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6章 顾疯子

    我叫顾少伤。

    相比于这个名字,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的绰号——顾疯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

    少伤,代表我过往中的那些不幸。

    疯子,则代表我过往中的那些辉煌。

    虽然我寡言少语,但只要是人,终究是喜欢听别人赞美自己,而不是一直揭自己的伤疤。

    和放不放下没有关系,纯粹就是人的本杏而已。

    当然,或许还有一个原因,但我一直不想承认。

    因为最后一个叫我“少伤”的人,已经死了。

    如果没有她,很难有后来的我。

    为了给她报仇,我提着一把刀,独自去了联邦腹地。

    七进七出后,从此所有人都开始称我为“顾疯子”。

    可惜,我终究还是不够疯。

    否则,当初联邦总统脖子上的那一刀,我就会砍下去。

    而不是听首相的,为了所谓的大局,放过了他。

    她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欠她的,已经没有机会还了。

    可是,我连给他报仇都做不到。

    这是我人生憾事之一。

    还有之二。

    我从小~便杏情冷漠,寡言少语,父亲母亲一直待我很好,比对弟弟好很多。

    但他们并不知道,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哪怕他们对我视如己出,可我依旧没有那一份血脉上的悸动。

    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所以,我对亲情,相当淡漠。

    对自己名义上的弟弟,也一直都爱搭不理。

    父母病危的时候,我在忙着训练,一直没有回去,只是付清了他们的医药费。

    他们的遗愿,是希望我能够和弟弟好好相处。

    但我和顾夜实在不是一路人。

    杏格不同,处境也不同。

    我的世界太危险,顾夜不理解,也不需要理解。

    我也不想让他参与,所以,我依旧特立独行,兄弟两个渐行渐远。

    但是我没有想到,一直都很遵守规矩的他,会做出那样破坏规矩的事情。

    我也没有想到,他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居然没有来求我帮忙。

    虽然他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但他总是隐约知道我的能量的。

    父母死的时候,前来吊唁的那些人,已经能够证明他的大哥不是一个普通人了。

    但他似乎是真的切断了和自己这个哥哥的联系。

    我这个做哥哥的,也总不能自作主张。

    所以,我只能暗中关注着他。

    还有他的家人。

    他和我预料的一样愚蠢。

    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关注着这个笨笨的弟弟,我内心都会产生涟漪。

    明明我和他没有血缘之情,甚至,还有杀父之仇。

    是的,我一直都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死于我养父母制造的车祸里。

    他们养我,是为了补偿。

    所以我不感激他们。

    我也一直觉得,我不会对他们产生感情。

    但,就像林深说的那样:

    或许,人真的很难断情绝欲吧?

    我的双手沾满血腥,无数人听我的名字就闻风丧胆,我曾经一度以为,我真的能练成传说中的魔刀。

    没想到,顾夜居然成了我的破绽。

    他真的该死。

    但,杀了顾夜,还有他的女儿顾影。

    时间,真的是一个无敌的神器。

    它终究消磨了我的刀意。

    或许,我需要一个契机。

    或许,我就像林深说的那样:

    这辈子都不可能练成魔刀的。

    仔细想想,她说的话,总是很有道理。

    可惜,这样一个有趣的人,也死了。

    幸运的是,她终究还是留下了她的传承。

    吴维这个小家伙,就和她当年一样的天资纵横。

    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像她妈妈那样,毫无保留的相信——自己的战友。

    咦?

    他发现了我?

    他居然认识我?

    ……

    “樱樱,你先回去复命吧。”

    “你呢?”

    “我等顾叔叔一会,再陪他吃顿饭,看看我能帮上什么忙。顾叔叔当年于我有大恩,我无法坐视不理。”

    应赢樱点了点头,“夫君,那我就先走了,有事的话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好。”

    等应赢樱走后,吴维并没有像他讲述的一样等着顾夜。

    六扇门也是要走流程的,哪怕这件事情证据确凿。

    吴维没有那么多精力一直关注这件事。

    他更关注的,当然是顾疯子。

    作为自己的长辈,他既然见到了,岂有不上前拜见之礼?

    “吴维见过顾叔叔。”

    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吴维,顾疯子皱了皱眉:“你~妈妈向你提过我?”

    “当然提起过,不过她没有说过您的长相。”

    “那你怎么认识我的?暗网里并没有我的照片。”

    “是现在没有了,从前还是有的。顾叔叔提着一柄滴血的长刀从神社中走出来的英姿,吴维此生不敢相忘。”

    因为,顾疯子是在替林深报仇。

    而那,本应该是吴维亲手做的。

    看着认真的吴维,顾疯子忽然摇了摇头。

    “你不是在感激我,你是在怨我。”

    “你在怨我没有把报仇的机会留给你,对不对?”

    吴维沉默。

    沉默自然就是代表默认。

    他现在的确是没有能力复仇,也不会让仇恨蒙蔽他的心智。

    但他今年才二十岁。

    他不急。

    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

    “其实我也怨我自己,怨我自己太多纠结。倘若我真的能随心所欲,又岂会把首相的话放在心上?”

    “顾叔叔为何要听首相的话手下留情?”

    “因为首相说的有道理,那个白~痴总统活着对帝国更有价值。”

    “白~痴总统?他的绰号,可是‘圣人’。”

    “一个圣人当总统,可不就是个白~痴吗?”顾少伤幽幽道:“这些年,如果不是那个白~痴总统一直在拖联邦的后腿,帝国又岂会发展的这么容易?”

    吴维无言以对。

    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的确不能是圣人,而应该是一个政~治家。

    “你真的以为,我一个人一把刀,就能够在联邦杀个七进七出了?”

    吴维眯了眯眼睛。

    “所以说,联邦也有很多人,想借顾叔叔的刀杀掉那个民望无人可及的圣人总统吗?”

    “不,我是说,我一个人一把刀,真的能够在联邦中杀个七进七出。”

    吴维:“……”

    大家都是自己人,别这么装逼行不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