和是没有学生的。

    张维是他唯一的学生。

    在这个年代,老师就等同于父亲,徒弟就等同于爱子。

    甚至,真传的弟子比亲生的儿子更加重要,因为后代只是血脉的延续,而真传弟子却是人生的传承,从阅历、到灵魂。

    所以,见到自己的爱徒,他怎能不激动呢?

    “活着回来了,很好。”

    贾文和的声音有些干涩。

    “如果没有老师的提点,我怕是早就被埋在京城了。”

    “靠的终究还是你自己,我不在你身边,和你联系也不方便。你有今天,我最多占一分功劳,剩下的全都是你自己的。”

    贾文和对张维很满意。

    他对自己也很满意。

    总算没有辜负她当年的恩情。

    总算熬到大公子重新回到燕云了。

    这真的不容易。

    “坐吧,把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从头到尾和我说一遍,我需要知道所有的情报,然后帮你复盘一遍,再规划日后的计划。”

    吴维精神一震。

    他意识到,自己又多了一个强援。

    吴维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简单的把能够告诉贾文和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了他。

    饶是如此,也足够贾文和消化的了。

    他没有说话,沉默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开口。

    “局面比我估计的更复杂,大公子,你真的很不容易。”

    “老师,您称呼我为吴维便是。”

    “还是叫大公子吧,已经叫习惯了。”

    吴维隐约知道贾文和与吴影的一些过往,也没有坚持,只是说:“燕王让您来当我的老师,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关系?”

    贾文和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杏。

    “不会,我们一直很小心。就算他截获了我们的书信,也根本牵连不到你我身上。”

    吴维不知道贾文和何来的自信,但吴维相信他的能力和智商。既然他如此笃定,吴维也就不再怀疑这一点。

    只是……

    “会不会是您和我母亲的一些往事被他知道了?”

    贾文和皱了皱眉。

    他开始仔细的回忆过往的事。

    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当年所有的知情人都已经被你母亲杀光了,事后我查过很多次,没有活口。”

    “那我母亲会不会告诉燕王?”

    “不会的,那是我的丑事,而你母亲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她不会揭我的伤疤。”

    这就是他最感激吴影的地方。

    吴维信任贾文和,却不太信任吴影。

    毕竟恋爱中的女人,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稀奇。

    贾文和知道吴维在想什么,轻声道:“后来你母亲和王爷反目,我曾经私下接触过她,询问过当年的事。她亲口对我说,她已经不记得过去发生的事了。”

    看着贾文和目光中的感激,吴维心中一动。

    当一个毒士内心有了一片被温暖的地方,那进驻那个地方的人会有多么幸运?

    我即便背弃全世界,也会对你一个人好。

    贾文和明显就是这样做的。

    种善因,得善果,如果没有当年吴影的善举,张维也得不到贾文和这个强援。

    “既然如此,那就真的是一个意外了,看来燕王对您,果然也没有什么感情。”

    作为跟随燕王时间最久、功劳最大的谋士,天下人都以为贾文和对于燕王会是不一样的。

    吴维也曾经这样以为。

    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他们天真了。

    贾文和笑了笑,只是笑容很是淡漠。

    “王爷是做大事的人,像王爷这种人,是永远不会被感情牵绊住的。我相信他对我有感情,就像我相信他对你母亲有感情一样。但对他来说,感情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

    吴维一怔,这句话,燕王刚才刚刚对他说过。

    贾文和,果然很了解燕王。

    贾文和看向吴维,很认真的说:“大公子,在这一点上,你要学习王爷。”

    “学习他做一个负心薄幸的人?”

    “不,是学习他做一个成功的人。”

    吴维沉默。

    他必须要承认,燕王的确很成功。

    “有朝一日,当你要抛弃我才能达到目的的时候,不要犹豫。我教给了你很多东西,唯独没有教你无情。因为我有情,世人都以为我行的是无情之道,但我还是有情之人,所以,我只是一个谋士。

    大公子,你不能学我,你不能只做一个谋士。”

    吴维点头。

    一些史书或者小说,很多主公身边有各种顶尖的谋士算无遗策,反而主公本人十分废物。

    有人就会奇怪,为什么这些谋士不扯旗自己干,反而要为这些废物主公效力?

