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章 无双毒士【万字大章求月票】

    剑十一的剑法肯定比吴维的更好。

    不过吴维还是拦住了剑十一。

    如果他不拦着剑十一,这一剑下去,弄不好张百忍就真的死了。

    “你拦我做什么?”

    剑十一皱眉,心说不是你想阉了张百忍吗?

    吴维大汗。

    “师哥,你对阉了他有些误解。”

    这次轮到剑十一和皇甫青云***向吴维了。

    “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的地方大了去了。

    吴维只能给这两个文盲科普:“想让一个人变成公公,不是切掉他的作案工具,那样死亡率太高了。”

    “不切掉作案工具?那怎么弄?”

    剑十一还真的从来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事情,皇甫青云就更不会关注了。

    只有张百忍清楚,本来还有些庆幸的内心也瞬间变了。

    “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切蛋蛋,而不是切鸡鸡。切鸡鸡的风险太大,最开始都是切鸡鸡的,后来时代发展了,技术进步了,也就变成切蛋蛋了,死亡率也就降下来了。”

    “我有个问题,鸡鸡和蛋蛋是什么?”

    皇甫青云一脸好奇。

    吴维:“……”

    剑十一:“……”

    这是在装纯吧?

    张百忍:“张维,你让他们都出去,尤其让青云出去,我们之间的恩怨单独解决。”

    他不能继续忍受这种羞辱了。

    不过,吴维自然不会满足他的要求。

    相反,吴维在认真的考虑一个问题:“师兄,你会切蛋蛋吗?”

    剑十一沉默片刻后,对吴维摇了摇头。

    “我也不会,还真是不知道从何下手。”

    吴维说的是实话。

    这就是术业有专攻。

    “不行我去请个专业人士来吧。”

    “麻烦,对他何必如此客气?”

    剑十一不理解吴维的行为。

    吴维还没有解释,张百忍先怒了。

    “剑十一,你不要忘了,你是剑门弟子。”

    “然后呢?”

    “剑门已经站在我这边了。”

    剑十一沉默。

    吴维身边的那个灰衣老仆,原本就是剑门的人。

    他背叛了吴维。

    这当然不会是无的放矢的。

    而且剑十一离开剑门之前,对于剑门内部的情况也的确有所了解。

    吴维看向剑十一,他还需要从剑十一这里得到一些具体的情报。

    剑十一对吴维缓缓点了点头。

    “我从门里离开的时候,门内对于支持师弟你还是支持他的确是有过很激烈的讨论,支持你的人落入了下风。”

    吴维皱了皱眉。

    但他并不奇怪这个结果。

    “人走茶凉,自古以来都是这个结果,倒是没什么可奇怪的。”

    “大哥,你错了,剑门的人,和其它门派还真有些不一样。他们之所以选择支持我,和人走茶凉无关。”

    吴维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剑门的人是因为我太差劲,你太优秀,所以才改换门庭的?”

    “并非如此,剑门只是为了报仇而已。”

    吴维眼神闪烁了一下。

    “剑门和朝廷自然有深仇大恨,但剑门想报仇又何须借你之手?我一样能为剑门报仇。甚至,我已经为剑门报仇了。”

    他说的,自然就是杀死赵大的事情。

    张维的确一直走在报仇的路上,而且知情的人都要承认,张维做的还算不错。

    所以对于剑门的选择,吴维有些替张维不值。

    但他没有想到,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张百忍却忽然大笑了起来。

    剑十一的脸色也变的更加阴翳。

    “大哥,你以为剑门只是和朝廷有仇吗?”

    “什么意思?”

    “剑门最大的仇人,正是你的母亲——剑神吴影啊。”

    吴维眯起了眼睛。

    “当年如果不是吴影把剑门拖入了深渊,剑门何至于落到现在这种下场?”

    这倒是实话。

    但吴维听着很不舒服。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现在玩后悔和复仇那一套,只会让人嘲笑。老二,你也就是和这群废物搅和在一起了。”

    “大哥,你不要这么义正言辞。你去问问剑十一,是剑门对不起吴影,还是吴影对不起剑门?”

    吴维看向剑十一。

    剑十一却没有说话。

    沉默,本身就是一种回答。

    “大哥你以为当年剑门内没有反对吴影的人吗?当然有,而且很多,不过那些人的下场你猜是什么?”

