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章 复仇的公子【为疾风加更】

    大宁,武德九年。

    天下归于太平。

    京师,第一楼,高朋满座。

    随着大宁的国力越来越强盛,来第一楼喝酒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毕竟,国家强了,才养得起很多闲人。

    而第一楼作为京师有数的名楼之一,向来是天下情报的聚集地之一。

    外地人进京,想了解京师的情况,大宁朝堂的动向,第一楼绝对是最佳选择之一。

    所以第一楼人来人往,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而第一楼从不禁止客人高谈阔论,所以今日的第一楼,依然热闹异常。

    大家谈论最多的,是最近京师最有名的一桩婚事。

    “诸位可曾听说,陛下最疼爱的长公主殿下,刚刚被赐婚了。”

    “自然听说了,陛下将长公主殿下赐婚给了燕王长子,陛下对燕王,还真是圣眷不衰啊。”

    “那是自然,当年若非燕王起兵,前朝又怎会覆灭?后来若不是燕王响应,今上能否坐上龙椅,也是未知之数呢。陛下登基之后,金口玉言,燕王为首功之臣,封亲王,一字并肩王,宠信可见一斑。”

    “李兄说笑了,燕王自然是一字的亲王,我朝王爵中的最高等级。但若说并肩王,那也太过了。这种称呼,只有野史小说中才会有,现实中从无什么一字并肩王。”

    “现实中自然不会有一字并肩王,但燕王在我朝的地位,和一字并肩王,又有什么区别呢?难道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沉默。

    想到燕王在北方滔天的权势,听调不听宣的飞扬跋扈,朝廷却对燕王无可奈何,众人不得不承认,燕王在宁国,是真正的权倾天下。

    很多时候,就连皇帝陛下,对燕王也必须以安抚为主。

    “听说,这一次是因为北方那群荒人又作乱了,燕王平乱有功,但他已经封无可封,所以陛下只能将长公主赐婚给燕王长子。”

    又是一阵沉默。

    在座的人,似乎对燕王都没有什么好感。

    终于,有人爆发了。

    “荒人作乱?嘿嘿,天下谁不知道燕王和荒人的交情,无非就是为了请功罢了。”

    “燕王?国贼也。可恨此獠权势熏天,现在已成尾大不掉之势,竟然逼的朝廷屡屡妥协。”

    “魏兄慎言,此话可万万不可乱说。”

    “怕什么,这里是大宁的帝京,而不是燕云,还轮不到他燕王只手遮天。我偏要说,燕王卖主求荣,养寇自重,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他从前能够背叛前朝,现在一样能背叛我朝。”

    第一楼内,死一般的寂静。

    虽然大宁很少因言获罪,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诽谤当朝一品亲王,这依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

    这个学子显然喝多了,所以才无所畏惧。

    但他们这些没有喝多的,却是不敢随意搭话的。

    魏同没有等到一个同僚应和,环顾四周,不禁大笑了起来。

    “尔等,都是无胆匪类,无胆匪类。”

    他刚说完这句话,第一楼内就突然多出来三个人。

    绣春刀,飞鱼服,这装束,明明白白的揭示了他们的身份。

    锦衣卫,大宁的密探组织,权势熏天的衙门。

    他们出现的目的,也再明显不过了。

    “妄议帝国一品亲王,拿下。”

    中间的那个人开口,其余两人立刻将魏同押了下去。

    那人继续道:“燕国公乃圣上手足,有离间圣上与燕王手足之情的,休怪本衙不客气。民间议论,我朝素来不禁止,但诸位最好也有些分寸。”

    说完这句话,锦衣卫就撤了。

    但二楼和三楼的客人在看到这一幕,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却都纷纷笑出声来。

    第一楼的一楼,自然是往来做生意的客商和学子,还有各地的情报贩子。

    而二楼三楼,就是有身份的贵客了。

    他们不见得不怕锦衣卫,却肯定是不怕锦衣卫旗下这种小人物的。

    尤其是这种小人物,说了这么多可笑的话。

    “真的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啊。锦衣卫若真想维护燕王的声誉,又岂会让此等流言流传开来到底,不过是故作姿态罢了。”

    “王兄,有些事情,戳穿了就没意思了。以燕王如今的权势和做派,朝廷疑他,难道不是应该疑的吗?”

