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章 我技术比较好【万字更新求月票】

    不是所有人都像皇甫青云那样好骗的。

    不过吴维的话,的确让很多人都开始心里嘀咕。

    以吴维现在的身份,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都必然会引起别人重视的。

    张百忍自然是怒目而视。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难道小弟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不然你以为你在我心目中是什么人?”吴维冷笑。

    张百忍要顾忌名声,他图的是千秋万代的大业。

    吴维却没有这个顾忌。

    名声有什么用?

    眼前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吴维就准备让自己的手下继续进攻。

    但这一次,张百忍选择了主动出击。

    他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已然出现在吴维面前。

    擒贼先擒王。

    张百忍出手如电,一手抱着小医仙,另外一只手直奔吴维的喉结而去。

    他并非想杀死吴维,众目睽睽之下,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他只想擒住吴维。

    让吴维暂时不能说话。

    但很快,张百忍就瞪大了眼睛。

    吴维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圆筒。

    这个圆筒一样的东西,正对着张百忍。

    筒口散发着黑色的光芒,让张百忍心生寒意。

    “暴雨梨花针?”

    张百忍怪叫一声,立刻后退。

    唐门的至宝——暴雨梨花针,传说当中可以威胁超品宗师的终极武器。

    在唐门覆灭的那一战里,暴雨梨花针也曾经发挥过巨大的作用,给赵二领军的军队带来了巨大的杀伤力。

    从唐门覆灭之后,暴雨梨花针也就失传了。

    谁也不会想到,吴维手中会有一个。

    而同样没有人预料到的是,吴维手持暴雨梨花针,却没有追杀张百忍。

    反而对准了张百忍抱着的小医仙——瞄准,然后发射。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京师很多大人物都忍不住拍手叫好。

    “漂亮。”

    赵二眼前一亮,即便是他,对吴维也不吝赞美之词。

    “影子这个人真的是个人才,孟公公,你一定要拿捏好管理他的分寸,不要让他跳出了朝廷的掌控,也不要让他对朝廷心怀不满。”

    “臣明白,影子对朝廷没有威胁,他是个聪明人,这一次显然也是做给陛下看的。”

    孟平凡现在和吴维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他自然是要给吴维说好话的。

    赵二显然也同意这个看法。

    “你谏言将暴雨梨花针给影子,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孟平凡微笑,那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淡然。

    暴雨梨花针的确是他送给吴维的。

    吴影和唐老太太没有什么交情,她自然不可能得到暴雨梨花针。

    这其实是赵二当年覆灭唐家的战利品。

    孟平凡自忖完全掌控了吴维,自然就开始给吴维谋好处了。

    他对赵二说孟平凡独木难支,需要朝廷的一些支援,赵二没有过多考虑,就让孟平凡自己拿主意。

    而孟平凡为了保护吴维的人身安全,选择了将暴雨梨花针送给了吴维。

    现在,大放异彩。

    尤其是吴维的选择。

    小医仙还没有死,她还有生还下来的希望。

    但吴维的暴雨梨花针,却对准了她。

    她就挡在张百忍的身前。

    如果要救小医仙,张百忍就必须自己挡下这号称从不失手的暴雨梨花针。

    如果不救小医仙,他刚才辛辛苦苦营造的局面立刻就迎刃而解。

    吴维对他莫须有的指控,就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无论他选哪一样,吴维都会很满意。

    这一天的吴维,让全世界知情的人都开始正视他的锋芒。

    而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张百忍。

    赵二和孟平凡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千钧一发的张百忍其实就已经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到底是生存,还是毁灭?

    这并不是很难抉择,可是小医仙的生死,却很难抉择。

    看着吴维嘴角似笑非笑的面容,张百忍银牙一咬,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紧急转身。

    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了吴维的攻击范围之内。

    这一幕,让好几个在观看这一战的人,都微微侧目。

    王普也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轻笑道:“大公子的攻心之计起作用了,二公子被盛名所拥,也必然会被盛名所累,在洒脱方面,的确不如大公子。”

    其实就是一个人设的问题。

    张维根本没有给自己立过人设,所以吴维怎么造都无所谓。

    他不怕得不偿失。

    张百忍却不行。

    他用了那么多年的时间,给自己立了一个完美的人设,绝不允许现在崩塌。

    他接受不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所以,他的选择也就只能有一个。

    砰!