    吴维心中一沉。

    “那些反对者——全都被你母亲杀死了,一剑一个,没有例外。”

    “这并不是符合剑门门规的做法。”

    废话,哪个门派也不会让门内的弟子自相残杀。

    吴维开始刷新对吴影的认知。

    这个女剑神,似乎并不像吴维最初认知中的那样完美无瑕令人尊敬。

    生活在凡尘俗世,终究也只是一个凡人啊。

    “当年剑门中反对你母亲的也占了大多数,只不过他们打不过你母亲,而那些有勇气反抗你母亲的人,又成为了你母亲的剑下亡魂。所以,在很多人看来,剑门和吴影深度绑定在了一起。但现实不是这样的,剑门是剑门,吴影是吴影,二者从来都不能等同而论。

    吴影做的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对当年的那些人斩尽杀绝。而那些人的后代,现在已经成长了。剑十一,你在剑门内部,应该经常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敌意吧?”

    剑十一终于开口,不过不是对张百忍,而是对吴维说:“师弟,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不堪一击。”

    吴维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

    不管剑门如何变化,剑十一终究是和他站在一起的。

    而剑十一,是剑门的未来,这点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公认。

    “外面的事情你负责,剑门的事情交给我。”

    “交给你?剑十一,你解决的了吗?你只痴情于剑,在权力斗争中一窍不通,剑门怎么可能是你掌控的了的?”

    剑十一终于看向张百忍,然后,一句话让张百忍无言以对:“我师父也不懂权力斗争。”

    这是实话。

    吴影其实手腕一点都不高,也没有什么人格魅力,连自己男人的心都绑不住。

    但她还是成了剑神。

    “剑门,终究还是要用剑说话的。”

    当年,吴影是剑门最锋利的一把剑。

    所以剑门以吴影为尊,不服的全是死人。

    现在,剑门的年轻一代当中,剑十一是最强的那一把剑。

    所以,他有什么可怕的?

    张百忍盯着剑十一,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威胁。

    原本,他是从来没有把剑十一放在心上的。

    在张百忍的心目中,江湖永远只是江山的延续。一个普通的江湖侠客,格局太低,张百忍根本都懒得关注。

    在剑门向他投诚的那一刻起,剑十一就已经把剑门看成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现在看来,这个自信似乎有些太早了。

    “剑十一,如果你还在剑门,或许还能够影响剑门的抉择。但现如今,剑门已经做出决定,九成的人都是我的支持者,你已经独木难支了。那些支持我大哥的人,都已经和当年那些不支持吴影的人一样,走上了不归路。你,没有帮手。”

    吴维和剑十一同时皱眉。

    但他们都是心志坚毅之辈,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只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膈应。

    “牛羊才会成群结队,猛兽总是独自成行。二公子,你畏惧了。”

    剑十一的话很少,但每次开口,往往都能直指人心。

    张百忍面色不变,但内心的波动,只有他自己清楚。

    剑十一当然不会关注张百忍在想什么,他转身,对吴维点了点头,说:“师弟,既然师门有变,我稍后回去一趟。”

    “太危险了,先和我待在一起吧,要回去我们一起回去。毕竟,我也算半个剑门的人,而且,我现在的剑道天赋,也未必就比老二低。如果剑门的老家伙看到我的剑道天赋,也未必不会和我合作。”

    剑十一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师父没有告诉师弟,剑门和师弟,的确是不太可能合作的。风老背叛师兄,也不一定是受二公子的指使。”

    吴维看向张百忍。

    张百忍耸了耸肩:“风老是你那个护卫吧?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他当然也不是受我的指使。”

    “受你的指使和受剑门的命令,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我根本就没打算阻止你对我动手,想对你动手的是剑门的人。”

    的确,想对吴维动手的是剑门的人。

    张百忍既然想要寻死,又怎么可能派人阻止吴维杀自己呢?

    即便是张百忍,也没有奢侈到拿灰衣老仆这种级别人物的命不当命的程度。

    “风老想报的应该是私仇。”

    “我不懂,我和他有什么私仇?”

    “师弟,有些事情是剑门的隐秘,一直没有流传到江湖上。剑门传人,其实是不能动情的,否则剑心就会蒙尘。”

    吴维挑了挑眉。

    他嗅到了狗血的味道。

    “当年师父和燕王在一起,剑门内部其实就极力反对,如果不是师公一力支持,师父当年就会被逐出剑门。”

    剑十一口中的师公,是当年的剑门门主,也就是吴影的师父。

    “后来,师公忽然死了,剑门内部也有人向师父发难,所以师父在剑门内部大开杀戒,这才是那场杀戮真正的原因。”

    “剑十一,你在美化吴影。如果吴影只疯了那一次,剑门内部何以至于积累这么大的怨气?”

