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章 乾坤未定,你我皆黑马【六更合一求月票】

    画面回到吴维这一边。

    对吴维的想法,孟平凡并没有第一时间给予斥责。

    他并不认为吴维说的就肯定不可能出现,只是那种概率太低了一些。

    “你说燕王想补偿张维,或许是真的有这个想法,但本公估计也就只是想法而已。对于燕王这种上~位者来说,愧疚这种情绪,不会影响他做任何决定,因为无耻本身就是他们成功最大的因素。”

    吴维心说不知道你在说燕王还是说赵二。

    “孟公,燕王说到底也是人,是人就会被情绪左右。张维毕竟是他儿子,他没有理由对儿子赶尽杀绝的,尤其是张维在展现了自己能力的情况下。”

    “可张维不仅是他的儿子,也是吴影的儿子。而吴影和燕王,早就反目成仇了。”

    吴维摊手,问了一个直击孟平凡灵魂的问题:“吴影和燕王真的反目成仇了吗?”

    孟平凡本想立刻回答。

    不过面对吴维这种简单的问题,他突然发觉自己的答案或许不是很正确。

    吴影如果真的把燕王当成是敌人,那燕王能活到现在?

    杀不了当时重重护卫的赵大,但以吴影的实力,要杀一个燕王,甚至是让他和自己陪葬,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吴影连张百忍都没有杀。

    裘华容也没有。

    为什么呢?

    资料里记载的,吴影可从来都不是什么仁慈的人。

    “你的意思是,吴影和燕王之间还有感情存在?”

    “剑十一告诉我,当年吴影为了和燕王在一起,在剑门内部曾经杀了不少人。而且,吴影选择来杀先帝,真的是为了自己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时先帝如果死了,燕王的机会是不是最大?”

    “我有些被你说服了。”

    孟平凡自然是没有体会过爱情的。

    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见过太多痴~男庸女,孟平凡对这种事情也司空见惯了。

    “现在想来,拿吴影和裘华容相比,的确是个男人都会选吴影。”

    “这个倒不一定,孟公,其实有一个说法你应该没听说过。”

    “什么说法?”

    “没吃过的屎都是香的。”

    孟平凡:“……”

    “言归正传,孟公,其实就是按照我们最初的计划,我也是要离开京师的。”

    “当然,留在京师,就浪费你的伪装。”

    “所以把张百忍留在京师,有助于我在外面的计划。为了我的计划,一切都应该让步。”

    孟平凡沉默。

    “还请孟公去说服陛下,如果不困住张百忍,让我同时面对他和燕王甚至还有隐龙会的话,陛下真的不能太高看我。”

    “本公明白了,本公会尽力的。”

    ……

    辞别了孟平凡,吴维松了一口气。

    从孟平凡的口风来看,这件事情应该问题不大。

    虽然大家都猜到了张百忍是主动送上门的,但身居高位的人,谁没点自己的骄傲?

    张百忍肯定是觉得自己在京城也能干出一点大事来,谁让前段时间张维就憋了个大招——直接把赵大弄死了呢。

    张百忍肯定不会认为自己没有张维强。

    而赵二再怂,也不可能在这方面认怂才对。

    不如燕王就算了,要是再害怕一个年轻人,他就真的可以去找块豆腐撞死了。

    回到燕王府,吴维正准备去找皇甫青云,就发现皇甫青云已经主动找上门来了。

    “大公子,我们可以谈谈吗?”

    “当然,去我房间。”

    吴维对于皇甫青云的现状也很好奇。

    他对自己倒是不太担心,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人的细节,根本不怕别人猜到。

    来到自己房间,吴维关上门,看着手持利剑的皇甫青云笑了笑:“把剑放下吧,你杀不了我。”

    “还请大公子遣散护卫,我有事情想和大公子单独说。”

    “已经遣散了。”

    吴维的话,让皇甫青云瞳孔一缩。

    已经遣散暗中的保护着,吴维却依旧说自己杀不了他。

    这是何等的自信?

    虽然她早就意识到世人低估了燕王大公子,但吴维展现出来的风采,依旧在持续的刷新她的认知。

    还好,她对自己也是极有信心的。

    而且,她的确没有兴趣和吴维为敌。

    这一次来找吴维,也是来寻求合作的。

    根据经历来看,这位大公子真的是一位很合适的合作对象。

    “大公子,你想好怎么对付二公子了吗?”