    张百忍被背后巨大的冲击力撞击,整个人直接吐血飞了出去。

    他的意志力十分强悍,但在暴雨梨花针的打击之下,这一刻也几近昏迷。

    看到这种情况,吴维怪叫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居然成功了。

    他本以为肯定会有意外发生的,比如神兵天降。

    但是出乎意料,并没有。

    那还等什么?

    趁他病要他命。

    吴维率先冲了出去。

    剑十一随机跟上。

    皇甫青云慢了一步,一是反应的确没有两人快,二是的确有些迟疑。

    不过在想到张百忍是为了小医仙才受了这种重伤之后,皇甫青云也咬了咬牙,提剑追上,后发先至的来到了张百忍身边,一剑捅向张百忍的心窝。

    她本来就是距离张百忍最近的那个人。

    或有意或无意,张百忍落地昏迷的地方,距离她特别近。

    但皇甫青云显然已经变了。

    所以她斩向张百忍的利剑没有迟疑。

    只不过,即便如此,这一剑也没有能要了张百忍的命。

    她的剑没刺进去。

    包括吴维刚才的暴雨梨花针。

    “是龙鳞衣。”

    皇甫青云瞬间反应了过来,甚至还提醒了一下吴维。

    传说张百忍在十岁那年,曾经误入过龙窟,沐浴过龙血,还得到了几块龙鳞。

    燕王招揽天下能工巧匠,给张百忍打造了龙鳞衣,据说刀枪不入。

    但这个传说在江湖上只是传了个热闹,真正知情的人,谁也不会认为这是真的。

    因为这个天下间从来就没有过龙。

    至少没有人真正见过龙。

    所以所谓的龙鳞衣,真正的有识之士自然也不会相信。

    他们只会认为张百忍练成了一套极其强大的护身神功,亦或者的确得到了一件护体的宝衣。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先挡下吴维的暴雨梨花针,再挡下皇甫青云的一剑,且不说龙鳞衣的传说是真是假,但效果的确是实打实的。

    正常情况下,即便是一个九品宗师,现在本也应该已经死了的。

    皇甫青云的提醒并没有影响到吴维。

    他本来也不是奔着张百忍的心脏去的,而是他的喉咙。

    在电视电影上看了太多的防弹衣金丝软甲什么的,甚至还有所谓的心脏长在另外一边,让吴维对于朝心脏上捅刀这种杀人方式极度不信任。

    相比起来,他还是觉得一剑封喉,或者直接把对手的脑子轰的稀巴烂,更有安全感一些。

    所以他这一次准备一剑封喉。

    不过,很快,吴维的攻击之势就止住了。

    被一个人挡住了。

    不是张百忍的人。

    是剑十一。

    吴维眯起了眼睛,整个人的气势也变的狂暴起来。

    剑门或许会改变自己的立场,但剑十一和张维的交情是实打实的,他没有理由会站在张百忍那一边。

    除非剑十一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想到这里,吴维杀心大起。

    现在的他,还承受不了这种身份暴露的危险。

    “我需要一个解释。”吴维沉声道。

    剑十一的解释言简意赅:“不对劲,张百忍不应该就这么轻易的栽了。”

    吴维一怔。

    他也的确是感觉不对劲。

    哪有这么简单就被推的boss?

    不过趁他病要他命的想法占据了吴维思维的全部,他懒得想背后还有什么鬼。

    反正先弄死张百忍再说。

    “我想到了一门失传已久的神功。”

    “什么神功?”

