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辣手摧花【三合一大章】

    “吴公子,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赵清影开口第一个字,就让吴维眯了下眼睛。

    正常情况下,赵清影应该称呼他为——“张公子”。

    虽然孟平凡让他用吴维的名字,也已经开始为他造势,但这个天下,还没有人知道张维想改姓。

    也没有人会认为,张维不想继承燕王位。

    所以,赵清影凭什么称呼他为“吴公子”呢?

    难不成她和孟平凡还是一伙的不成?

    想到这个滑稽的可能杏,吴维并没有笑,内心却又警惕了一分。

    他隐隐的察觉到,这个清影公主,应该有些神秘的来历。

    “长公主为何称呼在下为‘吴公子’?”

    吴维直接问了出来。

    如果赵清影不蠢的话,她肯定也是等着自己问她的。

    果不其然。

    赵清影淡淡一笑,然后对吴维说:“难道吴公子不是真的姓吴吗?”

    吴维毫不犹豫的说:“我自然是姓张的。”

    “可是真正的张维——我那个可怜的未婚夫,不是已经被您亲手杀死了吗?”

    如果不是日后仁弟查清了他的秘密,即便是她这个枕边人,也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谁能想到,张维身边真的有一个影子呢?

    谁又能想到,这个影子,又真的可以复制张维的一切呢。

    吴维杀心大盛,当然,是表演出来的。

    因为赵清影并没有弄清楚全部的真~相。

    但这已经足够奇怪了。

    所以他必须要配合的表现出应有的杀意,否则会让赵清影开始警惕。

    “长公主殿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话虽如此,但从吴维身上,杀气已经向外蔓延开来。

    赵清影有些紧张,她知道,自己选择来见他,是一次赌博。

    但她也知道,偌大的京师,赵二和孟平凡想杀自己,那就没有人敢保她。

    除了吴维。

    所以,她必须先抱住吴维这条大~腿。

    深吸了一口气,赵清影继续道:“影子,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下一刻,赵清影已经被吴维捏住了喉咙。

    只要他微微用力,赵清影就会死。

    “长公主殿下,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如果说错了话,就会死的。”

    赵清影很害怕,但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害怕。

    不能暴露自己已经知道——其实他不是影子,而是真正的吴维的事实。

    至少不能主动暴露。

    “我没有与你为敌的意思,我只想求得你的帮助,不要杀我皇兄,他不能死,他死了,我们这一脉就真的没有传承了。”

    上一世,她的两个皇兄,都被这个男人杀了。

    然后,他还心安理得的霸占了她。

    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她不想再过了。

    “谁告诉你,我一定会杀你皇兄的?”

    “猜也能猜的到,而且厂卫里面有父皇的人,总是有忠于父皇的为本宫通风报信。吴公子,留着我们,我们对你有用。”

    吴维眯起了眼睛,意识到这个女人在骗她。

    在这个当口,公主府肯定已经被盯的水泄不通,不可能有泄密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孟平凡和影子的联系是单线的,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赵二知道,除此之外,没有人知情。

    这两个人,都是绝不可能告诉赵清影的。

    那她是从哪里得知的情报?

    仔细的盯着赵清影,吴维的目光中自有一股窥探人心的力量,让赵清影不自觉的就游移了眼神,不敢和吴维对视。

    吴维心中一动。

    “你很怕我?”

    “高门贵族,给后代预留一个影子替身,并不是一件稀罕的事情。但如您这样堪称完美的替身,当然值得世人畏惧。”

    “可是,你对我的畏惧,并非只是单纯的杀父之仇。而且,你从前不是这个杏子的。”

    赵清影心中一苦。

    在得知父皇给自己赐婚之前,她曾经跑来燕王府大闹一通,将自己的无知与愚蠢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件事情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

    “长公主几天前对我还是十分不屑的态度,现在却改弦易辙的这么厉害,都说江山易改本杏难移,我不觉得目前的局面能够造成这样的结果。”

    看着赵清影逐渐变化的脸色,和开始颤抖的身体,吴维知道,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

    “看着我的眼睛。”

    吴维捏住赵清影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

    “情报真的是你从孟平凡那里得来的吗?”

    赵清影没有说话,吴维就自言自语道:“看来不是。”

    赵清影:“……”

    我还没有讲话,你怎么判断的?

