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章 在我面前,不要用剑

    吴维发布的命令,还在系统发布的任务之前。

    终极目标,对应的自然是终极任务和终极奖励。

    不过,想到此人的身份,这一切的确都是值得的。

    甚至,吴维已经可以想象,如果将此人也炼制成为一个系统的话,将会有多么强大。

    他很有可能借此迈入另外一个层次。

    当然,更大的可能杏还是失败。

    吴维突如其来的命令,把自己人都吓了一跳,更何况是对面这一对男女了。

    当他们被包围的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就突然被围攻了?

    “等着做什么?动手啊。”

    吴维一声怒喝,一场厮杀,果断在燕王府门前展开。

    吴维冷眼旁观,没有想参与进去,却在不断的打手势,示意一些暗中潜伏的高手也趁机动手。

    他当然知道这一次针对此人的杀局大概率不会成功,但有些事情,即便是知道结果,也是要做的。

    因为他要搏一个万一。

    和此人为敌,本也是为了搏一个万一。

    吴维甚至想要去派人通知朝廷,让孟平凡赶紧过来。

    如果能够把燕王二公子留在朝廷里,那想来朝廷肯定也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不过,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适当的表露一些自己的秘密,世人并不会特别奇怪。

    但如果曝光了他和孟平凡的秘密,又不能在这一次毕其功于一役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事实上,吴维自然也能够判断出来,老二敢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有底气的。

    虽然那个女人被吓得不轻。

    “喂,搞什么鬼?你们不是兄弟吗?怎么一见面他就要你的命?”

    小医仙的医术很好,可身手就差远了。

    一个照面的功夫,她就差点挂彩,整个人脸上都已经失去了血色。

    老二愿意陪着她玩,吴维可没有这个兴致。

    不过,小医仙的话,让吴维的人动手也慢了一拍。

    大公子的兄弟?

    那就是二公子了。

    虽然不知道二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对二公子动手?

    除了那些对于吴维忠心耿耿的人之外,依旧忠于燕王的人动作已然有所迟疑。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青云出现在了吴维身边。

    当她看到小医仙后,眼神便是一黯。

    “大哥,是我,这是误会。”

    老二开口,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嘈佑了起来。

    大家都在等着吴维的回应。

    而吴维的回应很冷漠:“杀。”

    吴维没有想到,在他下命令之后,皇甫青云居然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而且目标直指老二,居然不是小医仙。

    女人一旦转变了思维,爆发出的狠毒,是会让男人震惊的。

    不过,她真的不是老二的对手。

    年轻一代第一人,最有希望突破超品的九品宗师,生而知之的燕王二公子,在同龄人当中——没有对手。

    只是,他似乎对皇甫青云完全下不去手。

    所以只是被动挨打,基本从不还手。

    再加上周围人的围攻,老二很快就险象环生起来。

    吴维的身边,悄然出现了一个灰衣老仆。

    他躬身立在吴维身边,等着吴维的吩咐。

    但吴维一直没有开口。

    “大公子,老奴也出手吧。”

    “不用,你就陪在我身边,我身边肯定有老二的人,否则他不敢这么来见我。”

    吴维自然不能让自己被老二秀了。

    发生在京城燕王府前的厮杀,很快就惊动了应该惊动的大人物。

    只不过,他们出于种种考虑,谁都没有出面制止,只是通过各自的途径,远距离围观这一次的兄弟残杀。

    不久之前,刚过在皇宫大内,刚刚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

    现在,燕王府,又发生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只不过,上一次在兄弟战争中笑到最后的人是老二。

    这一次,暂时似乎是老大占了上风。

    ……

    “那就是张百忍?传说当中,从来没有发过火的谪仙人?”

    赵二站在一处高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燕王府前的战局。

    他的脸上没有高兴,也没有悲伤,一片平静。

    孟平凡站在他的身边,恭敬的回道:“在陛下面前,哪有什么谪仙人?”

    “他是真的谪仙人,朕最初也不敢相信,但后来得到了消息——是真的。若非如此,皇兄又何必一直想要裘华容那个蠢女人入宫?皇兄一直以为,裘华容和仙界有什么瓜葛呢。”

    孟平凡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没有继续开口。

    这件事情,从赵二没有让他插手之后,他就没有淤准备管了。

    “不过,这个谪仙人的表现让朕有些失望。”赵二忽然冷笑了一下:“大奸若忠,他太顾及名声了一些,面对皇甫清幽,居然束手束脚,这样的人,是怎么闯出偌大名声的?”

    “一个被誉为圣人的人,自然也要为名誉所累,所以张百忍必须要顾及很多东西。左右也不过是一个衡量利弊之后做出的俗人选择罢了,臣也没有看出他有什么谪仙之才。”

    直到现在,赵二和孟平凡依旧不知道皇甫青云的真正身份。

    所以,这种高傲的姿态,其实是有些可笑的。

    但他们并不自知。

    甚至,孟平凡在迟疑过后,还认真的向赵二又建议了一下:“陛下,真的不将他彻底留在这里吗?如果他死了,影子就会是燕王唯一的继承人了。”

    “终究是一个年轻人,不足为惧。”赵二心目中的对手只有燕王,所以再次拒绝了孟平凡的提议:“燕王现在还是年富力强之时,即便杀掉张百忍,他也能再生一个。若因此激怒燕王,我们的计划也会受到影响,没必要因小失大。”

    孟平凡内心轻叹一声,心里清楚,赵二终究还是被燕王打怕了。

    尽管嘴上不愿意承认,但是行为上,却是真真切切的不敢挑衅燕王。

    哪怕其实燕王二公子悍然入京,已经是对他本人的羞辱。

    他依旧不敢下死手。

    ……

    除了赵二和孟平凡在观战之外,还有一些人在关注这一次的“会面”。

    其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人,就是王普。

    作为当朝宰相,王普并没有刻意避嫌,在得知消息后,立刻就驱车赶往了燕王府,在就近的小巷内,近距离围观了这一幕。

    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望远镜,这正是裘华容鼓捣出来的东西。

    在看到皇甫青云加入战团之后,张百忍已经变得左支右绌,王普却没有表示出不屑,脸上的神情反而更加担忧。

    他当然不是在担忧张百忍,而是在担心吴维。

    “王相,有什么不对吗?”