    “七年不回京师述职,每年都让朝廷加饷,封地内任免官职从不通知朝廷,甚至将朝廷派去的钦差大臣半途截杀。这种目无王法的行径,换成是谁,都要疑燕王的。”

    “话说回来,这一次陛下也是真的高明啊,一个赐婚,就将燕王长子给废了。只是奇怪,为什么要赐婚给燕王长子,而不是赐给二公子呢?那样才最符合朝廷利益才对。”

    “也是怕引起燕王的强烈反弹吧,毕竟谁都知道,燕王的二公子才是燕云十六州未来真正的主人。大公子这些年在京师当质子,早就已经废了,即便朝廷赐婚,也不会太触动燕王的神经,最多就是有些老人会生气。”

    “说起燕王和二公子,我倒是想到了和他们共同有关的一个女人。”

    “我也想到了,但是不可说,不可说啊。”

    大家彼此相视一笑,都没有敢提那个女人的名讳。

    但有些事情,既然被人知道,那就不再是秘密。

    而有些人不敢提,但有些人,却是敢的。

    而且,有些人还会故意提起。

    很快,第一楼内,就又响起了议论声。

    不过,锦衣卫刚走,没有人再敢说燕王和本朝的敏~感关系,大家将注意力放到了前朝。

    燕王,本也是前朝的大将。

    第一楼内,来了一个年老的说书人。

    看到他的出现,很多人都纷纷让出一条路。

    这位说书老人,在第一楼内,拥有的名气很大。

    很多民间野史,都是他说出来的,其中包括丞相的外室、大将军的私生女,甚至还有东宫的癖好。

    很多人都以为他会因为这些八卦而出事,但他一直活的好好的。

    渐渐的,大家也就明白了,这个老人身后,一定很不简单。

    而这个很不简单的说书人今天又出现在第一楼里,很明显又要放大料了。

    “白老先生,您今天又准备说书了?”有人高声问道。

    白老先生抚须一笑:“是啊,年龄大了,就想和大家热闹热闹,大家不会嫌我这个老头子吵吧?”

    “不会不会,白老先生请上座。”

    第一楼内,很快就有人给白老先生准备好了地方。

    白老先生也不客气,走到说书人的座位上,一拍惊堂木,就开始了今天的表演。

    “今天,老头子别的不讲,就给大家讲一讲我朝第一武将——燕王的风花雪月史。”

    “好。”

    众人一起鼓掌。

    刚刚被锦衣卫抓走了一个学子,就因为妄议朝政,大家心里都有些义愤难平。

    现在白老先生继续讲燕王的事情,虽然只是风花雪月史,不涉及朝政,但在很多人看来,依旧是对某些暴力的反抗。

    这很容易让愚民崇拜。

    白老先生似乎不晓得这些,也似乎是完全不在意,总之,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话说当年,燕王乃前朝有数的名将,当时也是深受圣恩。但燕王之所以能够发迹,除了他自身的能力之外,归根结底,靠的还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就是燕王的正妻——吴影。”

    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不过大家都没有打断白老先生的话。

    故事,总是要有铺垫的。

    只听到白老先生继续道:“吴影公主,乃是前朝哀帝最喜欢的公主。若只是如此,也没有什么,但这个吴影公主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很了不得了。”

    说到这里,白老先生顿了顿,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之后,才满意的放出了一个大秘密:

    “吴影公主,还是天生的剑体,剑道不世出的天才,剑门的唯一传人。”

    这个消息,果然引爆了第一楼。

    剑门,天下第二门派。

    但在大宁没有建国之前,剑门是天下第一的。

    那个时候,天下武者,剑客独占七分。

    只是,宁帝用刀。

    燕王用枪。

    逐渐的,刀~客和枪手开始赶超剑客。

    虽然时至今日,天下依旧是剑客最多。

    但来自于朝廷的打压,来自于方方面面的打压,都已经让剑门——这个曾经天下至尊的门派,封山很久了。

    “想当年剑门何等辉煌,剑门门主,即便是见到皇帝,也是平起平坐。而吴影,便是下一任剑门门主,一身修为,几可比拟陆地仙人。

    可惜,吴影终究是一个女人,而燕王,又实在是太俊了一些。”

    众人默然。

    不管他们对燕王有淤多的鄙夷,但谁都无法否认燕王的俊美。

    要知道,燕王在上阵杀敌的时候,往往都要佩戴狰狞的面具,就是因为他长的太过好看,不能带来威慑力。

    天下第一美男子,燕王当之无愧。

    “就这样,吴影喜欢上了燕王,在吴影的帮助下,燕王在前朝一路青云直上,最终成为了镇守一方的名将,麾下兵强马壮,是前朝最大的将星。当年我朝起兵之时,燕王还曾经是我朝最大的敌人。”

    “那为何后来燕王背叛了前朝?”有人高声问道。

    白老先生抚须一笑,“自然也是和吴影有关的,燕王——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女人。”

    “就是那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

    “不错,也只有天下第一美女的魅力,才能够让燕王倒戈,放弃吴影。”白老先生点头同意,“想那吴影,身份何等尊贵,前朝公主,未来剑门门主,在当时实无一女子能够和她相提并论。但这样一个女人,即便喜欢燕王,那种感情肯定也是极为高傲的。燕王出身寒微,在这种贵女面前,又怎能提起自信呢?”

