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章 斩龙【1000月票加更】

    吴维没有太意外。

    他猜到了张维应该还有后台。

    不过这个后台,比他预期的更牛逼一些。

    当然,吴维也能听出来,想抱上这根大粗腿,其实也并不容易。

    很明显,越牛逼的组织,准入门槛就越高。

    “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乐三爷显然是抱着善意来的。

    至少表面上是的。

    吴维也没有客气,直接问道:“剑门也是隐龙会的吗?”

    “剑门中人,有隐龙会的成员,而不是剑门是隐龙会的分支。”

    吴维点了点头。

    “所以这一次我带来的剑门中人当中,有隐龙会的人。”

    吴维之所以敢跟着颜晓风邱月影出来,自然不会把希望全部寄托于一个虚无飘渺的帮手上。

    他倚仗的还是剑门的外援。

    在雪夜政变之时,张维并没有动用全部的人手,他给自己留的后路,就是吴维现在的后手。

    所以他并不怕两个九品宗师。

    “如果你刚才没有夸大的话,那隐龙会应该是天下最厉害的组织,为何连我母亲都没有保住?”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所以乐三爷沉默了一些时间。

    不过,既然他来见吴维,就说明他、或者说隐龙会已经准备面对这些事情了。

    “隐龙会的宗旨,就是隐在暗处,不能抛头露面。即便是要改天换地,也要寻找一个代言人进行。你母亲,坏了规矩。”

    “她准备当女皇?”

    “她准备让隐龙会和大宁死磕,这是隐龙会不愿意接受的,所以,她并没有得到组织的全部支持,能够调动的力量极为有限。”

    吴维皱了皱眉。

    如果是这样的一个组织的话,那要它还有何用?

    仿佛是看出了吴维的想法,乐三爷轻笑道:“组织虽然不会直接参与这种事情,但伤害了隐龙会龙首,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宁帝能如此轻易的死亡,你不会认为是你的功劳吧?”

    “我的功劳,不会比隐龙会少。”

    吴维为张维说了一句话。

    乐三爷呵呵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吴维也没有于这个问题上纠缠,毕竟他不是张维,没那么深的代入感。

    但对这个隐龙会,吴维必须要深入的了解。

    或许,这真的是他能抓~住的这个世界上用来对付那一位的最粗的一个大~腿。

    只是,就怕隐龙会已经出现了问题。

    “我不相信一个组织能永远保有自己的初心,即便这个组织最初建立的目的是神圣的,但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当隐龙会拥有足以改天换地的能量之后,谁能保证,身居高位的那些人野心不会膨~胀呢?所以不要把隐龙会渲染的太纯洁,这会让我更加质疑这个组织的目的和现状。”吴维很冷静的表达自己的态度和认知。

    这也是他真实的想法。

    乐三爷看着吴维,眼神有些奇怪。

    良久之后,他轻叹了一声,感慨道:“吴影教出了一个好孩子啊,你比你母亲当年要强的多。”

    “所以,我猜对了?”

    “是的,你猜对了,保持初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最初隐龙会建立的那批成员,都是胸怀天下的圣人,他们的愿望是摒弃了私欲的,为的是建立一个更好的天下。可惜,问题在于,即便是两个圣人,也不会想法完全一样。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传承——终究也会变质的。

    最终,在二百年前,九大龙首中,有一个雄才大略的人产生了和隐龙会不一样的想法。他整合了隐龙会的资源,走上了台前,建立了一个新的王朝。”

    吴维的瞳孔微缩了一下。

    二百年前?

