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章 同九义,何汝秀

    “微微,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这么羞辱。”

    即便已经过了一天,秦云海依然还是难以平静。

    吴维很同情的拍了拍秦云海的肩膀。

    这哥们也确实倒霉,不过话说回来,池玉只是不讲道理,但并没有害秦云海的心思。

    对比自己三个舍友都要杀自己的待遇,秦云海这点事简直不叫事。

    “不就是被绿了吗?淡定点。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带点绿。”

    “我难受的不是被绿,是被骂了。她出轨了,居然还有胆子来骂我?”秦云海气的浑身发抖:“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池玉居然是这种人。”

    他又回忆起了之前和池玉的对话。

    “我的身体我自己做主,愿意给谁就给谁,你凭什么怀疑我调查我?”

    “你竟然还想跟我分手,说好的要爱我一辈子对我不离不弃的呢?呵呵,渣男!”

    “秦云海,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重归于好行不行。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我当你的女朋友,你关心我呵护我,我偶尔出个轨,也不让你发现。”

    天知道秦云海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动手。

    都说分手应该体面,这个道理秦云海也懂,但事情真落到自己头上,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觉。

    理智,并不总是存在的。

    当时要不是吴维及时给他打了个电话,现在秦云海可能已经在六扇门给捕头们解释杀人原因了。

    “我一向自诩我看人的眼光还不错,为什么会差的这么离谱?”秦云海很痛苦。

    男人遇到这种事情,总是很难释怀的。

    吴维很淡定的喝茶。

    他并不擅长安慰别人,也不觉得这种事情安慰有用。

    当然,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云海,爱情是奢侈品,不是必须品。失个恋而已,屁大点事,用得着这样吗?”

    “不是失恋的问题,是尊严的问题,是我看人眼光的问题。”秦云海很认真的说。

    吴维不说话了。

    他看明白了,这货其实对失恋本身也并不是多么痛苦,主要还是觉得丢脸。

    兰梦没有吴维那么淡定。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受了秦云海的委托,却没有帮上秦云海的忙,兰梦其实内心是很不好意思的。

    所以她今天也主动跑了过来,还主动为秦云海开脱道:“秦云海同学,这其实不是你的错,可能也不是池玉的错,她或许只是被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影响到了。”

    很明显,兰梦说的是心魔。

    看了吴维一眼,兰梦在考虑要不要对秦云海说明情况。

    吴维点了点头。

    他今天之所以来找秦云海,并不是为了安慰他的,更多的是想通过和秦云海的交流,确定一些事情。

    然后兰梦便把自己知道的对秦云海说了。

    秦云海受到的震动比吴维更大。

    他现在本就处于情绪波动极为剧烈的状态,骤然间被如此巨大的信息流冲击,自然难以自持。

    不过秦云海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然后问吴维:“这种事情,你居然会告诉我?”

    虽然兰梦说了,他们在未来也是很亲密的合作伙伴。

    但扪心自问,在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同生共死之前,彼此保留一些秘密,还是很有必要的。

    吴维笑了笑,然后直言道:“因为我不相信兰梦说的是真的,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求证一下。”

    如果他能够确定兰梦说的是真的的话,他的确不一定会现在就告诉秦云海。

    他肯定相信秦云海这个朋友,但他更爱的——永远都是自己。

    而用诱~惑考验友情这种蠢事情,是蠢人才会做的,吴维肯定不会碰。

    秦云海听了吴维的话之后,闭上了眼睛,沉默了有五秒钟,然后骤然睁开,语气也已经十分坚定:“我也不信。”

    吴维释然大笑。

    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了。

    兰梦有些着急。

    “吴维,秦云海,我没有骗你们,我对天发誓。”

    “我知道你没有骗我。”吴维的语气十分镇定,“但你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欺骗的那个。”

    兰梦一怔。

    “云海,还记得我和你曾经说过一个设想吗?”吴维问秦云海。

    秦云海点头,赞同吴维的观点。

    “一个人之所以是这个人,在于他的记忆告诉他,他是这个人。而如果他的记忆被篡改,他就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一个人的记忆存在,并能够持续转移到其他身体的话,这个人就可以永生。只要科技继续发展,不远的将来,应该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听了秦云海的话,兰梦有些浑身冰凉。

    “怎么可能?你们怎么会有这么违背常规的想法?这哪里是长生不死了?”

    吴维看了兰梦一眼,淡淡的说:“这其实就是长生不死,只不过并不是你认知中所习以为常的长生不死而已。天才能够打破常规推陈出新,庸人就只能接受别人的定义,然后墨守成规。”

    这就是吴维秦云海和兰梦的不同。

    吴维和秦云海,是做定义的人。

    “兰梦的记忆,应该是被人篡改过了,目的未知,但最大的可能杏应该是误导你做出错误的判断。”秦云海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难道就不可能真的是未来的你把我送回来的吗?”

    其实兰梦现在已经接受了吴维和秦云海的讨论正确杏,但她不想承认这个可能杏。

    秦云海很认真的问道:“如果真的是敌对阵营的BOSS重启时间线的话,为什么不把时间线定格在吴维刚出生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呢?那个时候他不是更弱吗?”

    “可能是因为如果要重启到那个时候,难度会更大,牺牲会更多,这都有可能啊。”兰梦据理力争。

    秦云海点了点头,同意兰梦的看法。

    “的确,一切皆有可能,但说到底,你也清楚,我猜测的可能杏,比起你所以为的可能杏是要大很多的,不要自欺欺人了。”

    兰梦无言以对。

    “我曾经有一个设想,发明一个人工智能,然后将一个人的数据模型交给这个人工智能,然后让这个人工智能推算出这个人未来发展的无数种可能杏。”

    吴维开口,吸引了秦云海和兰梦的目光。

    “选取其中一种可能杏,灌输到这人的脑子里,你们说,会不会让这个人以为他就是重生回来的?”

    秦云海眼前一亮:“很有操作杏,微微,你真的是个天才。如果配合我的基因技术,我们甚至可以克隆出无数的同一个人,然后验证人工智能所推算出的各种可能杏。”

    兰梦一脸懵逼。

    本仙女好歹也是个学霸啊,为什么完全跟不上这两个大佬的节奏?

    同样是九年制义务教育,难道他们俩偷偷上了补习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