    “还没有具体的想法,皇甫姑娘有什么可以帮我的吗?”

    “别叫我皇甫姑娘,叫我青云就好了。”

    吴维挑了挑眉,表情有些意外。

    他的确直呼过皇甫青云的名字,不过这还是皇甫青云第一次主动这样说。

    没有理解错的话,这是在隐晦的向自己表达好感?

    这走向不太科学啊。

    吴维和皇甫青云之间光风霁月,还真没有什么暧昧的地方。

    吴维不知道,现在皇甫青云自己的脑海内也在经历着思想斗争。

    “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

    “切,张百忍能叫,吴维就不能叫了?做人不能太双标。”

    “不一样好嘛,我和吴维就是朋友,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朋友就更应该直呼其名了,真不理解你们古代人,称呼个名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和你没法交流,你赶紧把身体还给我,让我和吴维说。”

    “你那猪脑子,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再说了,你忍心对张百忍下毒手吗?还是让本姑娘来吧,保证让张百忍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

    “你就是看上了张维的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

    “怎么着?食色杏也。本姑娘就是看上他的脸了,不行啊?”

    KO!

    皇甫青云原来的意识被彻底镇压。

    “淡定一点,都说了,我们是同一个人,我喜欢的,你也应该喜欢才对。”

    “我对吴维没有感觉。”

    “真瞎了你的狗眼,吴维不比张百忍强多了吗?”

    两个意识在脑海中迅速的对话,但从外界看,是无论如何都察觉不出来的。

    吴维完全不知道皇甫青云的戏这么多。

    更不知道,皇甫青云居然看上自己的脸了。

    长得丑的人,永远都不知道女神面对长的帅的人会有多主动。

    吴维见识到了。

    “大公子,其实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考虑。”

    “说说。”

    “娶我。”

    吴维差点喷了。

    “你再说一遍?”

    “娶我,我把神女斋送给你当嫁妆。”皇甫青云很认真的说。

    吴维逐渐镇定下来。

    不得不说,这个建议——其实还真的不是不能考虑。

    但也确实太离谱了一些。

    “皇甫姑娘……”

    “叫我青云。”

    “好吧,青云,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感情。”

    “结婚本来就只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需要谈什么感情?而且无数先贤的经验告诉我,谈钱谈条件的感情,最后的结局往往都不错。只知道谈感情的感情,最后基本都崩了。”

    吴维无言以对。

    他觉得皇甫青云这话其实还真没啥大毛病。

    唯一的毛病就是这种经验不应该是她总结出来的。

    “退一步讲,就算我愿意娶,你也没有能力把神女斋送给我当嫁妆。神女斋的下一任斋主是你的姐姐,此事天下皆知,你在江湖上甚至还没有名号。”

    “没关系,我就是想用我姐姐的名号嫁给你。”

    吴维眼前一亮。

    “你也说了,天下人都知道我姐姐和张百忍的关系。那最后关头皇甫清幽被你截胡,张百忍只能喊自己最爱的人当嫂子,这对张百忍来说,是不是巨大的打击?”

    “的确是巨大的打击,但对你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只能永远顶着别人的名字生活,你真的愿意吗?”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皇甫青云很看得开:“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叫什么并不重要。”

    “可我也会被人笑话,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抢了张百忍用剩下的东西,我的头上会变绿。对于男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皇甫青云皱了皱眉,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大公子,话说反了吧?这样做的后果明明就是你绿了张百忍,怎么会是张百忍绿了你呢?如果这要是也算接盘侠,接盘侠就不会这么惨了。”

    这是实话。

    就如同龙啸云和李寻欢,只有龙啸云绿李寻欢的份,李寻欢怎么也称不上绿了龙啸云。

    吴维这样说,只是为了试探皇甫青云。

    而皇甫青云的回答,也佐证了吴维的猜测。

    这个女人的思维和用词,的确都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的体内,应该有来自其他世界的灵魂,或者她得到了某种奇遇,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景色。

    “青云,我能冒昧的问一句话吗?”