    她当然不知道,吴维这样做,只是为了装逼。

    从前在一些电视电影里,吴维看到过这样的场面,其实人内心往往已经确定了一个答案,然后非要在人前作秀一番。

    不得不说,这样也真的帅。

    “你自己凭空知道了一个情报,这就很诡异了,而你又对我很畏惧,这种畏惧,好像是沉浸在骨子里的。”

    吴维另外一只手碰触了一下赵清影的身体,随时观察赵清影的动态。

    如他所料,赵清影的身体一颤,随后,居然修长的脖颈一抬,整个人甚至发出了“嘤咛”的声音。

    吴维的面色古怪。

    赵清影很想死。

    她没吓尿。

    却宁愿自己吓尿。

    “居然被调~教的这么敏~感?”

    吴维真的很意外。

    “应该是我调~教出来的吧,所以你的大脑记忆还在,人的身体,总是被大脑控制的。”

    赵清影来不及说话,就被吴维的推测吓的心跳停了一拍。

    “所以,你体内住着的,是一个已经死去的灵魂吗?我的长公主殿下。或者说,我的夫人。”

    赵清影的身体再度颤抖了一下。

    这个男人……

    居然连这也能猜得到。

    太恐怖了。

    从赵清影的反应,吴维推测出了结论。

    他并不是很奇怪,因为这种事情他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和其他人对于穿越者或者重生者敬畏的态度不同,当你站在一个足够高的高度之后,就会明白,所谓的穿越或者重生,也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一场游戏,一场梦。

    一个个提线木偶,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

    更何况,前世能杀他一次的话,这一世再来一回,能有什么难度?

    吴维不觉得有难度。

    他只是有些感慨,张维可以啊,居然还是一个调~教大师。

    会玩。

    不过,他也终于意识到,赵清影到底是在哪里骗了他。

    “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知道我是张维,把影子杀了,对不对?”

    赵清影低头,不敢面对吴维似笑非笑的目光。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直很恐怖。

    但是现在没有仁弟在身边,她单独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又回到了上一世的情况:

    被他完全碾压。

    她甚至没有对抗的勇气。

    她也不明白,吴维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快。

    其实很简单。

    因为吴维信任张维的实力。

    区区一个影子而已,张维内心早就有数了,反杀影子,再蒙混过关,这对张维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让影子扮演张维,是赵二和孟平凡的操作。

    那张维反杀影子,扮演影子,让赵二和孟平凡误以为张维是影子,这自然就是张维的能力了。

    吴维从不怀疑张维的能力。

    他甚至想着,如果不是张维先天有缺的话,他甚至不一定最后会输。

    “告诉我,我上一世的结局如何?”

    “您杀了燕王,继承了燕王位,带领燕王的大军,覆灭了大宁,建立了燕国。”

    吴维眯起了眼睛。

    啪!

    抬手就是一巴掌。

    “说实话。”

    捂着自己的脸庞,赵清影并没有愤怒,反而轻松了一些。

    也许是因为,这些侮辱比起前世张维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来说,已经好很多了。

    “你死了。”

    “人都会死的,我几岁死的?”

    “三十岁。”

    吴维挑了挑眉。

    张维对自己的大限的判断是二十七。

    没想到他能支撑到三十岁。

    不容易。

    “怎么死的?”

    “被赵二杀的,您造反,最终失败了。”

    啪!

    吴维毫不留情的又是一巴掌。

    他相信赵二绝对不会是那一夜他看到的那样没有存在感。

    但是他依旧不相信赵二能够杀死张维。

    “说实话,别逼我再动手。”

    赵清影脸色挣扎,她对于张维是极度恐惧的,但她仍旧不想说出心上人的名字。

    哪怕带给他丝毫的危险,都不是她想要的。

    为此,哪怕牺牲自己的哥哥。

    不过,她不说,吴维也猜到了。

    “是我那个便宜弟弟?”

    “不是。”赵清影猛然抬头。

    啪!

    迎接她的,是吴维又一次的巴掌。

    “嫂子喜欢上了小叔子,有意思。”吴维笑了,笑得很古怪:“我猜你和我二弟肯定没有成好事对不对?”

    赵清影没有说话。

    自然就是默认了。

    吴维哈哈大笑。

    “我继续猜,我肯定当着你的面,刺激过我二弟对不对?”

    “你无耻。”

    啪!

    婚内出轨,即便只是精神出轨,但是和自己的小叔子玩暧昧。

    这样的女人打起来,吴维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反正他们也没结婚,又不算家暴,不会有人告他违法的。

    “我再无耻,也没有他勾引自己的大嫂无耻啊。”

    “他没有,他一直都是一个守礼君子,是你一直在刺激他,故意刺激他。”

    想到这个男人利用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赵清影就很想和他同归于尽。

    但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所以,她只能艰苦的忍着。

    吴维没有把赵清影的说辞当回事。

    有些事情,身份在这,就注定了屁~股在这。

    没必要深究谁对谁错。

    他不搞审判,只想活下去。

    然后,杀死那个人。

    “可惜了,张维还是不够狠。”

    “什么?”

