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章 侠骨

    吴维最终没有赶到现场。

    因为在他赶到现场之前,就已经出事了。

    出乎意料,给他传递信息的是——是王普。

    当然,一半原因是传递信息,另外一半原因,就是阻止吴维入宫。

    “你去皇宫做什么?”

    皇宫外的小路上,王普的马车掀开了帘子,把吴维叫了进去。

    看到王普,吴维也很吃惊。

    “王相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距离皇宫最近的一条路,但并不是正路。

    “进来说,别被人看到。”

    王普把吴维拽了进来。

    但实际上,肯定是不会被人看到的,因为四周他都已经安排人了,否则也不敢出现在这里。

    “大晚上的,你的身份又这么尴尬,进宫做什么?”

    王普狐疑的看着吴维。

    吴维心说我也不想啊。

    只是这次事发紧急,他也来不及联系孟平凡。

    只能自己亲自上阵了。

    不过他自然不能对王普说真实情况,所以直接反问道:“王相这是准备入宫吗?那停留在这里做什么?”

    王普盯着吴维,打量了片刻,忽然开口:“你是为了小周后来的?”

    吴维心中一惊。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今夜赵二宣小周后入宫,他能够得到消息,其他人自然也能得到。

    以王普的能量,他在自己之前得到这个消息并不奇怪。

    吴维只是奇怪一点:“难道王相也是小周后的仰慕者之一?”

    王普嗤笑:“本相怎么会喜欢那种蠢女人?”

    吴维挑了挑眉,但并没有对王普的不屑表示反对。

    以王普的地位和智商,确实是有资格嘲讽小周后的。

    “那您来这里做什么?”

    “压阵,还有看戏,防止其他的闲佑人等影响到了这场大戏的上演。”

    说到这里,王普身上油然而生一种气势,让吴维不由得侧目。

    “压阵?压什么阵?难道今晚不是霸占美女的戏码?”

    王普似笑非笑的看着吴维,开口说道:“如果是这么简单的戏码,你会来替小周后伸张正义?”

    “当然会,我是一个充满了正义感的男人。”吴维正色道。

    王普差点笑出声来。

    “大公子,我真的是越来越欣赏你了。你已经拥有了最大的成功特质之一——不要脸。”

    吴维:“……”

    “如果今天的大戏真的这么简单,你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我想起来了,皇甫清幽现在应该在你的府上,怪不得你跑来这里,原来你是担心皇上。”

    当初皇甫清幽要找吴维的麻烦,这个消息还是王普告诉吴维的。

    “没想到大公子这么快就收服了皇甫清幽,她居然连这种秘密都愿意告诉你,有手段。”

    “王相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小周后的师承了,唐老太太的弟子,说出去武林可是要震三震的。”

    吴维终于确认,王普是真的知道这件事情。

    但很显然,王普也不知道全部。

    他把皇甫青云当成了皇甫清幽。

    而且皇甫青云告诉吴维,这件事情只有她师父神女斋斋主知道,王普又是从何得知的?

    “神女斋斋主是王相的老情人?”吴维问道。

    王普差点喷了,恼火的瞪了吴维一眼,怒斥道:“本相是那种沉迷美色的人吗?”

    “这种事情谁说的清楚,而且毕竟是神女斋的斋主啊。”

    “就是你母亲吴影剑神,本相也没有丝毫兴趣。沉溺于儿女私情,怎么能成大事?”