    “你说。”

    “你到底是谁?”

    吴维此话一出,房间内的气氛忽然安静了下来。

    皇甫青云的脑海中响起了一抹尖叫:

    “他猜到了,吴维他猜到了。”

    “闭嘴,猜到就猜到,怕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皇甫青云虽经不乱,她没有想到被吴维看穿,但如她所想,即便被看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能证明她不是皇甫青云呢?

    而且,她本来就是皇甫青云啊。

    “我就是皇甫青云,大公子何出此言?”

    “你的反应有些不对,不符合你之前的阅历,杏格转变的也很突兀。道门中有夺舍一说,佛门中域有觉醒宿慧的说法,你属于哪一种?”

    吴维的淡定,让皇甫青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大公子,你好歹来个震惊的表情啊。”

    吴维心说就你这种事情我见多了,实在震惊不起来。

    不过他还是配合皇甫青云,做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满意了吗?”

    皇甫青云:“……”

    好萌!

    老夫的少女心,被融化的不要不要的。

    “说正题吧,你属于哪一种?”

    “如果只在这两种当中分类的话,算是觉醒宿慧吧,我脑海当中多了一段记忆,但是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抢走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我们是融合在了一起。”

    “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每一个人都是由各种记忆节点组成的。如果没有了记忆,人就会变成躯壳。如果被篡改了记忆,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从来都没有什么本我,本我一直在改变。”

    吴维一直都坚持这个观点,所以在他眼中,皇甫青云其实也已经换人了。

    当然,这和夺舍的确不太一样。

    “大公子你讲的太深奥了,不过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醒了宿慧之后,对张百忍彻底没有感觉了,决定一心一意的站在你这边。”

    “还有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觉醒的?”

    “没有太长时间,融合完毕是在围猎张百忍的时候,所有的思维记忆和身体记忆合而为一,我也就拥有了全新的人格。”

    吴维眼神中光芒一闪即逝。

    “系统,再扫描一下皇甫青云。”

    “打开。”

    “先欠着。”

    摊上这样一个主人,系统无可奈何。

    片刻后,皇甫青云的脑袋一痛,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吴维没有管她。

    他知道皇甫青云不会有事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皇甫青云很快苏醒了过来,然后看向吴维的眼神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

    “重新认识一下吧,吴维,口天吴,维度的维。”

    吴维伸出了右手。

    皇甫青云握住了吴维的右手,神情有些迟疑。

    但她最后还是坚定的开口:“皇甫青云,皇甫家族的皇甫,青云直上的青云。”

    “皇甫家族?”

    “就是您知道的那个皇甫家族,夜帝学院最强大的支持者之一。”

    吴维松了一口气。

    尽管内心早有猜测,但当猜测被证实之后,他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惊喜。

    “我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老乡,我本以为是另外世界的人。”

    “院长的确机敏,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和您相认,按照老家的推算,我的记忆本应该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彻底解除封印。”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皇甫青云起身,向吴维敬了一个军礼。

    “院长,有人托我给您带句话。”

    “什么话?”

    “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都说异国他乡,吴维所在的地方是异世他乡。

    在这种地方遇到老乡,感情真的不是一般的浓烈。

    吴维对感情一直都算是比较淡漠的人,这一刻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眶都有些发热。

    再强大的人,其实也是需要归属感的。

    可以没有,即便没有,也无损有些人的强大。

    但如果有,这些人也不会拒绝。

    为什么要拒绝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呢?

    “老家还好吧?”

    “不太好,那边现在也很乱。妖兽肆虐,世界异变,倒逼我们也不得不做出改变,尽快发展处更高级的文明。还好我们也应对的不错,目前算是和妖兽对峙的局面,科技在稳步的推进当中,武道也快速兴起,人均实力比您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提高了一倍。”

    “人口数量呢?”

    “应该已经减少一倍了。”

    吴维闻言有些沉默。

    不过很快就把这种负面情绪抛在了脑后。

    “比我预期中的要好。”

    “局面的确比预期中的要好,所以在我们稳住阵型之后,就开始着手做支援你的事情。很多人都没有忘记你,帝国也没有让自己人孤军奋战的传统。”

    吴维大笑,笑声无比爽朗。

    像他这样的人,也愿意为了帝国冒险。

    这大概就是原因之一吧。

    “青云,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我也是。”

    “你来到这里,付出了不少代价吧?”