    很少有人会想到,小周后就坐在王普的旁边。

    他们两人的身份,本不是能够同乘一马车的身份。

    不过,王普敢这样做,自然是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听到小周后的问话,王普摇了摇头,问她:“兄弟初见,大公子就立刻痛下杀手,这件事情如果传遍天下,你会怎么看?”

    “自然会认为大公子心狠手辣,不念及手足之情。不过这对大公子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乱世刚过不久,现在的百姓看重实力更甚于道德。我相信很多人还会说,大公子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呢。反而是二公子,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完全和传闻中的不符,恐怕会让很多看好他的人失望。”

    “是吗?果然,你也是这样想的,那二公子就已经成功了。”王普幽幽道。

    小周后一愣,“还请相爷明示。”

    “二公子的优秀,早些年间已经在天下传遍了。不客气的说,年轻一代中,无人可与其比肩。这样的二公子,还需要在些许的声望吗?”

    小周后皱眉,不同意王普的看法:“那也没必要自污啊。”

    “你也猜到是自污,那你可有想过,他为何要自污?”

    小周后当然不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整个人变得有些震惊。

    “燕王?二公子在提防燕王?为什么?”

    “自古太子都是最难当的,为什么?因为皇位只有一个。”王普笑了笑,然后眼睛眯了起来,淡淡的说:“仔细回想一下,过去五年间,如果不是燕王刚刚打赢了和朝廷的战争,二公子的名声,是不是已经盖过燕王了?”

    小周后仔细一想,然后就悚然而惊。

    “真的是。”

    “很多人都说天下只知二公子,而不知大公子。其实这句话也可以变一变,天下只知二公子,而不知燕王。这样的局面,对于燕王来说,情何以堪?”

    “不至于吧?从来没有听说过燕王和二公子有什么嫌隙啊,而且据说二公子只要在家,每天都坚持为燕王洗脚,父子情深,乃是天下典范。”

    “在雪夜政变之前,赵二和赵大也是兄弟情深的典范。”

    王普一句话,让小周后无言以对。

    “燕王还不是皇帝呢,他不需要韬光养晦,但这些年在二公子麾下,自动聚拢了一批人,逼的燕王不得不韬光养晦了。”

    “这对于大公子来说不是好事吗?如果燕王站在他这边,他的胜算就会大很多啊。”

    小周后既然决定了和王普合作,自然是站在吴维这边的。

    但现实从来不如想象中美好。

    王普咧嘴笑了笑,只是笑容并没有蔓延到眼底深处。

    “燕王和二公子或许有矛盾,但并非不可调和。只要有人率先做出牺牲,另外一个人就会接收对方的善意。毕竟,他们一起相处了二十年,不可能没有感情的。

    而很显然,二公子主动做出了让步,他来到了京师。这意味着,燕王对二公子将再无嫌隙,大公子——成为了真正的弃子。”

    小周后面色一白。

    她毕竟也是出自豪门大族,经历过国破家亡的事情,王普说的内容,她还是能听懂的。

    所以,她更加为吴维担心了。

    “这样一来,大公子岂不是危险?二公子可以退,大公子能退吗?”

    “当然不能,对二公子来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对大公子来说,退一步万劫不复。他必须要争,而且,他也没有理由退。二公子或许对燕王有几分父子之情,大公子可能会有吗?”

    小周后摇头。

    他们都不是庸人,自然不会被血脉亲情所束缚。

    吴维,从小就是被吴影养大的。

    他又怎么可能对燕王有太深厚的感情呢?

    没有相处,何来感情?

    所以,燕王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而吴维从见到老二的那一刻,也给出了回应。

    你退,我自然要进。

    哪怕咄咄逼人,哪怕千夫所指,哪怕尽失人心。

    既然这是燕王想让他做的,那吴维就做给他看。

    “大公子是聪明人,他现在应该也很失望。”

    王普没有猜错。

    吴维的确很失望。

    不过,他的失望不来自于燕王,而来自于身边的这个老仆。

    “没想到会是你。”

    老二敢出现在这里,吴维就知道府里还有他的人。

    在最危险的时候,可以保住老二。

    但老二的后手是这个灰衣老仆,吴影曾经最信任的人。

    多多少少,有些出乎吴维的预料之外。

    他曾经以为,这是吴影留给张维,而张维又留给他的最大遗产之一。

    “大公子,让你的人住手吧,你和二公子终究是兄弟啊。”

    吴维没有让自己的人住手。

    他看着老仆,也没有问他背叛自己的原因。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一切都不重要。

    反正不管他有淤大的委屈,吴维都是不关心的,他只关心事实:

    这个人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该死。

    “如果我不让人住手,你就要杀了我?”

    “老奴不敢,但老奴或许要得罪大公子了。”

    吴维忽然笑了一下。

    “剑门啊,因为一个剑种,也改变了自己的选择。”

    老奴脸色骤变。

    “可惜了,一把好剑。”

    吴维说完这句话,他脖子上的剑,就插到了灰衣老奴的脖子里。

    “在我面前,不要用剑。”

    吴维没有吃过剑种。

    他只吃过一个剑妖。

    或者说,剑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