    “《九死仙功》。”

    剑十一此话一出,吴维倒是没怎么样,皇甫青云先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死仙功》?传说当中不死天王的传承神功?这门神功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吴维对于这个世界的情报自然没有皇甫青云和剑十一了解的多。

    不过不死天王的名头,吴维还是听说过的。

    这是有史记载以来,第一个飞升成仙的传说人物。

    上古之时,各种神仙的传说很多,甚至在民间还留下了很多神话传奇故事。

    但那些已不可考证。

    真正可以考证的成仙史,发生在不死天王时期。

    那是一个只属于不死天王的时代。

    从名字就可以听出来,不死天王,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从弱到强,不死天王经历过无数的危险,甚至好几次都已经传出他身死魂灭的消息。

    但每隔一段时间,不死天王总会重新冒出头来,而且比前一次更加强大。

    根据史料记载,不死天王一共“死”了九次。

    九死之后,极尽升华,不死天王飞升成仙,横压一世。

    从此,《九死仙功》,也就成为了世人追求的至宝。

    可惜,自从不死天王飞升之后,《九死仙功》也就凭空消失。

    不死天王也没有传人,久而久之,世人也就放弃了对于《九死仙功》的追逐。

    张百忍获得了《九死仙功》?

    “有什么证据吗?”吴维不想相信。

    但直觉告诉吴维,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已经有无数的事实证明,这货就是那种走在路上可以随便捡钱的幸运儿。

    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剑十一没有证据,他给吴维的回答很唯心:“直觉。”

    吴维:“……”

    “师弟,他不傻,不会来求死。如果没有人阻止我们杀死他,那他就是在求死。”

    剑十一这句话,说服了吴维。

    的确,张维虽然一直低调隐忍,但张百忍不会不知道张维是什么人,以及张维对他的仇恨。

    他为什么要出现在张维面前呢?

    原本吴维以为是张百忍有后手,但直到现在,直到他准备彻底杀死张百忍的时候,所谓的后手都没有跳出来。

    那他就是在寻死。

    张百忍当然不会是傻~子,所以,他的死对他自己有好处。

    想到这里,吴维逐渐熄灭了杀心。

    其实对于三生丸,吴维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知道张百忍不会这么好杀,即便杀了也不一定会杀死。

    但吴维还是要杀。

    因为用光了这三次机会,张百忍还是会死的。

    不过如果是《九死仙功》,就纯粹是恶心人了。

    因为修炼《九死仙功》的人,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破境。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修为会更上一层楼的。

    张百忍已经是九品的高手,再让他破境,那他就会成为天下间最年轻的超品高手。

    这是吴维不能接受的事情。

    看着已经完全晕死过去的张百忍,吴维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挥了挥手,对下面的人说:“给我绑起来,抓到府里去。”

    听到吴维不让自己动手杀人,护卫们纷纷松了一口气。

    只是绑人的话,他们的问题还是不大的。

    “等会,扒光了再绑。”

    吴维一句话,又让他们面面相觑了起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也太过分了吧?

    就连皇甫青云都皱眉看向吴维。

    虽然她现在对张百忍很恨,可见到张百忍被如此折辱,她内心其实并不高兴。

    不过,吴维自然不会因为这些人的看法就改变自己的想法。

    “怎么?本公子的话不管用了吗?”

    在吴维的坚持下,张百忍最终还是被扒光了。

    唯一让吴维不满意的就是皇甫青云死活不让吴维去掉他最后的遮挡,甚至不惜对吴维拔剑相向。

    虽然折辱张百忍让吴维很爽,但如果为此和皇甫青云再反目成仇,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吴维最终还是没有坚持自己的恶趣味。

    不过,经此一战,张百忍在天下间的名气,不被影响已经不可能了。

    ……

    吴维和张百忍的“兄弟相残”,发生的突然,结束的也莫名其妙。

    很多人都没有看懂吴维在做什么。

    更不明白最后关头,吴维为什么要停手。

    赵二尤其想不明白,他甚至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影子想左右逢源?”赵二的语气有些低沉,带着三分杀气。

    孟平凡内心其实也很奇怪,不过他对吴维还是有信心的。

    “陛下,相信影子会给出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且今日影子所为,实在是比杀了张百忍更加没有退路,我们不太需要担心他会背叛朝廷。”

    赵二缓缓的点了点头。

    士可杀不可辱,尤其是对于大人物来说。

    吴维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让张百忍不如死了的好。

    不过赵二和其它大人物不太一样。

    他更看重实际的利益,不是太看重这种虚名。

    所以他对吴维最后留手的行为有些敏感。

    “不管怎么说,朕需要一个解释。稍后你去见一见他,看看他有什么话要对朕说的。”