    “而那天下第一美女就不同了,她的出身和燕王差相仿佛,而且她虽然没有绝世的武功,但却蕙质兰心,同样被称为天下第一才女。这样的女人,温柔解语,最容易走进男人的心里。为了她,燕王逐渐就疏远了吴影。”

    “而以吴影的身份,又如何能受得了这番羞辱?所以,吴影公主对天下第一美女下手了,她让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哀帝,纳了天下第一美女为妃。”

    “啊?”

    惊呼声此起彼伏。

    众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这样发展。

    虽然这些年,燕王的野史在天下各处都有传闻,但在正式场合,还是第一次有人说的这么清楚。

    “燕王打拼多年,才拥有了让人尊重的资格,如何能够承受这种羞辱?此事一出,他勃然大怒,立刻举旗倒戈,冲冠一怒为红颜。从此,前朝最后一根撑天之柱也倒塌了,而我朝便多了一位燕王。

    在前朝覆灭之后,吴影公主也随哀帝一起自尽,燕王将天下第一美女收入囊中,并且还生下了如今已经名动天下的二公子。不得不说,燕王也是身具大气运的人啊。”

    白老先生的感慨,显然颇有道理。

    他带来的信息,也实在是有些大,所以大家必须要消化一会。

    片刻之后,有人小声问道:“那燕王府的大公子就是个弃子?”

    “自然是弃子,他身具前朝的血脉,燕王即便是为了自保,也不能容他。这些年,燕王二公子的名头天下皆知,可大公子的名声,谁听说过?”

    “可是他一直在京师做质子啊。”

    白老先生微笑:“如果燕王真的看重大公子,又何必派燕公子来做质子呢?所有人都知道燕王的跋扈,即便他不派人来京师,陛下又能拿他如何?”

    对于这个反问,没有人回答。

    这对于陛下来说,已经有些不敬了。

    虽然当今陛下,实在是位仁君。

    “更重要的是,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大公子会被立为世子,所以陛下本意,只是把二公子接到京师来的。谁能想到,最后带来的,会是大公子呢?”

    白老先生这句话,彻底打消了大家的疑问。

    “可惜了,看来这个大公子是真的被燕王放弃了,却不知陛下为何又要给他赐婚?”

    “很简单,陛下要抬举他,甚至,还要放他回燕云。有一个公主做后盾,大公子日后争世子的胜算,自然也就大了很多。”

    白老先生的眼睛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直到此刻,依旧没有锦衣卫前来拿他。

    这更说明了这个老人的背景。

    所以,很多人理所当然的就信了。

    这种大人物,当然不会来轻易的骗他们。

    ……

    半天后。

    京师,燕王府。

    “这不是真的。”

    张维很冷静的对刚才的信息做出了评判。

    如果他是一般人,这种评判当然是一个笑话。白老先生说的东西,比起刚才那个被锦衣卫抓走的人更加恐怖,按理来说,他也早就应该被抓走才是。

    但是他没有。

    所以,他说的话可信度很高。

    可张维说这不是真的,就肯定不是真的。

    因为,他是当事人之一。

    他就是燕王府的大公子,被皇帝软禁在京师的,世人眼中的那个弃子——张维。

    他在和一个影子说话。

    千金之体,坐不垂堂。这个世界很危险,而很多高门贵族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会费尽力气,给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培养一个影子。

    影子各方面都会和主人很像,很多时候,他要代替主人出席各种场合,当然,最重要的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替主人去死。

    世人眼中的弃子张维,就有一个这样的影子。

    不过,出乎意料,这个影子——是吴维。

    而他的影子,本来也叫吴维。

    “齐天让我告诉你所有的信息,但你好像不是很感兴趣。”

    察觉到吴维没有说话,张维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继续主动开口。

    吴维终于说话:“我不认为,你是齐天的傀儡。”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

    一直在熟悉这个世界。

    还有,熟悉张维——这个世界的齐天。

    如果齐天没有说错,这个张维和他是同一个人,拥有同样的灵魂本源。

    虽然吴维现在还理解不了这种概念,但是他可以接受。

    不过吴维很快就发现,或许他们两个本质上是同一种人,但他们彼此,并没有主从。

    齐天很不简单,这个吴维——也很不简单。

    吴维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人不会真心帮助自己,他或许并不能理解那一位的强大之处。

    不过,这点他想错了。

    张维主动解释道:“我的确不是齐天的傀儡,但我既然说过要帮你,就肯定会帮你的。你应该清楚,现在的你,没有让我算计的必要。”

    “的确如此,所以你在算计谁?”

