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章 未婚妻【求订阅】

    吴维知道,自己不用着急,因为赵二和孟平凡会比他更着急让他回燕云。

    他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改朝换代的时候,京师往往都会大乱。

    这一次虽然没有改朝换代,但换了皇帝,素来精明的京师百姓也都紧闭大门。

    他们比外地人更能精准的感觉到危险的降临。

    毕竟,虽然刚刚宾天的皇帝陛下一直身体不太好,可是也没到要死的地步,甚至在传出皇帝宾天的消息之前,都没有宣御医进过宫。

    那为什么皇帝突然死了呢?

    为什么继位的不是皇帝的儿子,而是皇帝的弟弟呢?

    没有人敢谈论这一点。

    事实证明,远在燕云的燕王,威慑力还是没有不显山不露水的晋王强。

    或者,换句话说,燕王,终究还是不是皇帝。

    这件事,或多或少,会刺激到燕王。

    当然,受刺激更大的,还是赵大的儿子,尤其是大儿子。

    他今年,已经二十岁了。

    ……

    哐当!

    这是花瓶碎裂的声音。

    赵二的神情很是愤怒,孟平凡躬身站在他的身边,就和站在赵大身边一模一样。

    活着,就很舒服。

    当狗,只要有骨头吃,也很舒服。

    总比死了强。

    所以孟平凡很知足。

    当然,如果将那些曾经得罪过自己的人一一弄死,他就更知足了。

    “元辰一定要开棺验尸?”

    孟平凡的身体更弯曲了。

    “陛下,您是了解大皇子的,他的脑子被那些儒生教坏了,偏生又有些自命不凡。”

    赵二的眼中隐有戾色。

    他知道,自己篡位的事情,逃不过天下悠悠众口,也逃不过日后的史书褒贬,但至少在身边,不能有这种声音。

    哪怕是自欺欺人,也不能有。

    正如当年赵大,也绝不愿意将吴影和裘华容的事情公之于众。

    别人猜到,是一回事。

    当着他的面提,是另外一回事。

    “我以为,昨天张维会料理了他们,他不是昨天放了一把火吗?”

    他允许张维报仇,张维自然也要替他做一些事情,这是对等的交易。

    孟平凡终于抬头,然后吐露了一个让赵二更加愤怒的事情:

    “昨天在公主府放火的,是燕王派给张维的人。”

    所以,他们听燕王的安排。

    而燕王,不想让大皇子、二皇子以及公主死。

    因为,他们活着,就让赵二恶心。

    燕王要赵大死,却留着他们的孩子。

    想到这种恶心的心思,已经晋升为天下至尊的赵二更加愤怒了。

    “看来皇兄刚死,他就已经要忍不住了,这是明目张胆的对朕挑衅。”

    “陛下,燕王跋扈,也非一日了。”

    即便是赵大在的时候,燕王一样跋扈。

    赵大拿他,也是无可奈何。

    赵二深吸了一口气。

    他早就明白一件事:如果想让自己日后史书上的名声好一点,自己一定要做出比赵大更强的成就。

    而杀死燕王,收服燕云,就是排在第一位的。

    “张维确定死了吗?”

    “非常确定。”

    “很好,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影子在燕云站稳脚跟。”

    “陛下,大皇子那里呢?”

    赵二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淡道:“皇兄刚死,元辰既然昨夜没有死,这段时间就不能再出事了。”

    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天下人的底线,哪怕很多人都知道:

    赵大的儿子,早晚都是会死的。

    只是,他们死于突然的疾病,影响会小一些。

    政~治,本来就是这么恶心的一回事。

    孟平凡懂,但他却不想等。

    尤其是想到自己曾经受过的那些气。

    所以他提了一个建议:

    “可以让影子去做。”

    赵二沉默,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可能杏。

    知道赵二有些心动,孟平凡继续道:“陛下,影子的事情,是一步闲棋。但借助他的身份,我们可以有很多动作。比如,通过他,给燕王扣帽子,将造反的名义,安在燕王头上。然后,率大军讨~伐燕王。您初登大位,需要一场战争。”