    剑十一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点头:“的确还有一次,师弟,你还记得在你小时候,曾经遭到过一次刺杀吗?”

    “当然。”

    “当时你的伤势很重,经脉也出现了问题,只有剑丹才能让你恢复健康。所以,师父找到了剑丹。”

    吴维了然。

    作为剑门的传承至宝,剑门当然不想轻易交出剑丹。

    这就是冲突的原点了。

    不过,吴维依旧有些奇怪。

    “我母亲那时候作为剑门的继承人和最强者,剑门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而我是她的后代,也是剑门天然的继承人,不至于因此我母亲就成为剑门公敌吧?”

    “因为师父本不应该结婚,更不应该生子。师父她坏了剑门的规矩,而剑门的很多前辈,最是恪守规矩。”

    “最重要的还是母亲是一个女人吧,剑门有悠久的历史传承,但却从来没有出过一个女剑神。让一个女人骑在自己头顶上作威作福,这让那些自负的剑客如何能忍?”吴维冷笑道。

    剑十一没有否认这个原因。

    “师父想把剑丹用在你身上,但这个时候,剑门的有些人做出了一个很让人意外的选择——他们把你抓起来了。”

    吴维:“……”

    张维给他的资料里并没有这段。

    看来这件事情发生在很久之前,就连张维本人都不清楚。

    不过,张百忍却是明白的。

    “大哥,你一直以为剑丹是我抢的你的,其实不是。如果你当时在燕王府,剑丹肯定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只是因为你不在,父王以为你死定了,所以父王才把剑丹给我用了。”

    吴维在消化这个信息。

    “父王后来对我说,剑门的人把你关押在了剑冢当中,那是剑门的禁地,进入的人,号称十死无生。而那年,你还是一个懵懂的幼儿,谁能想到,你会在剑冢中活下来?谁又能想到,吴影会因为那件事情,彻底血洗剑门呢穿了,其实剑门本来只是想和吴影谈一场交易的。”

    “什么交易?”

    “当时前朝已经覆灭,而燕王和朝廷也貌合神离。剑门不想被吴影连累,所以想让吴影公开声明自己退出江湖不问世事。只要她妥协,剑门自然会开启剑冢的机关。当然,剑丹剑门也要,他们不会愿意这等至宝流落在外。但是,吴影的杏格实在是太刚烈了。”

    吴维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一个白衣女子单手持剑,行走在尸山血海中的绝代风华。

    寥寥几语,的确让吴维对于吴影的认知更加深刻。

    “那一次屠杀,让吴影和剑门彻底闹掰,从此不可调和。但吴影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她手中的剑也实在是太利了,即便剑门的人根本不想臣服于她,但在她的剑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

    吴维看着一脸神往的张百忍,忽然开口:“我只是可惜,母亲当年为什么没有杀掉你,然后开炉炼丹,或许还能获得一半的药效。”

    张百忍:“……”

    “知道我吃了剑丹之后,吴影的确疯狂过。不过,在剑门内部的屠杀过程中,她到底还是受了不轻的伤。而父王的实力也十分强悍,在父王的庇护下,我终极还是没有逾到吴影的毒手,所以我很感激父王,愿意为父王做出让步。”

    所以,他愿意主动离开燕云之地。

    父子之情,除了血缘,自然还有恩情维系。

    张维对燕王没有感情,因为燕王之于他,的确是没有尽过什么父亲的责任。

    但张百忍不同。

    他和燕王之间,是有真正的父子之情的。

    这个认知,让吴维对燕王的观感急速下降。

    “师父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就是动情,师公说的对,门规也说的对,练剑的人,的确不应该动情。”

    剑十一看着张百忍,眼中杀气凛然:“师父何等实力,若真的想杀你,燕王拿什么挡?”

