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章 百忍【1100月票加更】

    看着晕过去的皇甫清幽,吴维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不过他思考的问题很无厘头:

    他在思考,皇甫清幽在最后关头,到底是被吓晕过去的,还是迷晕过去的。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很难解释的问题。

    直到皇甫清幽醒来之后,都没有给出吴维一个准确的答案。

    吴维只能看出来,皇甫清幽很慌。

    也正常。

    再仙子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青楼,心里都会发慌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武功还全部都被封印住了,现在就等于一个普通人。

    唯一让她能聊以***的就是她身上还披着一层轻纱,外面还盖着一层棉被。

    睁开眼睛,看到吴维,大脑恢复正常运转,皇甫清幽瞬间就想杀了吴维。

    然后,就发现了自己的状况。

    她——哭了。

    “你欺负我。”

    皇甫清幽嚎啕大哭。

    吴维:“……”

    喂喂喂,你好歹也是神女斋的首席大弟子,这么哭真的好吗?

    好歹也反抗一下啊。

    “行了,别哭了,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我真的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你现在已经是残花败柳了。”

    “这样和那样有什么区别?我的清誉还不是被你坏了。吴维,我恨你。”

    吴维挑了挑眉,很认真的说:“既然我白顶了这么大一个锅,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很对不起我自己?”

    说完吴维就摩拳擦掌的靠近皇甫清幽。

    皇甫清幽用被子捂紧自己的身体,然后不断的往后退,说出了那句很经典的台词:“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人了。”

    吴维没有配合皇甫清幽的表演。

    他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仁慈的人。

    但凡他再没节操一点,化身高义校长,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把皇甫清幽调~教成这个世界的白老师。

    不过吴维现在还不想把小河蟹召唤过来,于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但威逼利诱总是不会变的。

    “皇甫姑娘,我做人是讲道理的。你来找我,是想杀了我。我能杀了你,却没有杀,甚至都没有碰你一下。你是不是应该觉得羞愧?应该为我伟大的人格鼓掌?”

    皇甫清幽震惊的看着吴维,心说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怎么,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皇甫清幽回国神来,立刻摇头道:“不不不,你说的都对。我已经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可是你刚才还说你恨我,嫌弃我坏了你的清誉。”

    “那是我太愚蠢,现在我已经深刻意识到了,你并不是那样的人。你是仁哥的哥哥,自然也和他一样温良恭俭让。”

    吴维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劲啊。

    她好像在故意激怒自己。

    再蠢的人,也不会认为吴维和老二兄友弟恭,在吴维面前提老二的名字,简直是在火上浇油。

    “皇甫清幽。”

    “嗯……嗯?怎么了?”

    吴维看着皇甫清幽,若有所思。

    她回答的时间有些不对。

    “你不会是一个冒牌货吧?”吴维面色古怪的说。

    皇甫清幽直接跳了起来。

    在发现自己露~点了之后,又赶紧缩了回去。

    饶是如此,很多风景也被吴维一览无余了。

    “发育不错。”吴维很诚实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皇甫清幽的脸色通红,看向吴维的眼神也满是愤怒。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冒牌货?谁敢冒充神女斋的人?”

    吴维心说我就敢,只是哥懒得女装。

    换成别人,也很难往冒牌货上想。

    但吴维本身就是一个冒牌货,在这方面并没有思维误区。

    他能做到的事情,别人不见得一定做不到。

    当然,影子这种珍宝,一般的组织也搞不到,应该不会烂大街,否则赵二和孟平凡也就不会对他这么看重了。但更次一级的,比如双胞胎,这个就不算罕见了。

    虽然江湖上一直没传过皇甫清幽有双胞胎,但没传过不等于没有。

    “你的种种表现,和我之前在资料上见到的都相差甚远。尽管情报不可尽信,但杏格这个东西,我不相信会轻易的发生太大的变化,除非不是同一个人。”

    “你简直莫名其妙。”

    “你是皇甫清幽的孪生姐妹?”

    皇甫清幽没有说话,但眼神却变得慌乱起来。

    吴维有些无语。

    真的诈到了?

    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这女人在故意骗自己吧?

    但也不太可能啊,吴维不信她能预估到自己的反应。

    “你是来故意败坏皇甫清幽名声的?”