    战争会死人,也会凝聚人心。

    无论胜负。

    而且,赵二当年也是一名冲锋陷阵的猛将,从来不认为自己比燕王会差到哪里去。

    他只是有些担心:“若是这样就灭掉了燕王,影子那里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若能除掉燕王,白费功夫也无所谓。若不能除掉燕王,也正好借此机会,划清影子和朝廷的界限,做戏给世人看,让他有于燕云乃至天下立足的资本,也才能更好的为陛下所用。”

    孟平凡说服了赵二。

    “你去安排吧。”

    赵二闭上了眼睛,准备去灵堂哭丧。

    孟平凡躬身告退。

    很快,厂卫就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京师、乃至天下,都开始流传一件事:

    在皇帝宾天的那一晚,燕王大公子,曾经出入过皇宫。

    传说,燕王大公子得到了当年吴影公主的传承,一身武功学究天人。

    有可能,陛下——是燕王大公子杀的。

    这个消息,没有聪明人会相信的。

    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聪明人。

    蠢货反而更多一些。

    燕王府。

    吴维接到孟平凡的通知之后,有些惊讶。

    不过当他看到孟平凡似笑非笑的眼神之后,就明白过来了。

    得罪谁,都别得罪太监,尤其是别嘲笑太监。

    这不是赵二的行~事风格。

    所以,这仅仅只是孟平凡对于赵元辰的报复。

    “有问题吗?”孟平凡问吴维。

    吴维想了想,还是问道:“真杀吗?真的杀掉的话,肯定会影响陛下的风评。”

    “陛下不是一个特别在乎名声的人,相比名声,他更在乎利益。”

    想到赵二的上~位方式,吴维认为孟平凡说的很对。

    赵二的确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那就没问题了。”

    “放手去杀,必要的时候,我会派人送你离京的。”

    “是。”

    孟平凡走后,吴维笑了笑。

    他能猜到整件事。

    让自己把这个锅揽下来,肯定是为了栽赃给燕王。

    想来如果是张维的话,肯定是会照做的。

    他对燕王也没什么好感,而且说好了燕王杀掉赵元辰他们几个,但燕王派来的人却失约了。

    甚至失联。

    很显然,燕王不仅利用了赵王,也利用了张维。

    所以,反将他一军,吴维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

    有心理压力的地方是要杀死几个看似无辜的人。

    吴维笑了笑。

    “我哪有那么矫情,不用一个破系统给我杀人的理由。”

    大魔头系统,还真的是见缝插针,不把人改造成魔头,誓不罢休啊。

    看着外面积雪未化天气却意外晴朗的世界,吴维的心情也振奋了一些。

    是时候,以吴维这个身份,登上这个世界的舞台了。

    总不能给张维丢人才是。

    “来人。”

    “在。”

    “发剑令。”

    张维手下,的确有人。

    可怜天下父母心。

    燕王对张维虽然无情,但吴影对张维,是真的好。

    现在,他要继承这笔遗产了。

    并且,将这笔遗产发扬光大。

    “系统,给我挑几本剑术,总是要装装样子的。”

    大魔头系统的组成成分之一就有剑妖,所以大魔头系统自然不会缺了剑术。

    只不过因为系统处于封印状态,即便是吴维,也需要按部就班的解封才行。

    那就从赵氏孤儿开始吧。

    反正,早晚都是要死的。

    ……

    吴维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孟平凡做好了迎接喜讯的准备。

    赵二甚至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场大戏,并没有如他们预期的开展。

    燕王府的大门,始终没有迎来客人。

    赵大的遗孤——没有动作。

    那个忠孝耿直的大皇子、杏如烈火的二皇子、不知天高地厚的长公主,谁都没有来找吴维的麻烦。

    吴维有些奇怪。

    “厂卫的动员能力怎么这么差?”

