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章 燕王

    吴维如果看到这一幕的话,不会太过惊讶,但多少会有些膈应。

    因为说话的人是裘华容。

    本应该已经死去的裘华容。

    吴维没有亲眼见过裘华容的尸体,但他不认为张维会放过她,孟平凡也说他亲眼见过裘华容的尸体。

    但她现在又活了过来。

    这并不是一件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只是让人恶心。

    玩网游,人死了之后也会有一个固定的重生点,方便把人杀回零级。

    但这个没有。

    所以吴维就是想斩草除根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过吴维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裘华容也并不知道吴维的存在,哪怕那个雪夜里,吴维曾经也去过她的宫殿。

    但吴维那天是做了伪装的,扮演的也是张维的保镖,所以他不怕裘华容重生。

    虽然他很冤枉的替张维背了个锅。

    裘华容不了解这一切,她也没有时间了解。

    事实上,她自己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

    她不明白,自己都已经死了两次了,怎么还会有第三次机会?

    老天爷待她未免也太好了。

    因为太好,所以她很珍惜。

    理所当然的,她要复仇。

    报复那个曾经杀死自己的人。

    乐三爷,是她派去的。

    铛铛铛。

    有人在外面敲门。

    “进。”

    “老板,还没有收到三爷的回复。”

    “老板”是她的代号。

    她喜欢别人称呼她为老板。

    她认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也的确是在从商这一块。

    当然,商人到了巅峰,不想死的话都得努力往上爬,她也不例外。

    裘华容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她不喜欢听到这个消息。

    “派人去查,我要一个结果。”

    “老板,我们直接派人杀掉张维不是更简单吗?何必一定要让他加入会内呢?”

    “我做事情,还需要向你解释吗?”

    裘华容话音落下,身后的人声音便是一颤。

    “属下失言了,属下告退。”

    房间门被关上,裘华容幽幽一叹: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当然也想杀死张维,但那个代价,我的孩子承受不起啊。”

    她是知道吴影厉害的。

    即便她现在能够动用极大的权力,手下也有很多的高手为她卖命,但如果张维死了,吴影给张维留下的后手全部失控,那她完全没有把握保证她亲生儿子的安全。

    对于自己儿子的能力,她其实并不是十分了解。

    但对于一个母亲的责任,她多少还是有点的。

    所以她不敢拿自己儿子的命冒险。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裘华容还算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既然还有怜子之情,当初又为何抛夫弃子呢?”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房间内响了起来。

    裘华容身体一僵,随后就变得极为激动。

    “王爷,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能够让裘华容如此激动的人,还称之为“王爷”,那普天之下,自然只有一位。

    燕王,当今天下最大的藩王。

    也是隐龙会暗中选定的明主。

    裘华容立刻起身,看到了自己朝思梦想的身影,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

    “王爷,我好想你。”

    燕王的神情,外人不得而知,因为他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

    这是他在战场上最常带的面具。

    因为他长相太过俊美,如果以真容示人,会有损他的威严。

    “王爷,让我看看你的脸。”

    裘华容想揭开燕王的面具,却被燕王闪开了。

    “别碰我,本王嫌你脏。”

    裘华容听到这句话,眼泪更是汹涌而至。

    “我就知道,王爷还在怨我恨我。但我当年之所以入宫,也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啊。我不入宫,朝廷就会对您用兵,您那时立足未稳,万一输了怎么办?”

    “你入宫之后,赵大一样对燕云用兵了。”

    燕王冷漠的话语,让裘华容无言以对。

    “本王以前就知道你蠢,但你如此天真,还是让本王十分意外。自以为是,德不配位,本王实在是不明白,你这种猪脑子,为什么总能够有那么多奇思妙想。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燕王的话中,有掩饰不住的疑惑和愤怒。

    张维对吴维说,燕王选择裘华容,只不过是要她当一个幌子。

    但燕王何许人也?

    像燕王这种大人物,即便真的需要傀儡,如果不能让他足够动心的话,又怎么会让她登堂入室呢?

    不过,裘华容带给他的,却是永远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本王现在很怀疑,当年看上的那个女人,为何本质会如此肤浅?”

