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章 栽赃

    在一个封建王权下的社会,再没有比改朝换代更大的事情了。

    虽然赵二没有颠覆大宁的统治,但他这种完全违逆了正常继位规则的人继承了皇位,理所应当的,引起了天下人的议论纷纷。

    这种议论并不会对赵二的皇位产生太大的影响,因为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不敢议论这些东西。而那些真正有能力颠覆皇权的大将,都已经被赵大收拾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这群人,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注定不会有什么用。

    除了恶心人。

    赵二最初以为自己是能够承受这种恶心的,为了皇位,有些事情都不叫事。

    但那是他还没有当上皇帝。

    一旦当上了皇帝,赵二的想法就改变了。

    他不允许有人对自己不敬,不管是语言上还是心里。

    但赵二心里是有逼数的,知道赵大生前制定的国策对于言论方面就极其宽松,他立志要超越赵大,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和世人计较。

    只能做到赵大没有做到的事情,让世人心悦诚服。

    所以,很快,他就对燕王宣战了。

    他要收复燕云,再以燕云之地为桥头堡,攻入草原,一举消灭荒人。

    他要大宁真正的一统天下。

    “陛下的心思是好的,只是,过犹不及啊。”

    京师,燕王府,吴维坐在一个人的对面,听着此人如此感慨,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

    他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会来他府上。

    更没有想到,他说话居然会如此不客气。

    “陛下御驾亲征,三军用命,朝廷上下一心,拿下燕云,岂不是易如反掌?”

    吴维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

    王普看着吴维,轻笑着摇了摇头。

    “陛下御驾亲征是不假,但陛下除了早年间上过战场以外,便一直从事辅助杏工作。尽管当年陛下没有败绩,可真正的两军对垒,这种级别的战争,是陛下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三军用命也是真的,毕竟大宁立国之后,先帝有意重文抑武,大宁的军队已经压抑了很长时间了,他们迫切的需要一场战争的胜利来宣告自己的存在感。但现在大宁的军队,已经不是开国之时的军队了。失去了那么多优秀的将领,军队还能发挥出多少的战斗力?即便是我这个文臣都知道,兵将将一个,将熊熊一窝。没有了优秀的将领率领,大宁的军队十成战力还能发挥出几分,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啊。

    至于朝廷上下一心,这个就是大公子开玩笑了。历朝历代,白云苍狗,风云变幻,勾心斗角才是永恒的主题,上下一心?从来都不存在的。”

    吴维自然知道此人说的才是正理。

    但有些话,他说得,自己说不得。

    甚至,他也不该说得的。

    “如果我所知没错的话,当年杯酒释兵权的事情,好像是您提议的?朝廷的军力沦落到如此现状,您好像是最没有资格说话的吧。”

    能够决定一国国策的,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坐在吴维对面的,正是大宁的开国宰相,同样也是现在大宁的宰相——王普。

    当年被很多人视为赵二在朝廷最大敌人的王普。

    以赵二为首的勋贵外戚,在面对王普率领的文臣时,居然屡屡落入下风,可见王普此人的厉害。

    而王普最有名的事情之一,便是进言赵大——杯酒释兵权。

    从此,大宁的武将再也无法和文臣势力相比较,王普也被当世的文人视为终极偶像。

    可以说,一个文人做到王普这个地步,便此生无憾了。

    不过王普也并非战无不胜,很久之前,他最终还是在政治斗争中输给了赵二,从此黯然辞官。

    他之所以能起复,还多亏了张维。

    所以来理论上来说,王普出现在这里,是很正常的。

    但那只是理论。

    像这种老狐狸,都是过河拆桥的主,即便是受了张维的恩情,也应该恩将仇报才对。

    王普居然玩了一出登门致谢,让吴维有些弄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王普对吴维的态度很和蔼,看样子他是真的想和吴维当一个忘年交,在听到吴维如此质问他的时候,都并不生气,只是摇头轻笑道:“大公子是聪明人,当然知道我也只是一个傀儡而已。无非是先帝要借我的手削弱那些大将的兵权,然后让我做这个恶人,承受武将集团的反噬。若非因为这件事情,我又岂会在不久之后就黯然辞官?”

    吴维知道,王普说的是实话。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这件事情是王普巨大的荣耀。但稍微了解政治的人就会明白,王普做了一件多么犯众怒的事情。

    他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了,不需要再进一步,所谓的功绩威望对他来说,都是浮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没想过造反。

    所以很多功劳,王普根本不想要。

    除非皇帝必须让他做。

    那王普只要还想继续干下去,就必须做好皇帝的傀儡。

    尽管如此,吴维依旧不同情王普。

    “很多人想当这个傀儡,却没有那个资格。很多人有了那个资格,但是不会当那个傀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无非是丞相大人看重权势多于自由而已。”

    “大公子说的是,天下皆知燕王二公子生而知之,聪慧过人,却很少有人知道大公子也是同样的天资聪颖,未来不可限量啊。”王普抚掌赞叹道。

    吴维若有所思的看了王普一眼,他突然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

    “原来丞相大人是想脚踩两只船。”

    “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如果没有大公子,普还在老家以务农为生。大公子给了普重新来过的机会,普对大公子充满善意,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吴维心说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还在老家务农为生?王家早已经是当地数得上的豪门大族了,鬼才会相信你会务农。

    当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地位之后,即便他不刻意的为自己敛财,但下面自然会有无数的人蜂拥而至。

