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章 灵魂拷问

    有那么一瞬间,兰梦很想一巴掌扇死吴维。

    但半秒钟过后,兰梦就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要忍住。

    人长的帅,是有特权的。

    吴维无疑就是一个很有特权的人。

    所以她忍了。

    不仅忍了,她还很认真的和吴维讨论了起来。

    “生物都变异了,就不一定需要氧气了。吴维,你的想象力太匮乏。”

    “不是我的想象力太匮乏,是编剧根本没有科学常识。”

    “可是妖怪就不需要氧气也可以生活。”

    “谁说的?第一,从来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妖怪不需要氧气。第二,就电影上这些变异的生物,和妖怪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你不要这样侮辱妖怪好不好?”

    兰梦无言以对。

    然后她很想打自己一巴掌。

    和吴维在一起,把她的画风都带偏了。

    她简直有毛病,才会和吴维讨论这种话题。

    真的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且还把气氛引向另外一个领域了。

    这完全和她的初衷背道而驰啊。

    吴维没有管兰梦的心情,他的注意力大部分放在了前排一个人身上。

    透过隐约的光线,他似乎可以看到,有一双手不太老实。

    这个影厅的人并不多,而且都隔离的挺开的,吴维和兰梦放低声音,并不怕会被别人听到。

    吴维问兰梦:“和李建国一起出来看电影的是他老婆吗?”

    “不是,是他初恋。”

    吴维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兰梦。

    兰梦耸了耸肩,“这样看我做什么?左右还是你们男人管不住下~半~身,难道还怪我不成?”

    吴维无言以对。

    他觉得李建国有情可原。

    10个男人,9个都抵挡不住诱~惑,很正常的。

    当然,正常并不代表做法对。

    该谴责的还是要谴责,反正吴维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李龙头七过了吗?现在李建国就这么放浪形骸?有些过分啊。”

    吴维若有所思。

    正常的中年男人在中年丧子之后,哪有这种闲情逸致?

    就因为兰梦金钱的力量吗?

    或者再加上初恋的诱~惑?

    吴维感觉还是有些不对劲。

    “不用着急,一会我就告诉你答案。”兰梦拍了拍吴维的小手,然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很好,又占到便宜了。

    吴维看了兰梦一眼,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告诉自己答案。

    兰梦靠近吴维的耳朵,轻声道:“你忘了我已经觉醒天赋了?”

    吴维眨了眨眼睛。

    “看完电影之后,李建国和那个女人会去星辉大酒店,我已经在他们房间隔壁开好了房间。”

    “那女人身上用的香水有催眠作用,是我特意让人调配的,可以方便我盗李建国的梦。”

    “当然,只要我们同床共枕,我可以把你也拉近他的梦里。”

    吴维继续眨眼,然后又加深了自己的感慨:

    有钱真的能够为所欲为啊。

    兰梦本人的实力虽然在吴维眼中看着很弱,但实际上,兰梦现在所能够动用的能量,绝对是骇人听闻的。

    这就是金钱带来的附加值。

    不过,牛逼归牛逼,想骗吴维还是不可能的。

    “我研究过你的天赋,最多也就是握着我的手,就能够把我一起拉入李建国的梦境。”

    兰梦:“……”

    本姑娘就说了,我讨厌学霸,尤其讨厌不懂得装傻的学霸。

    影片波澜不惊的结束,兰梦双手怀抱着吴维的胳膊,跟在李建国后面走出了电影院。

    吴维一脸嫌弃。

    等李建国两人开车走了之后,吴维对兰梦道:“放手吧,我打个车。”

    兰梦不仅没放手,还紧了紧吴维的胳膊,同时翻了个白眼。

    “别闹,你让我坐网约车?本姑娘美若天仙,万一出事怎么办?你没看新闻吗?”

    吴维:“……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

    “你脑子倒是挺厉害的,战斗力么?我也没验证过呀。”

    “绝对没问题,每天早上都会自然修炼一门功法——一棍朝天。”吴维一本正经的说。

    兰梦:“……”

    终究她还是不能做到向吴维这样一本正经的开车。

    “行了,我的车来了,走吧。”

    兰大小姐出行,当然有私家车护送了。

    吴维定睛看了一眼,倒不是什么豪车,不过因为兰梦的原因,吴维自动加上了“低调的奢华”光环。

    “这个车牌挺有意思的啊,PGD-585。”

    “还好吧,我更喜欢ACC-006那一辆。”

    两人很随意的交谈着,直到进入兰梦早已经开好的房间。

    值得一提的是,吴维发现兰梦的提醒还是很及时的,幸亏他带了身份证。

    五星级酒店想要入住的话,即便订房的是兰梦,可和兰梦一起来的他也必须要带着身份证才能进入,否则也是不行的。

    “他们前~戏估计要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我们需要也来一场热身运动吗?”

    兰梦故意诱~惑吴维。

    吴维懒得理兰梦,打开酒店的电脑,开始搜索李建国的资料。

    只要在网上留下过痕迹,吴维就有把握能够找到他的秘密。

    看到吴维这么无趣,兰梦撇了撇嘴,然后自顾自的去浴~室洗澡了。

    至于安全问题?

    她巴不得吴维真的兽杏大发呢?

    可惜,她期待的场面,肯定是不可能发生的。

    等兰梦穿着浴袍出来之后,吴维抬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兰梦长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说:“说好的女追男隔层纱呢?”

    不等吴维回答,兰梦就牵住了吴维的手,然后一起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放开心神,我带你去见识新的世界。”

    吴维听从兰梦的话,任由她带着自己飞。

    飞了很久,终于冲破了黑暗,看到了破晓的光明。

    光明中,有一颗大树。

    李建国正用拳头使劲的击打大树,拳头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而不自知。

    “这是李建国内心深处的独白,看来他现在的确很痛苦,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就是他痛苦的原因。”

    其实不用兰梦解释,吴维也能看明白。

    “在这里,你应该是梦境的主宰吧?”

    “的确是,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维持太长的时间,所以只能问一个问题。”

    兰梦沉吟了片刻,然后直接对李建国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李建国,你因何而如此愤怒伤心?”

    李建国毫无察觉,只是自己喃喃自语道:“二十五年前我和她分手,二十二年前各自为家,二十年前我儿子来到人世,半年前她来找我说她老公不~孕不~育想找我借种,努力了半个月,四个月前查出我也不~孕不~育。”

    兰梦一个趔趄,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