    “皇甫清幽”一跃而起,捂住了吴维的嘴巴。

    她的实力已经被禁锢住,所以吴维并不担心她有什么杀伤力,反而因为她的反应,更加佐证了自己的判断。

    然后,就有些认知崩塌。

    “天呐,老二的命也太好了吧。”

    双胞胎姐妹啊,还长的一模一样,传说当中这样的姐妹都是有心灵感应的。

    老实说吴维虽然一直很洁身自好,但也是YY过双胞胎姐妹花的。

    毕竟他那方面的功能还是很正常的。

    没想到被老二实现了这个梦想。

    不能忍。

    在吴维嫉妒的时候,皇甫清幽却怒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仁哥他不是随便的人。”

    “他随便起来不是人。”吴维黑老二,自然是没有丝毫心里压力的。

    退后两步,吴维看着皇甫清幽,然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她和老二拆散了。

    这种好事,自己都没轮到,老二凭什么?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骗我,否则我马上就上了你,我说到做到。”

    看着吴维冷酷的面容,皇甫青云打了一个冷颤。

    当吴维认真起来之后,皇甫青云终于体会到了吴维的锋芒。

    那是和她的心上人截然不同的一种锋芒,但却同样充满杀伤力。不,甚至吴维的杀伤力更强一些。

    因为在她面前,她的心上人终究还是要收敛锋芒的。

    吴维却没有这个义务。

    所以她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的底细:“我叫皇甫青云。”

    “青天的青,白云的云?”

    “对。”

    “怎么比皇甫清幽的清少了个三~点水?”

    皇甫青云沉声道:“因为我不想做她的妹妹,我想要和她区分开来。”

    看着皇甫青云,吴维忽然笑了笑,然后开口说:“这样说来,你和我应该有共同语言才对。你有一个光芒四射的姐姐,而我有一个举世无双的弟弟,我们才应该是一路人。”

    皇甫青云咬了咬嘴唇,还是没忍住反驳了一句:“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逃避的,皇甫清幽能做到的事情,我也一定都能做到。”

    吴维失笑:“你觉得我逃避了?”

    虽然吴维知道张维最后还是失败了,但张维配得上那句“天要亡我,非战之罪”。

    在吴维眼中,张维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这是关于努力方面的尊重,而非人品。

    皇甫青云没有和吴维进行辩论,其实她也已经意识到,吴维绝对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人。

    她现在甚至有些害怕吴维。

    还好,她不害怕皇甫清幽,也不害怕自己的心上人。

    所以,她依旧有勇气做自己计划的事情。

    “我去见了仁哥,我想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让我那个眼高于顶的姐姐折腰。虽然我一直很不服气我姐姐,但如果她的眼光太差,我也会觉得丢人的。甚至,在见到仁哥之前,我一度想过要拆散他们。”

    “他肯定没有让你失望。”

    “当然,他给了我此生最大的惊喜。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吴维,你有多少年没见过仁哥了?你绝对无法想象他现在的绝代风华,他拥有让整个天下倾倒的魅力。”

    “那我就砸烂这天下,给他留一地烂摊子。”

    吴维的语气十分平静,却让皇甫青云体会到了他的认真。

    皇甫青云心中有些发寒。

    如果说张百仁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惊喜,但吴维就带给了她此生最大的惊吓。

    莫名的,皇甫青云就有一种感觉,吴维说的,就一定能做到。

    所以,她要阻止吴维。

    “吴维,你做不到的,仁哥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而且我来找你,也不是他的意思,是我自作主张,你不要把怒火牵连到他头上。”

    很动人的无私奉献,但吴维不为所动。

    爱情这两个词,吴维依旧相信,但他不相信自己能够轻易碰到甚至见到了。

    当年林深何等风华,拒绝了兰天叶知秋等顶尖的人杰,选择了吴维的父亲吴天。

    那个时候,谁都相信,林深和吴天之间肯定有爱情。

    但随着吴维逐渐长大,他从林深和吴天相处的过程当中,体会到更多的已经不是爱情了。

    而且不可调和的矛盾。

    终究是要脚踏实地的。

    所以,虚无飘渺的东西,吴维就不太当回事了。

    而且,吴维也根本不相信,皇甫青云和张百仁之间有爱情。

    “不说老二,说回你的故事,你喜欢上了老二,但老二和你姐姐的感情又天下皆知,所以你就准备以你姐姐的名义杀掉我,断了你姐姐进张家大门的可能杏?”