    他猜到了那个人是谁,所以对隐龙会曾经的强大有了深刻的认识。

    果不其然,乐三爷随后的话,证实了吴维的猜想。

    “二百年前的那个人,和你、和吴影,都有关系。”

    “是我太爷爷。”

    “不错,就是前朝的开国太~祖——吴间。吴间背叛了隐龙会的行~事原则,利用隐龙会一统天下之后,反过来还想继续对隐龙会下手。”

    乐三爷的语气中并没有愤怒。

    吴维也觉得这种行为很正常。

    “皇位是有魔力的,一旦坐上那个皇位之后,人就不再是人了。背信弃义、过河拆桥,哪一个开国太~祖大多都是如此,我太爷爷的做法并不让人奇怪。”

    “的确不让人奇怪,但隐龙会很愤怒。一个失控的隐龙会一旦愤怒起来,后果是很可怕的。所以,吴间并没有当太久的皇帝,他很快就死了。他费尽心思培养的太子——甚至比他死的还早。”

    吴维对这段历史自然是很清楚的,毕竟这相当于张维的家谱。

    他也明悟了过来。

    “我爷爷也是隐龙会的龙首之一?”

    “不错,在吴间继位之后,我们选择了你~爷爷吴广作为隐龙会大龙首,倾力扶植于他,帮助他掀翻了太子,并且动用潜藏的力量,让吴间很早就逝去了。”

    “可是他的下场并不好。”

    “那是他自早的。”乐三爷冷酷的说:“隐龙会对得起吴广,吴广却对不起隐龙会。他深知隐龙会的强大,自以为天下已经没有了对手,所以好大喜功,随意挑起战争,大肆修筑宫殿。他的种种行为,让他和隐龙会渐行渐远。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也准备对隐龙会动手。”

    吴维笑了笑,有些讽刺,有些感慨。

    “你是不是觉得依旧很正常?”乐三爷问道。

    吴维实话实说:“的确如此,一代帝王,天下至尊,谁能接受有一个组织凌驾于自己之上,甚至还有改朝换代的能力呢?但凡有点野心的人,都会读这个组织下手的。”

    “当初组织以为,让他当大龙首,会解决这个问题。事实证明,我们错了,人的野心是会不断膨~胀的。所以,吴广最终被我们抛弃,前朝也二世而亡,成为了一个短命王朝。”

    如果一切如乐三爷所言,隐龙会无疑是一个强悍至极的组织,完全控制着整个世界的走向。

    但很显然,事情中间还有很多细节。

    这些细节,会逐渐让隐龙会跌落神坛。

    “既然我爷爷和隐龙会闹翻,那我母亲又因何加入的隐龙会?”

    “吴影凭借的不是吴家的关系,而是剑门的关系。九大龙首当中,本就有一人是剑门的长老,他将位置传给了吴影。”

    “所以,吴家一门两龙首,即便隐龙会想抛弃前朝,又岂是能轻易做到的?据我猜测,这些年隐龙会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吧?”

    乐三爷的脸色有些阴沉。

    显然,吴维说中了真~相。

    这并不难猜。

    两任皇帝的反噬,一个朝廷的反噬,三大龙首的反噬。

    再大的组织,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更何况,当今朝廷,也不一定是隐龙会想要的那个。

    “经历了吴间和吴广两任龙首之后,隐龙会立下了一个规矩,隐龙会成员,绝对不允许当皇帝。”

    事实证明,对隐龙会打击最大的,从来都是自己人。

    “赵大是隐龙会选择的人吗?”

    “不是,那时的隐龙会没有精力关注外界,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平息内乱。等我们恢复过来之后,大宁已经建立了。”

    “这样说的话,我母亲应该是隐龙会的罪人,我怎么还会有继承她龙首的资格?”

    乐三爷笑了笑:“你亲手杀死的那个裘华容说过一句话,我认为很有道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且和你~爷爷还有太爷爷不同,吴影并没有做出太多危害组织的事情,她和大宁为敌的时候,也并没有将组织彻底拖下水的想法,所以组织也没有将她除名。”

    “这依旧说不通,不将她除名,可以理解成看在剑门的面子。但再让我继承她的位置,我不觉得我母亲有那么大的面子,也不觉得隐龙会有这个肚量。而且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说明隐龙会内部也有分歧,那是什么阻止了这个分歧,让我重新回到龙首序列的?”

    乐三爷看向吴维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欣赏。

    但欣赏的背后,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吴维不知道那是什么,可他感觉到了。

    “我刚才说过,宁帝不是我们的选择,而他杀掉了我们的龙首。”

    “所以,隐龙会要与大宁为敌?这好像并不符合隐龙会天下太平的宗旨。”

    “现在的天下太平吗?”