    吴维过滤了一下王普的资料,在资料里,王普的确是一个不近美色的人。

    在这方面,他堪称当世楷模了。

    在他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已经娶妻生子。后来青云直上,直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知道有多少豪门贵女想抱他的大~腿,但王普从来没有于这方面传出过劣迹绯闻。

    糟糠之妻不下堂,这件事情,当朝大员当中做到的不多,王普做到了。

    不仅如此,直到现在,王普也没有纳妾。

    一生一世一双人。

    当朝大员,包括燕云之地在内,王普是唯一一个。

    想到这里,吴维对王普说:“是我孟浪了,在这方面,孟公的确是无可挑剔。”

    “我贫困时,若不是我妻子陪我左右,我活不到现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要给她一世的荣光。”王普认真的说。

    吴维不知道王普这番话到底有几分真情和几分假意。

    但王普这些年的确是这样做的。

    所以他还是对王普多了两分尊敬。

    “我见过很多被现实打败的感情,但您让我对感情又重拾了信心。”

    “胡说,你是什么人,本相一清二楚,根本不会被他人轻易的动摇意志。”

    王普直接拆穿了吴维的恭维。

    吴维笑了笑,对王普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他的确不是轻易会被别人左右想法的人。

    “只是您到底是如何知道小周后身份的?”

    “有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

    吴维眼神闪烁了一下。

    他很自然的想到了隐龙会。

    或许,神女斋斋主,也是隐龙会的人?

    这当然是最有可能的。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吴维没想明白。

    “王相,现在杀死赵二,不符合您的利益吧?”

    赵大一脉是不可能再接受王普的,明眼人都知道,赵二的皇位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王普对赵大的背叛。

    而且赵大一脉也已经被赵二废的差不多了。

    但赵二现在还没有留下子嗣。

    所以,赵二现在死,朝廷立刻会大乱。

    王普虽然明面上可能会得到一时的好处,但一个强国的宰相和一个混乱国度的宰相所拥有的权势相比,无疑还是前者更吸引我。

    王普不是一个短视的人,他不可能做出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

    除非……

    “隐龙会想要赵二死?”

    王普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大公子,为什么你总是要把我和隐龙会联系在一起呢?”

    “因为线索太明显了,但有一个问题我想不明白,隐龙会摆明车马和赵二为敌可以理解。赵二一死,宁国风雨飘摇,燕王趁势而起,也未必就不能取而代之。但这种事情对燕王有利,对隐龙会有利,对您有什么好处?您总不会认为燕王成事之后,会封你为宰相吧?”

    “本相当然不做那种奢望。”

    前朝的宰相如果能够在后朝再度为相,这不会是佳话,只会是丑闻。

    王普丢不起那个人。

    所以,他也不会让自己落入那个境地。

    “我说过,我不是为隐龙会做事的。”

    吴维眯起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皇宫~内传来的嘈佑声音。

    王普比他晚听到片刻,但他的反应和吴维居然有些相似。

    吴维的脸色很难看。

    王普也有些伤感。

    他从马车角落里拿过酒壶和酒杯,自己斟了一杯酒,但是却没有喝,反而酒杯向下,直接洒在了地毯上。

    然后吴维就听到王普轻声说:“唐兄,一路走好。”

    唐兄?

    吴维的瞳孔猛然收缩。

    “唐门的人没有死~光?”

    对吴维的反应速度,王普并不惊讶,只是淡淡道:“蜀中唐门,称霸蜀中数百年,如此悠久的传承,又岂是这么容易覆灭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朝廷也知道唐门的厉害,所以自唐门覆灭之后,唐门所有的弟子都成为了通缉要犯,敢窝藏唐门弟子的,罪同造反,满门抄斩。

    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唐门已经很久没有淤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大家都以为唐门的人死~光了,至少唐门有战力的那些人都死~光了。

    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如此。

    “如果唐门弟子托庇于王相座下,那朝廷想覆灭唐门,确实是难如登天。”

    这个时候,微风吹动了轿帘,吴维赫然发现轿子早已经换了地方,已经远离了皇宫。

    而他甚至没有察觉到动静。

    外面抬轿的,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但就是这样的高手,却还给王普做轿夫。

    王普给吴维的认知,越来越神秘了。

    “吴维,你现在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说让我如何待你好呢?”

