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四十六章 我们终于还是又见面了

    """“""">

    接替宁秋的位置成为新的武林第一人,张大镖头对这种事情实际上并不怎么上心,毕竟武林第一人也不能当饭吃,而且像宁秋这种,邪道一有什么事情就先找上他更是让早已打定主意要闷声发大财的宅男觉得蛋疼。(……m)

    所以对这种浮云一般的虚名某人表现的很是淡定,他带着大燕移动众人往太和居走去,不过就像他先前和雷胖子分析过的一样,即便不久前圣父真的在这儿,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他也应该早溜走了,没道理还等着对方带人找上门。

    对于将武林搅得天翻地覆大名鼎鼎的圣父,如果说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只不过这年头做反派的都讲究个神秘感,圣父虽然不像大老板隐藏的那么好,可见过他真面目的人也不多,目前为止,关于他的情报也只有寥寥数条而已。

    传闻中此人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个年轻人,修炼的武功不详,没人见过他出手,因此也没人知道他修为的深浅,几年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了上一任圣父,清理了新派中的高层,成为新一任圣父,展现出强硬冷血的手腕,在短短数日内便稳定下了局面,没给作为对手的大老板留下任何可趁之机,当时最让人忌惮还是他的谋划布局能力,他是一等一的阴谋家,另外,他通常现身的时候身边会跟着乌鸦或者影子其中一人……

    世人对于圣父的了解基本上也就限于以上这几点,说实话仅凭这点信息,就算圣父站在众人面前,大家也很难确定这就是圣父本人,好在某人觉得自己应该也不会进入到这一令人纠结的环节中区。

    于是当他登上太和居的二楼,看到临窗而坐,一脸无奈之色的圣父和影子时脸上写满了惊诧之色,随后他的目光又移向了圣父和乌鸦对面那一桌上的两个人,这次他的脸色就更加精彩了。

    “你……你们居然也来了?”

    “废话,武林大会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们。”沫沫翻了个白眼儿,而坐在她旁边的自然不会是别人,正是一直和她在一起的贝尔格里斯,他的右臂上有道剑伤,但看上去依旧有些触目惊心,沫沫正在给他包扎。

    而和他动手的影子也没讨到什么好,宅男这时才注意到影子一只手一只按在自己的泄上,而他的指尖还有鲜血渗出,脸色显得惊疑不定。

    其实单以武功而论影子无疑是要超出贝尔格里斯的,但贝尔格里斯那套自创的两以弱胜强败俱伤的刀法就算某宅遇到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影子却是第一次碰上,不晓得其中的厉害,猝不及防下反应慢了半分,两人以伤换伤,他虽然刺中了贝尔格里斯的手臂,但贝尔格里斯的长刀却也划破了他的肚子,真要算起来还是他亏得更大一些。

    圣父今天大概流年不利,点儿背到了一定程度,前有三逗比搅局,他和影子在太和居上眼睁睁看着邪道大势已去,眼见事不可为,两人正打算离开,后脚却又碰上了刚刚赶来的沫沫和贝尔格里斯。

    两人一到山脚下就注意到了七盘镇上的异状,贝尔格里斯眼尖,发现正从酒楼往外走的圣父和影子,他走上去想要问清二人的身份,影子却是不想和他们多作纠缠,眼见贝尔格里只是登堂入室境界,心中不由对他轻视了几分,一言不发直接就出手了。

    而他很快就为自己这轻视示付出了代价,和他不同,贝尔格里斯作为一代作死小能手,对于危险的嗅觉是异常灵敏的,更何况他本来就对圣父和影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靠近的时候不可能一点防备也没有。

    两人互换一招,反倒是影子伤的更惨一些,随后沫沫这个身负一堆顶尖绝学的高手也加入进来,影子更是觉得吃不消,只能又退回到酒楼中,沫沫和贝尔格里斯则因为担心对方临死前反扑也没有**的太紧。

    大家就这么干耗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圣父和影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正道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赶到,可他们再怎么着急也不得不承认对面那对儿男女的确很难缠,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从酒楼脱身,圣父最终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影子的肩膀,“我们这次好像要栽了。”

    而他这句话很快就应验了,当某宅带人出现在太和居外的时候,影子知道他们逃走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人给斩断了,等张大镖头上了二楼,沫沫顿时大喜,“你们来的正好,这两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对我们行凶,快帮我按住他们让我来好好揍一顿。”

    宅男闻言目光又回到了圣父和影子的脸上,他这时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下眼前这两人,影子就不用说了,双方之前在靖王府有过交锋,不过当时影子用的是胡大管家的身份,并没有露出真面目,他现在这张脸倒是蛮普通的,但张大镖头也不敢肯定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毕竟对方是****大师嘛。

    他的目光只是在那张面孔上停留了一瞬,很快就又移向了他身旁那个年轻人,只一眼宅男就发现这是个很特别的人,他的年龄并不大,大概只比某人多出五六岁,但一间屋子中无论有多少人,你总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并不只是因为他英俊的长相,更多的是他身上有种很特殊的气质,即便身处如此险恶的境地,他的脸上也依旧带着清**的笑容,仿佛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烦恼。

    “我们终于还是又见面了。”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望向的并不是某宅,而是他身后的张静,或者称呼飞雨更恰当一些。

    在某人的印象中,张静的表情永远是那么平静,仿佛这世间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放在心上一样,而今天当她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她脸上一直以来的这份平静终于被打破。

    宅男从未在她的脸上看到过如此复杂的表情,惊讶、愧疚、恐惧、喜悦、悲伤、愤怒,一个人的眼神中真的可以包含如此众多的情感吗?她最终还是用颤抖的声音喊出了那个在记忆深处尘封已久的名字——

    “小星,是你吗?”

    本来自hphl/21/。hl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