    乐三爷这句话,让吴维无言以对。

    大宁建国并不久,而且宁国的统治力也是近两百年来最弱的一个。

    且不说草原上的荒人,大宁便是连燕云之地也压不住,燕云之地只知燕王,不知朝廷。

    再加上江湖上的武道高手行~事素来百无禁忌,他们虽然无力和朝廷大军抗衡,但论及高手的数量和素质,江湖高手普遍还是比军队更强一些。

    正面战斗不行,可他们铁了心的打游击,对于朝廷来说会更加头痛。

    所以江湖,又是大宁的一个顽疾。

    边患、内患、江湖……三大顽疾不除,大宁国祚难安。

    “看样子,隐龙会对大宁的印象很不好,是铁了心的要和大宁为敌了?”

    “不是和大宁为敌,而是让天下太平。”乐三爷的语气很认真,似乎是在说服吴维,又似乎是在说服自己。

    吴维看了眼乐三爷,也懒得猜他是真的这样想的还是做戏。

    他只需要考虑这对自己是否有利就是了。

    “让我当隐龙会的龙首,有助于天下太平吗?”

    “当然,你不要忘了,你是吴影的儿子,而你母亲给你留下了很多的人脉和资源。除了你,没有人能继承这些。而安抚住了你,天下也会安稳很多。”

    乐三爷的话,让吴维笑了起来:“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重要,从前当小透明习惯了,现在突然变成一个香饽饽,真的是很不习惯。”

    “不要谦虚,我们暗中观察过你很久了,组织得出了一致的结论:你有能力成为隐龙会的龙首,不仅仅因为你是吴影的儿子,更因为你这个人本身。如果你是一个废物,组织也不可能自毁前程的。”

    吴维沉默。

    因为这个评语,明显是对已经死去的张维说的。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隐龙会绝非无所不知。

    很明显,影子的存在,隐龙会就完全不清楚。

    吴影身为龙首之一,显然对隐龙会隐瞒了一些东西。

    而其他龙首,又会隐瞒些什么呢?

    人都是自私的。

    吴维相信人杏中的善,也不会忽视人杏中的恶。

    所以,隐龙会这个看似强大其实松散的组织,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能力,其实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组织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因为我与你母亲昔年私交最好,所以由我来和你接触。吴维,你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和我去一趟组织的驻地吧,有些人你要认识,有些事情你要接手,当然,还有很多资源。”

    吴维没有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冲昏头脑。

    看着乐三爷,吴维缓缓开口:“现在我还是朝廷的质子,不能离开朝廷的视线太久,否则容易落人口实。”

    “颜晓风和邱月影的出现逃不过厂卫和锦衣卫的事后调查,你现在有足够的理由离开。”

    吴维眼神闪烁了一下。

    “如果说,我还是不太相信组织的诚意呢?”

    “什么意思?”

    “隐龙会的名字,我此前从未听说过,我母亲也从未给我说过,我先前更是从未见过你。既然你暗中观察过我,那就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也是一个很惜命的人。我如果听了你的话就全信了,这样的人,有资格成为隐龙会的龙首吗?”

    看着油盐不进的吴维,乐三爷感觉到了一丝棘手。

    “吴维,你要知道,为了给你争取龙首的位置,我和其他几个老友付出了很多。组织内部,针对你的定位还是有不同意见的。”

    吴维微微低头,指出了乐三爷话中的一个矛盾的地方:“你刚刚说过,针对我继承龙首的位置,组织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乐三爷:“……”

    他刚才的确说过这句话。

    人是不能说太多话的。

    说的多,就容易错的多。

    “你和你的人来的如此及时,很显然,颜晓风和邱月影的行踪都在隐龙会的掌控之中。那为何不提前将他们解决掉,反而要刻意在我面前杀掉他们?就为了做戏给我看么?”

