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今天……人来的很多啊

    脑残粉儿,卧槽,那是什么鬼?!群雄一阵恶寒,不过这哥仨不遗余力的吹捧某宅总是错不了的,张大镖头在他们嘴里简直就是三皇九帝合体,西门吹雪加楚留香李寻欢附体,要说这三人和大燕移动没关系,在场诸人都不相信,于是众人把目光都移向了一旁的海费斯。

    饶是海费斯这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江湖这时候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他心中的疑惑并不比别人少,这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怪人虽然耻度破表,但看上去对大燕移动并没有恶意,从三人脸上洋溢的喜悦之色来看这仨货显然颇以“张大镖头的脑残粉儿”为荣。

    如果张大镖头在这儿早就把眼珠瞪出来了,这三个蛇精病不是别人,正是被他钦定的大燕移动传单特派员——逗逼三人组武林人士甲乙丙。

    距离宅男上次看到这仨蠢货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年了,五年前三人被某人忽悠去发传单,张大镖头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能搞出什么大新闻,纯粹就是被他们缠的受不鸟了,找个借口把他们支走安静会儿,谁知道这哥仨还挺敬业的,一路发传单居然发出青阳,发向凉州了。

    在某段时间张大镖头天天蹲在家里就看镖局面板上声望那一栏的声望值噌噌往上窜,显然是这哥仨的功劳,不过这段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之后就又回归正常了,宅男以为这仨蠢货终于玩儿够了,也就没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上。

    严格说来,这三个逗逼加入大燕移动的时间比海费斯还要早,是货真价实的元老级成员,但之后三人就奉旨去各地传播福音了,海费斯不认识他们到也很正常。

    实际上大燕移动中见过他们的也就宅男,王胜男,刘川枫,老头肖铁柱等最初那批人。

    这会儿王胜男正处在物我两忘中,而肖铁柱则在忙着应付眼前的对手,因此就连大燕移动这边都认不出三人,三人本来在江湖中也属于酱油级别的,说藉藉无名都算好听的了,其他人就更不可能认识他们了。

    偏偏三人面对正邪两道一众大佬居然一点儿都虚,或者说在这仨货的字典里压根儿就不知道虚字怎么写,老大甲用犀利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全场,之后开口一本正经的道,“今天……人来得很多啊。”

    老二乙乐的合不拢嘴,“不错,而且大家都这么客气,还亲自出来迎接我们兄弟三人。”合着这仨货以为众人跑出来都是为了欢迎他们。

    老三丙比较谦虚,“我们就是沾了偶像的光。”

    众人抓狂,这边都快血流成河,怎么看也不像是欢迎吧,而且大家是什么身份,你们三个又是什么身份,这么多掌门长老出来欢迎你们,你们也太抬举自己了吧,所以说你们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老二乙眼神最好,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王胜男,于是三人转脸就把大力宣传某人和大燕移动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兴高采烈的就往那边冲去,老三丙一边跑一边激动的大喊着,“红烧肉,我来了!”

    三人此刻的样子倒是和他们那褴褛的衣衫很是搭配,给人一种饿死鬼投胎的感觉,老大甲一马当先,一边喊着让一让一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身后跟着老二乙和老三丙,两双眼珠冒着绿光,口水都快流到了地上。

    你还别说,这三个叫花子打扮的怪人跑的还真挺快,不一会儿就快摸到了海费斯等人身前,然而就在这时有四条身影拦在了他们身前。

    铁手笑道,“怎么,大燕移动没人了吗,找了三个臭乞丐来当援军?”

    酒徒莞尔,“你们不要小看人家,说不定人家还是高手呢。”

    “高手?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高手?”三人闻言不怒反喜,一阵眉飞色舞,搞得对面四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刚才那话不是讽刺吗,难道刚才自己的语气不够到位,没有充分体现出鄙夷的感觉来?酒徒心中惴惴。

    四人不是宅男,不知道三逗比最强大的地方就是他们永远只听他们想听到的话,比如这次,他们就只听到人家喊他们是高手,剩下那些巴拉巴拉则被他们的脑回路给自动屏蔽掉了。

    老大甲正想在四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高手风采,但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顿时也顾不得再维持什么高手形象,一个借过就想和先前一样从四人身边挤过。

    他的这个动作让海费斯等人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虽然不晓得这三人的来历,但看得出来他们和大燕移动可能也有关系,海费斯当然不忍心看他莫名其妙的惨死在七月七的杀手手上。

    然而还没来的及出言提醒,危险就已经降临了,这次出手的是酒徒,他这一击很是阴险,老大甲和老二乙从他身边经过时他没有任何反应,可轮到老三丙的时候他却突然扬起了手中的葫芦向丙的后脑勺上招呼去,这时丙的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去,根本察觉不到有只铁葫芦正朝他的后脑勺拍了,这一下如果拍实了,不用想肯定是脑浆炸裂。

    一旁算盘,铁手和钩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架势,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老三丙被酒徒一葫芦敲碎脑壳的惨状,然而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当葫芦距离丙的脑袋只有不到半寸距离的时候,丙忽然打了个喷嚏,猛地一低头,让过了酒徒这阴险的一击。

    “咦,奇怪,有人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吗?”丙擦着鼻涕自言自语道。

    这是巧合?还是眼前这三个傻子在扮猪吃虎?酒徒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不过眼瞅着三人就要蹦蹦跳跳的离开,他也没多在这问题上纠结,第二击紧跟着就来了,这次他收起了轻视之心,没再留力,这一招威势惊人,铁葫芦带起呼呼的风声向丙砸去。

    不过这次他的动静大了不少老三总算提前有了察觉,扭头一看,一个铁葫芦拍向自己的后背顿时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是向前一窜,以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闪过了酒徒的第二击。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几位朋友的书评小呆都看到了,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开书不知不觉也已经一年有余,你们是我能坚持到现在的最大动力。^_^)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