    “臣遵旨。”

    ……

    不仅是赵二不明白吴维为什么突然收手,就连王普也没弄明白。

    “奇怪,大公子最后居然收了手,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的确不太像大公子的风格,他应该不会在乎所谓弑弟的恶名。”

    “奇怪,真是奇怪,二公子今天的表现,也和情报中的截然不同。他的战斗力比我预期中的低很多,临场决断更是被大公子完爆。”

    王普的大脑在高速的运转。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但他还没有想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小周后皱了皱眉,不太理解王普的疑惑。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也是很正常的。当初我夫君何等名气?最后不也是说亡国就亡国了吗?可见名气这东西不能太相信,很容易就会骗人的。”

    小周后对蜀王的失望可见一斑,王普却没有愚同小周后的话,虽然她说的是事实。

    “不要把二公子和蜀王相提并论,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我看着也没什么不一样。”

    单说今天的表现,张百忍的确和蜀王没有太大的区别。

    风流多情、优柔寡断……以至于被吴维找到了致命的破绽,一击制胜。

    这样的表现,和传闻中的二公子差距太大。

    小周后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很多知情的人也都有。

    唯独王普,依旧在思考,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为什么没有其他龙首出面为他压阵呢?”

    “王相,您在说什么?”

    “燕王是隐龙会选定的下一任天下之主,而二公子自然就是隐龙会属意的燕王接班人。在隐龙会内部,有几个龙首都是二公子的支持者。我不相信他们不知道二公子会来京师,更不相信他们没有派人保护二公子。”

    “这里是京师重地,燕王府门前的一场争斗,只怕已经惊动了全城。厂卫和锦衣卫都已经全副武装,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隐龙会有什么安排,也不好施展吧?”

    小周后的疑虑在逻辑上是没有问题的。

    但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从来不需要考虑逻辑。

    “隐龙会要动起来,连皇帝都敢杀,这点小场面又算得了什么?二公子这一次,似乎是有意要寻死,奇怪,真的是奇怪。”

    王普没有往《九死仙功》的方向上去想。

    正常人都不会。

    事实上,剑十一能够联想到《九死仙功》,才是一件让人奇怪的事情。

    而吴维居然没有过多考虑,直接就相信了剑十一的看法,更加令人奇怪。

    当张百忍清醒之后,了解了全部的情况,也不由得郁闷的想要吐血。

    ……

    “主上,我们真的不需要出手帮二公子吗?”

    在燕王府东南方向上,有一座高楼。

    此刻,高楼上有一个老人正在煮茶。

    听到身后的男人开口,老人面色不动,淡淡问道:“二公子向我们求助了吗?”

    “这个自然没有,但即便二公子想要向我们求助,只怕也已经有心无力了。”

    “记住,只要二公子没有开口,我们就不要主动往上凑。”

    老人一句话,让身后的男人有些不解。

    他们明明已经做出了选择。

    “难道老爷对二公子失望了吗?”

    他是老人的心腹,在老人面前向来是有一说一,所以并不怕引起老人的怀疑。

    老人笑了笑,然后说:“这个世上除了燕王,哪里还有常胜将军?失望?没什么好失望的,即便当年强如不死天王,不也死了九次,才能证就大道吗?”

    “那您为何对此袖手旁观?”

    “我说过了,除非二公子主动开口求救,否则我们绝不往上凑。”

    “主上,我还是不明白,万一二公子要是……”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但自然是很容易理解的。

    如果张百忍挂了,那他们先期的投资就会化为泡影。

    但老人似乎毫不担心。

    “胜败乃兵家常事,如果二公子死了,我们自然另择人选。记住,不要把我们的位置放的太低,二公子是我们扶持的人,不是我们的主公。”

    男人内心一凛,开始有些明白老人的意思了。

    但他依旧有些担心。

    “主上,二公子是知道我们隐藏在侧的,如果我们不动手的话,日后怕是二公子内心有心结。”