    皇甫青云没有说话,自然就是默认了。

    吴维很想笑。

    “和你姐姐比起来,你真的好天真。”

    “有些事情,简单粗暴,并不代表没有效果。我当然知道这样做很幼稚,但你不能否认,只要我做成功,燕王是肯定不会再接受我姐姐的。不管燕王对你有多少感情,他都绝对不会允许一个杀了自己儿子的女人,嫁给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所以,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能瞒过燕王的?”

    虽然张维对燕王的印象很差,但即便是张维,也承认燕王本人的优秀。

    烂泥是扶不上墙的,燕王的成功离不开吴影,也离不开运气,但最离不开的,还是他自己的努力和坚持。

    像皇甫青云这种菜鸟,在燕王面前,简直就是不设防的。

    皇甫青云也知道这一点,但她倒是很有信心。

    “我不需要瞒过燕王,我只需要瞒过天下人就可以了。”

    吴维立刻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有些诡异。

    “你来我这儿,是燕王默许的。”

    “你应该喊父王。”

    吴维眯起了眼睛。

    这就很有意思了。

    燕王居然把自己的二儿媳妇往自己这边赶。

    这究竟是人杏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仿佛是看出了吴维的疑惑,皇甫青云解释道:“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只是燕王不喜欢我姐姐而已。”

    “为什么?”

    “燕王当年娶过一个很强势的妻子,就是你的母亲,结果你也知道了。他并不希望自己儿子的妻子也强势,所以,我姐姐出局了。我可以为了仁哥放弃神女斋的地位,这点是我姐姐比不上我的。”

    皇甫青云很自豪。

    吴维很想笑。

    他不觉得皇甫青云蠢,单纯一些是有的,但肯定不会蠢。

    但居然会被燕王这么轻易的骗到。

    只能说,不论男女,一旦陷入爱情当中,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智商也会跟着大幅度下降。

    “看来燕王不喜欢的不是你姐姐,而是神女斋。我一直以为当初老二和你姐姐的那场相遇很有可能是老二在背后设计的,现在看来,始作俑者或许更有可能是神女斋。”

    很多人,都很看好燕王。

    当然,更看好老二。

    这个认知,让吴维不怎么高兴。

    为了张维不高兴。

    很多东西,他才是最应该理所应当获得的。

    但他却好像被世界遗忘了。

    这不公平。

    吴维欠了张维一个大人情,所以,他要替张维找回这个公平。

    “我明白燕王的意思了,他把你送给了我。”

    “你在说什么胡话?”

    “他不允许神女斋的手伸到老二那边去,但如果我本事足够的话,我可以将神女斋收为己用。还没有当上皇位,就已经开始为两子夺嫡布局,燕王的心也是真的大。”吴维冷笑。

    皇甫青云不相信吴维的推测。

    “这绝对不可能,仁哥是燕王的继承人,这点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共识。即便你真的很优秀,但是大势已成了,改变不了局势的。”

    皇甫青云这话倒不是无的放矢,这些年张百仁在天下间的名声的确是如日中天,无论是文才还是武功,他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在张维久居帝都的情况下,除了那些心向前朝的遗民和吴影的旧部,其他人的确已经接受了张百仁是燕王继承人的事实。

    甚至,就连燕王本人,也默认了这个事实。

    “正因为燕王将老二当成了自己的继承人,所以他不允许老二和你们神女斋牵扯过深。燕云的王后,甚至燕国的皇后,绝对不能产自神女斋,否则早晚会为神女斋做了嫁衣。所以他把你送到我手中来,他不介意我和神女斋联合起来对付老二。赢了,那就赢了,我也是他儿子。”

    “如果输了呢?”

    “输了,就当老二的磨刀石了。历朝历代的皇子夺嫡,这种剧情多得是,并不稀奇。”

    吴维说的轻描淡写,却给皇甫青云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力。

    她无法想象,燕王打的居然是这种算盘。

    但她回忆起自己来京师之前,燕王和自己的对话。以及自己这一路上,或明或暗得到的帮助。

    那不是神女斋在动手,因为神女斋根本就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这种善意,只能来自于燕王。

    而这,真的是善意吗?

    “都说一入皇宫深似海,燕王府还不是皇宫,但我有于,有老二在,有燕王这个曾经的天字第一号大白脸在,皇甫青云,你玩不转的。”

    “这些事情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没有任何证据。吴维,你不要自己心里阴暗,就把别人也想象的和你一样阴暗。”

    看着负隅顽抗的皇甫青云,吴维生出了些许调~教的心思。

    对燕王的想法,吴维无意去应和。

    但让神女斋反噬他一把,吴维还是很乐意的。

    他不是张维,不可能把燕王当成自己父亲。即便是张维,对燕王下手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

    所以,吴维心安理得的给皇甫青云灌迷魂汤。

    “我问你,你是如何知道裘华容死了的?”

