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在很多人眼中,眼泪是让人变得软弱的武器。

    吴维虽然不这样认为,但他也很少哭。

    但这一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看到她的身影,吴维的泪腺就完全失控。

    很多他身边的人都觉得他很厉害,那么快就从母亲去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高考还考了那样一个好成绩。

    但没有人知道,午夜梦回的枕头,几乎永远都是湿的。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

    怎么可能走出来呢?

    人不在了,走不出来的。

    只有永远的放在自己心里,画地为牢。

    然后,表面上再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逝者已矣,但生者还有很多人在关心自己。

    总不能让他们再继续为自己担心?

    也只有他看到这个女人身影的时候,他才会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情绪。

    因为,她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是他的妈妈。

    都可以无条件的包容他。

    他多么希望林深能够再次和他互动一下。

    可惜,这次真的没有了。

    只是最后那句话,却让吴维更加泪奔。

    “维维,妈妈不能永远的保护你了,但赢樱会代替我保护你的。”

    “妈妈真的很爱你,妈妈是一个好妈妈。”

    “是,你是,你是一个好妈妈。”

    吴维拼命的点头,尽管他很清楚,视频里的那个人,其实是根本听不到的。

    泪水弥漫了他的双眼,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视频中的林深笑了一下。

    但随后他内心就是一痛。

    原来,自己其实已经脆弱到这种程度了吗?

    ……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吴维的情绪才彻底平静下来。

    他其实一直都是一个自控力非常强的人。

    但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林深无疑都是最能挑动他情绪的那个人。

    恢复了平静的吴维,脑子开始正常的运转。

    首当其冲的,就是对应赢樱的了解。

    林深当然不可能为难儿子,虽然视频中没有仔细讲解应赢樱的来历,但是留下的资料当中,还是有详细介绍的。

    随着吴维观看这些资料,他对于自己妈妈的牛逼之处也越来越惊叹。

    知道林深很牛逼,但他从来没想到过,林深居然可以牛逼到这种程度。

    应赢樱,的确如林深所言,可以说是她一手缔造出来的。

    吴维和秦云海曾经讨论过,如果能够将一个人的意识转移到另外一个人~体内,就等同于这个人“重生”了。

    在他们看来,兰梦其实就属于这种情况。

    而林深至少提前了五年,把他们的这种设想变成了现实。

    不过,林深和他们想的并不完全一样。

    她并没有选取某个人的意识作为载体,而是选择了完全原创。

    或者说,由她亲手缔造了一段意识体。

    其中包括如林深所言,古代大家闺秀所有的优良品质、以及最精锐的战士所有的战斗技巧。

    然后,林深找到了应赢樱,一个因为觉醒天赋而已经脑死亡的女孩。

    应赢樱死前,林深就已经和她谈过,她没有拒绝。

    就这样,原本应该是一个女频小说女强重生的故事,被林深亲手用现代技术缔造完成了。

    当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所有于小说中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未必不能在现实里发生。

    包括重生、穿越、夺舍、吞噬……

    “儿子,妈妈在应赢樱身上藏了很多东西,应赢樱就像一个宝藏,等着你去开发呢。”

    “妈给你找的那些未婚妻们家里都有钱有势,不过妈妈对应赢樱也做了安排,再加上她自身的天赋,到时候一定能够成为你强大的臂助。”

    “记住,要像对我一样对她,把她当成我生命的延续。其实从本质上讲,她的确等于我第二个孩子。”

    吴维看着林深的留言,脸色越来越别扭。

    像对你一样对她?

    那是让我养一个妈么?

    生命的延续?

    这是又准备让我和应赢樱义结金兰了?

    那你还让她当我的正房?

    撇了撇嘴,吴维就把林深的告诫抛在了脑后。

    这个时候,一个通话邀请发了过来。

    吴维接通,是应赢樱。

    她笔直的坐在椅子上,是一个很标准的军人坐姿。

    “夫君,应该看完母亲大人给你的资料了吧?”

    “刚刚看完。”吴维点头,然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不仅缺少和女孩相处的经验,更缺少和这种未婚妻相处的经验。

    还好,应赢樱的设定就是古代的大家闺秀,绝对不会让男人为难的。

    “既然夫君已经知晓了一切,那就信任妾身就是了,妾身一定会保护夫君平安的。”

    吴维大声咳嗽了起来。

    怎么突然感觉自己变成一个小白脸了?

    “那个……这个……其实我不太需要人保护的。”

    “夫君又说笑了,仅仅最近一年,我就为夫君挡下过十七次刺杀了。”

    吴维:“……”

    “夫君以为我在说笑吗?”

    “是的。”

    “那夫君以为,妾身的地级待遇是怎么来的?”

    吴维无言以对。

    “虽然母亲大人名声不显,但在暗世界中,母亲大人一直是联邦刺杀榜上排名前十的人。后来母亲大人死后,看似一切结束了,不过又传出了夫君和母亲大人天赋差不多的消息,从那之后,夫君的生活也就变得不安稳了。”

    “你一直在保护我?”

    “也没有,我最近一年才负责保护夫君的安全,之前是由其他人负责的。”

    这些事情,吴维只是有所推测,还是第一次证实。

    他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原来不知不觉当中,我就欠了怎么多的人情吗?”

    “夫君此言差矣,你是秦国人,在秦国境内,帝国有义务保护每一个公民不受到伤害。所以帝国只是尽自己应尽的义务,夫君无需产生愧疚情绪。”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具体到自己身上,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应姑娘,其实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夫君请吩咐。”

    “婚约之事,只是我妈妈的一句戏言,你不用当真。你是一个独立的人格,我们彼此互不亏欠,没有什么事情是你必须要做的。”吴维很认真的说。

    应赢樱看着吴维,沉默了很久之后,突然展颜一笑。

    “夫君还真是擅长揣摩人心呢,赢樱都有些感动了。”

    吴维:“……喂喂喂,我是认真的。”

    “可是赢樱一直在暗中保护夫君,知道夫君曾经和秦云海讨论过,大概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个男人在能够和女人上床的时候选择忍住不上,他本垒打的次数就会有极大概率翻很多倍。”

    吴维:“……”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

    PS:老有来自龙空或者优书网的脑残来我这秀优越感我都习惯了,但一直有为我担心读者不断提醒我被黑被骂我是真受不了。现身说法举个例子,几年前我也经常刷龙空,一月赚两三千块钱,也是在龙空指点江山,龙晶精华一堆,龙空也没人骂我。后来我删掉了龙空,把刷龙空的时间用来码字和读书,现在龙空一堆骂我的,而我收入翻了十几倍。我就不知道这些提醒我的童鞋担心个啥,一群??吠的再厉害还能耽误人赚钱的?

    那地最大的问题就是一堆人聚在一起花费大量的时间挑别人的毛病黑别人并以此产生精神上的优越感,而聪明的人会把精力放在学习别人的优点上然后取长补短提升自己以此获得经济和阶层的提升。两条路,大家自己选,但以后别再提醒我了。我真的很忙,咱们正常人又不是龙空和优书网那些喷别人两句就能获得满足不需要现实里赚钱的人,有这功夫多赚点钱不比什么都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