    乐三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吴维,你应该知道,组织看重你,所以多花一点心思,哪怕是刻意一些,也只能说明组织对你的看重。”

    “这点我承认,哪怕是做戏,我也并不反感。问题在于,你说组织很了解我,为什么做戏做的如此粗陋,让我一眼就察觉出来?这样的演戏,如何令我心生感激?”

    乐三爷:“……”

    妈的谁知道你这么难伺候啊。

    “其实上面这些都不是重点。”

    吴维轻叹了一口气,把上面的话全部推翻了。

    乐三爷想弄死这货。

    不是重点你讲那么多废话干嘛?

    当然是为了撼动他的心神,让吴维得到更多的信息。

    看着乐三爷,吴维说出了自己内心最担心的事情:“乐三爷,你出现的太巧了,隐龙会也出现的太巧了。”

    乐三爷的手指下意识的动了一下,但随即被他忍住。

    吴维笑了笑,继续开口:“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出现了。在我最需要找一个靠山的时候,隐龙会出现了。我相信巧合这种事情是存在的,但在我相信巧合之前,我会相信这是人为操作的必然。

    英雄救美向来都是最恶俗的情节,也是收益最显著的办法。乐三爷,我现在很怀疑,颜晓风和邱月影两个人,是不是也是隐龙会的人?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是不是就是一个针对我的阴谋?”

    乐三爷沉默。

    但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危险。

    “没有感应错的话,你想要杀我,而你刚才还说过,你和我母亲昔年关系最好。乐三爷,你前后说的话做的事,互相矛盾的地方实在是有点多,我无法视而不见。

    我也不知道隐龙会到底是一个大坑还是一个大礼包,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真的不敢踏进去。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不对。”乐三爷的回答十分冷漠:“只有组织拒绝别人,不允许别人拒绝组织。你拒绝了这一次,就等同于放弃了成为隐龙会的龙首,你真的确定吗?”

    “同样的话我也想问你,你真的想让我现在就给你答案吗?”

    不同的答案,可能就代表不同的故事走向。

    气氛突然间变得肃杀起来。

    乐三爷来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吴维会拒绝如此巨大的诱~惑。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容易自视太高。吴维,想想你的身份,你有什么是需要组织牺牲两个九品宗师来骗取你的信任?你真的当九品宗师是大白菜了?”

    吴维偏头想了想,同意乐三爷的看法。

    “虽然陆地游仙才是真正站在大陆顶端的战力,但他们一般都神龙见首不见尾。九品宗师,已经是世俗意义上的最强的高手。想来即便是隐龙会,九品高手也不会太多。”

    “你既然知道,还质疑组织的诚意,吴维,我想现在组织或许需要说回对你的判断了。你,对自己的认知有严重的偏差。”

    “是吗?但我就是这么自信,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吴维摊手:“总而言之,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我可以接任隐龙会龙首,但绝对不会是今天,我需要得到更多的情报确认。”

    “我可以将这理解成拒绝吗?”

    “不用,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我还是非常动心的。”

    乐三爷死死的盯着吴维,他想看到吴维的内心深处。

    片刻后,乐三爷开口,语气冷漠中带着些许奇怪:“我没有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丝毫动心,难道组织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你心动?”

    吴维刚想开口,就被乐三爷打断,而且他一只手直接点在了吴维眉心。

    “说实话,我自有办法判断你是否说谎。一旦确认你说谎,吴维,你从此将不会和隐龙会再有丝毫关系。”

    吴维眨了眨眼睛。

    这货好像要玩真的?

    但他要等的人似乎还没有现身。

    那只能继续陪他玩下去了。

    “隐龙会有规定,隐龙会成员绝对不允许当皇帝,对不对?”

    乐三爷确认吴维没有说谎之后,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他收回了手指,看向吴维的眼神有些戏谑。

    “你想当皇帝?”

    “不,我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我知道,燕王很有可能当皇帝。”

    乐三爷面色不变,内心却波澜骤起。

    这个年轻人,居然能想到这里。

    “既然隐龙会不喜欢大宁,当今天下,有资格和大宁争的,无非也就是燕王。以燕王的军力,再加上隐龙会的支持,这皇帝的位置,可能杏还真不小。如果他当了皇帝,那作为他长子的我呢?”