    “燕王、晋王,还有赵大。”

    吴维眯了眯眼睛。

    燕王,是张维的父亲,割据一方的藩王,当世排名前三甚至第一的兵法大家。

    晋王,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赵大,便是当今皇帝。

    张维一介弃子,却算计这些大人物,如果他没有疯的话,那就说明此人隐藏必然极深。

    尽管如此,吴维依旧没有询问。

    他问了另外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为何你我长的这般像?”

    张维显然有些奇怪,他没有想到吴维会关心这种细枝末节。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我两方世界人口加起来数百亿,找出两个容貌酷似的人,又有什么难的?”

    “不是两个,是三个。死去的那个‘吴维’,也和你我长的很像。”吴维提醒道。

    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张维的脸色有些阴沉。

    “那是一个叛徒,不用提他。”

    吴维没有不提,而是继续道:“可是他背叛的时间,太过巧合了一些。我决定要来,他突然就背叛了您,被厂卫收买,恰好给我腾出了地方。”

    “所以,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我不太相信巧合。”

    “那个‘吴维’,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人,你应该知道,若非必要,我是绝对不会对我母亲留下的人动手的。”

    吴维点头。

    “所以,看来真的是赶上了。”

    “风云际会,大多如此。我母亲已经死了,我又不甘寂寞,有些异心,实属正常。我早就知道,但一直没有动他。你决定来,我才决定动他。”

    “这个解释可以接受,虽然我依旧觉得巧合了一些。”

    “巧合,是必然。每一个上~位者的人生,在外人看来,都有无数种巧合。我将这些巧合称之为——气运,你同意吗?”

    吴维沉默片刻,表示同意。

    所以张维开始继续讲他的故事。

    “从来没有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

    吴维打断了他的话:“我仔细看过那个裘华容的资料,不得不说,她的确很有趣,写诗、作词,甚至经商,她都能做到最好。她宣扬的一些理念,在我看来,也颇有值得研究之处。恕我直言,这样的女人,的确很招男人的喜欢。”

    裘华容,自然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女,迷得燕王神魂颠倒的大美女。

    张维转身,似笑非笑的看了吴维一眼,索杏摊开了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错,自从我和齐天交流之后,我也认为,那个裘华容是一个穿越者。”

    “一个女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被几个大人物喜欢,这是固定的套路。”

    “错了,一个自以为是的蠢女人,却非要不自量力的结束这种乱世,只会让人感觉可笑。”张维冷笑,“什么天下第一美女,天下美女千千万,到了一定的程度,谁会比谁更美?不过是看世人各自的审美罢了。”

    吴维点头,表示同意这个说法。

    “我那个野心勃勃的父亲,看出了前朝气数已尽,而他——不想陪葬,这就是最核心的问题。

    裘华容这个蠢女人的出现,给我父亲提供了一个借口,所以,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的确很自然。

    吴维表示理解。

    “燕王出身寒微,没有吴影公主,就没有他的今天,所以他要一个必须背叛的理由。那之后的事情呢?吴影公主的死因?以及你出现在京师的原因?”

    “你不问,我也是要和你说这些事情的。憋在心里久了,一个人总是难受。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你,我才最可以信任了。”

    吴维猜到了一些原因,看向张维的眼神便有了些怜悯。

    张维感觉到了,笑了笑:“不用可怜我,世上比我可怜者千千万,我不需要别人可怜。有些人欠我们母子的,我自然会亲手拿回来。”

    顿了下,张维继续道:“如果我没有机会的话,你帮我拿回来。”

    吴维点头:“我会尽力的。”

    张维继续笑:“说回正题,前朝覆灭,我母亲却没有死。她毕竟还是燕王的正妻,还是名正言顺的前朝公主,即便是赵大,昔年也只不过是我母亲的众多求而不得的追求者之一。这,就是灾难的来源了。”

    “赵大,要纳我母亲入宫。”

    说到这里,张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吴维神情不变,只是对这个年轻人的可怜更多了一些。

    “当时天下初定,但随时有可能重燃战火。我母亲是一个关键人物,她不仅是前朝的公主,还是剑门的唯一传人,是燕云将士唯一承认的主母。她若坚持,天下立刻战火重燃。”

    “最后,她将选择权交给了燕王。”

    张维说“燕王”,而不说父亲大人。

    那有些选择,就可想而知了。

    “燕王或许还有一丝人杏,他没有强迫我母亲做出选择。但裘华容出面,请我母亲为了天下苍生——入宫。”

    “吴维,你说这样的蠢女人,该不该杀?”