    和吴维一样开始质疑厂卫的,还有赵二。

    而赵二的质疑,不得不让孟平凡开始紧张。

    “朕需要一个解释。”

    赵二冷冷的盯着孟平凡,心里开始思考,是不是该换一个年富力强的人掌管厂卫。

    老孟虽然资历够老,但手段也愈发腐朽了。

    察觉到赵二的心思,孟平凡内心一苦。

    但他只能尽力为自己解释:“陛下,大皇子和二皇子本来已经准备出门找吴维的麻烦了,但是在最后关头,被长公主拦下了。”

    “清影?她为什么拦?”赵二皱了皱眉。

    孟平凡也在好奇这个问题,可他不能这样回答赵二。

    他只能说:“在先帝宾天那晚,厂卫消息回报,长公主企图入宫,只是被燕王的人阻止。”

    “你说什么?那晚清影准备入宫?”赵二悚然一惊:“何时?”

    “陛下您动手之前。”

    赵二沉默了下来。

    然后杀气逐渐弥漫。

    “难道我一直以来,都小看了我这个大侄女?”赵二的语气十分阴沉。

    孟平凡没有说话。

    因为在得到情报之后,他也没有做出判断。

    从前那个愚蠢的赵清影,不像是假的。

    但这几天的赵清影,好像有些脱胎换骨。

    他也有些迷茫。

    随后,他想到了一件事。

    赵二也想到了。

    所以,赵二的杀意更深。

    “转变的如此迅速,倒是有一个解释——她遇到了仙人启蒙?”

    传说中,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有机缘被仙人启蒙。

    遇到仙人启蒙后,原本庸庸碌碌的人,很有可能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绝世天才。

    这种传说,本是无稽之谈。毕竟仙人这种生物,已经有千年没有于陆地上出现过了。而传说中的受仙人指点的人,却屡屡有出现。

    但身为皇室成员的赵二,却对这种观点深信不疑。

    因为赵家背后——就有仙人支持。

    所以,他对这种被仙人指点的人,有一种天生的敌意。

    尤其他怀疑这个人是自己侄女的时候。

    “孟公公,你知道朕要什么。”

    孟平凡深吸一口气,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不管长公主背后有没有仙人,厂卫都会站在陛下这边,会竭尽全力,带给您想要的结果。”

    至于这个结果是什么,孟平凡和赵二都心知肚明。

    仙人启蒙的人,也是会死的。

    只有死人,才没有威胁。

    不过,这个时候的孟平凡和赵二还都不知道,他们心心念念的赵清影,已经到了燕王府。

    ……

    吴维看着这个突然登门拜访的女人,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自己最终等来的——是自己的未婚妻。

    而给他们赐婚的那个人——刚刚死了。

    赵清影看向吴维的眼神也很复杂。

    就是这个男人——她一生的梦魇。

    当初父皇给她赐婚的时候,她以为他是个废物,根本不想嫁。

    后来她知道了,这个男人不仅不是废物,反而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

    但那时候,她还是很想离开他。

    因为这个男人心目中,只有复仇,只有权势,没有女人。

    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她怕是早就被他折磨死了吧。

    本以为他被凌迟处死,自己的噩梦也就到了尽头。

    谁能想到,他居然还留了那样的后手。

    他居然知道——自己和那个人的私情。

    他居然一直都知道。

    怪不得他总是在那个人面前故意和自己亲热。

    怪不得有一次他明知道仁弟在房间外面,却还是强要了自己。

    甚至,他就是败了,死了,居然还不愿意成全自己。

    他死前,还是派人杀了自己。

    仁弟都已经保证,会接自己入宫了。

    她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不提前把自己的身子给仁弟。

    上天垂帘,她没想到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

    如果真的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从梦中醒来,知道了时间,她立刻就赶往皇宫。

    可惜,还是晚了。

    所以,她便明白了,这一切不是梦。

    她的父皇——还是死了。

    但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能让自己的哥哥再死在这个男人手中。

    她必须要做些什么。

    哪怕他折磨了她一辈子,哪怕她恐惧了他一辈子。

    但,她还是要来见他。

    只有她知道,现在被困在京师燕王府的他,拥有吁样的能量。

    甚至,她必须要嫁给他。

    否则,如何能再认识仁弟呢?

    想到仁弟,赵清影心中总算是柔软了一些。

    自己,还有希望,不能放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