    其实答案很简单。

    如果要是能自己干,谁又愿意对别人卑躬屈膝呢?

    谋士算无遗策,是因为他和主公所处的位置不同。

    真的让两人换个位置,谋士也不一定能做好主公。

    或者说,肯定做不好。

    谋士,就是谋士。即便是顶尖的谋士,也永远只能是辅助。

    贾文和,就是一个顶尖的辅助。

    他的算力很可能还要超过燕王。

    但是论综合能力,他比燕王差了至少十个吴影。

    这是切切实实的差距。

    外人可能看不懂,但贾文和自己心知肚明。

    所以,他不让吴维学自己,而是让张维学燕王。

    “老师,现在千头万绪,我应该从哪方面着手?”

    “不急,先梳理我们现有的资源。你确认孟平凡和赵二都已经被你完全骗过了吗?这个很重要。”

    “确认,他们以为是我影子,永远都会以为我是影子。”

    “很好,那在前中期,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多少好处就拿多少好处,千万不要客气。”

    贾文和的确一点都不客气,继续道:“至于他们交代你的事情,符合你利益的就做,不符合你利益的就不要做,不用担心他们会对你不满或者起疑心。”

    吴维有些奇怪:“不用担心?”

    “对,不用担心,你从他们那里索要的东西越多,份量就会越重,至于你能不能给出应有的回报,这个反倒是并不重要。”

    吴维:“……”

    “这就是人杏的弱点,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付出了很多之后,即便他知道前面是无底洞,但他也会继续付出的。不可能撤退,因为他会担心,现在撤退,前面的付出就全部打水漂了,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事情。”

    吴维拿自己了解的事情对比了一下,发现这真他娘的有道理。

    这个道理他其实也懂,在大学的时候他还曾经看过这方面的书籍。

    但这么大的事情也套用这么简单的规律,吴维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没想到贾文和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老师,我明白了。”

    “嗯,我们再把目光转向神女斋,那边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神女斋里,有一个我的人叫皇甫青云,她是皇甫清幽的妹妹,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贾文和的眼神亮了起来。

    他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吴维操作了什么。

    “二公子这一次去神女斋,是向皇甫青云提亲的?”

    “是,而且皇甫青云和老二先前也相处过很长的时间,当时他们彼此互有好感,这会让神女斋的人确认的。”

    “很好,这样一来,只需要警惕皇甫清幽即可,神女斋大概率不会倒向二公子了。”

    “皇甫清幽那里我也有安排,如果她不按照我设定的剧本走,那留着她也没什么用。不过我认为她大概率会被骗的,因为我这个便宜弟弟实在是太多情了,而皇甫清幽对此也心知肚明。”

    “很好,既然你已经有成算,那就自己安排。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下神女斋,斩断二公子的一臂,向世人宣告你的能力和存在。”

    “这个问题不大,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是真正硬核的问题了。你要接触隐龙会,深入它,然后掌控它。王爷会帮你,第一步和第二步都不会太难,但第三步,你会遇上前所未有的困难。”

    见贾文和说的这么郑重,吴维也不由得严肃起来。

    “老师,隐龙会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只会比你预料中的更强,隐龙会的传承历经了太多的朝代,内部已然腐朽,但腐朽的同时,也意味着无比强大。大公子,你要知道,老不死的依旧不死,会被多少后起之秀觊觎?”

    吴维缓缓的点头。

    的确是这个道理。

    都说新陈代谢,但没有人甘心落寞。

    老家伙依旧掌控者一切,怎么可能容忍有人篡位呢?

    很多人都说这些老家伙已经虚弱不堪了,但隐龙会依旧是隐龙会。

    上位者依旧是上位者。

    “对付这些老不死的最难的地方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掌握了多少的后手。没有人能够摸清楚隐龙会的底牌,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军师到底是谁?这样的战争,何来的胜算呢?”

