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章 迟到的吴维

    “笑笑,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周后看着武笑笑,眉头紧皱,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对待这个女孩。

    她甚至想到了杀人灭口。

    只是武笑笑和她一起上了轿子,如果她杀人灭口的话,恐怕会引起皇宫的警惕。

    虽然她是唐老太太的亲传弟子,但她的实力连唐老太太的五分之一都没有,自然是不敢在皇宫~内强杀皇帝的。

    所以她很快就压下了自己的杀意。

    武笑笑察觉到了小周后的杀意,被小周后的狠辣吓了一跳,不过她因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女人,是真的敢杀人的。

    蜀王虽然不是个男人,但和蜀王比起来,小周后却是血杏多了。

    自己一定要阻止她。

    不管是小周后死了,还是皇帝死了,都不符合她的利益。

    当然,对于吴维来说,小周后死了,其实无所谓。

    只是武笑笑的确会少很多机会。

    所以武笑笑不能让小周后死。

    “王后,您的想法并不难猜,只要对您的杏格稍微有点了解,都应该知道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蜀地城门大开,选择投降的时候,您曾经做过的那首诗,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四万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这首诗在押韵上面,自然是不值一提。

    但在很多天下人的心目中,这首诗远比蜀王做的那些辞藻华丽的诗来的好听的多。

    能做出这样的诗句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甘心低头呢?

    听到武笑笑这样说,小周后先是有些欣慰,然后又有些悲哀。

    “连你这个外人都能猜到我的想法,但蜀王却猜不到。”

    这样的夫君,自己当年到底看上了他什么呢?

    武笑笑自小在江湖上打滚,最厉害的就是察言观色。小周后一说这话,再配合她的表情,武笑笑立刻就知道了小周后在想什么。

    但她没有安慰小周后,反而选择了实话实说:“在蜀王的心目中,您终究只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甚至不止是蜀王,在皇上心目中也是,否则他就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了。”

    “说到底,还是歧视我们女人啊。”

    “王后,恕我直言,其实他们没有歧视女人,歧视的只是你而已。”

    小周后一愣。

    然后就听到武笑笑继续说:“假如您是唐老太太,是吴影,那蜀王和皇上能猜不到您会干什么吗?他们还敢这么小看您吗?”

    归根结底,她自己做出了选择,嫁入了深宫,成为了一个王后。

    看似地位尊崇,但和唐老太太,和吴影那样的真正传奇比起来,又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

    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的。

    可惜,等小周后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笑笑,你说的对,不过即便强如……强如唐老太太和吴影剑神,最后也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不一样的,她们虽然死了,但她们的形象和精神会永远的活着。而且,她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的。即便是死亡,也是她们主动选择的。否则,即便大军压境,又有谁能真正留得住她们呢?”

    小周后恍然。

    是啊,如果师父当年能够放弃对唐门的眷恋,选择一个人逃走的话,那以她的实力,天下又有谁能留得住她?

    况且唐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比她最巅峰的时期更加光芒四射,现如今江湖乃至朝廷上的掌权人物,很多都是唐老太太年轻时候的仰慕者和追随者,还有很多,就是纯粹的蓝颜知己。

    他们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并不是不想援助唐门。

    如果唐老太太能够选择离开,那她绝对不会死的。

    只是唐门会被灭族,剩下的人,一个都逃不了。

    “唐老太太当年为了给唐家的孩子争取足够的逃亡时间,始终在坚持战斗,直到力竭身亡。而吴影剑神更是主动杀入的皇宫,她若不入皇宫,天下之大,哪里她去不得?王后,您和她们相比,终究是差的太远了。”

    “笑笑,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说,即便强如唐老太太和吴影剑神,最后也是以失败收场。您想和皇上玉石俱焚,但更大的可能杏还是步她们的后尘,成为又一个牺牲者而已。她们的死,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您死了,就真的是毫无价值了。”

    “我如果活着,就有价值了吗?”

    “当然有。”武笑笑回答的毫不犹豫,“只要活着,终究是有希望的。”

    这是她的人生信条,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想死。

    只不过,这不是小周后的。

    为她着想的父亲死了,一直照顾她的师父死了,现在就连她一直喜欢的夫君,也“死了”。

    她已经生无可恋。

    所以,她求死。

    武笑笑劝不住。

    不仅如此,她还被小周后封住了穴~道。

    “笑笑,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目的,总之,不要阻止我杀皇上,否则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

    话分两头。

    且说在皇宫里的赵二,正在十分期待小周后的到来。

    他甚至还让孟平凡带来了一个画师在侧室里等着。

    不得不说,这让已经很变~态的孟平凡都感觉十分变~态了。

    他欲言又止,想劝一下赵二,但又碍于他“佞臣”的身份,不敢说出口。

    他不说,赵二也知道孟平凡也想说什么,轻笑着问道:“你认为朕做的过分了?”

    “回陛下,臣不敢,不过臣认为,有些事情没必要宣扬的大张旗鼓,太落蜀王夫妇的面子,也免得伤了蜀地的人心。”

    毕竟,蜀王夫妇在蜀地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孟平凡说的是老成谋国之言,但赵二却不喜欢,直接冷哼道:“朕就是想看看,朕做了这等荒唐事,谁敢跳出来找朕的不是。短时间之内,朕拿燕王没有办法,正好需要杀几只鸡,让天下人知道朕的能耐。”

    听到赵二这样说,孟平凡不敢说话了。

    敢情原来是赵二输给燕王的那一股邪火发泄到这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谁让他是皇帝呢?