    吴维清楚的记得,自己离开原来那个世界的时候,那个世界还没有跨世界传送的能力。

    现在,皇甫青云出现在了这里,虽然只有意识。

    这足以说明那个世界的技术已经取得了多么巨大的进步。

    皇甫青云没有过多的解释自己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而是很客观的陈述自己了解和推测的事实:“两个世界的时间走向应该不太一样,您在这边好像还没过去太长时间,但我们原来那个世界在我动身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快过去十年了。”

    “这么快?”

    吴维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吴天已经不再了。

    皇甫青云猜到了吴维在想什么,安慰道:“不用太担心,帝国的基因技术已经得到了突破,人类的平均寿命提高了一倍,而且还在持续的突破当中。”

    “这个发展速度有些过快,不太科学啊。”

    “因为始皇陵被发掘了,既然您决定在这个世界解决那一位,那帝国也不再强行阻止前进的脚步。而且因为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人类的潜力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运转。在生死面前,总有很多伟大的人能够迸发出超乎寻常的能量。”

    “有道理,看来老家不需要我太过担心。”

    对此吴维很欣慰。

    他从来不想当救世主,现在这种自救的局面,就是他最喜欢的。

    不过,张百忍他必须要自己解决。

    有些事情既然决定做了,那就要坚持到底。

    “院长,其实大家很关心你,你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不用叫我院长了,我在走之前已经把夜帝学院院长的职位辞掉了。另外,我没有什么压力,只有动力。从决定要来这个世界开始,我就明白自己会面临什么。现在,只不过是在稳步推进而已。目前我做的也还算不错,有压力的应该是张百忍。”

    皇甫青云笑了笑,自然不会相信吴维这种套话。

    “如果有什么计划需要我配合执行的,千万不要客气。我出现在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帮你完成任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后续还会有其他人陆续来到这里。当然,不会太多,除非我们世界的技术又得到了飞跃的提升。”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还是很让吴维高兴的。

    看敌人开挂,是件很膈应的事情。

    但是自己开挂,就很开心了。

    “你一切都听我的安排?”

    “当然,您已经证明过自己的实力,而且除了您,也没有其他人能够承担这样重要的任务。不管是我还是后面可能会出现的其他人,都会绝对服从您的领导,这是我们的职业操守,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

    “很好,我现在越来越有信心了。不过我没有想到,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居然还能号令的动你们,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件很暖心的事情。青云,谢谢你。”

    “您的功绩,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另外,我是您的粉丝。”

    吴维笑了笑。

    他知道自己在帝国,的确还是有不少粉丝的。

    “还有,我也是您的未婚妻。”

    吴维的笑容逐渐凝固。

    MMP,我就知道。

    他其实一直有这个想法,就是没敢问。

    到现在吴维都不知道林深到底给他弄了多少未婚妻,不敢查,不敢挑战自己的心脏。

    看到吴维僵硬的脸,皇甫青云“噗嗤”一笑:“骗你的,看把你吓的。”

    吴维看向皇甫青云,然后耸了耸肩:“那就是真的了,我妈真的是造孽。”

    虽然吴维也没有太多经验,但女人骗人不骗人,吴维自问还是有点分辨能力的。

    被拆穿的皇甫青云白了吴维一眼。

    “人家想给你个台阶下你却不要,真的是钢铁直男。”

    “和钢铁直男没有关系,你表现的太明显了,而且刚才还说要和我结婚。”

    “刚才我的记忆被封印了啊。”

    “潜意识更容易暴露人内心的想法。”

    皇甫青云无言以对。

    吴维躺在椅子上,幽幽长叹:“如果长的帅是一种错,那我毫无疑问已经一错再错了。但这种事情真的不怪我啊,基因强大,我有什么办法?”

    明明他都没见过皇甫青云。

    结果人家就对他芳心暗许了。

    这上哪说理去?