    “老师,您也不用这么打压我的气势。隐龙会的确强大,但我已经有了王普做盟友,还有小周后会继承唐老太太的位置,自保的能力是有的。而且看裘华容都能够当上隐龙会的龙首,就知道隐龙会内部实力也是参差不齐。我不需要将他们全部打败,只需要掌控绝大多数就行。”

    “重点是军师,军师的真身一日不查明,就很难真正的掌控隐龙会。不过很多人都在查,但目前依旧毫无进展。大公子,希望你的运气比较好。”

    说到运气,吴维就想到了张百忍。

    然后就想到了一个捷径。

    “想找军师的话,以后密切关注我那个便宜弟弟吧。”

    “怎么?你不会怀疑军师和二公子有什么联系吧?”

    “或许现在还没有,但以后肯定会有的,相信我。如果这个世界上谁能够第一个发现军师的身份,那除了老二,就不会有别人了。”

    在运气这种事情上,吴维对于张百忍有充足的信心。

    贾文和不知道这种信心从何而来,但他选择相信吴维。

    “既然你有成算,那就按你说的做。还有一点,吴维你要注意,赵二的意愿可以违逆,但不要违逆王爷的意愿,至少不要在表面上违逆。”

    吴维眼神闪烁了一下,轻笑着问道:“难不成他还能杀了我不成?”

    “难道你以为他真的不敢吗?”

    贾文和一句话,让吴维的心头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他意识到,贾文和说的对。

    燕王这种人,应该是真的不介意杀掉自己儿子的。

    “老师,我忘了说一件事,我把老二给废了。”

    “嗯?”

    “他从此不能生育了,甚至不举了。”

    “噗……”

    以贾文和的修养,这一刻也直接喷了。

    这个信息的冲击力来的太大了。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大肆宣扬出去?”贾文和怒其不争。

    这个消息一旦席卷天下,吴维的地位将直线上升。

    子孙后代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

    吴维清楚这点,但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拿来做文章,自然也是有理由的。

    “老师您淡定一些,我是废了老二,但我估计老二大概率会恢复的。断肢重生都有复原的例子,更何况这点小问题了。而且我前脚刚废了老二,他后脚就去神女斋提亲了,说明的确没有什么事情。”

    “你不用管到底有没有事,你只需要知道谣言可以杀人。我猜到二公子的意思了,他就是故意要隐下去,把你抬起来。这是阳谋,所以我们只需要将计就计,彻底的把这个台子站住就行。而且王爷对于继承人这件事情也十分看重,哪怕他只相信一分,你获得的支持就会比从前大很多。”

    吴维不认为燕王会相信这件事。

    不过既然贾文和这样说,吴维也接受意见。

    至少这的确会影响一些墙头草的选择,让吴维清净一点。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把二公子被你废了的消息传出去,我估计二公子很快就会辟谣。但京城距离燕云并不近,等二公子的情况传到燕云,你应该已经占到足够的便宜了。”

    “那学生告退。”

    辞别贾文和,走出房间,吴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你是大公子?”

    看着这个对自己有敌意且将这份敌意表现的特别明显的年轻人,吴维皱了皱眉。

    “贾元?”

    “是我。”

    “哦。”

    说完“哦”字,吴维就向外走去。

    但贾元又重新拦在了吴维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大公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劝你不要妄想。”

    吴维看着贾元,有些好笑。

    他是知道贾元存在的。

    这不是贾文和的亲生儿子,贾文和虽有妻妾,却并无所出。

    贾元是贾文和过继过来的孩子,虽然也上了贾家的族谱,外面也喊贾元一声贾少爷,但人如其名,假的就是假的。

    贾文和对他不冷不热,该有的照顾都有,但若说像对亲儿子那样,也肯定不至于。

    所以贾元一直挺有危机感的,他自己也争气,读书读的不错。

    后来他寻了一个机会,投身到了张百忍的阵营,从此在燕云也抖了起来。

    他自己本身是有些才华的,再加上他背后还有贾文和,张百忍自然不会拒绝他。

    这让贾元的自信心也开始膨胀。

    以至于现在居然敢拦在吴维面前了。

    一直和那些顶尖的大人物打交道,偶尔遇到这种小家伙,吴维真的感觉有些新鲜。

    “贾元,你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吗?”