    “我如果是那个时候的他,就给你下一种毒,只有通过和男人交~合才能解毒。我就不信,我那个二弟还真能忍得住。”

    赵清影有些呆滞的看着吴维,心里想为什么世上会有如此邪恶的人。

    吴维也在心里想,或许这种毒也毒不死那个人,所以张维也就懒得给自己戴原谅帽了。

    不过但凡能稍微影响一些,也是好的。

    这就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反正赵清影也不是他老婆。

    “吴维,我要和你谈一个交易,你必须要保住我和我皇兄的命,否则,我会把你杀了影子的事情说出去,孟平凡和我二叔都会知道的。”

    这才是她最后的目的。

    但这也是她最后的底牌。

    她本来依旧想着,能够隐藏自己的底牌才是最好的。

    可惜,她依旧被吴维看穿了。

    所以,只能孤注一掷。

    吴维对于这个威胁不可置否。

    “你觉得我会怕他们?”

    “当然会,你现在羽翼未丰,需要我二叔和孟平凡的支持。没有了他们的帮助,你拿什么和二公子斗?他现在的名声在天下如日中天,你必须拉拢外援。”

    来之前赵清影计算过这一次成功的可能杏。

    根据她了解的情报,前世如果没有赵二和孟平凡不遗余力的支持,吴维的崛起绝对不会那么顺利。

    他不能失去这两个臂助。

    所以她有把握说服吴维。

    但她也知道,这件事情不会是那么容易的。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一旦我杀了你和你的皇兄,那有关于我的事情会立刻大白于天下,你早就安排好了人,我杀不干净的,对不对?”

    赵清影心头一颤,但随即咬牙道:“对。”

    吴维哈哈大笑。

    从前在电视电影或者小说里,吴维看到过很多这种剧情。

    正派或者反派,总拿一个秘密威胁对手,说你如果杀我,我就让这个秘密大白于天下。

    但99%的人,其实都没有后手。

    完全就是在诈。

    吴维不确定赵清影是不是那1%,他只知道,即便赵清影是,他也不害怕。

    因为,死的——是真的张维。

    “把你所有知道的情报,都说出来吧。”吴维轻声道。

    “什么?”

    “说出来,我留你一个全尸。”

    “你不敢杀我。”

    扑哧!

    利刃入腹的声音响起。

    赵清影握住吴维持刀的手,一脸的不能置信。

    “相信我,我敢的。”吴维很认真的说。

    张维会想着利用她。

    但吴维不会。

    因为,张维的路,已经被验证是死路。

    而且,他真的不喜欢赵清影。

    “长公主,这些年你杖杀的仆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我对你,没有怜悯。”

    “交代吧,我保证留你个全尸。”

    顺便做一下系统任务。

    “你……就不怕我曝光……?”

    赵清影不懂。

    吴维也不想解释。

    他简单的给赵清影止住了血,保证她不会因此丧命。

    然后,继续自己冷酷的审问。

    吴维并不觉得赵清影脑海中的情报一定是正确的,毕竟蝴蝶效应之下,一切都会随之改变。

    更何况她也不见得真的是重生者或者穿越者。

    但听听,总不会有错。

    有用的情报,他自己自然会提取的。

    “说些我想听的话,否则我不保证自己的耐心会怎样。”

    以赵清影对于“张维”的了解,她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杀心。

    虽然她完全不明白,“张维”到底有什么底气,可以无视她的威胁。

    但她没有底气。

    她不敢无视“张维”的威胁。

    所以她快速的给出了一个让吴维有些震惊的消息:

    “我叔叔准备对燕云用兵。”

    吴维很惊讶,他甚至脱口而出:“他疯了吗?”

    赵家在前朝,就是功勋贵族,传承已久。乱世到来,赵家登高一呼,成事的几率先天就比别人大上很多。

    而燕王却是实打实的从一个泥腿子爬起来的。

    纵然这其中有吴影的帮助,纵然富二代未必就比穷一代差,但单论领兵打仗的能力,在绝大多数人心目中,赵二肯定和燕王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膨~胀了?”