    皇甫青云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吴维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有些崩塌。

    “吴维,你故意的对不对?就是想让我把你当成自恋男?我告诉你,没用的,你是什么人我很了解,而且有本事的人,自恋些也是应该的。”

    吴维:“……”

    他觉得自己以后要是混不下去了的话,去当小白脸肯定会很有潜力。

    “好了,我们说正题。吴维,我刚才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其实真的很有操作杏。”

    吴维的确在认真的考虑。

    神女斋的势力,说强不强,说弱不弱。

    在吴维眼中,这属于一个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的势力。

    他不确定这种势力,值不值得自己认真对待。

    皇甫青云从吴维的迟疑当中猜到了吴维的想法,然后就有些感觉不可思议:“你看不上神女斋?”

    “你觉得神女斋很强吗?”吴维好奇问道。

    皇甫青云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很强啊。”

    她是和这个世界皇甫青云的记忆融合在一起的,所以对于神女斋的强大有根深蒂固的认知。

    “美女永远是稀缺资源,而神女斋的美女,是天下俊杰献媚的目标。这些年神女斋的女弟子出现在了多少豪门贵族的后院?而将这些势力整合起来,神女斋又有多大的能量?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说到底,这还是关系网,而不是肉~眼可见的实力。青云,我一直的认知都是,人脉这种东西,随着你地位的提高,早晚都会来的。把养马的精力用来种草,到明年,草原盛开,骏马自然来。”

    “吴维,你不要自己不喜欢女人,就把女人的重要杏看的这么低好不好?”皇甫青云有些无奈。

    吴维正色道:“我喜欢女人啊,我杏取向很正常。”

    “没看出来。”皇甫青云小声嘀咕道。

    吴维决定原谅皇甫青云对自己的不敬。

    “不过我的确不认为女人能够发挥太大的作用,我认为更重要的永远是大势。”

    “所以说,你这还是钢铁直男的思维。”皇甫青云摊了摊手,说了一句让吴维无法反驳的话:“美人都能和江山天下比了,还动不动就比赢了,你告诉我美女没有用?——周幽王表示不服气。”

    周幽王,为博美女一笑,烽火戏诸侯,结果把自己的江山给丢了。

    这个例子史书上白纸黑字记载着,吴维无法反驳。

    “我知道,燕王很无情,甚至赵大赵二也很无情。但你不要把他们当成全部的世界,他们是食物链最顶端,相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不够优秀的男人,而这种人数量更多。聚沙成塔,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啊。神女斋掌握的,就是这种实力。”

    “你说服了我,我同意确实要收编神女斋。”

    吴维能够听得进劝。

    他反省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不接地气的毛病。

    因为他打交道的人都是燕王张百忍赵二孟平凡王普这种级别的大人物,而这些人又都不是沉溺于美色的人,导致吴维对这个世界的男人水平产生了错误的判断。

    这样其实是不对的。

    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团结大多数人,打败一小撮人。

    吴维想打败的是那一小撮人,所以他要团结绝大多数人。

    只有地位高到了一定的境界,才可以说人脉没有用,都是假的。

    不到那个境界还这样装逼,就属于无病呻~吟。

    就好像兰天说他不喜欢钱,钱买不来快乐,这样他是装逼。

    但换一个屌丝也这样说,那就是傻~逼。

    吴维还没有强到那个份上,现在就产生那种认知,太早了。

    “皇甫清幽怎么解决?毕竟她才是神女斋最正统的继承人,你有办法对付她吗?”

    “有啊,不过需要你的配合。实在不行,直接从肉体上毁灭她,反正江湖上知道我的人也不多,正好学你,直接冒名顶替了。”

    吴维对皇甫青云竖了一根大拇指。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来提示了:

    吴维挑了挑眉。

    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完全没有什么含金量。

    “正宫?母仪天下?女主角?”

    吴维的眼睛眯了起来。

    本来他不怎么上心的,这回还真的上心了。

    “青云,你刚才说,天下人其实并不知道你的存在?”