    贾元眼中的怒色一闪即逝。

    “大公子,你不应该得罪我的。你应该清楚,我是谁的儿子。”

    吴维差点笑出声来。

    你主子在我面前都没你这么装逼。

    这个时候,吴维发现了张百忍的一个缺点:

    他的势力的确大,但猪队友太多了。

    “你是贾文和的儿子,我是燕王的儿子。我不能得罪你,难道还需要惯着你?”

    吴维直接用手指点在贾元的胸口,把他点的连连后退:“倒是你,想清楚自己的身份。贾元,假元,知道自己是假的,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今天这是受了谁的蛊惑?被当枪使了?”

    用屁股想也知道,贾元就是那个被有心人怂恿的出头鸟,目的就是为了离间自己和贾文和。

    但这些人显然对于吴维和贾文和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贾元当然也是不知情的。

    他只是被吴维戳穿了真实想法而感到有些惊讶。

    吴维没有错过他的惊讶,挑了挑眉,轻笑道:“原来你知道他们在把你当枪使,但还是出现在我面前了。表忠心?啧啧,真给贾先生丢人现眼。”

    贾文和的儿子,还需要这么低级的表忠心,吴维深深的为贾文和感觉丢脸。

    为了表示自己对贾文和的尊重,吴维果断的将贾元揍了一顿。

    贾元就是一个书生,论武力自然不可能是张百忍的对手。

    “岂有此理,你居然敢动手打我?”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简直有辱斯文。”

    “快住手,打人是犯法的。”

    “救命……”

    没有人敢救他。

    此时天色已经渐晚了,贾府的各个房间倒是也亮起了灯,贾文和的妻妾很多也都出门了。

    但是她们没一个敢开口的。

    贾元为了自己的前程,愿意主动表态得罪吴维。

    她们可没有这个需求和胆量。

    最多就是帮忙通知一下贾文和罢了。

    偏偏贾文和的房门紧闭,摆明了就是不想掺和这事。

    那贾文和的态度就已经很明显了。

    吴维胖揍了贾元一顿,然后吩咐人把他扒光了扔到大街上。

    “我就住在燕王府,官差想拿人的话,就去燕王府抓我就行。”

    吴维拍了拍手掌,留下这句话之后,便神清气爽的准备离开了。

    只是贾元的手死死的保住了吴维的大腿,让他迈不动步。

    吴维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着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贾元,眼神中出现真正危险的光芒。

    他低下了身子,看着贾元,低声道:“你真的想找死?”

    吴维没想到,贾元不是想找死,而是看着吴维,居然也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大公子。”

    吴维一怔。

    随后反应过来,一脚将他踢飞。

    这一脚甚至带上了内力,足以让贾元在床上躺一段时间了。

    不知情的人,肯定会以为经此一事,贾元会将吴维恨之入骨。

    吴维却看到了,贾元看向自己的眼神更加感激了。

    吴维有些意外。

    摇了摇头,吴维离开了贾府。

    本以为只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白痴书生,接触下来才知道,原来也不傻。

    这顿揍,是他故意挨的。

    他不敢得罪张百忍那边的人,他们给他下了套,他还想继续在那边混,就必须乖乖上套。

    但他也不想得罪吴维。

    所以,他谢谢吴维揍了他一顿,却没有下死手。

    他可以向那些设计他的人交代了。

    也可以让吴维知道他不是一个蠢货,对吴维没有恶意。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倾尽全力的活着,吴维是这样,贾元也是这样。

    但皇甫清幽不想活着了。

    她想死。

    有很多人在里子和面子中会选择里子,在这些人的眼中,真实的利益比什么都重要。

    但还有一些人,会选择面子。

    他们更看重一些虚无飘渺但又切实存在的东西。

    比如名声、尊严。

    这一次,皇甫清幽的尊严彻底的没有了。

    她很愤怒,然后就是难过。

    还有不能置信。

    尽管这是李锦亲口说出来的。

    皇甫清幽知道,现在的自己多问一句话,都是对自己多一分的羞辱。

    但她还是想问。

    她始终认为这里面有蹊跷。

    “为什么是我妹妹?”

