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7章 守陵人

    其实要是能直接杀掉孔明,对于吴邪升级还是有好处的。

    不过吴维现在不怎么看得上这一点两点的经验值了。

    在吴维眼中,现在遍地都是小怪,随便杀点就是一大批经验值。

    虽然耗费的时间多了一点,但是能够用孔明拿来装逼,就是划算的。

    人活着,一为了名,二为了利。

    名还在利之前。

    所以装逼绝对是人生的一大乐趣之一。

    尤其当吴维把孔明送到六扇门总捕苏靖手中的时候。

    看到连自己人都这么佩服自己,那种成就感,在吴维眼中比睡一个9分美女还要更加爽快。

    吴邪提醒道。

    吴维:“……”

    扎心了。

    “吴院长,您准备留下来一起审判孔明吗?他也是夜帝学院的副院长之一,理论上来说,这也是您的分内之事。”

    “不了,交给秦副院长吧,我会用最快的时间,肃清联邦境内的觉醒者和剩下的那些妖魔鬼怪。”

    当然,重点是尽快让404系统升到五级,那样他就轻松了。

    苏靖不知道后者,只以为吴维大公无私,那叫一个佩服。

    “麻烦吴院长了,苏某保证,会让孔明得到应有的公平审判。”

    吴维点了点头,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孔明叫住了他,对他说了一句话:“吴维,你如果一意孤行的话,小心兰天。”

    吴维看向孔明。

    孔明已经认命,神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只是淡淡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兰天才是我们中间,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什么意思?”

    “兰家传承的太久了,一个能够长盛不衰的家族,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不是我妈让兰家再度崛起的吗?”吴维有些诧异。

    孔明笑了笑,只是明显是淡笑:“林深只是一个引子,兰家需要一个走上台前的契机,也需要一个明面上的身份,所以,双方互相一拍即合。可实际上,兰家的能量,远超你的想象。”

    顿了一下,孔明继续道:“我甚至怀疑,齐天其实是被兰天软禁了。”

    这个猜测,让吴维和苏靖齐齐动容。

    他们当然都知道兰天很牛逼。

    但是软禁齐天?

    还不至于吧?

    苏靖最先反应过来,对吴维说:“吴院长,借一步说话。”

    吴维和苏靖来到隔壁,苏靖为吴维沏了一杯茶,然后问吴维:“吴院长,你怎么看孔明刚才的话?”

    吴维的脑海当中一直在回想刚才的事情,片刻后,他缓缓的说:“不像是在说谎。”

    “我也感觉他不像是在说谎,但太过不可思议。如果兰天有那种实力,那我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如果他有那种实力,却一直没有表现出来,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一直在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苏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认为吴维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而还有什么事情,比解决现如今的局面更重要的呢?

    “不会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其实一直有外星人入侵我们这个世界,而兰天其实一直是抵抗者的一员,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在为我们默默的打怪兽吧?”

    苏靖想出了一个脑洞。

    这种脑洞,一般只会在扑街小说或者扑街电影里出现。

    但吴维却给他点了一个赞。

    “从逻辑上来说,这个可能杏还是很大的。”

    苏靖:“……”

    “不过我仔细想了下,我们其实不需要管这个。如果兰天真的强到不可抵挡,那我们管了也没用。如果兰天没有那么强,那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先做好自己就是了。”

    “可既然知道了,总是要提高一下警惕的。”

    “这种事情,我相信苏总捕一定会办好的。”

    苏靖苦笑一声。

    兰天名义上可是夜帝学院的副院长,虽然地位不见得比他这个六扇门总捕高,但他还真不适合调查兰天。

    苏靖也算听明白了,吴维不想管这事,也不想让他管。

    “吴院长,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假设孔明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兰天做的事情也客观帮助了帝国打败了联邦。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深究呢?”

    这句话说服了苏靖。

    上~位者,总是想要掌控一切,这是一种习惯,苏靖已经习惯了这种做事方法。

    不过吴维还没有形成这种思维,所以他很看得开。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苏总捕你和上面通通气,我先回前线了。”

    看着吴维洒脱的背影,苏靖只能轻叹一声,自愧不如。

    年轻就是好啊。

    他这样的老人,就做不到这么洒脱。

    如吴维所言,他必须要将这份情报汇报上去。

    出来的时候,苏靖看到了孔明。

    “让你失望了,吴维没有调查兰天的意思。”

    孔明神情不变,看着苏靖说:“你会调查的,真的查到了什么,我希望能够和我分享一下。我真的也很好奇,兰天这些年到底在隐藏着什么。”

    “你这么确定兰天在隐藏自己吗?”

    “是的,我很确定。”

    一天之后,苏靖知道了孔明为什么这么确定。

    他调动了所有的档案,开始追根溯源。

    最终,苏靖查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也就等于吴维知道了。

    看着手机中的短信,吴维沉默了片刻,然后果断的将其删除了。

    “有点吧,不过不是很重要。”

    “让你赶紧升到五级比较重要,不管外界如何风云变幻,自己的实力终究才是最靠得住的。”

    好在,吴邪马上就要到五级了。

    而另外一群人,就没有吴维的淡定了。

    典型代表:齐天。

    他被困在秦始皇陵当中,已经接近一周。

    他们来之前就预计过可能会出现问题,也带了不少的食物。

    但七天的时间,还是太长。

    他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手下的慌乱,以及妖魔鬼怪那边的不满。

    但他暂时找不到办法。

    一个死人的陵墓,他不怕,总能找到出路。

    可一个有人操控的巨大幻境战场,稍有不慎,他们就是团灭的结局。

    “齐神,如果再找不到出口的话,我们很难再坚持一周了。”