    “如果我们动手了,二公子日后或许不会产生心结,但从此我们这一脉,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

    “怎么会?我们雪中送炭,二公子定然会投桃报李。”

    “愚蠢,我们已经足够强大,为何还要雪中送炭?我们需要他投桃报李吗?”老人怒斥道:“还有,记住老夫的话,我们这一脉,永远不能上赶着为别人做事。记住,舔狗不得好死。”

    在他一生的记忆里,见到了太多舔狗悲惨的下场。

    所以老人很早以前就决定,自己只做锦上添花的事情,绝不雪中送炭。

    因为他的从过往经历里得到的认知是:雪中送炭的人,往往不会被人重视。

    只有那些一直摇摆不定的人,才决定最终的结果。

    而他,要当那个决定最终结果的人。

    张百忍的光环,终究不能影响到每一个人。

    不过,影响他自己,却是足够了。

    ……

    “大公子,二公子他醒了,只是身体依旧有些虚弱。”

    太医欲言又止的想对吴维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又咽了回去。

    作为宫里派来的太医,燕王府内的诡异气氛,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二的。

    他绝对不想趟这趟浑水。

    至于吴维对张百忍的安排是不是有助于张百忍身体恢复健康,他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自己只顾看病就好了。

    吴维也没有为难太医,摆了摆手,就让他出去了。

    然后,吴维从角落里捣鼓出来一堆瓶瓶罐罐,放在了张百忍面前。

    张百忍现在被扒光了捆在一根柱子上,造型很“优美”。

    看着吴维靠近自己,张百忍的身体在愤怒的颤抖。

    但他却发现自己的内力已经被封住了。

    吴维当然不会给他暴起的机会。

    “二弟,淡定一些,你越是挣扎,为兄就越是兴奋。”

    吴维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张百忍都有些不寒而栗。

    “大哥,我们之间肯定有些误会,你把我放开,我们就算冰释前嫌了,如何?”

    吴维笑:“误会?冰释前嫌?老二,这么多年没见,你的脸皮真的是越来越厚了啊。居然敢向我兴师问罪,这个世界上其他人或许还有资格质疑我,你有什么资格?没有我,就没有现在的你。”

    吴维说的,自然就是张百忍吃了吴影拿来的剑丹这回事。

    这件事情直接导致了张百忍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未来燕王,而没有得到剑丹的张维,则被众人遗忘。

    这对张维、对吴影自然是很不公平。

    可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替他们争夺属于自己的公平。

    这么多年,没有人提过这件事情。

    甚至,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越来越少。

    很多人都死于非命。

    吴维有理由怀疑,有人在杀人灭口。

    不管是燕王做的还是张百忍做的,吴维都会把这个锅扣在他们头上。

    然后,替张维讨回这笔债。

    就在吴维说话间的功夫,剑十一和皇甫青云也进入了房间。

    皇甫青云给吴维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那个小医仙快要挂了。”

    她不是张百忍,中了剑十一一剑,不挂才奇怪。

    但这对吴维来说,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不管他怎么往张百忍身上泼脏水,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小医仙痛下杀手的终究还是剑十一。

    下命令的,终究还是他。

    小医仙背后的人想要为小医仙复仇,首要目标只会是他和剑十一。

    而对于医仙的人脉,吴维也是很清楚的。

    不过对于这一切,吴维都早有心理准备,并不慌张。

    反而是张百忍,瞬间就癫狂了起来。

    “这不可能,大哥,你快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小医仙。”

    吴维听着恶心,抬手招来一个鞭子,直接一鞭抽在了张百忍身上。

    瞬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剑十一和皇甫青云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吴维。

    张百忍也是。

    他们没想到,吴维居然真的会这么不给张百忍留面子。

    吴维也没想到,自己都做到这一步了,他们居然还在幻想自己会给张百忍留面子?

    和老天爷为敌,占一次上风容易吗?

    吴维才不矫情,有庸报怨有仇报仇。

    而且,他的确是对张百忍的话有点恶心。

    “老二,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在我们面前就不要伪装了。燕王二公子,生而知之的谪仙人,应该体现出一个强者应有的素质和修养,不要让我们鄙视你。”

    张百忍沉默了下来,果然不再喊着要去看小医仙。

    不过,他看向吴维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再没有其他情绪的波动。

    吴维很满意的笑了笑:“这才对嘛,我们都已经撕破脸了,还给彼此留什么颜面?”