    根本不用这个人开口,很多事情就会替他办好了。

    王普便是如此。

    他的官声不错,私德上一直没有传出过什么瑕疵,但他的生活并不俭朴。

    事实上,真正的朝廷大员,还玩俭朴那一套,就真的是作秀了。

    王普满嘴胡话,可吴维也看清楚了,他还真的是来拍自己马屁的。

    他的来意,就是单纯的示好吴维。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事实。

    “王相,即便你更看好燕王,想两头下注,也应该去找老二才对,就和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一样。”

    王普平淡的笑了笑,然后轻声道:“所以他们是绝大多数人,而我是王普。”

    这句话端的是霸气。

    “锦上添花,终究不如雪中送炭。二公主那边的人太多了,即便再多我一个,也没什么意义。大公子还属于冷灶,除了本相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大公子一样有经天纬地之才。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可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虽然前者的收益少,但胜在安全。后者一个不小心,可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吴维没有吓唬王普,王普这种级别的人也不可能被吓住。

    他很淡定。

    “大公子,我已经不年轻了。一个已经快死的人,顾虑总是比从前更少的。这辈子,我活的够本啦。”

    “家族呢?”

    “裘华容说过一句话,我很欣赏,也可以用来表明我的心思——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吴维:“……”

    没什么毛病。

    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洒脱。

    “王相,在你眼中,本公子是一个很蠢的人吗?”

    “自然不是,大公子运筹帷幄,强如先帝,也是大公子手下的亡魂。如果大公子也算蠢,那天下当真就没有聪明人了。”

    “所以,你应该清楚,这个理由,不可能说服我的。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不,你最大的优点,是因为你是吴影的儿子。”王普轻声道。

    吴维皱了皱眉。

    “原来,还是因为我的投胎技术好吗?”

    “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我们都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运气,本来就很重要。”

    吴维想到了自己的便宜弟弟,想到了齐天,还想到了一些人。

    然后他摇了摇头:“出身,也未必决定不了。轮回,也不见得有多么神秘。”

    王普有些惊讶于吴维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他没有于意什么,只是提醒道:“大公子,陛下应该很快就要战败了,陛下战败后,你会变得很重要。朝廷不希望二公子接掌燕王位,所以会大力支持你。但来自燕王和二公子那边的打压,也会紧随而至。你需要掌握好这中间的平衡,不要让很多支持你的人失望。”

    “很多支持我的人?看来隐龙会内部还真的是乱啊。”吴维感慨道。

    王普面色茫然,似乎完全不知道吴维在说什么。

    “这并不难猜,普天之下,敢无视朝廷威严,又敢在我身上下注的,也就只有隐龙会了。以王相的身份,应该是龙首之一,不知可有何教我的?”

    “大公子,本相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吴维看着王普,并没有看出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王普对他的确没有什么敌意。

    那他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把这么一个强援往外撵。

    当然,必要的试探还是有的。

    “王相,本公子想问一下,那个乐三爷,是隐龙会的第三龙首吗?”

    王普喝口茶,片刻之后,他淡淡开口:“本相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乐三爷,更没有听说过什么隐龙会。”

    “那裘华容呢?相爷怎么看?”

    王普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和燕王一样的迷茫。

    “很早以前,其实我是见过裘华容的。那时候的裘华容,风华绝代,灵气四射,随口一句话,就能给我带来很多思路。而且,她赚钱的能力特别强,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最强的那一个。”

    “是赚钱能力特别强,还是她创造赚钱产品的能力特别强?”吴维问道。

    王普对于经商方面显然不是很远经验,有些好奇的问吴维:“有什么差别吗?”

    “当然有差别,赚钱能力特别强,是一种单纯的能力,这种能力包括管理能力、亲和能力、判断能力、决策能力,很多很多。而创造产品的能力特别强,其实只是一种天赋。这个东西,是可以人为创造的。”

    “天赋如何人为创造?”王普不解。

    吴维笑了笑,说:“总有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大能,能够点石成金。”

    “听不太懂你的意思,不过非要给裘华容分类的话,应该是创造产品的能力特别强,所以她能源源不断的赚钱,将很多老人都比了下去。”

    “所以,隐龙会的资金来源,就是靠她赚的钱维持吗?”

    “我真的不知道隐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如果很厉害的话,那招揽天下第一商人,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明白了,所以现在看来,即便我入主隐龙会,恐怕也很难和老二斗啊。”

    “贵妃娘娘已经死了。”

    “我亲自动的手,但我现在怀疑,我杀死的可能只是一个替身。”

    吴维当然不会说出三生丸的事情。

    但吴维没有想到,王普很快接了一句:“裘华容真的已经死了。”

    吴维猛然抬头,看向王普。

    王普的眼神没有闪躲,而是坦然的说出了一则情报:“下面的官吏报上来的,他们的驻地死了一个女人,和贵妃娘娘长的很像,死在和燕云的交界地带。”

    吴维有些吃惊。

    “是谁杀的?查清楚了吗?”

    “千变郎君。”

    “千变郎君?那不是老二的人吗?”

    张维虽然远在京师,但对于老二的信息一直都有收集。

    千变郎君,就是老二手下的一员得力大将。

    王普看向吴维的眼神有些同情。

    “千变郎君在杀死裘华容之后便自杀了,自杀前留下了一行血字。”

    吴维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血字?”

    “大公子,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