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章 上位的吴维【万字更新求月票】

    为了今夜的行动,张维显然提前做了很多准备。

    这一点,从他一路畅通无阻就可以看出来。

    一个本应该活成“俘虏”的质子,却出入皇宫如入无人之地。

    这种事情传出去,也没有人会信的。

    但这种事情,就这样真实的发生了。

    今夜的皇宫,格外的寂静。

    今夜的皇宫,人也格外的多。

    因为,突然入宫的,不仅仅只有张维。

    还有——晋王。

    等吴维跟在张维后面,走进皇帝的寝宫后,看到的,可能就是天下最尊贵的两个人了。

    只不过,身为皇帝的赵大,胸口插着一把刀。

    很明显,他的处境不是很好。

    他身边有一个太监,却眼观鼻鼻观心,就像是瞎子聋子一样,没有任何动作。

    而晋王,正用力的把那把刀向里捅。

    面目狰狞。

    兄弟相残的戏码在皇宫中上演,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出现在这里的张维。

    看到张维之后,皇帝的神情显然变了很多。

    他也瞬间就想通了很多事情。

    “原来是你,我居然小看了你。”皇帝先是不敢相信,随后便是巨大的挫败感。

    张维面色平静,对晋王淡淡的说:“晋王爷,可以放手了,他心脉已断,除非是传说中的神仙降世,否则他死定了。”

    听到张维的话,晋王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放开了手。

    皇帝没有看晋王,反而一直盯着张维。

    他知道张维恨自己。

    但他完全想象不到,张维居然有如此的行动力。

    突然之间,皇帝笑了,笑的有些讥讽。

    “既然想报仇,为何不亲手报?”

    “因为那样的我,奈何不了您。”张维很平静的回答:“我母亲的死,告诉了我一件事,外人想刺杀你,实在是太困难了,会招来皇室乃至天下高手的反击。但和你流着同样血的晋王出手,却简单的多。因为那些保护你的人,忠于的并不是你,而是你的皇位。”

    只要继续当皇帝的人依旧姓赵,那些大内高手并不介意谁当皇帝。

    所以,由晋王动手,是阻力最小的。

    这个道理,皇帝自然也明白。

    他只是不甘心,不能拉着张维一起送死。

    小小年纪,就能够如此冷静的分析,日后必成大患。

    不过,他也没有日后了。

    想到此处,皇帝惨笑一声,将目光转移到晋王身上。

    他的神情更加复杂了。

    “老二,就为了那个椅子?”

    晋王的神情也很平静,和刚才的狰狞截然不同。

    他的负面情绪,在刚才捅刀的过程中,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所以他能够平静的和皇帝交流。

    “皇兄,为了那个椅子,难道还不够吗?”

    “的确足够了,但我以为,这些年我对你已经足够好了。”

    皇帝还是难掩那种被手足背叛的痛苦。

    晋王冷笑:“对我足够好?我的好皇兄,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

    皇帝瞪大了眼睛。

    但晋王的话却滔滔不绝:

    “为什么你能登基当皇帝?那是因为我的拥立。我为你南征北战,尽心尽力的辅佐于你。母后仙逝之前,你曾当着我和母后的面发誓,你仙去后,传位于我。当时有幼相见证,但现如今距离母后仙逝已经多年,你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为何从来不对外公开这件事,立我为皇太弟?”

    赵大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看着晋王,赵大艰难的说:“为何我从来不知有这回事?”

    晋王冷笑:“早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但当着母亲的面,白纸黑字盖过大印,你就是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孟公公,拿来吧。”

    一直站在皇帝身旁的老太监微微弯腰退下,片刻后,拿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果不其然,里面有一道圣旨,上面写着皇帝百年之后传位于晋王。

    皇帝越看,身体抖的就越厉害。

    他从来不记得有过这样一份圣旨。

    那事实就已经很清楚了。

    “孟平凡,作为一条狗,你居然敢背主求荣?”

