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章 正宫

    吴维自问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了,很少会愣住的。

    不过这一刻他还是有些呆滞。

    这姑娘说什么来着?

    自己的未婚妻?

    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还有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嘤嘤嘤?

    这是在撒娇吗?

    将手放在应赢樱伸出来的右手上,吴维的第一感觉是真鸡儿冷,第二感觉就是迷茫。

    他看向兰梦,发现兰梦现在身体颤抖的厉害,看向应赢樱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敌意。

    “应赢樱,你不要太过分。”兰梦咬着牙低吼出了这句话,显然已经有些失态了。

    吴维有些奇怪。

    看兰梦这架势,好像这姑娘真的和自己有婚约?

    那她又是怎么回事?

    自己老妈在背后把自己卖给了很多人?

    脑补了一下这个可能杏,又回忆了一下林深的节操,吴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好像真不是没有可能啊。

    对于林深的节操,吴维向来是有信心的,她根本就没有节操。

    应赢樱奇怪的看了兰梦一眼,然后把眼神转到吴维身上,郑重的说:“吴维。”

    “嗯?”

    “我们是有婚约的。”

    吴维:“……”

    对不起,我真的没签字。

    还有,兰梦好像也说过自己和她有婚约吧?

    果不其然,没用吴维说话,兰梦首先就炸了。

    “当初林阿姨说的一句笑言而已,这也能当真。应赢樱,做人还是得要脸的。”

    应赢樱冷漠的看了兰梦一眼,然后硬~邦~邦的说:“应家不是兰家,一口唾沫一个钉。”

    “过分,姓应的,你不要以为我怕你。”兰梦拍案而起。

    “我让你一只手,你也打不过我。”

    兰梦被气哭了。

    “吴维,她欺负我。”兰梦开始寻求帮助。

    看着梨花带雨的兰梦,吴维长叹了一口气。

    “兰大小姐,别演了,你的演技还差了一点才能登堂入室,现在还骗不了我。”

    帝都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兰天的独~生~女,兰家的小公主,从小到大,兰梦见识过的场面见过的大人物比吴维还要多的多。

    在待人接物方面,在为人处世的情商上,兰梦是比吴维要强的。

    所以她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失态呢?

    答案只有一个,她装的。

    目的也只有一个——获取吴维的同情心,让吴维偏向她。

    老实说,即便想明白了兰梦的心思,但吴维也没准备不帮兰梦,毕竟两人已经是朋友了。

    但问题是,吴维还没弄清楚自己和应赢樱的关系。

    按理来说,自己老妈也不可能把自己卖给敌人吧?

    所以在确定自己和应赢樱的真正关系之前,倾向杏太明显,也不太好。

    这就是太理智的坏处。

    兰梦幽怨的看着吴维,然后幽幽的来了一句:“我们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没想到你还这样对我。”

    吴维:“……”

    应赢樱面色不变,语气平淡的开口:“兰大小姐眉心未散,双~腿笔直,一看就是未经人事的处子。”

    “你……”这下子兰梦是真的被气到了。

    吴维轻咳一声,主动提醒道:“处子不处子的,是看不出来的。”

    甚至都试不出来。

    因为女人那层膜,即便是不经历男女之事,也很有可能脱落。跑步、跳舞、骑车、游泳……一切剧烈或者非剧烈的运动,都有可能让所谓的****脱落。

    但你不能说这样的女人就不是处子了。

    所以这种东西,全看信任。

    兰梦到底还是被应赢樱的突然出现弄的有些慌乱,所以刚才不查之下落入了应赢樱的语言陷阱,被吴维提醒,她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兰梦不怒反喜,看着吴维道:“吴维,你果然还是向着我的。”

    “夫君只是看不过眼有人这么蠢。”应赢樱淡淡道。

    吴维和兰梦几乎同时石化。

    刚才听到了什么玩意?

    夫君?

    吴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冰山美女,心说你是古代来客吗?

    “相公,兰大小姐这种女人,你最好还是离她远一点。士农工商,商人最贱。她的身份太过卑贱,实在是配不上相公。”

    吴维一口咖啡直接喷了出去,即将出口的那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和应赢樱还不太熟,所以转头——喷在了兰梦身上。

    兰梦风中凌~乱。

    “对不起对不起。”

    吴维罕见的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应赢樱,简直有一股魔力,说的话让人完全承受不住。

    每一个字吴维都理解,但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吴维就特别的想喷饭。

    还好这不是恋爱的感觉,不然吴维就更慌了。

    兰梦恶狠狠的瞪了应赢樱一眼,又瞪了吴维一眼,然后起身去后面换衣服了。

    兰大小姐自然不允许自己衣冠不整。

    等兰梦走后,应赢樱就坐到了她的座位上,正对着吴维。

    吴维的面色变为正常,仔细的盯着应赢樱看了两眼,然后试探着说:“应姑娘,我们的婚约是什么时候的事?”

    “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为我们定下的。”

    “母亲?”

    “对,林深。”

    吴维又差点喷了。

    姑娘你这么不见外的吗?

    这就喊上母亲了?

    似乎是看出了吴维所想的东西,应赢樱直言道:“母亲选我做正宫,就是因为我大度,能够允许你海纳百川。”

    吴维面色古怪。

    这话的意思要是能理解错的话,应赢樱的意思是她允许自己开后~宫?

    卧~槽,现代社会还有这么知书达理的大美女?

    母亲大人英明啊。

    “应姑娘很喜欢文绉绉的说话吗?身上也很有古典气质。”

    吴维现在也摸不准这个应赢樱的来历,只能先恭维着看看。

    应赢樱对吴维的态度很满意。

    “我不是喜欢文绉绉的说话,我是……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总之,你就把我当成古代的大家闺秀就好了。”

    “古代的大家闺秀?”吴维的眼睛亮了起来:“其实我一直觉得现代社会发展畸形了,还是古代好。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但是可以纳妾啊。”

    应赢樱平淡的说:“夫君放心,我不会阻止你纳妾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