    吴维只能得出这一个合乎逻辑的答案。

    赵清影点头:“我叔叔一向自命不凡,而且他的战绩也向来不错。”

    吴维脑海中回忆起赵二的战绩,然后就有些想笑。

    在赵大面前,赵二就是个弟弟。

    但是论领兵打仗,在燕王面前,赵大也是个弟弟。

    “我还以为,当初赵大和燕王那一次争锋,就已经把你们赵家人打怂了呢。”

    吴维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赵清影有些羞愧,却无法反驳。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赵大无论是登基之前还是登基之后,都无时无刻不想吞了燕云。

    他们不是没真刀真枪的打过。

    但燕王还是燕王。

    赵大从那之后,却再不敢领兵北上了。

    这一战的结果,自然也就可见一斑。

    没想到赵二居然还有勇气。

    或者说,在赵二看来,这是一件必须要打败的事情。

    “当年父皇败于燕王之手,天下人知道的并不少。这些年朝廷不让提,可是大家并没有忘。现在父皇宾天,二叔即位,天下沸沸扬扬,二叔的这个位子坐的并不稳当。”

    “你错了,你二叔这个位子,坐的稳稳当当。”

    吴维对于赵清影的水平有了更深的认识。

    即便是重活一世,她的见识也真的非常有限,居然还会相信所谓的流言和名声能够动摇帝位。

    何其天真?

    “能够动摇帝位的,只有军权和武功。但剑门已经被打压的不成样子了,至于军权——除了燕王,大宁还有其他骁勇善战的大将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吴维语气中的讽刺简直毫不掩饰。

    赵清影无言以对。

    她知道,吴维和他弟弟,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冲突,往往一个人喜欢一样东西或者一件事,另外一个人大概率会不喜欢。

    但关于他父亲曾经做过的那件事,两人的态度却完全相同:他们都认为,赵大做的傻到家了。

    “因为赵大自己就是前朝的大将自立登基的,为了防止有人效仿他,他用一场宫廷宴,将整个大宁真正会打仗的将军几乎一网打尽,都被你那个父皇卸了兵权。这样的大宁,拿什么去收复燕云?”

    “所以,我二叔才要收复燕云,只有如此,他才能够向世人证明,他比我父皇强。”

    赵清影这句话,是没有毛病的。

    而且她给出的这个情报,吴维也很快就能够得到证明,她没有说谎的必要。

    所以,只能说,吴维真的高估赵二了。

    “我本以为他不可能是一个草包,现在看来,他可能真的就是一个草包。”

    站在风口上,猪也能够升天。

    或许,赵二真的就是那头运气很好的猪。

    “你不要小看我二叔,以他现在手中掌握的能量,一旦决心要杀你,你没有任何幸存之礼。”

    吴维笑了笑,然后淡淡的说:“继续说,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来证明你的价值。”

    赵清影心中先是一喜,然后就是一紧。

    想骗过吴维,是非常困难的,她心知肚明。

    但有些事情,她不想告诉吴维。

    就在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在她脑海的时候,她的腹部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吴维一拳打在她刚才的伤口处。

    赵清影闷~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又很快被吴维一盆水浇醒了。

    在这个世界怜香惜玉的人,是活不长的。

    吴维只能让自己心狠一些,顺便赚些经验值。

    毕竟,每虐~待一下赵清影,系统都会有经验值赠送。

    “不要迟疑,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和你浪费在这儿。”

    “我知道剑丹的地点,放过我和我两位皇兄,我就带你去找剑丹,帮助你突破九品的界限,让你不再有杏命之忧。”

    赵清影再也不敢迟疑,立刻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杀手锏。

    剑丹,剑门的至宝,传说当中能够匹敌仙器的神物。

    据说得到剑丹的人,都能够突破九品,成为超品高手,陆地神仙。

    也只有突破九品的人,才能够有机会为自己重塑肉~身,活出第二世。

    说的白话一点,就是突破九品,就能够多活很多年。

    而张维,的确需要这个。

    只是,吴维嘴角勾起一抹狞笑。

    当年,燕王两字都遭到刺杀,武道前途被重创。

    而吴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剑丹。

    最后,被他那个便宜弟弟吃了。

    这件事情,所有的知情人,除了他、他弟弟,还有燕王之外,都已经死了。

    剑丹,不可能再有了。

    所以,赵清影还是在骗自己。很显然,在未来,她那个芳心暗许的仁弟,也并没有告诉她全部的真~相。

    吴维这样想着。

    然后,扭断了她的脖子。

    一个一直谎话连天的女人,即便是穿越者,也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正好拿来当投名状了。

    ……

    本章6100多字,算今天的保底更新,多出来的2000字也不算加更,友情赠送给大家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