    “大哥,我还是叫你大哥,毕竟血缘关系是改不了的。不过我必须要对你说一件事:我长这么大,包括父王和母后在内,没有人打过我。”

    顿了一下,张百忍继续很认真的说:“从来没有人敢打我。”

    吴维点头,说:“哦。”

    然后抬手又是一鞭子。

    张百忍再好的涵养,也架不住吴维这样凌辱。

    但就在他准备有动作的时候,剑十一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同时他听到剑十一冷冰冰的说:“我可以保证,这一剑下去,你不会死,但你会生不如死,要不要试一试?”

    张百忍不敢试。

    他体内的内力,现在大部分都已经被封住了。

    暴雨梨花针带给他的伤势也并没有好,不管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挡住了暴雨梨花针,他终究还是受伤了。

    所以,龙游浅滩,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这对于张百忍来说,的确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现在的局面和他计划的完全相反。

    “老二,有没有很失望,我们没有按照你的剧本来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得到了不死天王的传承,修炼了《九死仙功》对不对?”

    吴维问出这句话,就一直在紧紧的盯着张百忍。

    张百忍的情绪十分平静,没有丝毫异常,回答的还是刚才那句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吴维笑了。

    “没有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老二,你如果真的没有修炼《九死仙功》,在听到我刚才的话之后,情绪应该会有些激动,而不是平静的过分。”

    张百忍的情绪依旧平静,语气也恢复淡然:“大哥,你小看我了,一个区区的《九死仙功》,还不至于让我失态。不死天王的传承又如何?我从不认为今人不如古人。”

    “在我面前装逼是没有用的,因为我判断一件事情,不需要证据,只需要主观臆测。”

    吴维一句话,把张百忍噎了个半死。

    这还怎么聊天?

    “或许你的确不会主修《九死仙功》,但借助《九死仙功》突破九品之境,再顺手阴我一道,你肯定是不介意的。我就是很想骂人,你身上的奇遇,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吴维的手又想有动作。

    不过,这一次他被皇甫青云拦下来了。

    “青云,你又要拦我?”吴维皱了皱眉。

    他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皇甫青云很快开口:“我是想借鞭子一用。”

    张百忍的脸绿了。

    吴维却笑了。

    亲手拆散了这一对cp,吴维的成就感的确是大大的。

    尤其是亲眼见到他们反目成仇。

    “青云,我们之间有误会。”

    “没有误会,只有仇恨。”

    “你听我向你解释……”

    “好啊,那你给我解释一下,那个小医仙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干姐姐,我们之间光风霁月,天地可鉴。”张百忍大声道。

    皇甫青云的动作微微迟疑。

    根据她的判断,张百忍好像没有说谎。

    女人总是容易心软。

    但女人也十分容易善变。

    “干姐姐,干姐姐。老二,你比为兄会玩啊。”

    吴维只是改变了一下发音的声调,就把皇甫青云心里的怒火全部点燃。

    张百忍很想杀人。

    “张维,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和小医仙姐姐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怒火攻心的张百忍,连大哥也懒得喊了。

    不过吴维自然是不在意这些的,他继续补刀:

    “所以,她可以为了你去死。啧啧,真是伟大的姐弟情啊。”

    啪!

    皇甫青云的鞭子最终还是抽到了张百忍的身上。

    爽!

    吴维感受到了左右互搏达到巅峰状态的感觉。

    “青云,你居然宁愿相信他也不愿意相信我,我对你很失望。”

    啪!

    又是一鞭子。

    一边抽,皇甫青云一边冷静的说:“女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我看到过小医仙看你的眼神,和我当年看你的眼神一模一样。”

    张百忍无言以对。

    “我能看明白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会看不清楚。男女之间,哪有什么纯粹的友谊?”

