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章 为你写诗

    有些事情,可以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承认吧,赵信,你从来都不是什么舔狗,一个舔狗是当不了帝都大学学~生会主~席的。”

    “闭嘴。”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你的第二人格,我本来就是你而已。你为什么要在兰梦面前表现的自己如此不堪?还不是因为怕你展现了真实的自己,她真的喜欢上你吗?”

    “我让你闭嘴。”

    “面对现实吧,只有和你一样优秀的吴维才配得上你。”

    “给我滚。”

    赵信大口的喘着粗气,面色涨红,整个人濒临崩溃。

    又出来了。

    那个人又出来了。

    他固执的认为那个灵魂不是他,是他的第二人格,甚至可能是一个魔鬼。

    但“他”总是告诉他,那就是自己。

    久而久之,就连他都开始相信,那就是自己了。

    赵信,距离疯——不远了。

    而当他真的疯了的那一刻,他会释放出自己内心全部野兽的。

    现在,他整理自己的仪容。

    他要去追求兰梦。

    哪怕现在他想到兰梦,都会感觉到恶心。

    那个人说的不错,兰梦很漂亮,但从来都不是他的菜。

    不过无所谓,谁让兰梦喜欢吴维呢?

    凡是吴维喜欢的,他都要反对,并且将其抢过来。

    “可是吴维不喜欢她。”

    “滚。”

    赵信并不需要第二人格提醒他这件事。

    有时候,人就是自欺欺人。

    而他并不知道,此刻他所有的表现,都在赵亮的意料之中。

    甚至,就连他的第二人格,都是赵亮从小到大给他灌输的结果。

    “培养两个孩子互相争斗,那多没有意思鱼儿与花无缺到最后还不是成了亲密无间的兄弟。”

    “我才不做邀月那种蠢货,对于吴天和林深最好的报复,就是彻底毁了你们的儿子。为此,哪怕牺牲我自己的儿子。”

    赵亮心坚如铁,至此已经意志不可动摇。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工作。

    甚至,他自学了催眠术。

    赵信的第二人格,就是他催眠出来的。

    “等着吧,花开了,终究是结果的,哈哈哈哈。”

    漆黑的夜色当中,笑声显得如此的恐怖。

    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听到。

    吴维自然也是听不到的。

    回到自己熟悉的卧室,吴维想了想,然后打开手机给兰梦发了个信息:

    在吗?

    兰梦很快回复:想我啦?

    吴维:你想多了,我想找你打听下赵信的事。

    兰梦没说话,直接把视频邀请发了过来。

    吴维点开,就发现兰梦穿的十分清凉,甚至还有意无意的露出了一些事业线。

    嗯,很有料。

    吴维目测应该有34C。

    “漂亮吗?”兰梦对吴维抛了个媚眼。

    吴维实话实说:“漂亮。”

    “激动吗?”

    吴维感受了一下,然后诚实的说:“还没有。”

    “你不行?”

    “大概是你魅力还不够大……吧?”

    吴维一句话差点没说完。

    因为他看到兰梦俯了下~身子。

    这一刻,他真的激动了。

    事实证明,他还是一个很健康正常的男人。

    兰梦笑了笑,然后向后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不再撩吴维了。

    “你怎么想起来问赵信了?”

    “我家出了点事情,牵涉到他了,所以想问一下你对他的看法。”吴维实话实说。

    他和赵信的确没有太多接触,偶尔几次,都感觉赵信low的厉害。

    不过理智又告诉他,帝都大学基本是秦国乃至全世界年轻人首屈一指的顶尖学府,这里汇聚的95%的学子都是精英。

    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学~生会主~席,赵信不可能是他想象的那么low,肯定在智商情商上都有过人之处才对。

    兰梦很认真的过滤了一遍赵信的资料,然后对吴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别人嘴里的赵信,是接近于完美的。”

    “完美?”

    “是的,出身贫寒,却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学识渊博,很懂得与人交往的分寸,每年也都能拿到奖学金。除了长相之外,基本挑不出什么毛病。”兰梦很客观的说。

    吴维挑了挑眉,继续问道:“那你自己的判断呢?”

    “实话实说的话,就是很low,舔~我舔的毫无底线,也毫无城府,很多时候我都感觉他这个人脑子有病。”

    “反差有些大啊。”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就是这样。”兰梦摊手道。

    吴维若有所思。

    兰梦想了下,又补充道:“吴维,我有一种直觉,你想不想听?”

    “什么直觉?”

    “赵信不喜欢我。”

    “他不喜欢你?”

    吴维想到自己碰到的赵信和兰梦见面的场景,感觉不能相信。

    不喜欢的话,能那么舔吗?

    “这是女人的第六感,我个人认为,别人嘴里的赵信,才更符合真实的赵信。就算他没追过女人,可好歹看了那么多书,不至于表现的这么low,我感觉更像是故意的。”

    “故意的?”吴维皱了下眉。

    他再聪明,也不可能在只有现有因素的情况下就推断出前因后果。

    但看兰梦说的很认真,吴维也不觉得兰梦在骗自己。

    吴维想了想,又问了兰梦一句:“在你的记忆力,赵信后来怎么样了?”

    兰梦的表情有些疑惑:“想不起来了,我后来的记忆里完全没有他这个人。”

    吴维若有所思。

    看来从赵信这里查还是不靠谱。

    那就查赵亮吧。

    只要不是自己老妈那样的大佬,一般人的资料还是难不住吴维的。

    吴维准备结束和兰梦的视频,然后被兰梦阻止了。

    “上了就想跑,吴维,你真的是个渣男。”兰梦鄙视道。

    吴维:“……”

    “吴维,你真的没有毛病吗?本仙女这样一个大美女在这儿,你居然不感兴趣,反而想自己解决。”

    吴维这时候也看到了电脑旁边的卫生纸,老脸一红。

    “这是误会。”

    “我相信你,吴维,我为你写了一首诗,马上发给你,代表了我对你的心,一定要看啊。”

    说完这句话,兰梦就结束了通话。

    一秒钟后,吴维收到了一首诗:

    独坐空房手作妻,此事羞与外人提。

    面前电脑东瀛女,桌面卷纸铺整齐。

    一上一下渐入戏,忽快忽慢眼迷离。

    点点滴滴落在地,子子孙孙化作泥。

    事后惊觉无意义,决心不再手作妻。

    又是一天深夜里,再把卷纸铺整齐。

    昨日感慨已忘记,宅男废纸伤身体。

    还未娶妻先肾虚,你说可惜不可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