    裘华容不敢说话。

    当年燕王喜欢的,是妙语连珠的裘华容,是奇思妙想的裘华容,是经常能够拿出另外一个世界东西的裘华容。

    那样的裘华容是神秘而充满吸引力的,让燕王不断的去探寻。

    但当激~情褪去,真实的裘华容呈现在燕王面前之后,她就是一个肤浅到有些愚蠢的女人。

    她的段位,远远不够参与天下最顶尖的交锋当中。

    可她偏偏自命不凡,非要强行挤进来。

    所以,最后变得很尴尬。

    “你派人去找小维了?”

    燕王没有于男女之事上继续纠缠,自从这个女人选择入皇宫那天起,他和她之间的情分就断了。

    也只有裘华容才会认为燕王会不计前嫌的继续接纳她。

    裘华容立刻开口:“王爷,我没有对大公子不利的意思,我只是想引他入隐龙会,许他一世富贵。”

    “本王的孩子,需要你许他一世富贵?裘华容,你是不是太自大了一些?”

    涉及到自己孩子的利益,裘华容也不再退让。女人有了孩子,总是会变得勇敢很多。

    裘华容沉声道:“王爷,让大公子回燕云,是燕云的祸事。观赵二赵二两兄弟便可知,兄弟阋墙,是何等惨痛的后果,您也不希望让他们两兄弟内斗吧?”

    “所以,本王就必须让小维做出牺牲?”

    裘华容皱了皱眉,认真的说:“仁儿会是您的继承人,这是天下人的共识,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

    “小维哪里不适合?”

    “除了他出生比仁儿早一点之外,张维哪里都比不上仁儿。王爷您也知道,仁儿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是真正的天命之子,他的血脉里,甚至有仙人的传承。”

    燕王没有反驳。

    他默认了裘华容的这段话。

    所以裘华容有些喜悦。

    “王爷,你放心,我不会对大公子不利的。只是有些事情,仁儿不方便做,只有我这个当母亲的替他代劳了。”

    “你代劳不了。”燕王终于开口:“做些小生意,写点于~国~于~民都毫无作用的诗词,你是合适的。但真正的大事,你一点都代劳不了,只会徒增笑料。从今以后,有关于小维的事情,你不许再插手。”

    “你还在想着吴影?你还对张维有所期待?”裘华容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自己的嫉妒:“王爷,脚踏实地一点,你应该知道,仁儿才是你最完美的继承人,这是很多人都乐意看到的事情。”

    “就因为他是你的儿子?”

    “不,是因为只有仁儿,才能获得仙界的承认,才能颠覆赵家的统治而不让仙人们发怒。仁儿虽然是我们的儿子,但他绝不仅仅是我们的儿子,这点您应该清楚。”

    燕王面具下的脸庞抽~动了一下嘴角。

    然后,说出了一句让裘华容面色大变的话:“这样的儿子,对我来说有何意义?”

    “王爷,你不要自误……”

    这句话刚刚说完,裘华容就被燕王扼住了脖子,高举了起来。

    “裘华容,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隐龙会已经做出了选择,你便没有了继续存在的意义。让你继续活下去,是对本王的羞辱,也是对仁儿的伤害。所以,你上路吧。”

    “你……你……”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便彻底没有了呼吸。

    这一次,是真的死了。

    因为这是她的第三次死亡。

    她死不瞑目。

    燕王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内心并没有丝毫波动。

    直到,他突然察觉,房间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穿着黑色的王服。

    带着狰狞的面具。

    燕王身体一颤。

    “老二手下,有一个千变郎君,据说易容术天下无双,是老二的得力助手之一。”

    黑影中的人淡淡开口,语气平和,没有丝毫杀气。

    “燕王”的身体却逐渐佝偻起来。

    “王爷,不关二公子的事情。”

    燕王自然不会喊其他人王爷。

    所以,在阴影中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燕王。

    而先前假扮燕王,杀死裘华容的,只是一个冒牌货。

    真正的燕王冷眼看着这个冒牌货,然后缓缓开口:“很可惜,我想听到的答案不是这个。”

    说完这句话,他就出手了。

    一出手,便是绝杀。

    和方才一模一样的招式。

    就连位置,都一模一样。

    冒牌货,被燕王扼住了脖子。

    就如同这个冒牌货刚才扼住了裘华容的脖子一样。

    “一个不听从主公调遣,而私自行动的下属,留你何用?”

    冒牌货呜咽两声,想要说些什么。

    但燕王最终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他只是看着地上的裘华容,沉默了很久很久。

    他的两个儿子,其实都没有让他失望。

    只是他自己看女人的眼光,让他有些失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