    云姬靠近齐天,小声向他报告队伍的情况。

    其实不用他报告,齐天也知道。

    自己这边还好说,可非人生物那边,他控制不了。

    而且,那边已经损失惨重了。

    暗中操控这个幻境的存在,很明显在故意切割他们,不打人,专打妖魔鬼怪。

    看上去,这对齐天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实际上,这让本是合作阵营的两方气氛越来越敌对。

    毕竟,谁都不想死。

    阎君阴沉着脸,和心魔妖剑一起来到了齐天身边。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齐天,把你的人打乱,编入我们的队伍。”

    阎君没有和齐天商议,而是给他下最后通牒。

    齐天沉默。

    “这里是始皇陵,不管是谁死了,都不归我管,我控制不了他们的魂魄。”

    阎君有些后悔了。

    现在的情况,比他们当初预计的糟糕太多。

    相比于阎君还会向齐天解释,心魔的反应更直接:

    “齐天,你的天赋不是预测未来吗?难道没有婴测到这种情况?”

    齐天抬头看向心魔,这一次他没有示弱:“你难道不知道我预测未来的代价是什么吗?”

    窥探天意,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最终极的代价——就是寿命。

    齐天,目前的大限在六十岁,未来随着他动用天赋的次数,还会进一步衰减。

    这也是心魔它们放心与齐天合作的最大原因。

    在他们眼中,区区几十年,不叫事。

    心魔有些理亏,但它当然不会认错,继续叫嚣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来秦始皇陵,是你的提议。现在出了问题,自然也要你负责。快点把你的人打乱,分配到我们中间。”

    “这样除了拖着我的人一起死,还有什么用?”齐天皱眉。

    剑妖开口了:“秦始皇陵应该有设定条件,有些攻击只会针对非人生物,如果你们和我们混杂在一起,陵墓的攻击就有可能会失效。”

    齐天的脸黑了。

    “这是你们的推测,万一被团灭呢?”

    “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剑妖说的很认真。

    但言下之意自然就是,你属下的安全我们就不保证了。

    齐天不可能答应这样的条件,他再大的威望,也经不起这种事情的消耗。而且这群人就是他抗衡妖魔鬼怪的本钱,他怎么能自断臂膀呢?

    可惜,阎君他们这一次,就不是来通知齐林的。

    在见到齐天一直沉默的抗拒后,他们果断出手。

    齐天大怒。

    不过阎君一个跨步,就来到了他面前,完全制住了他。

    “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但你对我们抛出的橄榄枝视若不见,真的是很可惜。”

    齐天心说可惜你奶奶个鬼。

    “阎君,你们这样做,我很失望。”

    阎君脸上的表情有些嘲讽,似乎在想问,你失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碍于齐天手下战将数量不少,他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让你们的人停止抵抗吧,我们此行已经出现了意外,如果再内斗的话,只会死的更快。”

    “你们为什么不先停手?”

    “因为我们比你们强,所以只能你们让步,这个道理,还需要我说的这么明白吗?”

    “我不可能让步的,也让不了。阎君,你没有觉得你现在的杏子有些太过冲动了吗?”

    阎君内心陡然一惊。

    “这是幻境,勾动的就是我们内心的欲~望。我没想到,就连你们也会中招。”

    就更不用说他麾下的人类强者了。

    暗中主持这个幻境的人,就是想让他们自相残杀,如果能够残杀殆尽,就更好了。

    阎君反应过来,立刻让手下住手。

    这一住手,齐天麾下的人类强者瞬间就占据了上风,手起刀落,收割了不少生命。

    顿时,妖魔这边的眼睛又红了。

    “放弃吧,没用的,他们的欲~望都已经被放大了。”

    意志这种东西,和战力的关系并不成单纯的正比。

    只要某一方面的欲~望特别强,就很容易被利用。

    阎君还能勉强控制自己,但其他人不可能控制的住。

    所以齐天直接放弃。

    他将注意力放在整个幻境上。

    然后,他动用了自己的能力。

    以阎君的注意力,他几乎是瞬间,就发现齐天的白头发多出了三十一根。

    与此同时,齐天的脑海中画面如幻灯片一样闪过。

    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人。

    “兰天。”

    “什么?”

    阎君自然也是认识兰天的。

    他不能相信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居然是兰天。

    齐天没有回话,他继续探索真~相。

    如果死在这里,那再强的天赋也没有意义,他也是豁出去了。

    这一次,他看到的画面更加清晰。

    的确是兰天。

    但和外界西装革履的兰天截然不同,他看到的兰天,穿了一身素白的衣服,手上正捧着三根燃香,正准备插到香炉里祭拜。

    而兰天面前高挂的画像上,是一个气吞山河头戴帝王冠的男子。

    此刻,他正目光炯炯的看着齐天,瞬间就让齐天倒吸一口凉气。

    下一刻,时空旋转。

    齐天已然从幻境中脱离了出来,看到了真正的兰天。

    和刚才他在“未来”看到的一模一样。

    齐天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兰天规规矩矩的上完香烛,然后三跪九叩,礼数一丝不苟,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起身,面对齐天。

    两个老友,这一刻却分外的陌生。

    齐天的感觉十分复杂。

    “这一切,都是你布置的?兰天,原来你才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人。”

    “我从来没隐藏过,但你也没问过我。”兰天淡淡道:“其实如果你确定要来这儿之前问一下我,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齐天:“……”

    “重新认识一下吧,始皇陵当代守陵人——兰天,也是当代真正的‘夜帝’。”

    齐天脸色骤变。

    “夜帝?”

    “对啊,夜帝一脉,守护的从来都不是夜帝学院,而是始皇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