    “自然是拿命挡。”吴维幽幽道。

    “是啊,燕王舍命救二公子,所以,师父便下不去手了。师父曾经对我说,她不后悔遇到燕王。呵呵,不后悔。”

    剑十一的笑,让张百忍有些毛骨悚然。

    他的预感是对的。

    因为下一刻,剑十一的剑就捅到了张百忍的肚子里。

    吴维和皇甫青云都吓了一跳。

    不过还没等他们开口,剑十一就主动开口了:“放心,我不会杀他的,我下手有分寸。”

    说完这句话,剑十一看着已经~痛苦的呼吸困难的张百忍又笑了一下。

    “有些事情,师弟不记得,我却是到现在都记得的。燕王要舍命救你的理由是,师弟已经废了,所以你不能再有事,否则他就后继无人,即便打下了江山,也无人继承。”

    顿了一下,剑十一很认真的说:“我觉得燕王的话很没有道理,他明明可以再生一个孩子的。”

    “生不了了,在父王遇到我母亲之后,吴影给我父亲下了绝育药,从此不可能再生育了。”

    吴维和剑十一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两人的反应都是瞬间无语。

    吴影果然还是吴影,这操作,没什么毛病。

    怪不得燕王对张百忍这么看重,自裘华容之后也没有淤纳妾,没有淤生育子嗣,原来根子在这里。

    “这样就更好了,燕王当年以需要继承人的理由,漠视我师弟的杏命,断了我师父的希望。今天,我毁掉他悉心培养的继承人,让他只有我师弟一个选择,很公平吧?”

    说完这句话,剑十一把剑从张百忍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出乎意料的,张百忍没有流血。

    但他的脸色却异常苍白。

    “我的经脉……”

    “毁了,你可以试着再去找一枚剑丹,不然这辈子就可以放弃练武了。对了,我顺便把你的肾脉也毁了。”

    剑十一顿了一下,然后对吴维说:“师弟,你影响了我的思路。明明这么简单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你非要说的那么专业。”

    吴维:“……”

    确实很简单。

    他真的没想到。

    他毕竟还是人,是人就会有疏漏的地方。

    不过,经过剑十一的提醒,吴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九死仙功》就是每死一次功力就会提升一大截,那这货自杀了怎么办?”

    皇甫青云抚了下自己的额头。

    “大公子,你应该多了解一些武林的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就容易练成的神功?他要是敢自杀,就肯定死定了。不要说自杀,就算是他意外被杀,都不一定能再活过来。像《九死仙功》这种级别的功法,修炼成功的几率是很小的,而且根本不能轻易尝试,完全就是在赌运气。”

    “赌运气?那老二的运气绝对无敌。”

    在这方面,吴维对于张百忍有充足的信心。

    不过,确定了这货自杀不会升级之后,吴维也松了一口气。

    这就好,如果自杀也能升级,就真的没法打了。

    “张百忍的运气确实一向不错,每每都能够逢凶化吉。说到逢凶化吉,我就想到了唐僧。明年年初,中美合拍的西游记即将正式开机……算了,不黑了,说了你们也听不懂。”

    皇甫青云的语气有些寂寞,但吴维还真听懂了一些。

    “唐僧?《西游记》?”

    吴维被皇甫青云吓了一跳。

    这书他看过啊。

    但皇甫青云是怎么知道的?

    没听说过这个世界有这本书啊。

    难不成皇甫青云被穿越了?是自己的一个老熟人?

    吴维开始狐疑的看着皇甫青云,脑海中闪过皇甫青云前后判若两人的种种表现。

    很多事情,真的是不能多想,只要一多想,就肯定会想多。

    本来吴维一直觉得皇甫青云的转变挺正常的,完全在他可以接受的逻辑范围之内。

    但现在他开始怀疑皇甫青云本身是不是有问题了。

    “系统,扫描一下。”

    “难道这个世界上也有《西游记》这本书,不应该啊?”

    吴维眨了眨眼神。

    也对。

    反正和张百忍有关的人,出现一些异常,吴维都可以接受。

    他现在的神经已经十分大条了。

    “大公子,还是要警惕一些。据我所知,除了《九死仙功》之外,武林中还有一些专门适合经脉尽断的人才能修炼的神功。”

    皇甫青云此话一出,剑十一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被皇甫青云一提醒,他也想到了好几个传说中的功法。

    “都已经失传很久了。”

    “但《九死仙功》也失传很久了啊。”

    皇甫青云耸了耸肩,看着张百忍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刺猬,杀又不敢杀,打也不是很敢打。大公子,我只负责给你提建议,你自己看着办吧。”