    孟平凡,但实际上很不平凡。

    作为厂卫的厂公,皇宫大内的真正守护者,九品之上上上品的超级高手,孟平凡也是天下皆知的帝王心腹。

    所有人都知道,赵大最信任的人,就是孟平凡。

    很显然,有孟平凡在,想伪造一份假的圣旨,再盖上真的大印,的确是毫无难度。

    孟平凡站立在黑暗当中,甚至还微微佝偻着腰,面对皇帝的质问,他的语气很低:“陛下,想来是您贵人多忘事,当年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的,宰相大人当时也在。”

    吴维冷眼旁观,对一切洞若观火。

    很显然,这份圣旨是假的,传位给晋王也是假的。

    但晋王说是真的,厂公说是真的,宰相也说是真的。

    假的也就变成真的了。

    哪怕皇帝说这是假的。

    谁让他快死了呢?

    死人说的话,是没有用的。

    赵大也知道这一点,他只是不甘心。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张维要找朕报仇朕明白,老二要坐朕的椅子朕明白,孟老狗你这阉狗为什么也要背叛朕?你已经位极人臣,还要什么?啊?还要什么?”

    孟平凡的身躯更加佝偻了一些,却没有回答皇帝的话。

    很显然,晋王也好,孟平凡也好,在今夜都已经统一了口径。

    日后定然也是。

    吴维很佩服这种人,在胜利之后,依然守口如瓶,没有丝毫的得意忘形。

    这种人不成功,才是真的奇怪。

    张维回答了赵大的话。

    这些人当中,也的确只有他最洒脱。

    “陛下~身为九五至尊,果然很难体会下属的难处,倒也正常。”张维的语气十分讥讽,但说出的话,却让赵大一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儿子对于厂卫的态度吗?”

    赵大无言以对。

    他的儿子,他如何不知道?

    只不过,是没想到孟平凡敢背叛他而已。

    “在你眼中,孟平凡只是一条狗,有用就留着,没用就杀了。狗自然是不能和儿子相比的,但你没有想过,狗虽然是狗,但狗也想活着啊。”

    “你的大儿子对那些大儒那么好,对厂卫态度那么差,你又想让你儿子接掌皇位。赵大,这些年你的身体越来越差,随时都可能会死。你想着自己的儿子,想没想过给身边的狗留一条活路呢?”

    赵大继续沉默。

    人,怎么会想着给狗留活路呢?

    但狗不想死,所以只能换一个主人了。

    这是很容易想通的问题。

    不过,当一个人的地位高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很难再换位思考了。

    所以,这就给了张维机会。

    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我当了晋王的说客,孟公公也不想死,所以,大家一拍即合,很合理吧?”

    赵大无法不点头。

    这真的是太合理了。

    虽然这不符合规矩。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老狗,你终于还是忘了。”

    听到赵大这样说,孟平凡终于开口:“所以,换一个君,他不让臣死,臣就不用死了。”

    这个逻辑,没有毛病。

    虽然这是张维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赵大轻叹一声,看向晋王:“孟老狗的事情,我已经明白了,王普那边,你又是怎么说服他配合你的?你们两个,不是最大的政敌吗?想当初他之所以罢相,还是因为你。”

    晋王继续沉默。

    他要当九五至尊,所以有些事情,他要一辈子烂在肚子里。

    这是他早有的觉悟,也甘心承受这种结果。

    所以,张维替他代劳:“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一旦尝过权力的滋味,就再也无法放弃了。王相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又怎么会甘心隐居呢?更何况,当年真的是晋王逼他罢相的吗?”

    如果皇帝不点头,丞相怎么可能被罢免呢?

    一个王爷,吃饱了撑的要和一个丞相为敌?

    说到底,还不是帝王的平衡之道。

    只是,最终做了牺牲品的,当然是丞相,毕竟晋王是他的亲弟弟。

    赵大双拳悄然握起。

    他头一次这么想杀死一个年轻人。

    “王相,也是你去找的?”