    李锦看着皇甫清幽,眼神中有不加掩饰的怜悯。

    “清幽仙子,二公子的信上有说明。”

    “信件可以伪造,我不信,我让你说。”

    李锦轻叹一口气。

    他能说什么?

    只能读信:

    “清幽,对不起。我知道你需要一个解释,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希望你能接受这个解释。

    世人所爱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和自己相似的,一种是和自己互补的。

    因为相似,所以亲近;因为互补,所以难以分开。

    所有人都概莫能外。

    我与你太像,我们都温柔体贴,我们都大方爽朗,我们看见对方,就好像看到自己一样。我们甚至一个眼神就能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这种状态,叫做红颜知己,而不是心动的伴侣。

    我们很谈得来,在一起很开心,但两个同样太善解人意的人在一起相处,时间长了,会累的。

    二娘不一样,她直来直去,活泼可爱。她做事不像你这样成熟,正好需要一个人为她遮风挡雨。

    和你在一起,是自在的舒适感。但和二娘在一起,是充分的保护欲。

    清幽,你不需要一个丈夫,你自己就很独立。但二娘需要,她需要我的保护。

    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张百仁敬上!”

    李锦的话音刚落,皇甫清幽的剑就到了。

    一剑落下,这封信便化为漫天的纸屑。

    “够了。”

    皇甫青云闭上了眼睛,心如死灰。

    说穿了,都是废话,只是她自己不甘心而已。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哪有那么多理由?

    当年他和自己花前月下的时候,可没有说过不适合。

    现在变成不适合了?

    呵,男人。

    “青云,真是好手段。张百仁,也很好,很好。”

    皇甫清幽不想争了。

    她的骄傲和尊严,不允许她再掺和这种事情。

    她甚至也没有想到报复。

    因为报复,就代表她还是放不下这两个人。

    虽然她的确放不下。

    “李锦,你给我滚。”

    “皇甫姑娘,二公子特意交代过我,让我务必要嘱咐您,希望能够得到您亲口的祝福,您千万不要寻短见。”

    皇甫清幽的确已经有了寻短见的念头。

    她认为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失败了,继续活着,只不过是徒增笑柄而已。

    “我和张百仁从此毫无关系,无论做出任何决定,都和他无关,谢谢贵府二公子的关心,但不用了。”

    李锦苦笑。

    他看了看左右看热闹的神女斋的弟子,然后走进一步,对皇甫清幽低声道:“皇甫姑娘,能否借一步说话?”

    皇甫清幽看向李锦。

    李锦继续道:“二公子还有话,让我单独对您说。”

    “有这个必要吗?”

    “二公子交代的,还请仙子不要为难在下。”

    或许是心中仍旧存着一丝希冀,皇甫清幽最终还是再给了李锦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她带着李锦,来到了一处空地。

    “说吧,还有什么药交代的?”

    “皇甫仙子,其实二公子真的也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

    “二公子被大公子废了,从此不能人道了。”

    皇甫清幽的瞳孔瞬间变大。

    “青云仙子对二公子有些误会,除非二公子娶她,否则青云仙子一直把二公子视为仇寇。二公子身体受伤,青云仙子也表示并不介意,所以二公子最终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娶青云仙子进门。”

    皇甫清幽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智商也开始恢复。

    她看向李锦,笑容变得讥讽起来。

    “青云要杀他,这个我知道,但后面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

    “所以二公子想让您不要冲动,这只是提亲而已,并非真正的订亲,更不是结婚。二公子说,他真正想娶的人——始终只有您一个。”

    李锦边说,边看着皇甫清幽的表情。

    让他失望的是,皇甫清幽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淤变过,始终保持那种似笑非笑的讥讽神情。

    “我看他不是想娶我,是想学习蜀王,玩娥皇女英吧?”