    吴维也很想骂人。

    这一集他看过。

    不止一次。

    的确,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电影里,但凡经脉尽断的人,就没有不能恢复正常的。

    这个定律,几乎可以等同于跳崖不会死而且必有奇遇了。

    所以吴维只是羞辱张百忍,用药物封禁了他的实力,并没有对他下重手。

    怕的就是有什么幺蛾子。

    但剑十一的手太快了。

    他也不可能指责剑十一什么。

    “先这样吧,我相信现在的局面不会是他原来预想的那样,我们没必要太过悲观。”

    吴维让医生再度进来给张百忍看伤,然后和剑十一皇甫青云点了点头,自己走了出去。

    他知道,孟平凡现在应该在等着自己了。

    虽然吴维现在更想和皇甫青云多交流一下。

    ……

    “陛下希望得到一个解释,为什么你不杀张百忍?”

    意料之中的迎来了赵二的质问,吴维自然也没有什么隐瞒的,选择了实话实说。

    “《九死仙功》?这么巧?吴维,你不会是在编故事吧?”

    “孟公,你觉得以我的能力,会编这么粗陋的故事吗?”

    孟平凡皱了皱眉。

    “这就有些麻烦了,张百忍凭借这个名头,岂不是有了一张免死金牌?”

    “不会,《九死仙功》对死法的要求很高,触发的条件也应该十分严苛。他主动找上门来求死,说明当时的条件肯定符合。不过孟公您若是想杀他,现在就可以动手。”

    “你为什么不动手?”

    “一是怕彻底恶了燕王,影响了孟公的大计。二是怕他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毕竟他主动找我,可能我是杀他的必要条件?”

    “不会,如果真的有杀他的必要条件,也会是张维而不是你,不用担心这一点。不过你不动手也是对的,本公会去搜集有关《九死仙功》的资料,在没有查清楚之前,先不要动他了。从他的表现来看,张百忍只怕有些名不副实。”

    “孟公不要小看了此人,或许他就是故意让我们看低他,以便火中取粟的。”

    “有这种可能杏,不过可能杏不大。现在他在你的手中,不管做什么,都离不开你的视线,还能怎么翻天?”

    “孟公,您不要忘了,我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

    孟平凡皱了皱眉。

    “我有一个提议。”

    “说说看。”

    “不如让张百忍代替我留在京城,作为质子。”

    吴维这个想法是突然产生的。

    尽管他能够猜到,张百忍主动前来京城必有算计,不过将张百忍困在京城,的确会方便他在外面行~事。

    过往这些年,张维困守京城,只能隐忍蛰伏。而张百忍在外面广阔的天空中培植羽翼,势力甚至已然庞大到能威胁燕王的地位。

    是时候让这种情况调转一下了。

    孟平凡在认真的思考吴维的提议。

    他觉得很有可行杏。

    但他认为这其中有蹊跷。

    “不对,张百忍不会是傻~子,他既然敢来京城,就说明他有办法离开。或者,留在京城对他更有好处。就算张百忍是白~痴,燕王也不会是。他为什么要把张百忍送来京城呢?难道他想让张百忍在京城培植羽翼,届时和他里应外合?”

    孟平凡的脑洞很大。

    吴维其实猜测也和孟平凡差不多,不过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吴维说了一句大实话:“孟公,若有朝一日,燕王兵临京师城下,那不用张百忍做什么,京城内的高官巨富就会主动向燕王投诚的。所以张百忍在京城做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影响不了大局。”

    “燕王不会做无用功,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深意。吴维,我不瞒你,陛下现在对燕王已经有恐惧之心,如果让陛下认为张百忍是燕王派来京城颠覆朝廷的,陛下绝对不会留他的。”

    吴维:“……”

    至于这么夸张吗?

    “孟公,其实可以有一个更简单解释的。”

    “什么解释?”

    “也许,燕王是在给张维道歉?”

    ……

    万里之外的燕云。

    燕王背负着双手,站在一副地图面前认真打量。

    这是一副全天下的地图。

    燕云十六州,被重点标注了出来。

    燕王经常出现在这里,他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野心。

    所以朝廷也一直没有停止对他的打压。

    即便如此,燕王依旧坚挺到了现在,而且地盘越来越多。

    “王爷,属下有些不明白。”

    “说。”

    “二公子身上担着太多的干系和人情,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让二公子离开您的身边,将会阻止您前进的脚步,何必呢?”

    “文和认为本王离了二公子,就无法完成大业?”