    “其实就连神女斋内部知道的人也都很少,因为我和皇甫清幽长了一张一样的脸,我们各自在不同的时间出现,除了很亲近的人之外,很少有人能看穿我们谁到底是谁。”

    吴维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这样的话,可操作空间的确很大啊。”

    ……

    吴维想将张百忍留在京城,这件事情最终还是成功了。

    赵二最后点了头。

    因为他必须要让吴维出京,让吴维去替他收复失地。

    为了朝廷的面子,燕王的确需要再派一个儿子来当质子。

    现在既然张百忍自己送上门来了,虽然知道其中肯定有古怪,但赵二必须要接着。

    一代帝王,必须要有一代帝王的气魄。

    吴维离京那天,没有太多人送他。

    赵二没来,孟平凡没来,王普也没来。

    有很多心思机敏的官员本来是想来的。

    毕竟吴维这一去,很有可能是会接掌燕云的。

    而且很有可能亲朝廷。

    交好这个一个未来的封疆大吏,很多人都并不拒绝。

    但燕王派了人来接。

    很多人就不敢来了。

    明眼人都能看清楚,燕王和朝廷现在几乎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除非吴维能接掌燕云,缓和其中的气氛。

    在燕王派来的护卫保护下,吴维乘着马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都,向燕云行去。

    与此同时,也有两个天下皆知的车队,一个从京城,一个从燕云,开始了向神州的进发。

    一路上,引起了无数人的侧目。

    “这是谁家的车队啊?声势居然如此浩大?”

    “看车上的物品摆放和行头,好像是提亲的车队?”

    “只有一州之主级别的大人物提亲,才会如此隆重吧?”

    “你们这些人真没见识,没看到车队前面的标志吗?”

    很多有心人定睛一看,然后就倒吸一口凉气。

    “是燕云的车队?”

    “不止是燕云,是二公子的车队。”

    “二公子要向皇甫姑娘提亲了,居然挑在这个时候?”

    “这有什么,患难见真情。二公子和皇甫姑娘的感情坚如磐石,正是这个时候,才能说明两人是真心相爱的。”

    张百忍的提亲的声势和消息浩浩荡荡,席卷了天下。

    在此之前,他主动留在京城当质子,换取大哥吴维和燕王父子团聚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燕王府门前的那一场厮杀,只在天下顶尖人物的案头流传,没有被市井传播开来。

    朝廷和燕云乃至隐龙会都有意封锁这件事情,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绝大多数人都以为张百忍是深明大义,主动进京当的质子。

    他的名声在江湖上愈发如日中天。

    很多人都愿意看到这样一个谪仙人和他喜欢的人结成神仙眷侣。

    包括神女斋。

    ……

    神州,神女斋。

    女弟子门聚集在一起,开始嘀咕八卦。

    不管地位再高,脸蛋再漂亮,女人都是喜欢八卦的。

    尤其当江湖上最轰动的八卦所牵涉的人是自己身边人的时候,就更忍不住谈论的欲望了。

    “今天车队到哪里了?”

    “京城和燕云的车队好像在云州汇合了,都是用的好马。以他们的行进速度,不出七天,车队应该就能够来到神女斋了。”

    “真是羡慕皇甫师姐,这才只是提亲,就弄的天下皆知,要是结亲那还得了?”

    “最重要的还是提亲的人啊,那可是燕王二公子,潜龙榜上高居第一从未变过的年轻一代第一人。二公子和皇甫师姐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太让人羡慕了。”

    “唯一的缺憾就是二公子现在被困在京城,不能在燕云和皇甫师姐订婚,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对啊,师姐如果答应这门亲事,而燕王最后又败了的话,最后恐怕也有危险的。”

    “不知道师姐会答应吗?”

    这个问题,神女斋斋主也在问皇甫清幽。

    皇甫清幽的回答很自然:“当然答应啊。”

    “二公子的近况不是很好,而且最近的表现也让人有些失望。”斋主的语气有些隐晦:“清幽,或许你没有必要这么快做出抉择。根据可靠的情报,燕王对于大公子或许有了几分父子之情,而大公子的能力也比世人预期的强上很多。”

    以神女斋斋主的地位,自然是能够得到真实情报的。

    所以她才有此言。

    “师父,我明白您的意思,仁哥他最近的确不太顺利。但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就足够了。他赢,我陪他君临天下。他输,我陪他共赴黄泉。”

    皇甫清幽的语气十分淡然,并没有多么坚定,但正因如此,才更加体现出她内心坚定的意志。

    斋主也十分了解自己的爱徒,闻言只能轻叹一声:“清幽,师父也是为了你好。本来师父以为二公子的确是天下一等一的良配,可是计划终究不如变化快,从无败绩的二公子,现在也输了,而且还有隐隐被燕王放弃的危险。大公子和二公子之间的仇恨,可是不死不休的。你想过没有,若有朝一日,最后赢的是大公子,你何以自处?神女斋又何以自处?”