    皇帝要荒唐,臣子就只能陪着荒唐。铮臣或许不会这样做,但孟平凡给自己定位的角色一直是奸臣、佞臣。

    所以他没有理由再反对赵二,反而准备顺着赵二的意思,安排一下舆论。

    “臣明白陛下的意思了,您临幸了小周后之后,臣会安排几个人跳出来的,也会弄出一些乱子。”

    “嗯,明白就好。朕也想和大哥一样,仁政治国。但当朝之初,还是要以铁血摄之。朕已经输了一次了,绝对不能再输第二次。”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会牵连多少无辜的人,这就不在赵二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皇帝,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良心的职业。

    而这就是封建社会最大的弊端了。

    在吴维原来那个社会,尽管也做不到人人平等,但大家会装样子,做表面功夫。

    很多人认为这样很虚伪,但强者愿意对弱者虚伪,本就是对规则的尊重。

    可是在封建皇权社会,这种尊重是不存在的。

    在这里,皇帝是可以一言九鼎的。

    还好,即便是这个世界,也不缺乏反抗的精神。

    比如,已经做好准备和赵二同归于尽的——小周后。

    ……

    “见过陛下。”

    小周后盈盈一礼,赵二便已经喜笑颜开,特地从座位上起来,准备亲自扶起小周后。

    却被小周后退后一步躲开了。

    赵二也不以为意。

    他今日召小周后~进宫,是有其他政治目的的,但说到底,他对小周后也真的是有心思的。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基本操作。

    所以赵二完全不介意假公济私。

    对于美女,即便他是皇帝,也会给几分特权。

    “周姑娘请落座。”

    听到赵二喊自己“周姑娘”,小周后就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忍了。

    有些事情早就猜到了,也就不会轻易的将愤怒溢于言表了。

    在赵二对面坐下,小周后本以为自己会安静的吃一顿饭。

    没想到在她坐定之后,赵二居然坐到了她身边。

    这让小周后杀意大盛。

    她本以为赵二即便是装装样子,也会装一小会的正人君子的。

    但那是以前的赵二。

    当上皇帝之后,赵二就不习惯再那样做了。

    “周姑娘请用餐啊,难道还需要朕喂你吗?”

    小周后眼底闪过一丝异芒。

    她做好了最后的准备,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最有利的武器。

    但这不代表她不能通过下毒,直接毒死赵二。

    本来她以为没有机会的。

    可赵二偏偏要和她近身。

    天下皆知,和剑门弟子唐门弟子为敌,都是不能让他们欺近自己身边的。

    因为他们是出了名的三尺之内人尽敌国。

    剑门门徒靠的是手中利剑。

    而唐门弟子靠的是防不胜防的奇毒和暗器。

    小周后计议已定,便亲自斟了一壶酒,然后举杯端给赵二。

    “臣妾敬陛下一杯,谢陛下能够容许我夫妇在京师安身。”

    赵二哈哈一笑,“周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朕当然不会让你没有地方安身。”

    但赵二没有接小周后的酒,而是自己另外取了一壶,倒了一杯。

    他并不知道小周后的底细,不过,小心谨慎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任何一个能够长久活下来的上~位者,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小周后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失望。

    这也是她为什么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最后杀手锏的原因。

    皇帝如果能那么简单就杀死,那也就没有这么让人畏惧了。

    “来来来,周姑娘吃菜,为了你,朕可以特意让御膳房做了一桌蜀菜。”

    赵二的招呼很热情。

    小周后知道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也就暂时选择了按兵不动。

    只是避开了赵二有意无意的咸猪手。

    但小周后心里清楚,这是早晚的事情。

    终于,饭菜吃的差不多了。

    饱暖思***。

    赵二也开始准备撕开伪善的面具了。

    让宫女把御膳撤下去之后,赵二看着小周后,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闪烁着胤~邪的光芒。

    “陛下,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臣就先告退了。”

    小周后先来了一招以退为进。

    只是赵二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小周后走。

    他只是笑着说:“周姑娘愿意离开的话,自然随时可以。”

    小周后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却是面色一变,身体一软,直接软倒在了座位上。

    “你……你下毒?”

    “不是毒药,只是让你没有力气的药而已。”

    赵二摩拳擦掌,准备享用这个美人。

    他并不知道,他下的药对于小周后来说,其实没有任何作用。

    论用毒,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和唐门相比。

    在吃第一口菜的时候,小周后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但她将计就计。

    反正本来也是打算和赵二同归于尽的。

    就当放松他的警惕了。

    小周后这样想着,却万万没想到,赵二居然叫出一个人来。

    “见过陛下。”

    “按照朕的吩咐,将待会的过程都画出来。”

    “是。”

    小周后大怒。

    她可以接受去死,但绝不能接受这样去死。

    赵二的变~态,超过了她的想象。

    她几乎就想立刻杀掉赵二。

    但她忍了。

    忍着看赵二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邪恶的笑着对着自己扑了上来。

    她已经握紧了手中的毒针。

    再有两秒钟,她就有把握将这枚毒针刺进赵二的身体,大罗神仙都救不回他。

    她距离成功,就只有两秒钟而已。

    这个时候,吴维没有赶到。

    他终究不是世界的主角。

    如果把吴维换成是张百仁,这时候估计就到了,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

    但吴维距离此处,还有至少五分钟的距离。

    他的身份也很尴尬,并不能随意出入皇宫。

    所以吴维救不了赵光义。

    就在最后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个一直毫无存在感的画家忽然动了。

    他几乎是一个闪身,就出现在赵光义的身后。

    然后,他手中的毛笔瞬间射~出几根毫毛,直接刺入了赵光义的身体。

    赵光义傻了。

    小周后也呆了。

    用毛笔做暗器。

    这是唐门的手笔。

    唐门——居然还有弟子活着?

    小周后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

    4000字大章送到,这是今天的保底更新,白天还有勇票加更,当然,没有的话那明天凌晨也一定有。另外月底好像有个爆更活动,我争取存点稿子到时候参加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