    “既然确定是蠢女人了,我就不太关心这样的小人物。”

    “不要小看了这种蠢货,这种人成事不足,但败事终究还是有余的。我母亲当然不会被裘华容这种蠢货说服,但燕王对裘华容的默许,也让我母亲彻底死了心。所以,她做出了一个最极端的选择。”

    吴维的脸色微变,有些佩服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女子了。

    巾帼英雄,大概如此了。

    “你肯定也猜到了,我母亲选择单人只剑,刺杀赵大。”

    “皇宫~内一场大战,母亲杀死了十七名九品高手,只差一寸,就要了赵大的命。”

    这个结果,出乎了吴维的意料之外。

    他没想到那个女人会距离成功如此接近。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吴影这个女剑神。

    “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会失败吗?”

    “总不会是燕王及时赶到吧?”吴维心想,如果是这样,那未免太悲惨了一些。

    “这倒没有,但赵大提前联系到了裘华容,然后,给她提供了一种奇毒。我母亲武道大成,本已经万毒不侵,可略微影响一下,在最关键的时候,就是最致命的结果。”

    “我懂了。”

    “但你肯定猜不到后续的事情,我父亲得知此事之后,勃然大怒,准备杀死裘华容。”

    张维的眼神变得无比讥讽。

    吴维能够理解张维和燕王的想法。

    “如果赵大当年真的死了,他的机会就来了,所以,他也恨啊,本有机会当一下天下至尊,却只能枯坐燕云。所以,你看,蠢货虽然成事不足,但败事果然有余。”

    “这就是裘华容这些年已经消失的原因吗?”

    “不,还没有结束。因为,我母亲死后,燕王也就彻底没有了和赵大抗衡的本钱。他也不会想到,赵大会让裘华容入宫。”

    “什么?”

    吴维这次真的惊讶了。

    根据他所知的资料,晋王倒是荒~胤了一些,但当今皇帝并不是一个沉溺女色的人。

    开国太~祖,也的确很少有耽于美色的。

    即便是想纳吴影入宫,也是有政~治目的的,绝不仅仅是出于当年的爱慕之情。

    所以,吴维就搞不懂了。

    “是为了钱,你忘了,裘华容做生意很有天赋。”

    张维的提醒,让吴维有些恍然。

    “她总是有一些奇怪的发明,虽然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只要能赚钱,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为了钱,赵大将裘华容纳入了宫里。从此,大宁和燕云的实力差距,也就越来越大了。”

    “所以不是燕王把你送到京师的,而是你自己要来的,你要杀掉裘华容,为你母亲报仇。”

    “这是原因之一,我最大的心愿,是杀死赵大,他才是罪魁祸首。”

    张维此话一出,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

    杀死当朝皇帝,这种气魄,如果传出去,世人肯定会即刻刷新对这个弃子的看法。

    吴维并不是很奇怪张维的选择,换成他是张维,也肯定会有仇报仇。

    吴维只是想着:“想报仇,很不容易吧?”

    “自然不容易,毕竟赵大现在是天下至尊。我母亲当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我现在的实力不到我母亲的十分之一,想做到自然是很难的。”

    “可你既然决定对我说,而且又有齐天帮你,你肯定也是有些把握了对不对?”

    张维递给吴维一杯茶,然后自己也端起一杯,两人碰了一下,吴维就听到张维说:“没有把握,但一定要做。好在我母亲的事情给了我教训,杀人——不是非要用剑的。”

    “而且,这一次,会有很多人一起动手。我母亲当年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好强,总想着一个人解决战斗。可是,明明能借力的啊。”

    有多少人,想杀掉当今陛下?

    这个问题,不用问,很多人心里也都清楚。

    吴维几乎是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看来,你和燕王已经和解了。”

    张维的嘴角勾了勾:“和解?左右不过是彼此互相利用罢了。不过,他是靠不住的。想成事,最终要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

    没有人知道,在京师几年,这位“弃子”,暗中铀筹了多少事情。

    剑门之主和燕王的后代,即便是弃子,又怎能忽视呢?

    天色渐暗。

    张维忽然走了出去。

    吴维跟在他后面,发现外面已经开始飘雪。

    “走吧,陪我一起去皇宫。”

    “就在今夜?”

    “对啊,大雪,能够掩盖所有的痕迹。”

    下雪了。

    所以,要流血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