    “主公,如果有捷径能走,为何要平添自己的负担呢?文和自然对您有十分的信心,可即便强如王爷,也没必要故意增加难度。”

    贾文和,燕云第一谋士,燕王的左膀右臂,在燕云境内,是公认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当燕王不在的时候,发号施令的便是贾文和,对于他,二公子也素来都是弟子之礼的。

    虽然所有人都清楚,贾文和与二公子其实一直不太对路。

    燕王终于回头,看向贾文和,嘴角带着笑容。

    “文和不是一直和老二不对付吗?”

    “那是政见不同,现在王爷还只是藩王,二公子却按照东宫太子的姿态在做事,臣认为不妥。但二公子的实力以及他背后的势力是不容忽视的,王爷,这对您也是很大的臂助。”

    “的确是很大,但长此以往,天下人只知老二,谁还知道本王呢?”

    “王爷何必欺我?以您的胸襟气魄,又怎么会在乎此等小事?”

    “不,这不是小事。本王其它的可以不在乎,但不能接受有人把本王当成傀儡。而很不巧的,老二背后的势力当中,有很多人都把本王当成傀儡。”

    贾文和沉默。

    他无法否认燕王说的事情。

    张百忍麾下,的确是有很多人并非真心效忠燕王。

    他们就是冲着张百忍来的。

    谪仙人降世,这名头实在是太唬人了。

    谁不愿意跟随一个仙人呢?

    “本王知道如何做才能让所有人皆大欢喜,但本王不想那样做,本王不想让所有人都欢喜。”

    “王爷,不管他们怎么想,他们对您终究是有用的。”

    “的确,本王能有今日,多赖他们的鼎力相助。但本王就是想恩将仇报,有问题吗?”

    燕王这坦然的无赖,让贾文和无言以对。

    燕王都不要脸到这程度了,他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赞美燕王:“王爷果然有帝王风范。”

    每一个成功的帝王,都是恩将仇报活生生的典范。

    贾文和还真的是在夸燕王。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人,天下人对他的称呼很简单——毒士。

    所以燕王的所作所为,倒是很合贾文和的胃口。

    反而张百忍的那种假仁假义,和贾文和完全背道而驰。

    “本王能够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恩将仇报背信弃义。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多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而且,这一次也是老二主动申请的。”

    “二公子看似深情,实则无情。但对王爷您,二公子倒是的确有几分孺慕之情。他这样选择,便是舍了那些拥立他的人,站在了王爷这一边。您既然知道了他的心意,又为何要伤他的心呢?”

    “为了公平。”

    “王爷,您是为了大公子?”

    贾文和有些不能相信。

    燕王轻笑:“怎么?本王就不能做一个慈父?”

    “臣以为您的慈爱全部都是留给二公子的。”

    “都是我的孩子,我并不会特意的偏爱谁。甚至对于他们各自的母亲来说,我更喜欢的是吴影。”

    “但您更喜欢的孩子是二公子,此事天下皆知。”贾文和轻声道。

    “因为老二的确很优秀,我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而且老大的身体有问题,他注定要早夭的,本王别无选择。”

    “那您这是?”

    “很简单——本王心软了。文和,你也知道,赵大是老大杀的。”

    “是,大公子运筹帷幄,翻云覆雨,文和很欣赏他的手段。在同样的年纪,我会被他玩死的。”

    “我知道你很欣赏他的手段,事实上他行~事的手法和你简直一脉相承,阴狠、毒辣、背后捅刀、一击致命。不过,文和,你变成现在这样,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故事,你我心里都明白,本王无意揭你的伤疤。”

    贾文和低头,神情复杂,脑海中开始出现他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往。

    “文和,老大今年才多大?他为什么会成熟的这么快呢?”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大公子母亲早亡,您也不在他的身边为他遮风挡雨,他就只能逼着自己尽快成熟起来了。”

    “是啊,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他成熟的比我想象中要更快,他进步的速度也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按照医仙的判断,老大本不能再练武的,现在也应该在病榻上缠~绵。

    文和,你说,他能走到今天,活的有多辛苦?”

    贾文和轻声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活着都很辛苦。”

    “但只有他是我的儿子,其他人不是我的儿子。”

    “看来王爷是真的心软了。”

    “老大已经创造了奇迹,本王想给他一个机会,看看他能否创造出更多的奇迹。我对吴影、对他,都太过凉薄,本王和他终归是血脉相连,他能有出息,本王又何乐而不为呢?”

