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章 我们是张大镖头的脑残粉啊

    小花仙回身,在小巷的尽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无罪背着手,从阴影中缓缓踱出,“不用找了,你那些手下已经被我都解决掉了。”

    小花仙扬了扬眉毛,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你终于有胆子承认自己的怯懦,下定决心来杀我了?”

    无罪没搭话,只是在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缅怀之色,“我刚捡到你的那年,你才一岁多点,转眼二十年就过去了,昔日那个襁褓中的婴儿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我知道你因为当年那件事一直恨着我,可你不要忘了,你是被谁养大的,你的武功是谁教你的,你成为七月七中最年轻的行刑使又是因为谁,面对我,你应该有些最起码的尊敬。更何况你应该知道自己能活到现在全因为我的仁慈,”

    小花仙冷笑,“仁慈?我看是贪婪才对吧。”她的脸上浮现出魅惑之色,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娇笑道,“怎么样,师父,你是不是一直很想要这具身体?”

    无罪的瞳孔猛地一缩,越是到了他这种年纪,越是对年轻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望,他也不知道那一晚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态,或许是因为小花仙那具充满青春的身体刺激到了他内心深处一直潜伏的欲望,他从没有如此疯狂的想要征服那具身体,征服年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无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那些痕迹,不过他毕竟是一方高手,心中的悸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哂道,“想用这种小手段动摇我的心志?别忘了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教的。”

    “那师父你更应该欣慰才对啊,看着自己的徒弟追上自己,未来还能一点点超过自己不是每个师父的梦想吗?”小花仙明明是一副天真的表情,可她的笑容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无罪坦然道,“你说的没错,你的成长速度让我感觉到了威胁,再等个三五年我也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稳胜你。”

    他们是师徒,是父女,小花仙的一切都是他教的,他了解她胜过世上任何一人,但反过来说,小花仙对他也很熟悉,知道他所有的习惯和弱点,但不同的是他已经处于巅峰很多年了,已经不可能再进一步了,在这之后只会一步步从巅峰滑落,而小花仙却还在进步,这种进步令他感到陌生,随着时间的流逝,形势会对他越来越不利。

    这次圣父请他出手对付小花仙,无罪知道自己没法拒绝,因为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自己这个徒弟开始产生了忌惮,今天他终于决定要把这个隐患扼杀在摇篮中。

    像他这样的人,一旦心意已定,就不会再随意更改,他在距离小花仙三丈远的地方站定,淡淡道。

    “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儿上,我会让你三招。”

    …………

    算盘四人大摇大摆的向大燕移动的方向走去,一路无人可挡,遇到值钱的脑袋四人就顺手摘掉,一些小鱼小虾却已经懒得让他们出手。

    四人的嚣张姿态很快就引起了正道这边的注意,但这会儿无论是雷泽涛还是韩门主都陷入到了麻烦中,大家基本上都只能各顾各的,明知道对方的目标是王胜男可却抽不出援手,在看到四人时张静的眼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回身对海费斯道,“准备叫醒王姑娘。”

    海费斯已经明白王胜男这会儿正处在难得的机缘中还想再为她争取点时间,因此稍稍迟疑了下,“不如我们先试着顶一下,实在顶不住了再叫王馆主。”

    张静摇了摇头,“这四个人你们顶不住的。”

    海费斯对于张静的判断没有丝毫怀疑,闻言不敢怠慢,连忙就要跑去叫王胜男。

    然而就在这时,众人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竹板儿声,在这场惨烈厮杀中这竹板儿声听起来格外的突兀,正道中人第一反应就是心中一紧,以为又是邪道在搞什么鬼,但扭头望向邪道那边,发现他们的脸上同样写满了戒备和茫然之色。

    听到这诡异的竹板儿声有不少人在第一时间就默运起了心法,江湖中有一些邪门的功法可以通过音律在不知不觉中控制他人,即便武功高强者一不小心也可能会着了道,大家不肯定这竹板儿声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效果。

    反观大燕移动那一票围观党就表现的很淡定了,大家就在那儿很是豪迈的干杵着,主要是不豪迈也不行,他们普遍都是初窥门径的修为,很有自知之明,如果这竹板儿声真有问题他们运功也没用。

    侧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喵喵感受到了其中那熟悉的节奏,忍不住虎躯一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津快板儿?!”

    仿佛是为了呼应她的猜测,与此同时一个浑厚磁杏的男杏声音伴随着那轻快的竹板儿声响了起来,“竹板儿这么一打,哎,别的咱不夸,夸一夸大燕移动这张大镖头啊!”

    他话音刚落马上就有另一个声音接道,“这张大镖头啊,他究竟好在哪儿?他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文采绝艳,武艺无双,善良忠厚,天下第一的铮铮奇男儿”

    “我靠,如此丧心病狂粗暴直接的吹捧即便当事人自己站在这里也会听不下去的吧。”喵喵一脸震惊。

    众人闻言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样子,正邪双方难得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统一,片刻后就见三个衣着褴褛好像叫花子一样的男人朝着会场的方向飞奔而来。

    当先一人手持竹板儿打的那叫一个欢唱,后面两个则摇头晃脑一唱一和,面不改色的大夸特夸着大燕移动和某个英勇伟岸的奇男子,其耻度之大,内容之离奇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邪道妖人终于忍住不住了,怒喝一声,“你们三个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仨是张大镖头的脑残粉儿啊。”似乎早就在等待这问题了,三人异口同声兴奋答道,他们说出这话时脸上那自豪之色隔着几公里远都能感受得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