    吴维看向乐三爷,眼神中有很深的探究意味。

    “那时候,我本应该继承皇位,可隐龙会一定不会答应对不对?”

    乐三爷沉默片刻,还是点头:“不错,隐龙会成员,绝不能再出一个皇帝了。”

    “所以,你们选择的明君,是老二、”

    乐三爷忽然笑了起来。

    “吴维,你真的是让我吃惊。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你居然已经接近了事实的真~相。”

    吴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人人都喜欢老二啊。”

    “二公子对长兄一直都敬爱有加,若您想争,他必然会放弃皇位的。”

    吴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所以,老二没发话,你们自作主张,准备拿一个隐龙会龙首的位置补偿我?”

    “大公子,这已经是您最好的选择了。二公子虽然仁义,但二公子的追随者,有很多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您不要自误。”

    “这是要威胁我了。”吴维哈哈大笑,笑了很长时间,才停了下来。

    “针对我的计划进行的太过仓促,可以看的出来,没有经过谋国的谋士精心策划,明显是几个武夫的手笔。由此看来,的确可能是老二手下的人自作主张。

    更大的可能,是隐龙会内的确有和我母亲关系比较好的人,他们想为我争取足够的利益,或者说,他们想选择我做隐龙会扶持的对象,而不是老二。所以,你们着急了,又不敢杀我,怕激怒燕王和那些支持我的人,就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让我自动退出日后皇位的争夺。”

    吴维每说一句,乐三爷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等吴维说完,乐三爷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了。

    他可以确认,吴维先前的确是不知道隐龙会存在的。

    现在却能够将隐龙会内的情况分析的头头是道,这种应变能力,让他有些心寒。

    如果不提前将此子扼杀,将来的确有可能成为二公子的大敌。

    念及此处,乐三爷杀心大盛。

    “想杀我?你大概是不敢的。我那个便宜父亲对我的态度,现在连我都不确定,你哪里敢动手?

    不过,你不敢杀我,我却是敢杀你的。”

    吴维轻轻一句话,让乐三爷怒极反笑:“吴维,你是真的太过自大了。”

    “是你们太急,或许也是你们太高估了隐龙会对我的诱~惑力。当一个人常年累月的告诉自己一件事情后,久而久之,可能他准备骗别人的,到最后自己都信了。乐三爷,或许你是隐龙会的三龙首。但我必须要说,你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强大,隐龙会也没有。”

    “大言不惭。”

    “大言不惭的人是你。”

    上一句话是乐三爷说的,但最后一句话,不是吴维说的。

    乐三爷心脏一突,骤然出手。

    目标直指吴维。

    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吴维,就被一根银针洞穿了。

    下一刻,吴维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太监的身影。

    孟平凡——厂卫的厂公,举世皆知的大内最强者。

    境界:陆地游仙。

    这些年,大宁皇宫不知道葬送了多少的高手。

    绝大多数,都是孟平凡送他们上路的。

    他出现在这里,让乐三爷心神大震。

    吴维看着他,眼中有些怜悯。

    “从一开始,我就通知孟公了。”

    他也怕城外万一有什么埋伏。

    孟平凡这种超级打手,不用白不用。

    在现如今这个阶段,孟平凡和赵二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隐龙会三龙首,吴维,你真给咱家钓上来一只大鱼。”

    “孟公喜欢就好。”

    “自然喜欢,厂卫搜寻隐龙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一个龙首居然送上门来,真的是天助本宫。”

    孟平凡说完这句话,便高喝了一声:“动手。”

    很显然,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吴维冷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隐龙会的人逐渐赴死。

    不能为我所用的隐龙,当然是斩了最好。

    当然,隐龙会利用的好,的确会是一个很大的臂助。

    所以,这里的隐龙会成员都要死。

    老二的人死了,支持他的人就会占据上风。

    “系统,开始收割经验值。”

    ……

    本章7000多字,4000字的保底加更,3000字的月票加更,字数只多不少,大家放心。继续求订阅求月票,加更不会少的,大家放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