    贾文和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现在,他依旧不怎么相信燕王会心软。

    跟了燕王这么多年,贾文和太了解燕王了。

    这样男人的心,绝对是铁石做的。

    所以,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贾文和这样想着,突然眼神一凝。

    “王爷,您是想控制隐龙会?”

    燕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果然不愧是和自己相交多年的心腹。

    “即便如此,也没要必要舍近求远吧?二公子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老二不行,他的格局太高了。格局太低不是一件好事,但太高也不是。老二根本看不上隐龙会,也不介意隐龙会对于朝廷、对于本王的牵制。”

    贾文和默默点头。

    他明白燕王的意思了。

    张百忍不在乎隐龙会的忠心,因为他自己有足够的底气和后台。只要他开口,想要什么隐龙会都会竭尽全力为他做。

    他不需要太费心。

    但燕王想指使隐龙会,却完全没有他那样得心应手。

    因为隐龙会九大龙首,其中不乏和燕王平等相交的存在。

    他们是不可能发自内心尊敬燕王为燕王做事的。

    而这对于燕王来说,显然不是一个让他愉快的局面。

    “大公子不见得能够破局。”

    “无所谓,哪怕老大搞砸了,还有老二给我兜底呢。”

    有两个好儿子,燕王的确有任杏的底气。

    “臣明白了,不过二公子知道您的意思吗?”

    “本王没有说过,但本王想以他的聪明,他应该能够猜到。”

    “那二公子对您,真的是没话说,您就不担心他一去不回死在大公子手里吗?”

    燕王笑了笑,然后感慨了一声:“这个世界上,哪怕所有人都死了,老二怕是都不会死。他的命,真的是太硬了。”

    “王爷,不要太迷信所谓的谣言。仙人,也是会死的。”

    “但老二不会,相信我,老二不会死的。老大如果聪明,就肯定不会杀死老二。”

    燕王此刻并不知道万里之外的京师局势会如何发展。

    但他的预测,其实最后都大差不差。

    在大局观上,当世的确很难找到和燕王比肩的人。

    和自己的心腹交完心,燕王看着贾文和,突然提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请求:“文和,等老大出京之后,你当他的老师吧。”

    贾文和双手一颤。

    “王爷,您想让文和去死吗?”

    “你和老二不是一路人,但老大很对你的路子。有你指点他,他应该会成熟的更快。而且有你帮他,图谋隐龙会的事情才会更顺利一些。”

    “王爷,文和不想死。”

    毒士是天下顶尖谋士当中最怕死的一个,这点很多人也有共识。

    他绝不做任何危险的事情,绝不吃任何危险的东西,出行必然要层层护卫,吃饭必须要等有人为他试菜超过半个时辰。

    这样的人,自然也不会参与夺嫡之争。

    所以哪怕二公子多次拉拢他,他都不为所动。

    自然更不想跳进大公子这个大坑。

    不过,燕王显然计议已定。

    “文和,有你帮老大,老大未必斗不过老二。”

    “王爷刚才说过,大公子注定是要早夭的。”

    “这只是医仙的判断,而医仙的判断已经出现了错误,不足为凭。”

    “王爷,我不看好大公子,所以即便您赶鸭子上架,我也会出工不出力的。”

    “那是老大要考虑的问题,如果连你的帮助都无法获取,那本王对他也不会有太多期待。文和,就当帮本王做事,很多事情,本王不方便出面,老二也不方便出面,只有老大做最合适。”

    “归根结底,大公子只是您手里的一把刀,您真正属意的还是二公子。等大公子这把刀把该砍的人都砍了,也就是它折断的时候,大公子的命运也就被注定了。王爷,文和无力回天,更不想与大公子陪葬,此事就此作罢吧。”

    毫不留情的拆穿了燕王的真实心思之后,贾文和大袖一甩,便离开了房间。

    在燕云,敢对燕王这样耍杏子的人不多。

    从前贾文和也没有这样做过。

    但他无疑是最有资格这样做的人。

    当一个人具有不可替代杏的时候,他的确就有底气做任何事情。

    看着贾文和远去的身影,燕王嘴角勾了勾,似无奈,似讥讽。

    他也没有继续再看地图,而是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房间很干净简洁,可以看得出来,已经空置很久了。

    在墙壁上,挂着一副仕女图,图上有一个白衣女子,绝代风华。

    她的手上有一把剑。

    燕王深情的看着这个女人。

    这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

    “公主,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龙归大海了。”

    “我欠他的,会统统还给他的。”

    “我会给他请最好的师父,为他找天下最美的美人,让他成为最有权势的年轻人。我欠你的,都会还给他。”

    “我会做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一切,公主,相信我,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幸福的。”

    画上的女人自然不会说话。

    只是,这幅画显然出自名家之手,画上的女子惟妙惟肖,连神情都刻画了出来。

    女子眼神正对着燕王,嘴角有隐秘的弧度勾起,仿佛在问:“你说出的话,你自己信吗?”