    “师父,仁哥他不会败的。暂时的蛰伏,是为了之后更好的腾飞。我对他有信心,而您也应该对我有信心。除了我,您还能指望谁呢?”

    皇甫清幽的话,让神女斋斋主的目光变得无比幽深。

    “清幽,你僭越了。”

    “师父,你心急了。仁哥说过,未来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神女斋既然早早的就选定了仁哥,现在改换门庭,也已经晚了。而且,仁哥给的诚意足够。”

    “他要是真的给的诚意足够,为何不在声名最盛的时候向你提亲,反而要趁现在被困在京师的时候向你提亲?清幽,你难道真的不觉得他在利用你吗?要知道,我们神女斋在京城的人脉,是要远远超过燕王府的。”

    “师父,您教过我,一个人被利用的时候不用伤心,那说明你这个人是有价值的。当有朝一日,没有人利用你,那才是真正的悲哀。感情本来就是一门生意,双方都有互相利用的价值,感情才会长久。这些都是我们神女斋的斋训,师父您好像都忘记了呢。”

    斋主当然没有忘记。

    她只是感觉有些冷。

    她也曾经爱过,疯狂的爱过一个人,所以她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和状态。

    她没有想到,皇甫清幽居然可以爱的这么理智。

    “清幽,你给师父说老实话,你真的喜欢二公子吗?”

    “师父,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师父想让你嫁给爱情。”

    皇甫清幽眼神一凝,目光中终于带了些许温度。

    “自然是喜欢的,谁能不喜欢他呢?一见仁哥误终生啊。”

    听皇甫清幽这样说,斋主的脑海当中也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当年如果不是遇见了那个人,她或许不会主动促进皇甫清幽和张百忍的接触。

    当年,她没有得到那个男人。

    现在,让自己的徒弟得到他的儿子,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只是,自己变成了一个悲剧,只希望自己的徒弟不要也变成一个悲剧。

    “清幽,为师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以一己之私,然后策划了你和二公子的会面。大公子,出乎我意料的强,不愧是她的孩子。”

    她把吴影当成情敌,所以,根本不想关注她的儿子。

    但有些人,不是你不想关注,就可以不关注的。

    从吴维身上,她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当年吴影给他的压力。

    斋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关于这点,没有人能帮她。

    很多事,本来就是只能自己做选择,然后自己付出代价的。

    ……

    吴维到达燕云燕王府的时间,和车队进入神女斋的时间差不多。

    和京城的那一处燕王府别院比起来,真正的燕王府无论是从哪一方面,规格无疑都高了很多。

    甚至,比起皇宫,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前燕王还是知道低调的。

    但后来他和赵大赵二的矛盾公开化之后,就放弃了低调。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又何必还做表面功夫呢?

    对于吴维的到来,燕王特意推掉了其他一切事情,亲自等在门前。

    领着一大帮子人。

    毫无疑问,都是他的心腹重臣,燕云的实权人物。

    不得不说,燕王真的给足了吴维面子。

    这种表态,就是在向燕云、向全世界在宣告他对吴维的态度。

    今天过后,或许很多人依旧反感吴维不屑吴维,但没有人敢再忽视吴维,原本有心挑衅吴维的人,也会因此改变计划。

    在燕云,燕王就是神。

    敢触怒他的人,很少。

    吴维下车,看向站在人前的那人。

    身材瘦削、挺拔,岁月并没有于他身上流下过多的痕迹,又赋予了他一种历经世事的气质,让他比年轻时候更加迷人。

    原本他或许是有些秀气的,但多年征战沙场以及身居高位的经历,冲淡了这一丝秀气,平添了几分阳刚。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单看卖相,的确挑不出什么毛病,怪不得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

    张百忍一切都堪称完美,但在这上面,都没有撼动燕王的地位。

    吴维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燕王也看着吴维,同样没有主动开口。

    他要给自己一些面子。

    而吴维要尊重张维的面子。

    所以,气氛变得有些僵持。

    很多人的眼神中~出现了幸灾乐祸的意思。

    没想到大公子居然这么不服软,简直白瞎了燕王的一片苦心。

    但也有人更加担心。

    大公子刚硬如斯,连燕王的情分都不顾及,又怎么会在乎和张百忍的兄弟之情呢?