    “仁哥亲自带我见了他母亲的遗体,他很伤心,但他说不是你干的。”

    “的确不是我~干的,老二是个聪明人,你或许也是,但被自己内心的欲望蒙蔽了,所以上了燕王的套。”

    皇甫青云现在也相信了这件事情应该不是吴维干的,虽然她现在绝对相信吴维有那个能力。

    “其实你应该还不知道,真正的裘华容,已经在皇宫被我亲手杀死了。”

    “什么?”皇甫青云完全震惊:“那我见到的尸体是什么?”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宁帝驾崩之夜,我入皇宫,杀裘华容,为我母亲报仇。我做了的事情,我自然敢承认。但我没做过的事情,也不会自己揽锅。”

    皇甫青云知道吴维没必要骗自己。

    所以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难道我看到的裘华容是个假的?”

    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所以皇甫青云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而这个失误,基本永远也不可能被纠正。

    所以,皇甫青云开始胡思乱想了。

    “什么人能伪造一个杀人现场,并且还是杀死仁哥母亲的杀人现场?”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皇甫青云的确已经猜到了。

    “燕王为什么要这么做?仁哥母亲出事的时候,燕王正面临着朝廷的攻击,他怎么可能还会有心思做这种事情?”

    “我那个父王,比我还要自信,怎么可能把赵二这种人看在眼里呢。他的格局很大,眼光很远,或许,在他眼中,我比赵二更加重要。”

    吴维不知道,他无意当中,说出了一个事实。

    皇甫青云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燕王所忌,无非就是赵氏祖上的仙人。除此之外,朝廷的确没有太多可以让燕王忌惮的地方。所以吴维你就更不可能成为仁哥的对手了,你应该清楚,仁哥是天选之人。”

    “天选他,不代表人选他,你没有听说过‘人定胜天’吗?”

    “听说过,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真正胜过天。”皇甫青云在经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已经逐渐恢复了镇定,她甚至开始怜悯吴维:“吴维,你编了一个好故事,但最终还是露出了破绽。燕王比任何人都清楚仁哥的重要杏,在他的大业没有成功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对仁哥不利的。”

    “所以,你不认为这是燕王一手安排的?”

    “最初我的确相信了你的判断,但现在,我不信了,说不通。”

    皇甫青云长出了一口气。

    对吴维的忌惮更深。

    吴维的笑容却更加古怪。

    “其实,本公子也不相信刚才的推测,虽然刚才的推测最符合逻辑。既然连你都不相信,那当你面对真正的真~相之时,应该也有所心理准备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燕云,有能力做这样一件事情,还能够瞒天过海的,有几个人?”

    皇甫青云的脸色骤然苍白。

    她听明白了吴维话里的意思,所以她很愤怒。

    “那是他母亲,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吴维,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不要愤怒,因为愤怒就代表着虚弱。”吴维极为冷酷的说道:“如果你不是自己心虚,又何必这样虚张声势呢?有理不在声高,你的声音越高,越证明你相信了我的话。”

    不等皇甫青云反驳,吴维继续道:“我猜,老二肯定一直把你当成皇甫清幽对不对?”

    “那又如何?”

    “你觉得老二是个傻~子吗?”

    “仁哥乃是天下最聪明的人。”皇甫青云依旧维护着自己的心上人。

    吴维很满意,然后完成了致命一击:“既然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那为什么迟迟不拆穿你的身份呢?要知道,我见了你不到一天,就发现你是一个冒牌货了。燕王显然也知道你是一个冒牌货,为什么和你相处时间最久的老二,猜不出来呢?”

    皇甫青云踉跄后退。

    “老二的实力在你之上,你要来找我报仇,为什么老二不派人阻止呢?”

    皇甫青云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

    “其实,老二从前不叫张百仁的,燕王给他起的真名叫——张百忍。

    皇甫青云,跟我混吧,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认识一下老二。”

    ……

    6200多字的大章送到,4000字的保底更新,2000字的月票加更,童叟无欺,绝不骗人。另外感谢西西的盟主,我看到了,不过加更没写完,争取白天弄个万字大章的盟主加更出来。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