    “是我的人去找的,正如你所言,天下人都知道晋王和王相不睦,所以一旦王相出面作证此事,可信度才会更高。”

    皇帝大笑,笑声充满了讽刺:“尔等真的以为,如此拙劣的伎俩,能够瞒得过天下人吗?能够瞒得过千秋史书吗?”

    张维看向皇帝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晋王也是。

    晋王终于舍得开口了,虽然说的话和做的事情无关。

    “大哥,骗不过又怎样?”

    皇帝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民心很重要吗?”

    “即便有人能猜到真~相,可是我坐上了那个位置,谁又敢真的反对我呢?”

    “大哥,你真的——越老越天真了。”

    都说得民心者得天下。

    可是先后顺序错了。

    得天下者得民心。

    这才是正确的答案。

    大宁一代开国帝王的传奇,于今夜落幕。

    死于晋王之手。

    参与者:厂公孟平凡、退隐宰相王普、燕王大公子张维。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

    比如,燕王。

    比如,剑门。

    这一个雪夜,有很多人在努力。

    皇宫~内外,有很多地方都在厮杀。

    赵大不死,有太多的人不甘心。

    确认赵大死后,晋王松了一口气,然后问孟平凡:“陛下宾天,快去唤大皇子和二皇子来。”

    孟平凡没有动。

    张维开口了:“大皇子和二皇子恐怕来不了了。”

    晋王看向张维,王者气势倾巢而出。

    很显然,晋王是一个练家子。

    但张维并没有丝毫局促,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微笑:“公主殿下偶感风寒,大皇子和二皇子现在都在公主府里。”

    “现在,公主府应该已经起火了。”

    看着谈笑自若的张维,晋王和孟平凡都心中一动。

    这个年轻人动起手来,是真的狠。

    而且,吴影那个女人,是真的厉害。

    她到底给张维留下了多少人?

    燕王,又给张维派来了多少人?

    今天这一出大戏,虽然他们的戏份都不少,但要说总导演,肯定还是张维。

    这个年轻人,让他们都有些心有余悸。

    还好,他们也有后手。

    张维没有继续和晋王虚以委蛇,确定皇帝死了之后,他准备去看望自己的第二个仇人。

    “陛下,我去漱玉殿一行。”

    这是他们早就约好的事情。

    晋王点头,没有留张维。

    等他走后,晋王对孟平凡说:“孟公公,计划安排的怎么样了?”

    “陛下放心,臣保证张维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很好,他不能留。”

    两人确定了彼此的意志,然后就开始善后工作。

    ……

    “你今日锋芒毕露,就不怕他们秋后清算吗?”

    行走在禁卫森严的皇宫~内,吴维并不害怕,感觉反倒是有些奇妙。

    张维的举动,让他很赞叹,但也很同情。

    把一个这么年轻的孩子逼成这样,他的人生该有多惨啊。

    张维并不觉得惨。

    他对一切隅有婴料:“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全部计划。”

    “嗯?”

    “你这么聪明,到时候一定会懂的,也不用我告诉你。”

    张维对吴维很有信心。

    吴维还能说什么?

    说到底,有些事情,他能猜到。

    只是又证实了一下而已。

    “可惜了,如果你生活在我原来的那个世界,应该会比在这个世界幸福快乐很多。”吴维轻声道。

    张维笑:“太阳底下,哪有新鲜事啊。齐天,活的也不算快乐。”

    吴维默然。

    在这种沉默中,他们来到了漱玉殿——裘华容的寝宫。

    被赵大纳入皇宫之后,她就住进了漱玉殿。

    虽然在张维眼中,裘华容很蠢,但她的美貌不是假的,才学——这个或许是假的,但世人都以为是真的的时候,那就是真的。

    所以,裘华容还是很受宠的。

    尽管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名。

    当裘华容看到张维进入自己的寝宫,和吴维预料中的一样,吓的花容失色。

    “大公子?”