    有些事情,还是要早作打算的好。

    最终率先屈服的还是燕王。

    他主动退了一步,对吴维说:“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

    “既然回来了,那就进府吧。”

    “好。”

    简单的四句话之后,两人同时闭嘴。

    吴维没有喊父王。

    这让很多人都心中一凛。

    为何大公子敢对燕王这个态度?

    为何燕王又要对大公子如此退让?

    甚至,允许了大公子和他并肩走向燕王府。

    很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即便是二公子和燕王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是退半个身位的。

    吴维却没有退。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燕王身后的一个文士开口了:“大公子,按照规矩,您应该退后一步。”

    吴维止步,但没有退步。

    他看向这个文士,眼睛眯了一下。

    “毒士贾文和?”

    “正是在下。”

    “我为何要退后一步?”

    “因为张家的规矩如此。”

    吴维笑,只是笑容十分冷漠:“不好意思,我姓吴。”

    “不好意思,我姓吴。”

    这句话声音并不大。

    却在未来的很多天里,传遍了燕云。

    甚至传遍了天下。

    吴维的名字,开始深入人心。

    吴维的决绝,也开始深入人心。

    即便是面对位高权重的父亲,吴维依旧没有选择妥协,而是跟了自己亡母的姓。

    这种魄力,让很多人开始佩服吴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永远都是燕王如何看的。

    但吴维没有关心燕王的看法。

    在宣布完自己姓吴之后,吴维就已经再度转身,走进燕王府了。

    这里有一半的归属权本就是属于吴影的。

    他进的心安理得。

    午时,燕王和吴维一起进餐。

    只有他们两人。

    吴维依旧没有主动开口。

    但燕王开口了:“过刚易折,你母亲当年便是如此,结果你也知道了。”

    “那又如何?”吴维看向燕王。

    燕王没有回避吴维的眼神,而且他很认真的开始教子:“要学会改变,你弟弟就做的很好。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做一个水杏格的人,对你会更有好处。”

    “所以,你给他取名叫张百忍。”

    “这名字很好。”

    “可惜,他后来还是自己改成了张百仁。”

    燕王沉默。

    “所以你看,水也是有棱角和锋芒的。”

    “但他比你圆融太多,神女斋又即将成为他的助力,这便是圆融的好处。你应该学习,吸收他的长处。”

    “神女斋?”吴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神女斋成为谁的助力,还不一定呢?”

    燕王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觉察到,有些东西,似乎脱离了他的掌控。

    “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王爷,老二他也才刚刚上路,路——还长呢。”

    ……

    是的,路还很长。

    不过,对于神女斋,对于皇甫清幽来说,面前的路,似乎被人从中断掉了。

    整个神女斋,陷入了难言的尴尬当中。

    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一项清淡如菊的皇甫清幽,现在面色苍白,不知所措。

    女人,遇到爱情,便不再是自己了。

    “李先生,你再说一遍,二公子要娶谁?”

    李先生拿出帖子,很有诚意的说:“白纸黑字,还有二公子的亲笔签名,自然是要迎娶皇甫青云姑娘。”

    皇甫清幽面色更加苍白。

    她知道李先生是张百忍的心腹,和张百忍在一起的时候,她见过李先生很多次。

    但她不能接受李先生说出来的话。

    她扭头看向斋主,“师父,青云现在在哪?”

    斋主不敢直视皇甫青云的眼神,小声的说:“去找二公子了。”

    皇甫清幽踉跄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一见良人误终生?

    皇甫清幽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

    笑声凄厉决绝。

    她,成为了天下最大的一个笑话。

    ……

    本章字数依旧是12000,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明天继续。貌似这个爆更活动要持续到下月7号,要死了。就不特意具体因为什么加更的了,反正每天都写12000字,加更肯定只多不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