    燕王相信。

    一个骗子最高的境界就是骗自己,燕王的骗术无疑已经到达了巅峰。

    即便是自言自语,他也能说上很久。

    “公主,他是一个好孩子。虽然我们都没有好好教导他,但是他成长的出乎意料的出色。”

    “我会给他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让他尽情的释放自己的能量。你是那么光彩夺目的一个人,你的孩子一定会和你一样优秀的,我坚信着一点。”

    “等他来燕云之后,我就带他来见你,他应该想你很久了。自从你被朝廷列入叛逆之后,所有关于你的画像都被收缴了,私藏你的画像就形同谋反,我也不喜欢让人看你的样子,暗中毁坏了几副。现在天下间还有你画像的地方,应该只有这里了。”

    “公主,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他有点叛逆,要跟你的姓。没关系,你的姓氏更高贵,他是我们的孩子,是姓张还是姓吴都是我们的孩子。为了你,我不介意他改姓。”

    哐当!

    房门被风从外面吹开了。

    画像也开始被风吹动,呼呼作响。

    似乎是画像中的女人在发怒。

    但燕王不为所动,只是痴情的看着画中的女人。

    他已经将这个身影永远的铭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可他依旧常常来这里和她说话。

    失去了才知道,有些人对自己究竟有多重要。

    而且,人总是需要虚伪的。

    每个人都想变成更好的自己。

    而这个房间,曾经埋葬了一个人——曾经那个被吴影爱的男人。

    “公主,我很想你。”

    “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永远站在你这边。”

    风,吹的更急了一些。

    ……

    其实贾文和目睹燕王进入了这个房间。

    他了解燕王的习惯,也了解燕王这个人。

    对于燕王的虚伪,贾文和深深的佩服。

    对于燕王的狠毒,贾文和也发自内心的佩服。

    而当这种虚伪和狠毒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贾文和顿时就把自己代入到了画像中的女子身上。

    当年,她面临过贾文和现在的处境。

    她选择的是高傲的离开,和燕王划清了关系。

    然后,慷慨赴死。

    贾文和没有她的实力。

    也没有她的魄力。

    “君要臣死,臣不想死,那应该怎么办呢?”

    贾文和回到自己房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然后,得出了最应该得的那个答案。

    “那就只有去他~妈~的了。”

    他为了活着,倾尽了全力。

    还没有达到目的,怎么能死呢?

    而且,他还没有为那个女人报仇啊。

    “你叫什么?”

    “贾文和。”

    “好了,不要哭了,那些人我已经都替你杀了。”

    “你叫什么?”

    “不重要。”

    贾文和脑海中又浮现起那个永远不会忘记的身影。

    对她来说,那的确不重要。

    但对他来说,那是他一生最亮的曙光。

    一个最怕死的人,却心甘情愿的辅佐野心最大的燕王。

    没有人知道,他不是为了荣华富贵。

    只是为了报恩而已。

    后来,他变了目标,变成了为了报仇。

    贾文和在自己的床榻上敲了两下。

    然后,床榻分开,出现了一个机关盒。

    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张纸。

    纸上有几个名字。

    赵大、裘华容、赵二、孟平凡、燕王、张百忍……

    其中,赵大和裘华容,已经被划了“X”号。

    看着这些名字,贾文和的眼神变的无比幽深。

    “让我收大公子做徒弟?可他本来就是我徒弟啊。”贾文和幽幽道。

    张维固然惊才绝艳,但猎杀一个天下至尊,又怎会是一个质子能够轻易完成的?

    ……

    本章12000多字,超级大章,4000字是今天的保底更新,剩下的0多字算是为“凉茶烈酒空人心”童鞋的打赏加更,7万多的粉丝值,不表示一下我也太不够意思了。明天继续爆发,还是12000字打底,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