    张维咧了咧嘴:“难得你还记得我。”

    裘华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变得勃然大怒:“深更半夜,你一个外臣,竟敢擅闯本宫的寝宫,谁给你的胆子?来人呐,给我拿下。”

    没有人来。

    气氛变的很是尴尬。

    张维淡淡道:“不用叫了,所有人都已经被我料理干净了。”

    裘华容的脸上逐渐失去了血色。

    “大公子,你不要冲动,我现在是后妃,你如果对我不利,形同谋反。”

    张维脸上出现似笑非笑的笑容。

    “你真的还是和从前一样蠢啊,我都已经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了,为什么你还会觉得我怕造反呢?”

    裘华容被张维提醒,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

    棉被从肩上滑落,露出了她的香~肩。

    即便已经不再年轻,但吴维不得不承认,她依旧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影,你出去一下,我想和这个女人单独呆一会。”

    吴维知道张维是在和自己说话。

    他想了想,还是友情提醒道:“华容道已经有两个人走过了,就不要再走了。”

    等吴维走出去之后,张维才反应过来吴维在说什么,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古怪。

    裘华容也意识到了,神情却逐渐镇定下来。

    “大公子,没想到你对我竟然有那种心思。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母亲。”

    啪!

    啪!

    啪!

    吴维在外面,也能清楚的听到巴掌声。

    他没有去主持公道的想法,只是暗自感慨:

    这个穿越者有些苦逼啊。

    这些土著们,一个比一个生猛。

    单单一个张维,吴维就觉得很了不起了。

    即便如此,他在未来,依旧成为了那个人的手下败将,被凌迟处死。

    想到此处,吴维就感觉压力油然而生。

    “走吧,去庆功。”

    张维一身白衣,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手上,都没有血迹。

    但吴维知道,裘华容肯定已经死了。

    张维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一定要参加庆功宴吗?”

    张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们专门为我准备的,我岂能不去?”

    尽管他知道,去了,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锋芒毕露的代价,便是成为晋王的眼中钉。

    一代帝王即将上~位,知道他秘密的人,当然越少越好。

    晋王亲眼盯着张维喝下了他亲自捧杯的酒,心也就放在了肚子里。

    没有埋伏。

    没有刺杀。

    回去的路上,吴维递给张维一个药瓶,张维没有接。

    “没用的。”

    “你已经是上七品的高手了,这点毒药,不至于能毒死你。”

    “我说过,没用的。躲得过这一次,也躲不过下一次厂卫的袭击。我必须要死,否则你如何上~位。”

    吴维沉默。

    他自然能猜到晋王的计划。

    “‘吴维’是我母亲给我准备的影子,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即便是燕王也不知情。杀死我,让‘吴维’做我的替身,回去对付老二,对付燕王,一石三鸟,晋王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

    吴维,你如果不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呢。”

    吴维没有说话。

    “以后,你既要做我的替身,也要做‘吴维’的替身,很不容易,但你必须要做到。因为,那个人,就在燕云。”

    吴维终于开口:“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我或许可以帮忙。”

    吴维以为张维会让他帮忙杀掉燕王。

    但出乎意料,张维只是道:“你欠我的人情,还给齐天吧,他真的也不容易。”

    吴维一愣。

    “他想做你爹,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或许你可以满~足他一下。”

    “不可能的,他当我儿子还差不多。”吴维直接拒绝。

    哪怕这是一个将死之人的心愿。

    张维笑了笑。

    “当你儿子,也可以吧,记得叫齐林,这是他的心愿。”

    回到燕王府,张维就睡下了。

    从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而吴维,也接到了孟平凡的通知。

    “影,记住你的任务。”

    “杀死燕王,收回燕云十六州。”

    李代桃僵,瞒天过海。

    看着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张维,吴维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位张大公子,用自己的杏命,将计就计,为他提供了一个正式的身份。

    这个人情,欠的有点大啊。

    虽然吴维知道,张维本也活不了太久。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被人刺杀过。

    注定是要早夭的。

    ……

    本章5400字,算今天的保底更新,顺便补昨天欠的1000字。今天两更字数13000+,换成2K章就是6更多。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我这码字的速度真的已经很努力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