    “够了,青云,你已经彻底被张维洗脑了。”

    “我只是看清了你这个人。”

    张维很愤怒。

    他一直把皇甫青云看成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但是现在,这个玩具的掌控权,显然已经易主了。

    “老二,说说吧,这一次你来我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先去救小医仙啊。”张百忍怒吼道:“再不救她,她真的会死的,你难道想和医仙不死不休吗?”

    医仙,当世第一神医,没有人知道医仙的武功如何,但这么多年,医仙行走天下,救死扶伤,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危险。

    医仙的武道实力可见一斑。

    不过这并不是医仙最可怕的地方。

    他最可怕的是人脉。

    这个世界上怕死的人终究是占据绝大多数的,而医仙是在掌控生死之道上,权力最大的人。

    一个人能够主宰别人的生死,他会获得多少东西?

    没有人清楚。

    但所有人都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很多强人都欠过医仙天大的人情。

    只要医仙开口,他们必然要为医仙全力以赴。

    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位医道圣手,因为谁都不敢保证,自己日后会不会求到医仙头上。

    就连赵二都不敢得罪。

    只有吴维,完全无所畏惧。

    他真的不需要在乎医仙的医术,开玩笑,有系统傍身,医仙算个屁?

    至于小医仙?

    死了也就死了。

    看她和张百忍的关系,吴维就不信她会死干净。

    退一万步说,真的死干净了,那又如何?

    一个医仙而已。

    吴维靠近张百忍,低声狞笑:“一个已经站在你那边的隐龙会龙首,我有必要对他保持尊重?你当我傻吗?”

    这一次张百忍是真的愣了。

    然后他看着吴维,忽然大笑了起来。

    “大哥,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可笑,当真是可笑。医仙和隐龙会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一次失算了,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吴维冷眼旁观,不为所动。

    “隐龙会九大龙首,都是站在巅峰叱咤风云的存在。而这个世界上,有这种能力的人并不多,所以其实并不难猜。无论从哪方面考虑,医仙都是龙首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但他真的不是,大哥,我向你发誓,医仙和隐龙会没有丝毫关系。”

    张百忍的话,让吴维皱了皱眉。

    他没有看出张百忍说谎的迹象。

    不过,看着张百忍嘴角出现的讥讽笑容,吴维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超凡的弧度。

    “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张百忍忽然面色一变。

    他秒懂了吴维话里的深层意思。

    吴维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我说医仙他是隐龙会龙首,他就必须是隐龙会龙首。别人相不相信没有关系,只要朝廷愿意相信,他就死定了。”

    张百忍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他必须要承认,吴维说的很有道理。

    隐龙会和朝廷,已经势如水火。

    而朝廷现在对隐龙会的宗旨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医仙的身份又是如此的敏感。

    他被吴维栽赃成真正龙首的几率——很大很大。

    “大哥,我们都是燕云的人,你确定要为朝廷做事吗?”

    “燕王有把我当成燕云的人吗?”吴维冷笑道。

    张百忍皱了皱眉。

    他知道张维一直对燕王有心结,但吴维刚才的话让他知道,这个心结比他想象中的更大。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一个没有归属的人,行~事才会愈发肆无忌惮。

    “大哥,你让我去救活小医仙,我保证你和医仙之间不会产生任何误会。”

    “不用,她死了也就死了,我对此并不感兴趣。”

    吴维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把~玩着这个匕首,吴维眼神闪烁,不过他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青云,我替你把老二阉了如何?”

    皇甫青云被吓了一跳。

    张百忍更是差点跳起来,可惜他被捆住了。

    “张维,你疯了吗?”

    “当然没有疯,只不过你现在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杀又不能杀,放又不能放。你对我的威胁太大了,未来我如果想继承燕云,就必须要废了你。

    如果你变成了太监,没有了生育能力,那我继承人的身份岂不是板上钉钉?”

    “好主意。”剑十一终于开口,然后他的剑就直接下挥。

    “我替你代劳吧,我技术比较好。”

    ……

    一万多字的大章送到,唔,明天是双倍月票,所以这一更放在现在更,比较容易求到双倍月票。这一万字不算加更,多出来的6000字就算免费送给大家的了。明天依旧12000+,继续求月票,求订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