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四十一章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三人虽然喜欢胡搅蛮缠,但却出乎意料的守信,被人戳破了谎言居然没有无理取闹,也不抵赖,他们这样子让不少人都大跌眼镜。

    老大甲叹了口气,“不是我们哥几个对镖局的事情不上心,主要我们这些年也是身不由己啊。”

    他这话一说出口老二乙和老三丙都是一脸唏嘘。

    “难道你们真的被野人抓去了?”海费斯诧异道,这种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也有可能发生?

    “或许是上天嫉妒我兄弟三人的英俊外貌吧。”三人的回答依旧没有任何建设杏。

    不过这次他们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个大概。

    原来他们离开青阳县没多久途经了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三逗比身上没钱,自然也不会去住店,兄弟三个就随便找了小山洞过夜。

    三人倒是很有苦中作乐的精神,老二乙更是美滋滋的道,“我听说野外有狐狸精,说不定等我们睡熟了会有狐狸精偷偷把我们扛回洞府做压寨夫君!”

    老三丙闻言也很是兴奋,“人受,这个刺激啊,我长这么大还没玩儿过人受啊。”

    结果老大甲在一旁幽幽的飘来了句,“准确地说狐狸精是妖不是兽,所以我们这应该叫人妖~”

    三人随后还就谁做大谁做小的问题展开了一番激烈讨论,吵的面红耳赤,还险些用男人的方式一决胜负,反正这仨货就是就是这样,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结果第二天一觉醒来,三人睁开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身处一座洞府中。

    洞穴可以是天然的,但周围的石桌石椅石床却肯定不能是也是天然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山洞中的确是有人居住的。

    “咦,我们梦想成真,真的遇到狐狸精了。”老二乙兴高采烈道,但紧接着他又感慨道,这狐狸精的法术一定很厉害,你们发现没有,这山洞中的一切都是倒着的,石桌石凳都在我们头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妖界失传已久的乾坤颠倒大阵!啧啧,想不到我们竟然能看到这种传说中的阵法。”

    “屁的乾坤颠倒大阵,你们是被老夫头朝下吊起来了而已。”一个身着兽皮蓬头垢面的老头从洞外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老子怎么这么倒霉,等了这么久只等到你们这三个白痴。”

    “卧槽,你还好意思抱怨,我们三兄弟才是最倒霉的好吗,好不容易遇到次狐狸精居然还是只公的。”老大甲这会儿心情也不美来着。

    那脏兮兮的老头闻言大怒,“你哪只眼睛看我像狐狸精了,你才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

    老二乙点头,一副我是专家我很懂的样子,“嗯,你这是正常的病理现象,一般神经病都不会承认自己神经病的,不要慌,深呼吸,好好回忆一下你上一次变身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老夫上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怎么会遇到你们三个傻b!”

    老头碰到三逗比这种人类进化链上的奇葩存在也彻底没脾气了,只能仰天长叹,感叹命运的不公。

    半晌后他重新回头对三人道,“算了,老夫已经时日无多,再等下去恐怕也等不到其他人了,到时我这一身武功都只能带到地下去了,你们三个脑筋虽然不行,资质也马马虎虎,但胜在心思单纯反而不容易被外物所困,入我门下,拜我为师,把我这一身武艺在江湖中发扬光大吧。”

    “诶?!老头你武功很好吗?”

    老头闻言老脸却是一红,支支吾吾道,“还……还不错吧。”

    “还不错是什么意思?比七星剑客展玉熊厉害吗?”老三丙显然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老头又说不出话来了,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习武奇才,但从小就被师父带进山里练功,山外面的事情两眼一抹黑,展玉熊这名字他没听说过,可七星剑客这名号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老头虽然脾气爆,却是不折不扣的老实人,他也不敢说自己就能稳胜位素未谋面的展大侠。

    父传了他一套内功心法就仙逝了,他的一身武功都是观山里的草木鱼虫悟出来的,年纪轻轻就修到了天人合一境,但这时候问题就来了,他在山里一住就是好多年,没有师父指点,武功全靠自创,他练了这么久却连内功最起码的境界划分都不清楚,换句话说这位武学奇人也摸不准自己这一身修为到底是什么水准。

    这事儿旁人听来或许很可笑但对当事人来说却是极大的困扰,老头武功练的越高心中的困惑就越大,他很想知道自己练了这么久和外面的人比起来究竟怎么样,这问题都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最终他在自己四十岁那年第一次走出了大山,他不好意思直接拉个人问,“哥们儿你看我是不是高手?”所以他只好用了个笨办法。

    他决定和自己出山后遇到的第一个武林人士打上一场,对方应该能代表江湖的平均水平,这样他也就能琢磨出自己这身武功在外面到底有多厉害了。

    但大概是老头这辈子运气真是不太好,他出山碰到的第一个人名字叫宁秋——书山掌门,凉州武林第一人的宁秋。

    宁秋那年三十又八,神功大成,未逢敌手,碰上了从山里跑出来专门探索“我究竟有多厉害”这一人生命题的老头,那一战两人足足打了有三天三夜,最终却是不分胜负。

    宁秋大吃了一惊,而另一边老头却是恍然大悟,继而得出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论——我这身武功原来就是外面江湖上普通之极。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于是那战之后他又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山窝,关起门来继续潜心练功,他想一直练到能打赢那日遇到的那个普通高手再出山,这样再去闯荡江湖多少也能有点自保之力。

    结果他这一练就是三十年,三十年间他固然有所领悟,但他觉得那天遇到的普通高手人家也不会在原地干等他,他在努力的同时人家肯定也有提高,左思右想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于是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他从当年的翩翩少年变成了沉稳冷静中年人,最终又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他再没离开过这座无名荒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