    李锦不说话了。

    “回去告诉他,别做梦了,神女斋不接受这种羞辱。”

    “清幽仙子,这只是权宜之计。”

    “他没有事前与我商量,最重要的是,他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不会变成一个笑话任人耻笑,我皇甫清幽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忍受折辱的。”

    李锦无言以对。

    “滚吧,回去告诉你主子,从今以后,我与他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李锦咬了咬牙,“清幽仙子,公子想做的事情,很少有做不成的。公子想要的女人,也很少有得不到的。恕小人僭越,其实以公子的身份地位,日后三宫六院早晚都是免不了的。您争一个正宫的位置也就好了,何必要置一时之气呢?”

    皇甫青云看向李锦,眼神开始出现杀气。

    “这段话,是他让你说的,还是你自己的心里话?”

    “和公子无关,是小人自己的想法。”

    “近墨者黑,看来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了。”

    李锦用沉默代替回答。

    皇甫青云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把剑向前示意了一下。

    “再不滚,我就杀人了。”

    “清幽……”

    李锦的话没有淤说下去。

    因为皇甫清幽手中的剑,已经对准了他的喉咙。

    “我让你滚。”

    李锦不敢继续坚持。

    只能遗憾退走。

    李锦走后,皇甫青云的脸色骤变,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

    她的气息波动太过剧烈,已经伤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这远远比不上她内心的伤痕。

    “我真是瞎了眼……”

    ……

    皇甫清幽的确是瞎了眼。

    不过,即便她擦亮双眼,最终也不会发现真相的。

    皇甫清幽不谈,李锦就和神女斋斋主谈。

    不过神女斋斋主还是更看重皇甫清幽。

    皇甫清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祝福,斋主干脆就直接拒绝了张百仁的提亲。

    皇甫青云对于神女斋来说,远没有皇甫清幽重要。

    更重要的是,神女斋丢不起这个人,即便对方是天下闻名的燕王二公子。

    经此一事,神女斋和燕云势必要出现嫌隙,但双方已经都没有选择。

    李锦一行人黯然退场。

    不过,有些人的伤心是真的,有些人的伤心是假的。

    回城的车队上,李锦上了一辆马车。

    车厢内还有一个人。

    当这个人看到李锦之后,整个人变得极为激动。

    可惜,他的嘴巴被堵住了,穴道也被点住了,根本动不了。

    李锦来到他身边,微笑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自己。

    事实上,他们的脸也的确都是一样的。

    “李兄,神女斋已经拒绝了提亲。”

    此人闻言,面如死灰。

    “在这个过程中,你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一手促成了此事的失败。”

    此人的神情又变得极为激动。

    李锦,哦,不,是假李锦解开了真李锦的哑穴,然后笑着对他说:“李兄,大公子托我向你问好。”

    李锦面色变幻,表情极为丰富。

    原本在张百忍身边,有一个千面郎君,经常行李代桃僵之事,很多计划还是他策划的。

    但千面郎君前段时间死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拥有比千面郎君更恐怖的易容术。

    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被李代桃僵的一员。

    他不知道,自己回去,二公子能不能原谅自己。

    但他知道了吴维的意思。

    “我有多久的考虑时间?”

    “三天,三天之后,是死是活,就全李兄的选择了。”

    燕王说的对,正常的李锦,没可能被判张百忍。

    所以,吴维那时没有策反李锦。

    他直接再制造了一个李锦。

    没有什么含金量的计划,技术才是核心竞争力。

    ……

    依旧还是12000+字数的大章,祝大家跨年快乐,新的一年脱贫脱单心想事成。明天大概率还是12000+,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