    空气瞬间变得有些紧张。

    王普显然是知道张维会武功的,但他依旧有如此自信,就说明他相信他手下的人能够在保证他平安无事的情况下杀死张维。

    这是一件足以让吴维感到惊恐的事情。

    但吴维并不紧张。

    “王相对我没有杀意,您也说过,还指望我在燕云上~位之后,给您一个脚踩两只船的机会呢。”

    “但我刚刚也说过,即便燕王将大宁取而代之,我也不会再做宰相的。”

    “宰相只是台前的一个位置而已,并不是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手中握有足够的权势和能量,站在幕后一样能够主宰天下。隐龙会的龙首最擅长的,不就是做这种事情吗?”

    王普大笑:“大公子,你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直到现在都不相信我和隐龙会没关系。”

    “如果您和隐龙会没关系的话,实在是很难解释您的胆子为什么这么大,居然连皇帝都敢行刺,而且完全不在乎皇帝死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错了,赵二不会死。”

    吴维的瞳孔极度收缩。

    赵二不会死?

    王普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不会杀死赵二?

    吴维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你自己也分析出来了,赵二现在死了,长远来看对我弊大于利。本相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当然不会杀鸡取卵。”

    “那今天这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会死,但必须受伤,而且,他不能比我活的时间更长。否则,我就要死了。”

    吴维不能不吃惊。

    王普的魄力和行动力,比起张维要更强。

    他能够动用的能量,显然也比张维要更多。

    “王相今日动用的阵仗,不像只是为了重伤赵二的。那个唐门弟子,不是一般人吧?”

    “那是唐老三。”

    “唐老太太的三子?”吴维皱了皱眉,“没听说有这么个人。”

    天下皆知唐老太太膝下只有两子,而有她这样一个妻子,她丈夫自然也不敢纳妾。

    唐老太太可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年轻的时候,唐老太太曾经喜欢一个风流浪子,但她虽然喜欢,却接受不了自己的心上人风流多情的个杏。

    后来这个浪子喜欢上了唐老太太的一个闺蜜,上了她闺蜜,又抛弃了她闺蜜。

    唐老太太勃然大怒,千里追杀这个浪子,终于在大漠黄沙之中——将自己的心上人给阉了。

    这件事情是唐老太太名动江湖的开始,从此江湖上就多了一个恩怨分明、坚守原则的唐老太太。

    这样的女人,是不应该会容许自己的丈夫有私生子的才对。

    “你猜的没错,这不是唐老太太的三儿子,是她的小叔子。”

    吴维:“……也没听说啊,唐老太太的丈夫不是只有一个哥哥吗?”

    “明面上是的,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这样坐怀不乱。老三是一个私生子,不能入家谱,所以一直很少有人知道他。”

    王普没有讲唐老三和他是如何认识的,吴维也没有问。

    单单看唐老三愿意为王普做的这些事,就知道王普当年为唐老三做了什么。

    吴维只是疑惑:“这种私生子不是应该最恨家族了吗?他为什么还要帮唐门报仇?”

    “不是帮唐门报仇,而是帮唐老太太报仇。当年如果不是唐老太太拦住了唐门的执法队,他怕是已经死了。”

    吴维:“……”

    突然感觉唐门被覆灭,也不是多么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了。

    “他欠下我一条命,欠唐老太太一条命,所以,他用他的命还了,很公平吧?”

    吴维点头。

    的确是很公平。

    也很让人感慨。

    “这就是所谓的侠骨了,在我的生活环境里,还从未见过这种人,江湖果然比朝廷可爱的多。”

    “江湖也并非全部都是这种人,一样有尔虞我诈,只是唐兄的确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君子。倒是我,挟恩图报,做了小人行径。”

    王普骂自己很是下的去手。

    吴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王普也没有隐瞒。

    “你刚才猜的没错,这一次隐龙会的目标,的确是杀死赵二。”

    “我负责执行这个计划,然后,我修改了这个计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